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犀阁外,玉九璃从马车上下来,白洛趴在窗口对玉九璃道:“我和你爹就不下去了,再有半个月就到年关了,到时候你和流觞还有寒儿他们一起回贤王府。”

    玉九璃听了白洛的话,努了努嘴,“娘亲,你的意思是年前都不准我们去贤王府吗?”

    白洛干脆的应道:“我就是这个意思。”

    玉绝尘随声附和:“我也是这个意思。”

    玉九璃表示不想和娘亲还有爹爹说话了。

    墨流觞上前揽着玉九璃的腰部,对白洛和玉绝尘道:“伯母、伯父放心,我会照顾好小九。”

    白洛满意的点了点头,与玉绝尘相视一笑,两人也不再耽搁,玉绝尘命令车夫赶路,片刻后,贤王府的马车往夏临城赶去。

    玉九璃看着远去的一行人,抬眼看向墨流觞,眼珠子转了转,狡黠一笑:“殇殇,要不咱们去逛街?”

    在蝴蝶谷闷了一个月,玉九璃觉得自己若是再不逛街会憋坏的。

    墨流觞见小丫头那双明亮灵动的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顿了片刻,薄唇轻启,“好。”

    玉九璃开心的踮起脚在墨流觞侧脸亲了一口,“殇殇,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墨流觞命人准备了马车,便陪着玉九璃一起往皇城的方向赶去。

    许是因为临近年关,街上比平日里要热闹很多。

    玉九璃掀开帘子,不等墨流觞接住她,便直接跳下。

    墨流觞眉头微挑,提醒她小心,玉九璃回笑:“殇殇,我没事。”

    余光瞥见一旁地摊上卖孔明锁的,玉九璃一脸开心的走了过去。

    墨流觞跟在她身边护着她,生怕她被人撞到。

    此时,元婴大陆,玉凌寒与苏雪儿已经到了南岛。

    苏雪儿远远地便看到了熟悉的人影,她冲远处的人挥了挥手,“爷爷!”

    苏山正在给院里的花浇水,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他脊背僵住,缓缓转身,苏雪儿提着裙摆朝这边跑来。

    苏山炯热的眼睛望着苏雪儿,张开双臂,苏雪儿扑了个满怀。

    “爷爷,我好想你。”

    苏山轻拍着小丫头的后背,一脸不悦的道:“你个没良心的臭丫头,你还知道回来!丢下我这把老骨头,一个人跟着那小子跑了?”

    说着,不忘看了一眼玉凌寒。

    玉凌寒听到苏山的话,有些不自在的别过脸移开视线。

    苏雪儿松开苏山,抱着他的手臂,抬头看着他,撒娇:“爷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突然毒发,幸好有玉凌寒在我身边,他带我去了蝴蝶谷医治,否则现在你可能都见不到我了呢。”

    “呵,我怎么就见不到你了?

    火神山那株鸡冠草你以为我盯着它做什么?”

    苏雪儿笑:“那株草那么珍贵,应该给更需要它的人不是?

    再说了,我的毒有医治的办法,真的吃了那株鸡冠草,岂不是浪费了?”

    苏山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肩膀满脸笑容的苏雪儿,也气不起来,叹了口气,问道:“饿不饿?”

    苏雪儿点头,“饿,当然饿啦!好久都没有吃爷爷做的面片了。”

    苏山给了苏雪儿一记冷眼,“行了,你去过去将院子里那些花浇一下,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

    苏雪儿点头应了一声,松开苏山,走到一旁拿起水壶,嘴角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一边浇花一边哼着小曲。

    苏山与玉凌寒相视一眼,转身去了伙房。

    玉凌寒闲来无事,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下,深邃的凤眸盯着苏雪儿的背影,听到她欢快的曲调,薄唇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

    很快,饭做好,苏山端着食盘过来,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片放在石桌上。

    苏雪儿也已经将院里的花浇完,听到玉凌寒叫她,急忙走了过来。

    她凑到碗前深吸了口气,“好香!”

    苏山坐在一旁淡淡的道:“香就趁热吃。

    别等坨了就不好吃了。”

    苏雪儿咽了口口水,急忙坐在玉凌寒身旁,拿起筷子递给他一双,便自顾自的开心的吃了起来。

    苏山见状,脸上露出一副慈爱的笑容。

    吃完饭后,苏山提醒苏雪儿,“雪儿,你去药房一趟,将我今天采摘的药整理好。”

    苏雪儿怔了片刻,点了点头,对玉凌寒道:“寒,我们一起。”

    苏山:“你自己去就行了,拽着这小子做什么。”

    苏雪儿怒了怒嘴,视线落在玉凌寒身上,玉凌寒:“正好我有事要跟爷爷商量,你先过去,一会儿和爷爷谈完,我过去陪你。”

    苏雪儿听了玉凌寒的话,这才转身离开。

    此时院里就剩下玉凌寒和苏山,苏山看向玉凌寒提醒他:“你先说。”

    玉凌寒也没有推辞,从身上拿出一封信递给苏山。

    苏山不解皱眉,玉凌寒解释:“爷爷,这里面是地契和银票,算是我给雪儿的聘礼。”

    苏山表情格外平静的将信接过打开。

    看到那一沓地契时,猛地抬眼,一脸震惊的看着玉凌寒。

    “你小子,什么时候将苏府买下的?”

    玉凌寒抿唇,沉默不语。

    苏山因为太过激动,手指微微颤抖着,难以置信的看着地契上苏雪儿的名字。

    突然嗤笑一声:“你小子,真有你的。”

    说着,双手紧握着那张地契,看了又看。

    玉凌寒看不出苏山到底是何意,担心他不同意将苏雪儿嫁给他,犹豫了片刻,对苏山道:“爷爷,这些聘礼若是不够,我命人再准备。”

    苏山急忙应声:“够了够了!一个苏府足够了!”

    想到自己的宝贝孙女在苏府受的那些委屈,吃的那些苦,苏山就一阵心疼。

    说着,他抬眼对玉凌寒的道:“雪儿从小在苏府长大,被那恶毒的小妾欺辱。

    以前老夫不知,后来知道了,却为时已晚。

    雪儿身上的毒老夫想尽办法都没有帮她解了,每次看到她遭罪的时候,老夫就恨自己没有教养好儿子,让他将那毒妇娶回苏府,抛弃妻女。”

    苏山眼里一层薄薄的水雾闪动,看着手里的地契,深深地叹了口气,又道:“这张地契雪儿看到一定会很高兴!这个你拿着,等你们成亲的时候再给那丫头。”

    话音落,将地契还给玉凌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