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刚进了二楼雅间,秦筱儿和她身边的丫鬟惠儿便追了过来。

    两人站在酒楼门外抬头看了一眼,惠儿小声道:“小姐,这种地方,咱们这样的身份是进不去的。”

    秦筱儿双手紧紧地攥着自己手里的帕子,冷眼盯着酒楼里面的方向,压低声音对惠儿道:“那位公子送的那些东西,拿两件值钱的出来!”

    惠儿会意,眸光瞬间亮了,急忙拿出来两件递给秦筱儿,秦筱儿从惠儿手里夺走,直接进了酒楼。

    店掌柜的见两人穿着干净,长得又清秀可人,想着应该是那个富贵人家的小姐故意如此,所以也没有在意,收了秦筱儿的东西后,对她道:“姑娘,二楼雅间已经满了,一楼大厅东北角那边还有一个空位,您若是不急,可以坐在那边等一会儿,若二楼的客官有离席的,小的再给您安排。”

    秦筱儿听了店掌柜的话,无奈只好答应下来,带着惠儿去了一楼大厅角落里。

    此刻,二楼雅间,白洛和白慕琛并肩坐在桌前,玉绝尘坐在两人对面。

    两人警惕的盯着玉绝尘,白洛扫视四周。

    见这家酒楼不像黑店,瞬间松了口气,她看了一眼玉绝尘,“小哥哥,我饿了。”

    玉绝尘瞥了一眼一旁伺候着的店小二,店小二眼尖,急忙抱着菜单来到白洛面前,将菜单递给她,笑的一脸谄媚。

    白洛接过菜单在上面扫了一眼,对店小二笑道:“将你们酒楼内最贵的,统统给我来一份。”

    店小二脊背僵住,最贵的,统统来一份!他偷瞄了一眼玉绝尘,玉绝尘示意他下去准备,店小二激动的道:“公子,姑[第八区 www.dibaquxsw.biz]娘,您稍等,小的这就去准备。”

    话音落,低着头匆忙退下。

    刚到门口,玉绝尘突然开口:“先上些点心。”

    店小二应了一声急忙离开。

    白洛饿得发慌,听到玉绝尘提起点心,眸光顿时亮了。

    玉绝尘看到小丫头急切的模样,对她道:“这里的点心出了名的好吃。

    不过不能吃太多,不好消化。”

    白洛点头应道:“谢谢小哥哥。”

    很快,点心端上来,白慕琛和白洛紧盯着盘子,盘子刚放在桌上,两人便起身去拿点心吃。

    结果还未碰触到就被玉绝尘阻止。

    玉绝尘将桌上的湿毛巾递给两人,“手擦干净。”

    白洛努了努嘴,认真的擦拭着自己的手。

    白慕琛急忙接过毛巾,胡乱擦了一遍,率先拿了一块塞进嘴里。

    “好吃,洛儿,你尝尝,太好吃了。”

    白洛圆圆的眼睛盯着盘子里的糕点,它们的样子很好看,像极了含苞待放的荷花,让人忍不住想吃一口。

    白洛犹豫了片刻拿起一块,轻轻咬了一口,细细品尝着。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糕点有种说不出的熟悉的感觉。

    眉头微蹙,看了一眼手里的糕点又咬了一口,“这荷花酥很好吃。”

    白慕琛瞪大眼珠子看着白洛,嘴里的东西还没有完全咽下去,他腮帮子鼓鼓的,问白洛:“姐,你认识它?”

    白洛摇头,“不认识。”

    是啊,不认识,她为何会叫出它的名字?

    白慕琛对白洛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厉害啊,姐,这随便一叫,都把人家名字叫对了。”

    白洛懒得理会白慕琛,抬头看向玉绝尘:“小哥哥,它是叫荷花酥对吗?”

    玉绝尘眸光微凛,微微点头应道:“嗯,叫荷花酥。”

    白洛与白慕琛听了玉绝尘的话,两人相依一眼没有多言,继续品尝着。

    玉绝尘见状,提醒:“少吃点,饭菜马上就好了。”

    两人听了玉绝尘的话,一人吃了两块便安静的坐在桌前等着饭菜。

    店小二端来美味的菜品,白洛和白慕琛已经垂涎三尺,玉绝尘看着两人急切的模样,眸底一抹宠溺之色闪过,对两人道:“快吃吧。”

    说着,拿起筷子,为白洛不停的夹菜。

    白慕琛凑到白洛耳边小声道:“千万别被他这小举动感动了,别忘了方才巷子口那个姑娘还在为他流泪呢。

    这种渣男,就是处处惹桃花处处留情,专门哄骗你们这种单纯的小姑娘。”

    白洛一脸认真的对白慕琛点了点头。

    两人相视一眼,急忙拿起筷子埋头苦吃了起来。

    玉绝尘深邃的凤眸看着两人,乌黑浓密的剑眉拧成个川字。

    这臭小子!瞥见两人狼吞虎咽的样子,玉绝尘也不跟白慕琛计较。

    毕竟他们不记得他,有如此防备心也是好事。

    至少,遇到坏人的时候,不会上当受骗。

    但玉绝尘还是很心疼两人,白夫人和白将军这些年带着他们到底去了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洛儿和阿琛都不记得他了。

    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是说是白夫人和白将军对他们做了什么?

    正在出神,白洛因为吃的太急,被呛住,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玉绝尘吓了一跳,心口一紧,急忙倒了杯温水来到白洛身旁,一只手为她轻拍后背,另一只收将水杯递到她嘴边,“喝口水。”

    白洛低着头喝了一口,很快咳嗽止住。

    玉绝尘温柔的声音道:“洛儿,慢点吃。

    不够了再叫。”

    白洛抬头看向玉绝尘:“小哥哥,你知道我叫洛儿?”

    “方才听这小子叫你洛儿。”

    “哦。”

    白洛没有多想,继续吃着。

    两人很快填饱肚子,白慕琛依靠在椅子靠背深深地舒了口气,感叹了一声:“舒服!”

    白洛给了他一记白眼,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探头出去看着大街上的行人。

    她嘴角勾起一抹开心的笑容。

    没想到,楼兰国外竟然还有其他国家。

    正在出神,楼下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娘,就是她!就是她弄伤我的。”

    白洛听到声音,低头朝楼下望去,正好看到站在街边指着自己的小男孩。

    她愣了片刻,转眼看向两边,确定小男孩指的是自己,白洛瞪大眼睛盯着那小男孩,一脸不解。

    为何那孩子指着她?

    还有那小孩身边的女子,为何用如此凶恶的眼神瞪着她?

    他们认识?

    白洛见状,猛地转身,白慕琛被白洛的眼神吓了一跳,猛地坐起身。

    “怎么了?”

    白洛急忙来到桌前坐下,“楼下有一对母子,他们好像认识我,看我像是看仇人一般。”

    玉绝尘听了白洛的话眉头微拧,起身走到窗前,垂眸看着街边那一对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