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822章 小九嫌弃我了
 穆清舞被东方泽带走,徐雪枫和叶青一脸无奈的看了一眼彼此,轻轻摇了摇头一起朝前走去。

秦澜眼看着就要追上叶青,谁知萧律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蹿了出来,赶到徐雪枫和叶青身后,直接拉着徐雪枫的手大步离开。

秦澜怔住,这也行?

再抬眼看向走远的叶青,见她就剩下孤身一人,秦澜有些心疼,几步追了上去来到叶青身边。

转眼看向叶青,笑道:“叶青姑娘,我送你回寝室。”

叶青止步,冷眼看着秦澜,眉头微蹙:“找打?”

秦澜怔住,反应过来急忙道:“不不不,叶青姑娘,你是女孩子,别这么暴力。

我真的只是出于朋友对朋友之间的关心,送你回寝室。

正好我也会去,我们也顺路。”

叶青给了秦澜一记冷眼,冷声应道:“我跟秦公子并非朋友,还有,我不去寝室。

秦公子自己回去吧。”

说完,大步离开。

秦澜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急忙跑上去追叶青。

教室里就剩下杨天啸一人,他看着看了一眼秦澜和叶青的背影,无奈叹了口气,直接离开。

夏临国灵犀阁,玉九璃一脸满足的吃着墨流觞为她做好的晚膳。

嘴巴里面塞得鼓鼓的,样子十分可爱。

墨流觞注视着面前的小丫头,想到医书上有关玉九璃病情的记载,她的这种病与寒毒极为相似,却不是寒毒。

寒毒至少会有缓和的机会,每个月会复发一次,最重要的是,寒毒已经有解药可以医治。

但玉九璃这种病,只有三次机会,若是三次复发,到了第四次还没有找到救治的办法,结果只有等死。

并且病情恶化极快,比寒毒要痛苦百倍。

墨流觞看着小丫头的模样,不敢想象她以前每次发作是怎样挺过来的。

也不知玉凌寒那边是否有消息了~玉九璃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好奇的看向墨流觞,见他愣神,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好奇的问道:“墨流觞,你在想什么?”

墨流觞回过神,抿唇摇头,“没事。”

玉九璃觉得墨流觞似乎有心事,她眉头微拧,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盘子里的鸡腿,拿起递到墨流觞嘴边,“呐,给你。”

墨流觞不喜欢吃那些,所以本能避开。

只是避开的那一瞬间便后悔了。

这鸡腿是小丫头咬过的,他这么做,小丫头一定以为自己嫌弃她了。

果然,玉九璃见状,将自己的小鸡腿拿了回来,不悦瞥嘴。

心里想着亲她的时候都不嫌弃她,吃她咬过的东西就一脸嫌弃了。

墨流觞无奈轻叹了口气,走到玉九璃身旁坐下,握着她的手,将她手里的鸡腿往自己口中送去。

特意在她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

玉九璃的手还握着鸡腿,那双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墨流觞,看着他薄唇微微动着。

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鸡腿,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咽了口口水,对着墨流觞咬过的地方便是一口。

一脸开心的吃着。

一边嚼一边问:“好吃吗?”

墨流觞点头,应道:“嗯,好吃。”

玉九璃笑的像个孩子,“方才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墨流觞顿了顿,摇头,“没有。”

他只是不喜欢吃这种东西。

玉九璃给了墨流觞一记白眼,“哼,我才不信呢。

方才我明明看到你嫌弃我的口水了。”

话音刚落,后脑勺被一只大掌扣住,玉九璃的嘴巴便被男人薄凉的唇瓣堵住。

她顿时惊住,迅速将口中的食物咽进了肚子里,因为有的还没有嚼碎,险些卡在喉咙。

墨流觞在她的领地认真搅了一番,这才不舍的将她松开。

玉九璃圆圆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出神。

所以,他亲她了。

不仅如此,还闯进去了!他真的不嫌弃她吗?

为什么她现在有些嫌弃自己呢?

玉九璃欲哭无泪,她为什么要吃鸡腿!嘤嘤嘤~墨流觞看到小丫头呆萌的模样,轻舔自己的下唇,深邃的墨眸看着玉九璃殷红的唇瓣,他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容,道:“很美味。”

玉九璃脊背僵住,美味?

就在玉九璃狐疑的目光投向墨流觞时,墨流觞又道了一句:“比鸡腿美味。”

玉九璃被墨流觞的话惹得脸蛋顿时绯红一片,急忙移开视线不看墨流觞。

小声嘀咕:“无耻。”

话音刚落,耳边一阵温热,“小九嫌弃我了?”

玉九璃转眼,看着男人幽深的眼睛,眼珠子转了转,急忙摇头:“没有。”

墨流觞也不打趣她,提醒:“趁热吃,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有些遗憾,小丫头还小,每次想更进一步时,都被理智打败。

无奈坐在玉九璃身旁,看着小丫头开心的吃着盘中的食物。

填饱肚子,墨流觞拿着手帕递给玉九璃,玉九璃将嘴巴擦干净,起身对墨流觞道:“我们出去走走?”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他陪她用完晚膳后,两人可以在花园里面散步,然后坐在一起等着天黑,看星星。

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陪在你身边的人,将来会一辈子都陪伴着你。

你笑,他笑,你生气,他想方设法哄你笑。

墨流觞听了玉九璃的话,微微点头应了一声,两人一起出了膳厅。

来到花园,墨流觞遣散了伺候的下人,与玉九璃并肩往前面的凉亭里走去。

玉九璃低着头踩着青石,余光偷瞄了一眼墨流觞落在一旁的手,很想被他拉着走,可是自己若是主动拉上去会不会不太好。

心里格外纠结,也没有看前面的路。

结果被脚下青石绊住,玉九璃本能惊叫一声,转眼落尽墨流觞温暖的怀抱。

男人眉头微挑,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小九在想什么?

走路如此不专心。”

玉九璃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

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在想怎么被他拉着走路呢。

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欲挣开墨流觞下来,却发现墨流觞紧紧地抱着她不给她落地的机会。

玉九璃小声道:“我自己能走路的,方才是意外。”

墨流觞没有回应,抱着她直到凉亭才将她小心翼翼的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