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777章 忘了墨流觞的了



    萧律被互送到皇宫已经是午时了。



    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直冲太子殿,刚到殿外,就听到商颜的声音传来,



    “站住!”



    萧律脊背僵住,愣在原地。



    很快商颜疾步走了过来,她将萧律仔细打量了一遍,收回视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冷声斥道:“你多大了?做什么事都如此鲁莽!你出了事,我怎么跟你父皇交代?”



    萧律回头看着商颜,一脸苦恼,想了想,眸光一亮,



    “若真出了事,岂不是合了你的意了?”



    商颜:“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出事了,你不就可以跟我父皇生孩子了?这样,你的儿子将来不就可以做太子了?”



    商颜被萧律的话气的突然抬手,手掌刚到萧律面前,却突然停下。



    她最后收回手,气的冷哼一声,直接进了太子殿。



    萧律见状,大步追了上去,一边走一边喊:



    “喂,这里是我的寝宫,你进来做什么?”



    “我是你娘,来你寝宫怎么了?”



    萧律无语望天,他从小没有娘,这个后“娘”太凶悍!



    想想小九妹妹的娘,不紧长得好看,还很温柔聪明。



    越想萧律心中越感叹自己的苦逼人生。



    直到进了寝室,商颜走到床边,眼神提醒萧律过来。



    萧律一脸警惕的盯着商颜,双臂环胸,保护好自己,“你要对我做什么!”



    商颜的脸色瞬间拉黑,



    “你这个臭小子!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过来,脱衣服!”



    “商颜,我警告你,虽然我叫你一声娘,但你别以为你真的就是我娘了,你别以为我怕你!”



    商颜看着萧律那怂样儿,表情柔和了一些,声音也软了几分,



    “我看看你身上的伤!”



    萧律瞬间松了口气,这“娘”太可怕。



    明明害怕不情愿,脚下却跟生了风似的,转眼来到商颜身旁坐下。



    淡淡说道:



    “已经没事了。小九送了我一瓶伤药,用了以后好多了。”



    “小九给你上的药?”商颜比较在乎这个。



    萧律眼珠子转了转,轻叹了口气,应道:“徐雪枫。”



    商颜饶有意味的看了一眼萧律,垂眸看着他的后背,确实有淤青,不过淡了一些,见他没事,也放心了下来。



    离开时又看了萧律一会儿。



    萧律看着商颜离开的背影,浑身一个激灵,小声嘀咕,“这老妖婆刚才看我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



    此时,明孔学院,玉九璃和徐雪枫一起进了女子寝室。



    本以为要进学院会费一些周折,没想到她们才刚到门口,学院守门的就放她们进去了。并且还格外友好!



    玉九璃到了房间门口,还未打开房门,就听到里面嘶哑的声音喊着:



    “小九来了,小九来了!”



    玉九璃皱眉,看了一眼徐雪枫,两人相视一眼,迅速打开门进了房间。



    房间桌子上,宝石站在上面左跳右跳。



    在玉九璃和徐雪枫进来的那一瞬便闭口不喊了。



    玉九璃看着四周,为何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徐雪枫没有注意,看到宝石的那一刻,便扬起嘴角走到桌前,逗宝石,



    “小东西,想我了没有?”



    元宝脑袋晃了晃,“想小九,想小九!”



    徐雪枫怔住,一脸不悦努嘴:“说,你想谁!”



    “小九,想小九!墨流觞,想小九!”



    “噗……”徐雪枫被宝石瞬间逗笑。转眼看向玉九璃,“小九,谁教它说的?”



    玉九璃满脸写着,她也不知道。她好奇的看向宝石,眼睛眨了眨,问:“谁教你的?”



    元宝,“墨流觞,坏蛋!”



    玉九璃蹙眉,狐疑的目光看着宝石,又扫视了一眼房间。



    难道是自己多心了?方才明明闻到了墨流觞身上独有的那种淡淡的香气,还夹杂着药味。



    回过神,玉九璃对宝石说道:“想不想出去玩?姐姐带你逛街买好吃的?”



    “想!想!”



    就这样玉九璃和徐雪枫带着宝石出了女子寝室。



    宝石很乖,站在玉九璃肩膀上格外安静。



    只是经过男子寝室时,宝石突然扑扇着翅膀朝男子寝室的方向飞了过去。



    玉九璃和徐雪枫大惊,急忙追了上去。



    刚追到男子寝室外,就看到墨流觞的身影。



    徐雪枫对玉九璃道:“小九,我就不过去了,在这里等你。”



    玉九璃:“……”



    无奈,只好走了过去。



    宝石站在墨流觞手臂,墨流觞一脸嫌弃。



    玉九璃上前,看着宝石,“你的翅膀恢复的不错,看来,以后不需要我了。”



    宝石只当没听见,脑袋转来转去。



    墨流觞垂眸睨了一眼手臂上站着的小东西,对玉九璃道:“它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我的手也需要你每天换药。以后我若是换药就带着它一起。或者你若是愿意照顾它,就让它待你那儿,我过去换药便可。当然,你如果愿意来我



    寝室帮我换药,那……最好不过。”



    玉九璃觉得,这是她自从认识墨流觞以来,听到他说话最多的一次。



    只是,为何听着这些话,她觉得自己像是上了贼船了呢?



    合着,这一人一鸟赖上她玉九璃了?



    徐雪枫很喜欢宝石,听到墨流觞的话,急忙冲玉九璃喊:“小九,我们照顾宝石!”



    玉九璃听到徐雪枫激动的声音,知道她喜欢宝石,最后无奈,为了雪枫姐姐也得答应!



    想到什么,玉九璃突然问道:“你什么时候来学院的?”



    墨流觞:“刚到,和东方兄一起。”



    话音刚落,东方泽从走廊出来,玉九璃看了一眼东方泽,东方泽则好奇的看着两人,“在说什么?”



    玉九璃还没回答,只听墨流觞道:“没什么。走吧,不是要出去逛街?”



    玉九璃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带着宝石,跟墨流觞东方泽和徐雪枫一起离开了学院。



    离开时,守门的态度仍旧很好,好到玉九璃以为自己在贤王府呢。



    几人一直逛到晚上才回了学院。



    墨流觞说是要去沐浴,东方泽则跟着进了男子寝室。徐雪枫说去隔壁寝室串门,结交新朋友。



    剩下玉九璃一个人躺在床上精疲力尽。



    呆滞的目光盯着屋顶,转眼看着满桌子礼物,那些都是给朋友们准备的。



    昨天准备的没了,今天又重新买了一些。



    玉九璃盯着礼物算着数量,最后眉头紧拧,拍了拍额头,小声嘀咕,“竟然忘了给墨流觞准备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