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847章 有了你我很惜命
    墨天祥回过神皱着眉头问墨流觞:“觞儿,你决定好了?”

    他太了解这个儿子,只要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改变的了。

    墨流觞应声:“望义父成全。”

    墨天祥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沈煜,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墨流觞会突然将血渊宫让给他。

    “不是,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施舍给我的?”

    墨流觞眼神黯淡,冷眸瞥了一眼沈煜,“血渊宫宫主之位不是你梦寐以求的么?

    现在我将血渊宫交给你,你不满意?”

    沈煜摇头,呆呆的盯着墨流觞,他不是不满意,为了血渊宫他付出了太多,可是就这么突然得到,怎么毫无成就感?

    墨天祥轻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觞儿说的来吧。

    煜儿,趁你大哥这几日在云海国,跟着他好好学学,尽快接手血渊宫事宜。”

    沈煜无语~墨天祥想到什么,转眼看向席慕骁,“席老弟,既然寰儿已经和煜儿生米煮成熟饭,这件事情,就照孩子们的意思来,你觉得如何?”

    席慕骁自然无话可说,当年与墨天祥定的婚事,就是为了女儿以后能过上好日子。

    回过神,笑道:“只要孩子们愿意,我都支持。”

    墨天祥又看向席寰儿,“寰儿呢?”

    席寰儿怔了怔,急忙点头:“我愿意嫁给煜哥哥。”

    席寰儿想,虽然现在没感情,以后可以培养。

    墨天祥爽朗笑道:“哈哈哈,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去命人选个良辰吉日给煜儿和寰儿把婚期定了。

    否则等肚子大了,就不好办了。”

    想着自己很快就要抱孙子了,墨天祥别提多高兴了。

    方才还恼怒的脸转瞬就笑的像个孩子似的。

    沈煜与席寰儿相视一眼,席寰儿心虚的移开视线,沈煜眉头紧蹙在一起。

    义父这是真以为席寰儿怀了身孕了!若是到时候生不出来~心里惆怅。

    玉九璃本以为和墨流觞来,难免会发生不愉快,只是却在意料之外。

    以为的不欢而散,竟然成了欢聚一堂。

    事情已经解决,墨流觞拉着玉九璃准备离开,却被墨天祥留下。

    墨天祥说,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所以让他们留下来一起吃个饭。

    墨流觞怕玉九璃不自在所以打算拒绝,玉九璃却应了下来。

    夜里,平日里冷清阴寒的血渊宫气氛突然变得热闹,甚至能察觉到丝丝暖意。

    膳厅,席慕骁和墨天祥坐在一起开心的喝着酒,墨流觞坐在玉九璃身旁负责给她夹菜吃。

    沈煜自顾自的往自己嘴巴里面送,全然没有理会身旁的席寰儿。

    墨天祥喝了几杯酒,看了一眼墨流觞又看了一眼沈煜。

    一脸不满的提醒沈煜:“煜儿!你别顾着自己吃,学学你大哥!”

    沈煜抬眼,正好看到墨流觞拿着酒杯喝酒。

    会意,给自己添了杯酒送到嘴边,仰头一饮而尽。

    墨天祥顿时黑了脸!想到血渊宫的未来,满脸愁容。

    玉九璃忍不住掩嘴嗤笑一声。

    沈煜不悦看向她问道:“喂,你笑我作甚!”

    墨流觞冷眼扫来,沈煜顿时放低姿态,“大嫂,你为何笑我?”

    墨天祥实在看不下去,冷喝一声:“你小子,问问寰儿喜欢吃什么!”

    沈煜应了一声,转眼看向席寰儿,笑问:“寰儿妹妹,你喜欢吃什么?”

    席寰儿瞥了一眼玉九璃面前的那个食盘,“那个!”

    沈煜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哦。”

    却没有要动手给席寰儿夹菜的意思。

    他对墨天祥道:“义父,寰儿说她喜欢吃那个!”

    墨天祥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狠狠地瞪了一眼沈煜,压低声音道:“自己过来给寰儿夹菜!”

    沈煜后知后觉,最后将每个盘子里的菜都端过来往席寰儿盘子里倒了一些。

    席寰儿看着面前三座小山丘,有些后悔。

    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还是不要做血渊宫宫主夫人了?

    煜哥哥为什么不能学学流觞哥哥?

    玉九璃忍着笑,默默的吃着自己盘中的食物,墨流觞在她耳边小声道:“吃饱了?”

    玉九璃点头应了一声:“嗯。”

    “我带你出去走走?”

    玉九璃小声道:“这样不好吧?

    大家都没有离席。”

    墨流觞抬眼看了一眼墨天祥,“义父,小九胃不舒服,我带她出去。”

    墨天祥怔住,突然想到什么眸光一亮,急忙道:“快去快去,一会儿回来让人煮点补身子的,好好补补。”

    玉九璃并未在意墨天祥的话,既然墨流觞已经开口,便起身与墨流觞一起离开。

    离开时,墨流觞一直揽着玉九璃的腰部,从未离开过。

    墨天祥那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两人的背影忍不住点头,“看来,老夫明年能抱两个孙子了!”

    沈煜听到墨天祥的话,本能反应,“义父,是我们先怀上的。”

    墨天祥给了沈煜一记冷眼,“你大哥都把血渊宫给你了,生孩子你还跟他抢?”

    沈煜瞬间闭嘴。

    玉九璃和墨流觞出了血渊宫,顺着小道在山谷里散步。

    看着四周清幽的环境,玉九璃突然止步,抬眼看着墨流觞问道:“你真的决定将血渊宫让给沈煜了?”

    墨流觞抿唇一笑:“小九想做血渊宫宫主夫人?”

    玉九璃跺了跺脚,“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墨流觞将她揽进怀里,轻吻她的额头,道:“从认识你那天,我就已经做了决定,因为有了你,我很惜命。”

    血渊宫打打杀杀的日子终究成为过去,为了他的小九,看来他得开始经营其他在各国的产业了!玉九璃紧紧地抱着墨流觞的腰部,深吸了口气,“墨流觞,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傻瓜,你我之间,何须言谢?

    以后,我为你做任何事情,你都要当做理所应当。

    嗯?”

    玉九璃咬唇笑道:“好。”

    翌日一早,蝴蝶谷,玉凌寒修长的身影站在院子里焦急的等待着。

    片刻后,房门吱呀一声响起,北黎和东方皓月从里面走了出来。

    玉凌寒见状,急忙冲上前:“表舅,表舅母,雪儿她怎样了?”

    东方皓月眉头紧蹙,摇头:“命暂时是保住了,但她的情况不是很好,体内存了太多毒素!身子很脆弱,稍微碰一下,就会出现淤青。

    我得去一趟贤王府跟你娘好好商量,或者让你娘来蝴蝶谷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