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779章 不舍得我走么



    第779章不舍得我走么



    玉九璃将帕子丢在桌上,去整理自己的药箱。



    墨流觞睨了一眼那块手帕,将它捡起来,放进自己的袖口。



    玉九璃收拾好东西转身正欲提醒墨流觞赶紧离开时,哪里还有墨流觞身影。



    她双手插着腰,一脸无语的站在桌前看着房门口的方向,深深地舒了口气,“什么人嘛这是!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走了?”



    话音刚落,耳边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说不出的魅惑:“怎么?玉姑娘想听我说什么?”



    玉九璃险些被吓得失了魂。



    她猛地转身,身子紧贴着墨流觞的胸膛,因为生气,并未发现异样。她抬眼冲墨流觞低吼:“你大晚上的,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墨流觞难得脸上露出笑容。



    “玉姑娘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玉九璃看到墨流觞眸底流露出来的那抹笑容,一时看呆,听到男人欠揍的话后,她顿时没了心情,努了努嘴对墨流觞道:“你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两天换一次药!”



    “好。”



    “你可以走了。”



    “好。”



    玉九璃见男人只应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隐忍着怒意:“我说,你可以走了!”



    墨流觞垂眸,视线正好落在紧贴着自己的那片美好,他喉咙一紧,低沉的声音对玉九璃道:



    “玉姑娘踩着我的鞋,这是不舍得我走?”



    玉九璃顺着墨流觞的视线看下去,脸色顿时红了!



    她急忙后腿两步,让开地方,墨流觞心情似乎很好,迈着大步离开了玉九璃的寝室。



    离开时不忘提醒:“夜里关好门窗!”



    说完,便消失在女子寝室内。



    玉九璃急忙上前将房门关好,回头看了一眼窗户,又将窗户紧闭。



    一个人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墨流觞方才那一笑。



    她小声嘀咕,“墨流觞竟然也会笑,没想到,他笑起来这么好看。不过,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连缝合术也知道?为何我总觉得他如此熟悉?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玉九璃想着想着,便闭着双眼睡了过去。



    这夜,玉九璃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里,她竟然将墨流觞扑倒,并且趁着他睡着偷偷亲吻了他的唇瓣。



    翌日午时,玉九璃才缓缓转醒。



    许是因为昨晚的美梦,醒来的时候,她的嘴角还带着俏皮的笑意。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转眼看向窗外,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玉九璃瞬间清醒。



    她猛地弹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又看向身侧,瞬间松了口气。



    所以,昨晚她做梦了?



    她竟然梦见了墨流觞,不仅如此,她竟然还缠着他要他抱她,亲她?



    玉九璃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脏砰砰直跳。



    最后直接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嘀唸道:“玉九璃,这一定是因为墨流觞昨晚来治伤你才会梦见他。这绝不是娘亲说的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绝不是。你怎么会想墨流觞呢?”



    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将自己的衣裳穿好下了床。



    洗漱完后,整个人也瞬间清醒了不少。



    突然想到今天是月曜日(周一),玉九璃一个激灵,急忙冲出了寝室。



    寝室周围安静的可怕,玉九璃来不及多想,急忙往学堂的方向赶去。



    “九璃!”



    熟悉的声音传来,玉九璃突然止步,回头看着身后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是叶青和穆清舞。



    玉九璃怔住,半晌没有反应过来,所以迟到的并非她一个?穆清舞和叶青竟然也迟到了?



    很快,穆清舞和叶青走了过来。



    穆清舞习惯性的抱着玉九璃的手臂,笑道:“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这两天想我没?”



    玉九璃怔了怔,反应过来应道:“想。”



    她转眼看向叶青,好奇的问两人:“所以,你们两人也迟到了?”



    叶青不解皱眉:“九璃,什么迟到了?”



    “今天不是月曜日吗?”



    “嗯,我们学院每个月曜日只上半天课。”



    玉九璃呆呆的看着叶青,“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没有迟到?”



    穆清舞笑:“当然啦,方才我和叶青商量着叫你一起去膳房用膳呢!用了午膳我们一起去学堂。对了,徐雪枫呢?怎么不见她人?”



    话音刚落,徐雪枫的声音传来,“小九!清舞!叶青!”



    三人同时看向徐雪枫的方向。玉九璃这下才相信,月曜日确实只上半天课!



    就这样,四人汇合后一起去了膳房。很快用完膳,又直接往学堂的方向赶去。



    这是玉九璃头一次在明孔学院学堂里听课,教书先生叫墨白,主教学生手工艺。对孔明锁颇有研究。



    他穿着一身素白色的长袍,因为上了年纪,所以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一头白发束起,连那对浓密的眉毛也已经渐白。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隐约透着一股凌厉的光。



    他留着一把山羊胡,习惯性的轻抚轻抚着。



    此时,他一只手拿着一个双子星,直接往玉九璃的方向走去。而所有人都一脸同情的看着玉九璃。



    毕竟,墨白是教书先生里面,最难相处,性子最为古怪的。



    他清高孤傲,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但却喜欢聪明好学的学生。在这学堂里,能让墨白看上眼的,也就只有墨流觞和杨天啸了,当然,也有他的宝贝外甥女齐白莲。



    墨白对于齐白莲和玉九璃之间发生的事情多少听说一些,齐白莲现在之所以被转去品悦轩与玉九璃脱不了干洗。



    墨白也因此对玉九璃没有太好的印象。他走到玉九璃面前突然止步,玉九璃感受到无数目光正盯着自己看,又察觉一道人影压了过来,她缓缓抬眼,墨白一脸严肃的站在她面前。



    墨白垂眸看了一眼玉九璃,对她道:“你叫玉九璃对吧?”声音浑厚铿锵有力,带着几分不屑。



    玉九璃听出了那种不屑的语气,心中好奇不已。她好像没有得罪这位先生吧?



    来不及多想,玉九璃急忙起身,应道:“是,墨先生,我叫玉九璃。”



    墨白听到清脆悦耳的声音,多看了一眼玉九璃,淡淡的说道:“你可知趣阅轩里的学生都是什么水平的?”



    玉九璃不解皱眉,“墨先生这是何意?是觉得学生年龄不够?不配呆在趣阅轩吗?”



    他们现在所在的学堂就叫趣阅轩,可以说,趣阅轩里全都是明孔学院的希望,云海国的希望。



    将来毕业后,会直接参加科举,甚至可以被保送、或举荐直接入宫为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