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750章 不跟他过多接触



    第750章不跟他过多接触



    萧律盯着那金针自言自语:“奇怪了,本宫明明让那师傅刻的是小九的名字,怎么成了翠花了?难道是那个师傅将金针拿错了?也不对啊,这金针就是本宫命人送去的,难道还有其他人也送金针?或者那个师傅记错了?”萧律觉得也不可能,那个师傅可是云海国数一数二的雕刻师,去他那里定做东西的人非富即贵,他做事也很认真用心,断不可能将如此大的事情搞错。



    想了许久,萧律懒得再想,心里却盘算着过两日他再命人送去一些让那师傅重新做,刻上小九的名字。



    外面敲门声传来,萧律抬眼,正欲开口,房门便被人推开。



    爽朗的声音传来,“律!”



    萧律见来人进来,急忙起身上前,手掌落在来人肩膀,一脸高兴的说道:“东方兄,你终于来了!”



    东方泽抿唇一笑,“不来小九怕是该着急了。”



    萧律怔了怔,反应过来,将自己的手从东方泽肩膀上拿来,瞥嘴道:“你以为小九会惦记你?”



    东方泽蹙眉,嗤笑,“律,你这是在吃醋?且不说小九是我表妹,就她这小身板,本公子也没兴趣。”他更喜欢徐雪枫那种嚣张跋扈的劲儿!



    萧律给了东方泽一记白眼,“你这意思是我家小九没有魅力?”



    东方泽无语,走到桌前坐下,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对萧律道:“我们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若是不能,我去找小九了。”



    说着就要起身。



    萧律见状,走到东方泽身边坐下,手掌落在他肩膀,忍不住轻叹了口气,“哎!”



    东方泽好奇的看着萧律:“怎么了?我刚来你这里,你就如此愁眉苦脸?”



    萧律将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跟萧律说了一遍,萧律想了想,一脸认真的问道:“你可知道那个墨流觞是什么身份?”



    萧律摇头,“已经让元容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照你这么说,这个墨流觞怕是不简单。你可得把小九看好了,她还小,太单纯,别被人骗了。”



    “这个我知道,不过想到今天的事情我就觉得自己太没用,连人家都打不过,还怎么保护小九!你不会明白小九在我眼皮子底下被那个墨流觞抱走的心情。”想到此,萧律心里就难受的厉害,这也是他现在还坐在寝室里没有去找玉九璃的原因,他觉得自己没本事,没脸见玉九璃。怕玉九璃对他失望,笑话他。



    东方泽见萧律颓废自责的模样,安慰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只有努力将自己变得强大,才能守护你要守护的人。况且,将来你还要继承~”后面的话东方泽没有说,萧律自然听得懂他的意思。



    萧律微微点头,“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东方兄。”



    两人在房间聊了一会儿,东方泽便去了自己的寝室。



    女子寝室,徐雪枫一边为玉九璃脚上抹药,一边听着玉九璃跟她说这两天学院里面发生的趣事。



    徐雪枫听得格外认真。



    “嘶”



    玉九璃一声沉吟传来,徐雪枫眉头紧蹙,紧张的问:“很疼吗?”



    玉九璃笑着摇头:“不疼。”



    “疼了就喊出来,我又不会笑话你。以前我受伤的时候,每次都会哭呢。”



    玉九璃对徐雪枫做了个鬼脸,笑道:“我没见过雪枫姐姐受伤哭,倒是看到雪枫姐姐被律哥哥欺负哭过。”



    徐雪枫听到玉九璃提起萧律,眼神顿时暗了暗,起身对玉九璃道:“臭丫头,你别跟我提那个小魔王!提起她我就来气。”



    每次想到萧律,徐雪枫就会想起她十四岁的时候在蝴蝶谷沐浴被萧律偷看的事情。



    玉九璃大概看出了徐雪枫在气什么,想起在蝴蝶谷发生的事情,玉九璃急忙道:“好,不跟雪枫姐姐提律哥哥。”



    说好的不提,结果又将萧律在学院被墨流觞教训的事情跟徐雪枫说了一通。



    徐雪枫方才还一脸不悦,不过听到萧律被人欺负,心情瞬间大好,得知萧律刚入学院就在墨流觞面前吃了不少亏,她扬唇笑道:“那小魔王终于遇到克星了!”



    玉九璃看了看徐雪枫的脸色,见她没有生气,对她点了点头,应声:“岂止是克星,估计律哥哥已经记恨上墨流觞了,今天院长离开的时候说最近一段时间都可能是墨流觞代替袁师父教我们,律哥哥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这么下去,我怕他以后跟墨流觞再打起来。”



    说完,玉九璃一脸愁容。



    徐雪枫好奇不已,“为何墨流觞会找萧律的麻烦?他们认识?”



    玉九璃摇头,“不认识,今日一早才见。”顿了顿又道:“就是今日早晨在校场的时候,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射箭时,箭总是飞偏。墨流觞以为我射术太差,就教我控制。结果就被律哥哥看到了,他也不问,直接冲过来偷袭墨流觞,结果被墨流觞打伤了。”



    徐雪枫眼珠子转了转,眸底一抹精光浮现,饶有意味的看着玉九璃,小声问道:“小九,那个墨流觞长得如何?”



    玉九璃想了想,回到:“个子很高,人很沉稳,眼睛很漂亮,好像很少笑,总之,是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男子。他不没有律哥哥身上的孩子气,也没有泽哥哥身上那种痞气,和爹爹的气质极像,不过他总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我们以前就认识一般,说不出清楚那种感觉。我一向看人很准,可是却怎么也看不透他。”



    徐雪枫抓着玉九璃的手,对她道:“看来这个墨流觞藏得很深,小九,你还是离他远一些,听你这么说,我觉得这个男人是个危险的人。”



    玉九璃点了点头,应道:“嗯,雪枫姐姐,我知道。以后我尽量不跟他过多接触。”



    翌日,天还未亮萧律就已经起床。



    这是他这么多年起的最早的一天。他迅速穿好衣裳打开房门,瞥了一眼隔壁房间,依次敲门将屋里的人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