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868章 一个人行么
    玉凌寒瞥了一眼玉九璃,见她焦急的模样,淡淡的说道:“墨流觞不会有事!”

    玉九璃虽然知道,但心里仍旧放心不下,看着墨流觞消失的方向呆呆晃神。

    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心里期盼着墨流觞能平安归来。

    鸡冠草可以不要,她的病可以不治,他必须要平安回来!东方泽见玉九璃如此,上前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小九别担心,相信墨流觞。”

    玉九璃抬眼看着东方泽,抿唇微微点头,算是应了他的话,视线却又落在那遥远的地方,盼着她心爱的人归来。

    墨流觞此时坐在船头,看着越来越近的火神山,墨眸微凛。

    越靠近火神山,他便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像是在将他们往后推。

    苏山站在船尾划船,见状,对墨流觞道:“小子,你是不是也察觉到了?”

    墨流觞回头看了一眼苏山,等着他解释。

    苏山说道:“火神山其实是一座小火山,大概十四五年就会爆发一次,其实算算,它爆发的时间,也就是这一两年了。

    之所以能感受到那股力量,就是因为如此。

    不过你放心,这几日它不会爆发。”

    墨流觞没有回应苏山的话,转眼看向前方。

    苏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还好雪儿那丫头没有找你这样的,否则以后得闷死老夫。”

    墨流觞仍旧沉默不语。

    突然,船头晃了晃,墨流觞眼神瞬间变得警惕起来,深邃的眸子看着四周。

    苏山提醒:“小心!”

    墨流觞迅速起身,往后退了一步,好不容易站稳身子,谁知,一股强大的热浪迎面扑来。

    墨流觞察觉,急忙催动内力阻挡。

    苏山急声道:“别管这些,太阳马上要升起来了,想办法上火神山!”

    墨流觞会意,另一只手凝聚内力朝水面打去。

    小船突然加快了速度朝火神山的方向冲去。

    苏山回头看着已经冒尖的太阳,对墨流觞吼道:“小子,上山,摘草药!”

    墨流觞听到苏山的话,脚尖轻点,转眼离开小船,身形如燕,从水面上略过,往火神山的方向飞去。

    苏山见状,紧跟在墨流觞身后。

    两人很快到了火神山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鸡冠草,墨流觞的心紧张不已。

    苏山提醒,“它马上要开花了!准备摘药!”

    墨流觞微微点头,转眼来到鸡冠草前,紧盯着那一簇如豌豆大小的花苞。

    看着那些花苞缓缓挣开,朱红色的花瓣若隐若现,墨流觞伸手,随时准备摘药。

    就在此时,一股寒风突然袭来,墨流觞身子微倾,动作敏捷迅速,一把利箭从耳边飞过,撞到对面的岩石上,最后吧嗒一声落地。

    苏山沉声吼道:“不好,有人上山了,快摘药!”

    话音刚落,一根根利箭如雨,全都倾泻而来。

    墨流觞每次要碰触到鸡冠草的时候,利箭就将他阻止。

    他眸底突然多了一层杀气,不顾四周一切伸手一把抓住鸡冠草。

    而就在这一瞬,一支箭直接穿透他的手背,墨流觞闷哼一声,鲜血顺着手心滴落。

    墨流觞顾不得手上的伤,将鸡冠草连根拔起,紧握在手中。

    他冷睨了一眼插再说手上的箭,另一只手将它折断,回头看了一眼朝这边飞奔而来的那群人,周身寒意四起。

    苏山来到墨流觞身旁,压低声音道:“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

    话音落,抓着墨流觞的手直接往后退去。

    墨流觞看着朝这边追来的人,将鸡冠草交给苏山,低沉的声音对他道:“前辈,草药麻烦你带回去。”

    “小子,你要做什么?”

    “你先走,我来断后!”

    他知道,若是不将身后这群人解决了,他们谁也走不了。

    苏山见状,看了一眼手里的鸡冠草,又瞥了一眼满脸凶神恶煞朝这边赶来的那群人,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若是纠缠下去,他帮不上墨流觞,可能也会丢失鸡冠草,最后犹豫了片刻,问道:“你一个人行么?”

    墨流觞眸光微凛,苏山见状,只好带着草药先行离开。

    玉九璃等了两个时辰,都不见墨流觞回来,她的心里突然不安起来。

    东方泽见她来回踱步,安慰道:“小九,别担心,他们应该快回来了。”

    玉九璃抬眼看着东方泽,“泽哥哥,我的心里突然很慌乱,你说,他们会不会遇到危险了?”

    一旁沉默不语的玉凌寒听到玉九璃的话,想到自己当初靠近火神山时重伤的事情,眼神突然变的暗淡。

    不过那时自己受伤是被雪儿所救,今天又是雪儿的爷爷和墨流觞一起,苏山住在这里,对附近的地形自然了如指掌,应该不会发生意外才是。

    东方泽看了一眼玉凌寒,玉凌寒回过神对玉九璃说道:“有苏爷爷在,墨流觞不会有事。

    再等等半个时辰,若是还没有消息,我过去看看。”

    玉九璃听了玉凌寒的话,这才平静下来。

    就在此时,东方泽突然急声道:“快看,他们回来了!”

    玉九璃心口一紧,猛地回头,顺着东方泽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苏山一个人站在船尾划着船。

    玉九璃又仔细看了一眼,确定只有苏山一人,她心跳莫名加快,转眼看向东方泽问道:“泽哥哥,墨流觞是不是也在船上?”

    东方泽怔了怔,收回视线,对玉九璃摇头:“他好像不在。”

    玉凌寒幽深的凤眸盯着苏山,又瞥了一眼四周,最后视线重回苏山身上,眸底却多了一丝担忧。

    玉九璃等不及,提着裙摆朝岸边奔去,她想,她一定是看错了,墨流觞一定在船上的。

    直到苏山靠岸,从船上下来,玉九璃呆呆的盯着空荡的船只,问:“前辈,墨流觞呢?”

    苏山拿着鸡冠草上前,将它递给玉凌寒:“拿好它,老夫过去接那小子回来。”

    玉九璃眉头紧拧,问道:“前辈,墨流觞还在火神山?

    他为何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苏山应道:“我们刚拿到鸡冠草,便遇到一群亡命之徒也来了火神山抢药。”

    “所以,他在火神山应付那些人?”

    苏山点头,“嗯,不过你别担心,那些人不是他的对手,老夫现在就去接应他。”

    话音刚落,周围突然一阵动荡,远处,火神山的方向,火光四射,浓烟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