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794章 有我在你怕什么
 穆清舞小声嘀咕,没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墨公子,还有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

徐雪枫嗤笑一声:“穆清舞,你能不能别这么泛痴?”

穆清舞努了努嘴:“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自从和九璃成了好朋友,我突然觉得我身边的人都好看了。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就连鸟儿都变得漂亮聪明了!对了,雪枫,那位公子和九璃是什么关系?”

徐雪枫看着玉九璃和玉凌寒的背影,回到:“那是小九的同胞哥哥。”

穆清舞眸光瞬间亮了,“他竟然是九璃的同胞哥哥?

这么说,我还有机会?”

徐雪枫见穆清舞的模样,想到玉凌寒的性子,轻叹了口气,拍了拍穆清舞的肩膀,安慰:“他的性子,不适合你,别想了去吃饭。”

说着,与叶青一起率先进了膳房。

穆清舞回过神急忙转身去追两人,刚迈出一步,一个磁性温柔的声音传来。

“穆姑娘。”

穆清舞止步,缓缓转身,见东方泽与秦澜并肩朝这边走来,她好奇蹙眉。

方才是东方泽在叫她?

很快,东方泽和秦澜走来,秦澜饶有意味的看了一眼东方泽,对他道:“东方兄,我进去等你。”

东方泽笑着点头应了一声。

秦澜进了膳房,东方泽看着穆清舞一脸呆萌的模样眼里的笑容更深了。

“穆姑娘喜欢吃蜜饯?”

穆清舞怔住,那双圆圆的眼睛眨了眨,不解皱眉,东方泽为什么问她喜欢吃蜜饯的事情?

还有,他怎么知道她喜欢吃蜜饯?

穆清舞站在原地想了半天都没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里面徐雪枫的声音传来,喊穆清舞过去吃饭。

东方泽见状,邪魅一笑,他走到穆清舞身旁,微微低头,在她耳边小声道:“穆姑娘若是喜欢吃,明天我带给你。”

想到早上穆清舞躲在书后吃东西的可爱模样,东方泽的心情大好。

说完,大步往膳房里走去。

穆清舞一脸懵状看着东方泽高挑的背影,最后收回视线,疾步进了膳房。

此时,玉九璃和玉凌寒已经进了学院对面的客栈。

掌柜的看到玉九璃的时候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迎了上去。

“玉姑娘,玉公子,快请上座。”

玉九璃和玉凌寒在店掌柜的指引下直接去了二楼雅间。

玉九璃对这间客房算是有些熟悉,两次和墨流觞吃饭都是在这里,两人刚到房门口,低沉熟悉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多谢伯父。”

只是四个字,玉九璃一脸惊讶的看向玉凌寒,动了动嘴,没有出声:“哥哥,是墨流觞吗?”

否则,怎么会是如此熟悉的声音?

玉凌寒读懂了与九璃的唇语,冷眸微凛,轻声应道:“嗯。”

玉九璃无语。

竟然是墨流觞!就在此时,房门打开,白洛一脸笑意看着玉九璃和玉凌寒:“小九,寒儿,你们到了怎么不进来?”

玉九璃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叫了白洛一声“娘。”

越过白洛进了雅间。

玉凌寒紧跟在身后。

两人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玉绝尘,“爹。”

玉凌寒直接坐在白洛身旁,玉九璃余光瞥了一眼墨流觞,正欲找座位坐下,这才发现,自己只能坐在玉凌寒和墨流觞中间。

这时,玉绝尘开口:“小九坐吧。”

玉九璃缓缓坐下,对墨流觞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了。

虽然不知道爹爹怎么会认识墨流觞,但她现在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

很快,店小二端来丰盛的饭菜,玉绝尘提醒大家都先吃饭,墨流觞与平日里没什么区别,仍旧一副淡漠的样子。

他拿起筷子,很自然的夹了一些蔬菜放到玉九璃盘子里。

玉九璃埋着头偷瞄了一眼墨流觞,小声道了声“谢谢。”

随即收回视线默默地吃着自己盘子里的菜。

玉绝尘见状,与白洛相视一笑,玉绝尘突然开口,磁性的声音道:“方才流觞跟我已经说过了,他跟小九已经很熟了,正好,我也不用跟你们介绍彼此了。

寒儿对流觞应该也不陌生。”

说着,看向墨流觞,“以后我和洛儿不在云海国,小九就交给你照看了,需要什么命人传信去贤王府。”

玉九璃听了玉绝尘的话,猛地抬眼,对上玉绝尘那双幽深的凤眸,不解蹙眉,“嗯?”

爹爹这是什么意思?

把她交给墨流觞了?

爹爹这么放心墨流觞?

玉绝尘见白洛一脸疑惑,还未开口回应,只听墨流觞突然开口:“伯父放心,小九很聪明,就是有些贪玩,以后我会督促她好好读书,照顾好她。

需要什么,我会随时跟你联络。”

白洛依依不舍的看向玉九璃,提醒她:“小九,这里是云海国,不是我们夏临国,做任何事情量力而行!不准再像以前那般任性。

我和你爹不在你身边,照顾好自己。”

玉九璃此刻已经石化!口里还嚼着蔬菜,她一会儿看一眼玉绝尘,又看向白洛,最后又转眼看向墨流觞,她什么时候和墨流觞这么熟了?

改名叫她小九了?

爹爹和娘亲不是应该把她交给萧伯伯照看的马?

玉九璃因为太过出神,险些卡住。

她咳了两声,墨流觞很体贴的递给了她一杯水,白洛喉咙一紧,接过水喝了两口。

白洛对墨流觞的表现似乎很满意,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消散过。

玉九璃平静下来,呆呆地扫视几人,心里却格外郁闷,为什么她有一种自己将要出嫁的错觉?

本以为这顿饭会吃的很压抑,直到白洛和玉绝尘及玉凌寒上了贤王府马车离开,玉九璃才发现多了一个墨流觞,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适应,就像平日里和爹爹娘亲哥哥在一起吃饭一样,轻松自在,又很舒坦。

墨流觞此时就站在玉九璃身旁,见贤王府的马车已经远去,他低头看着玉九璃问道:“去走走?”

玉九璃反应过来,想到下午还要去学堂,回到:“时间不早了,一会儿还要去学堂。

今天早晨先生教的我都还没有弄清楚。”

一开始听不进去打瞌睡,后来听进去了,但却不是很懂。

墨流觞见玉九璃一脸愁容,突然拉着她的手腕往街中心的方向走去。

“喂,墨流觞,你要去哪?

我一会儿还要去学堂,雪枫姐姐她们都在等着我呢。”

男人的声音淡漠低沉,“去买点东西。”

“可是我~”还未说完,就被墨流觞打断。

“我跟先生已经告了假,下午你不用去学堂。”

“那我的学业怎么办?”

墨流觞突然止步,垂眸,缓缓凑近玉九璃。

玉九璃吓得脑袋往后缩了缩,“墨流觞你要干嘛?”

“有我,你怕什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魅惑,墨流觞在玉九璃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随即站直了身子,拉着玉九璃继续往前走。

他故意放慢脚步,尽量与小丫头的步伐一致。

玉九璃耳边一阵酥痒,心脏砰砰直跳,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她睫毛微微颤了颤,脑子里全是墨流觞方才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