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霆看出了白洛的心思,对她道:“今晚你跟你娘睡,我跟琛儿睡。”

    白洛眼睛眨了眨,想找借口,只是想着可能娘亲想跟她说话,便没有再多言。

    打了个哈欠,将书放下,起身走了出去。

    也没有跟银杉和金杉打招呼,直接去了温沁茹的寝室。

    温沁茹刚将东西收拾好,就听见稚嫩的声音传来,“娘”温沁茹吓了一跳,有些心虚,一脸慌张的将所有包袱全都塞进柜子里,这才走到房门口将房门打开。

    白洛娇小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温沁茹掩去眼里的惊慌,表情温柔,“洛儿快进来。”

    白洛被温沁茹拉着手进了房间,走到床前坐下。

    她双脚耷拉在半空,扫视了一眼四周,总觉得房间里少了什么,光秃秃的,给人的感觉很空荡,但也没有多想。

    视线落在温沁茹身上,笑道:“娘,我今晚跟你睡。”

    温沁茹自然开心,来到床前揉了揉白洛的脑袋,“好,娘求之不得呢。

    洛儿脚过来,先把鞋脱了。”

    白洛急忙道:“娘,我自己会脱鞋。”

    只是温沁茹快了白洛一步,她一边帮她脱鞋一边说道:“这么多年都没有伺候过你和琛儿,洛儿给娘一次弥补的机会。”

    白洛见状,便不再阻拦,任由温沁茹为她脱鞋,虽然心里很别扭,但却很温暖。

    温沁茹为白洛脱了鞋,宽了衣,为她盖好被子,这才躺在床外侧,与白洛说着心里话。

    白洛很认真的听着,并且记在心里。

    这边,金杉和银杉等了白洛很久都不见她回来院里,正准备去找人时,白云霆派人过来通知两人说是白洛今夜不回来睡。

    金杉和银杉只好作罢。

    夜里,一个黑影闪过,金杉见是自家主子,急忙追了上去,玉绝尘缓缓转身问道:“洛儿呢?”

    金杉应声:“回王爷,方才下人过来,说是小姐今晚在白夫人寝室睡下了。”

    玉绝尘听了金杉的话,眸光微凛,心里有些失落,不过想着那丫头早睡也好,所以便没有多想,转身离开。

    金杉和银杉相视一眼,金杉小声道:“银杉,你有没有觉得这几日府里的人看起来怪怪的?”

    银杉摇头,表示自己并未注意。

    金杉心道,或许是自己多想了吧,想到此,也不再多言,提醒银杉早点休息,她自己也回去了房间。

    夜深,白慕琛在白云霆身旁呼呼大睡,白洛也已经熟睡。

    温沁茹转眼看着桌上的香炉,转头看向白洛那张白皙圆润的脸蛋,看着她嘴角勾起的笑容,缓缓凑到她额头温柔一吻。

    小声叫道:“洛儿?”

    白洛没有反应,温沁茹又叫了一声:“洛儿?”

    确定白洛睡熟,她迅速起床穿好衣裳。

    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去了隔壁寝室。

    刚准备敲门,房门就打开,白云霆出现在眼前。

    两人相视一眼,温沁茹道:“老爷,洛儿睡了。”

    白云霆压低声音道:“琛儿也睡了,东西都准备好了?”

    温沁茹微微点头应道:“嗯,全都准备好了,人已经在后门口等着了。”

    白云霆会意,与温沁茹分别抱着白洛和白慕琛悄悄从后门出去,迅速上了马车。

    白云霆压低声音道:“启程!”

    翌日一早,银杉一脸凝重的敲金杉的房门。

    金杉带着惺忪的睡意起来,她打了个哈欠将房门打开,银杉急声道:“不好了,出事了!”

    金杉瞬间清醒了不少,瞪大双眼问道:“出什么事了?”

    “白将军和白将军府人还有小姐、公子他们都不见了!”

    “什么?

    不见了?”

    金杉心中震惊不已,银杉脸色煞白,“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若是小姐真的不见了,王爷一定会疯的。”

    金杉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安慰银杉,“别着急,我们现在先去找人,或许他们只是出去逛街了。”

    “天还没亮,出去逛什么街,金杉,我总觉心里怪怪的,我们传信给主子吧。”

    金杉听了银杉的话,没有阻拦,点头应了一声。

    两人分头去找人。

    玉绝尘很早就到了学院,他来到伙房,看着砧板上为白洛准备的早膳,想到白洛狼吞虎咽还有喝牛奶时舔嘴角的可爱模样,他的薄唇总是忍不住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正想的入神,暗卫突然出现。

    玉绝尘猛地收回视线,转身看着来人,“何事?”

    暗卫将传书递给玉绝尘,“回王爷,银杉命人传来的。

    说是急事。”

    玉绝尘听到是银杉,心口突然震了一下,急忙接过传信,迅速打开。

    看到上面的内容,玉绝尘转眼不见了身影。

    留下暗卫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四周,最后皱眉离开。

    玉绝尘赶到庄子时,银杉和金杉已经将整座庄子都找了一遍。

    银杉和金杉来到玉绝尘面前,不等她们开口,玉绝尘压低声音怒声问道:“人呢?”

    银杉与金杉同时跪地:“属下失职,还请王爷责罚。”

    玉绝尘拳头微微攥紧,“给本王找,便是掘地三尺也要将洛儿给本王找出来!等找到洛儿,本王再处理你们!”

    话音落,玉绝尘疯了一般闯进白洛寝室里,“洛儿,洛儿!”

    无人回应,他又去了白将军的寝室,看到寝室里几乎被人搬空,玉绝尘眼里满是怒火,瞬间变得猩红,他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桌上,转眼,桌子四分五裂。

    玉绝尘咬着牙冷冷的道:“白云霆!白云霆!本王还是小看了你!”

    男人喉结滚动,周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宛若地狱里的修罗。

    他的洛儿丢了!为何心像是停止跳动了一般,为何心会如此之痛?

    洛儿,你真的舍得离开本王,真的舍得丢下本王么?

    玉绝尘喉咙哽咽,双眼腾起一层薄薄的水雾,一个人站在寝室里,脸色铁青,额头青筋暴起。

    而此时,白洛还窝在温沁茹怀里熟睡。

    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长大了,嫁给了自己最想嫁的男人,梦见他十里红妆将她娶回了贤王府,梦见所有人对他们的祝福。

    只是,终究是梦,睁开双眼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