第735章打人



    墨流觞拿起桌上的纸笔,一脸认真的在纸上画着。



    很快,少女稚嫩的脸蛋出现在画上,虽然清瘦,但那好看的眉眼格外迷人。



    墨流觞盯着画上的脸看了半晌。



    直到外面一阵骚动传来,他才将笔放下,将画放好。



    玉九璃一路找来,终于看到了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寝室。



    她明亮的眼睛看着不远处那些寝室,嘴角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本就浅粉色的衣裳,将那白皙的皮肤衬得更加雪白好看。



    她看着寝室门上写着的房号,握着钥匙提着裙摆疾步走了过去。



    而男子寝室这边,以秦澜为首的一群少年看到那如花仙子一般的少女朝这边走来,大家开始起哄。



    因为都知道秦澜的身份,所以拍马屁的不少:



    “秦公子,那丫头跟你倒真是绝配,英雄配美人。”



    “是啊,咱们在明孔学院也待了两年了,见到的女子不少,这种姿色的,别说是明孔学院,怕是云海国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好美~”



    “秦公子,快看,那丫头过来了,她好像在看你。”



    “秦公子可是咱们学院除了……嗯,第一美男,多少女子入学院来不是为了秦公子?”



    众人附和:



    “说的对。秦公子相貌出众,举世无双!”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澜一脸不悦的提醒,“都闭嘴!美人来了。”



    玉九璃在距离寝室仅有三丈远的地方停下,她挑眉看着不远处朝这边看来的一群男子,心中嘀咕,



    “这里似乎是男子寝室?”



    再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走错方向了。



    玉九璃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转身又往回走去。



    而那些等着玉九璃的人突然都怔住。



    有人开口说道:“秦公子,那丫头怎么走了?是不是害羞了?”



    “一定是害羞了。咱们秦公子~”



    话还未说完,秦澜已经不见了身影。



    所有人相视一眼,便看到秦澜已经追上了玉九璃。



    众人呆呆的望着不远处的少男少女,嘴角勾起一抹饶有意味的笑容。



    “姑娘,等等。”



    玉九璃听到身后男子清朗的声音,转身,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睛将面前的人打量了一眼,好奇的问到,“你在叫我?”



    “是,在下秦澜,云海国秦丞相府的独子,不知姑娘芳名?”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玉九璃给了秦澜一记白眼,转身继续往前走。



    秦澜怔了怔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时,玉九璃已经走远,秦澜不服气,他何时被女子拒绝过?这进了明孔学院的女子,从未有一个对他如此不屑。



    秦澜又一次追上了玉九璃。



    男子寝室那群围观的人还在看着,只是不知为何,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秦澜整个人突然朝这边飞了过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直到“嘭”的一声巨响,秦澜砸在了墨流觞的房门口,将房门砸穿,狼狈摔进墨流觞房间。



    沉闷的呻吟声传来,墨流觞眸光平静毫无波澜,就像是现在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一般。



    秦澜嘴角微微上扬,有鲜红的血溢出,他眼里带着邪肆的笑容,小声道:“这丫头,本公子要定了!”



    说着,从地上艰难爬起来。



    就在这是,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秦澜,若再有下次,本姑娘送你上天玩!”



    话音落,玉九璃冷哼一声离开,而她制造出的动静却不小,女子宿舍也有人从房间赶出来看热闹。



    而此时墨流觞整个人已经石化。心里某处像是被巨石堵住了一般沉闷。



    方才那个少女的声音……



    他猛地回过神,转瞬消失在房间。秦澜反应过来,喊了一声,“墨兄,你的门我一会儿让人给你修。”



    话音落已经不见墨流觞踪影。



    墨流觞追到距离女子寝室一丈远的地方停下。



    毕竟是女子寝室,学院规定男子必须止步于一丈远之外。



    墨流觞扫视了一眼,心中失落。难道方才他听错了?



    修长的身子站在原地许久,感觉到无数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墨流觞才发现他竟然如此失态。



    凌厉的眼神瞥了一眼女子寝室的方向,偷看他的少女们匆忙回去了自己的寝室。



    墨流觞转身离开。



    秦澜一手捂着自己的嘴角,坐在墨流觞房间等着他。见墨流觞进来,他对墨流觞道:



    “墨兄,这门你放心,人马上就来了。绝对不影响你休息。”



    他虽然不知道墨流觞什么底细,单凭方才他转眼不见人影,秦澜就清楚这个男人武功深不可测,又这么冰冷,一定不能惹。



    墨流觞走到桌前坐下,冷漠扫了一眼秦澜,淡淡开口,声音听不出情绪:



    “方才怎么回事?”



    秦澜就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墨流觞听到秦澜提到新生时眸底一抹异样的光转瞬即逝。



    秦澜撇嘴,“没想到本公子竟然会被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脚踢回寝室。”



    说完,见墨流觞没有动静,秦澜又道:“不过那美人长得实在是娇嫩,我敢保证,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不过,就是有点凶悍。”想想,若是以后娶了她,自己会不会每天挨打?



    墨流觞越听,脸色越沉。



    那双幽暗的墨眸中一抹寒光乍现,转瞬消失不见。



    他提醒秦澜:“半个时辰!”



    秦澜怔住,“墨兄,什么半个时辰?”墨流觞起身,冷眸瞥了一眼地上的房门,秦澜僵住,“半个时辰?墨兄,你别开玩笑啊,这师傅还没来呢。”



    墨流觞犀利的眼睛在秦澜身上扫过,秦澜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起身,低着头离开,“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我绝对将你的房门恢复原样。”



    墨流觞出了寝室,看了一眼女子寝室的方向,也不知在想什么。



    玉九璃的寝室是萧云逸命人事先安排好的,和秦澜与墨流觞的一样,单间,一个人住。



    不过玉九璃的房间却布置的很温馨,寝室里全都是粉色的装饰,就连床帐也是粉色。



    萧云逸知道玉九璃喜欢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