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对墨流觞微微颔首,看向玉九璃道:“小九,那我先回去了,你们聊。”

    玉九璃急忙拉住叶青,求助的目光看着她。

    不是她不想和墨流觞在一起,只是这个男人最近越来越黏她,黏也就罢了,每次亲她都亲的特别狠。

    现在嘴巴都疼着呢。

    叶青接收到玉九璃可怜巴巴的眼神,转眼看向墨流觞。

    墨流觞上前,一脸严肃的对玉九璃道:“夏临国那边传信过来,你娘她可能要生了。”

    玉九璃愣住,反应过来,急忙拉着墨流觞的手,“快,觞觞,我们现在就回去。”

    说完,对叶青道:“叶青,你帮我跟先生说一声,我家里有急事,先请几天假。”

    不等叶青回应,玉九璃拉着墨流觞往学院外赶去。

    墨流觞见玉九璃着急的模样,对她道:“小九,你别着急,马车我已经安排好就在学院外。”

    玉九璃怎么能不急,娘亲要生了,她现在赶回去不知道是否还来得急!两人出了学院,就看到云金和云木云水兄弟三人。

    墨流觞拉着玉九璃来到马车前,正欲抱她上去,玉九璃看了一眼云金牵着的马,径直走了过去,从他手里夺走,一个纵身跳上马背。

    墨流觞见状,无奈瞥眉,眼神示意云水他们驾着马车离开。

    而他则跳上马背,坐在玉九璃身后,双臂绕过她的腰部,拉起缰绳,将她护在怀中快马加鞭赶去夏临国。

    此时,夏临国贤王府,玉凌寒和苏雪儿及东方皓月、东方泽等人在尚幽殿院内等着。

    产房中,白洛躺在床上浑身被汗水浸透。

    额头上的碎发贴在脸上,她表情痛苦,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被褥。

    接生婆配合着北黎在给白洛接生,床边,玉绝尘陪产。

    白洛不愿他经历这些,只是这次玉绝尘坚持要陪在她身边,无奈,白洛只好答应。

    玉绝尘手里拿着毛巾,见白洛额头的汗水往下流,便拿起毛巾为她擦干。

    白洛转眼看着他,开口道:“小尘尘,我没事。”

    玉绝尘温柔的声音问:“肚子还在疼?”

    阵痛传来,白洛深呼吸,对玉绝尘摇头。

    玉绝尘见她难受的模样,他心疼不已。

    拉着白洛的手,放在他嘴边轻啄一口,道:“洛儿若是难受,就咬我。

    别硬撑着!”

    白洛喉咙一紧,微微点头。

    昨夜突然破水,疼了一整夜却没有要生的迹象。

    若是今日还没动静,她不能再这么拖下去。

    阵痛又传来,白洛忍不住拧眉痛苦沉吟一声。

    感觉到身下又一股暖意,白洛看向北黎,“北黎!”

    北黎急忙查看,她表情有些凝重。

    白洛见状,看了一眼玉绝尘:“尘,你先出去。”

    玉绝尘觉得白洛和北黎有事瞒着他,直接拒绝:“不行,我必须陪着你。”

    白洛咬着牙关道:“你若是不出去,这孩子我不生了。”

    她的身体情况她清楚这个孩子比小九和寒儿身体好,昨夜就破水,若是再这么拖下去,孩子会有危险,顺产怕是有些艰难,若是真的剖腹,小尘尘定然接受不了!玉绝尘没想到白洛会这么坚定,越是其如此,他的心里越担心不安。

    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声音有些哽咽:“洛儿,你就让我陪着你,我保证不说话,不动怒,不会吓到那些下人。”

    白洛摇头:“你现在就出去,尘,我快坚持不住了,你快出去。”

    最后一句几乎是用喊的。

    玉绝尘还想说什么,见白洛如此坚定,心里难受,起身,提醒北黎:“一定要保洛儿平安!”

    他的意思很清楚,若真的出了事,一定要保住白洛。

    北黎表情严肃,对玉绝尘微微点头。

    见他离开,北黎示意丫鬟将房门关上。

    转身来到白洛床前,蹲在床边看着白洛,握着她的手,“姐姐。”

    白洛反抓住北黎,对她道:“北黎,剖吧!”

    这是一早就跟北黎说好的。

    北黎拧眉,“可是这件事若是被……”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白洛打断,“我要保证孩子平安出生,我管不了其他!北黎,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来!”

    北黎犹豫不决,白洛急声提醒:“你若再这么拖下去,孩子会有危险,我也会!剖吧!剖了我们母女都会平安。”

    北黎看着四周忙活着的丫鬟们,最后点头答应了白洛的话。

    产房备了两间,两间只隔着一扇门,这是白洛一早就准备好的。

    玉绝尘被赶了出来心有不甘,修长的身子站在产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一刻钟两刻钟……时间一点点过去,玉绝尘度日如年。

    苏雪儿抬头看了一眼玉凌寒,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他上前安慰安慰玉绝尘。

    玉凌寒垂眸看着苏雪儿,薄唇微抿,没有要过去的意思。

    他的父亲他了解,即便是他过去了也不会理他。

    东方皓月好奇的道:“奇怪了,里面怎么突然没动静了?”

    苏雪儿一脸好奇的问:“生孩子动静会很大吗?”

    一旁,穆清舞应道:“我听到过我们府上的姨娘生孩子,听起来很吓人。”

    东方泽见穆清舞说的时候有些紧张,柔声笑道:“生孩子也是看个人体质。

    有的人就很顺利,但也有人会难产。”

    东方泽点到为止,怕吓着穆清舞,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言。

    玉绝尘听力极好,脑子里一直都是东方泽那句“也会有人难产。”

    他脸色凝重,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难道洛儿难产?

    已经过去快一个时辰了,若是顺利,早该有动静才是!玉绝尘的心突然揪紧,“洛儿!洛儿!”

    内室,北黎听到声音脊背僵住,愣神间,孩子的头已经露出,她手法娴熟的将孩子取出,看了一眼,见是女孩,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容。

    她在她屁股轻轻拍打,“哇呜”一声孩啼,产房里所有人瞬间松了口气,激动地看着床上安静躺着的人。

    北黎将孩子递给身旁的一个丫鬟,急忙为白洛处理伤口。

    院外,玉绝尘一声声嘀念着白洛的名字,听到隐约传来的哭声,他猛地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