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就此告别,玉凌寒转身离开。

    苏雪儿见他背影越来越远,最后没忍住,“噗”鲜血从口中溢出滴落在地。

    她拿出手帕将嘴角的血渍擦干,脸色变得煞白,直到那抹身影消失在尽头,这才收回视线,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转身离开。

    玉凌寒去往姻缘树方向的路上,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尤其是在他和苏雪儿吃饭的时候,越想心里越觉得不踏实。

    很快,到了姻缘树下,玉凌寒眸底一抹光闪过,突然转身原路返回。

    怕来不及,提起内力往苏雪儿方才待过的地方赶去。

    只是他赶去的时候,早已经没了苏雪儿的身影。

    玉凌寒站在原地朝四周望去,眼里一抹慌乱闪过,心里莫名的揪紧。

    无意瞥见脚下的血迹,玉凌寒眼神瞬间变得暗淡。

    神色焦急的在四周寻找苏雪儿的身影,“苏苏!苏苏!”

    不知找了多久,路过的人他也拉着询问了无数,只是每个人回答他的都是他们城内没有叫苏苏的女子。

    玉凌寒头一次觉得会如此无力感。

    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回到苏雪儿与他分别的那个地方,地上的血迹早已经干了,被行人脚踩的辨不清楚颜色。

    玉凌寒浑身被汗水浸湿,额头的汗珠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滴落。

    小声嘀唸着“苏苏”,只是任他找遍整座城,他要寻的少女却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踪影。

    此时的他,担心的并不是鸡冠草是否能如约拿到,而是担心那个突然消失的丫头。

    想到她在面馆说过的话,她要去南岛,那是什么地方?

    玉凌寒回过神来不及多想,急忙往面馆的方向赶去。

    那掌柜的与那丫头那么熟络,一定知道那丫头的底细。

    夏临国,此时已至亥时,天空乌云密布,刮起了狂风。

    墨流觞拉着玉九璃的手还在街上散步,感觉到一股狂风袭来,他急忙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玉九璃身上,将她娇小的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

    玉九璃见状,开口道:“我没事,不冷,你把衣裳穿上,别惹了风寒。”

    墨流觞见玉九璃要将他的外衣还给他,一脸严肃的对她道:“我在你眼里,身体素质就这么差?”

    玉九璃低着头解释:“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只是怕你惹了风寒。”

    墨流觞将玉九璃一把拽进怀中,紧紧地搂着她,“这样,便不会了。”

    玉九璃无语蹙眉,片刻后对墨流觞道:“时间也不早了,戏院那边应该开始了,不如我们现在过去?”

    墨流觞见天气不好,便点头应了玉九璃的话。

    只是两人到了戏院,等到戏剧开演都没有等到穆清舞徐雪枫几人。

    就连叶青和秦澜杨天啸他们也不见人影。

    戏院因为是墨流觞提前命人清了场的,所以没有多余的人。

    玉九璃和墨流觞坐在观景台上,玉九璃盯着戏台的方向出神。

    墨流觞见状,凑到玉九璃耳边小声道:“别担心,他们不会有事。”

    玉九璃猛地回过神,抬眼看着墨流觞,怔了片刻,应道:“说好的,一起来戏院看戏。

    他们倒好,全都跑了。”

    “小九这意思,与我在一起看戏不开心?”

    玉九璃清澈的眼睛盯着墨流觞,双眼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嘻嘻,没有不开心。

    只是觉得大家一起看戏更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