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942章 在他怀里睡着了
    玉绝尘宠溺的对白洛抿唇一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柔声道:“好,不作数。”

    白洛仰头对玉绝尘道:“那你告诉我你方才许的什么愿望?”

    玉绝尘想了想,应道:“希望早日找到伯父和伯母,希望洛儿一家团聚。”

    白洛脸上的笑容僵住,她这个做女儿的是不是一点也不合格?

    玉绝尘的愿望是为她许的,她却许愿能快些长大嫁给玉绝尘。

    心里有些难过,沮丧,懊恼。

    玉绝尘见白洛不开心,他眉头微皱,“洛儿想娘亲了?”

    白洛回神,抿唇点了点头。

    玉绝尘将白洛紧紧地抱着,对她道:“洛儿放心,我相信,很快你就能和伯父伯母他们团聚了。”

    白洛沉默不语,清澈的眼睛盯着前方。

    两人安静的坐在屋顶许久,白洛困意来袭,靠在玉绝尘怀里打了个哈欠。

    玉绝尘对她道:“洛儿若是困了,我送你回房休息。”

    白洛摇头,强撑着:“我不困。”

    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玉绝尘笑而不语,他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白洛身上,将她娇小的身子包裹。

    片刻后,怀里的小丫头没有动静,玉绝尘低头叫了她一声:“洛儿?”

    声音很轻,大概猜到她睡了。

    白洛嘤咛了一声,挪了个位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玉绝尘怀里,安心的睡了过去。

    玉绝尘无奈一笑,看着暖萌可爱的小丫头,小心翼翼的将人抱起,一个纵身跳下屋顶,将她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夜,白洛睡的很踏实,一夜好梦。

    敲门声传来,白洛不悦皱眉,缓缓睁开双眼。

    嘴里嘀咕着:“尘哥哥。”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床边,一个人也没有,白洛整个人瞬间清醒。

    她猛地坐起身环顾四周,这是她的房间,怎么不见玉绝尘身影,她明明记得昨晚和玉绝尘一起看星星,一起许愿。

    敲门声又传来,白洛猛地回过神,心中莫名失落,难道昨晚都是一场美梦?

    可若是梦,为何会如此真实?

    “叩叩叩”白洛见状,急忙将自己的衣服穿好,正欲去开门,余光瞥见床尾挂着的衣裳,她愣了片刻,上前将衣服拿起。

    小声嘀念:“这是他的衣裳,所以,昨晚不是梦,他来了?”

    想到外面敲门的可能是玉绝尘,白洛来不及多想,连鞋也没有穿,疾步冲到房门口将房门打开。

    “洛儿早!”

    迎面扑来的是丁荣荣。

    丁荣荣身后是其他小伙伴还有白慕琛。

    白洛呆呆的看着众人,最后抬头看向他们身后的方向,并没有看到玉绝尘的身影。

    她收回视线,强挤出一抹笑容,跟大家打了声招呼,“早。”

    丁荣荣拉着白洛的手,笑道:“洛儿,我们一起去用早膳。”

    白洛转眼看向白慕琛,开口问道:“哥,尘哥哥人呢?”

    白慕琛应道:“天没亮就走了。”

    见白洛满脸失望,白慕琛解释:“他见你睡得熟,所以没舍得叫醒你。”

    其他伙伴皆一脸羡慕的看着白洛。

    他们的主子那么冷漠,对洛儿却很温柔。

    白洛淡淡应了一声,“哦,我知道了。

    你们等我一下,我去穿鞋,洗漱。”

    说完,转身进了房间。

    白慕琛见白洛不开心,看了一眼丁荣荣,“荣荣,要不你去哄哄洛儿。”

    丁荣荣小声道:“还是让洛儿一个人静一静吧。”

    白慕琛无奈叹了口气。

    很快,白洛穿着一身粉色的裙衫走了出来,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对众人道:“我们去吃饭吧。”

    就像个没事人一般,出了房间。

    大家让开地方,白洛走在最前面,丁荣荣与白慕琛相视一眼,白慕琛会意,追上白洛问道:“丫头,你没事吧?”

    白洛转眼看着白慕琛,“我能有什么事?”

    “你刚才还……”话还未说完就被白洛打断,“刚才我好着呢。”

    白洛越是这样,白慕琛心里便越担心她,“姐,你心情不好可以发泄出来,打我也行,骂我也行,别自己憋着,你现在还是个孩子。”

    白洛止步,定定的看着白慕琛,笑道:“我真的没事,阿琛。

    若是我心情不好,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安然无事的站在这里吗?”

    白慕琛听了白洛的话,心想也是,与这丫头相处这么多年,她什么性子他比谁都清楚。

    她心情不好,遭殃的肯定是他。

    既然他还好好的,她肯定没事了。

    心中轻舒了口气,对白洛道:“没事就好。”

    话音落,凑到白洛耳边,用仅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对她说道:“看来,玉绝尘那小子对你是真的好,大半夜的跑来找你,一夜未睡陪着你,天还没亮又骑着马离开。”

    白洛听了白慕琛的话,看了他一会儿,“吃饭,我饿了。”

    “哦。”

    贤王府外,玉绝尘满身水汽跳下马背,大步往书房里走去。

    片刻后,暗卫进来,玉绝尘站在窗前,单手负背,低沉的声音问道:“付青邑那边怎么样了?”

    暗卫应声:“我们的人还在守着,昨夜付青邑的药房里抬出来了三具尸体,都是男性,与太子的体型相差无几。”

    玉绝尘眸光暗淡,问道:“死因?”

    暗卫回道:“试药,身中剧毒。”

    玉绝尘听了暗卫的话,脸色越发的阴沉,拳头微微攥紧。

    嘱咐了暗卫几句,便提醒暗卫退下。

    暗卫离开,玉绝尘一个人站在窗前出神,片刻后,大步离开了书房,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又骑着骏马离开了贤王府。

    午时,太子府,唐韵刚进院子,就听见玉元鼎寝室里传来丫鬟焦急的声音,“来人,快来人,太子殿下不行了。”

    唐韵听到丫鬟焦急的声音,浑身一震,脊背一片寒凉,来不及多想,冲身后的人吼道:“快去叫付太医!快去。”

    话音落,急忙往寝室的方向疾步走去。

    刚进寝室就看到玉元鼎躺在床上浑身抽搐,唐韵快步冲了上去,趴在床边紧紧地拉着玉元鼎的手对他道:“鼎儿,你这是怎么了?

    你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等你……等付太医来了就不会如此痛苦了。”

    玉元鼎的手冰凉,脸色乌青,嘴唇毫无血色,眼皮子一阵一阵的往上翻。

    一旁的丫鬟吓得跪在地上不停哆嗦,守在门口的侍卫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悄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