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话音落,想起什么,努了努嘴道:“可是尘哥哥,我爹爹和娘亲还在楼兰国。”

    玉绝尘笑道,“我已经命人去接他们了。

    我们成婚前,他们一定会到。”

    白洛抬眼看着他,狡黠一笑,“所以,这算是有预谋的?”

    玉绝尘满眼宠溺:“嗯,早有预谋。

    只是近日才实施罢了。”

    与此同时,太后寝宫,夏雨嫣半倚在榻上,一脸愁容,她揉了揉眉心,扫了一眼在一旁伺候着的扶柳,“外面又是哪个大臣再闹?”

    扶柳小声应道:“回太后,刑部的张大人。”

    夏雨嫣叹了口气,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很快,张大人脚步匆匆进来,一脸着急。

    夏雨嫣问道:“张爱卿有何要事?”

    张大人“扑通”一声跪地,浑厚的声音应道:“太后,您可得为微臣做主啊!”

    夏雨嫣皱眉,“为你做主?

    张爱卿,你起来说话吧。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大人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如实告知夏雨嫣。

    说完,对夏雨嫣道:“太后,这刑部本是受理重犯要犯的地方,可是皇上命人将后宫那些妃子全都送来刑部交由微臣处置,若是她们犯了事,微臣大可将她们收押或交于大理寺处理,可是她们没有犯任何事,天天哭闹要见皇上,现在刑部大门已经被那些大臣给围堵的水泄不通了。”

    夏雨嫣听了张大人的话,对他道:“既然如此,你将那些大臣都请进去,让他们将自己送来的人领走便可。”

    “可是皇上那边微臣不好交代~”毕竟,人都是皇上命人送去刑部的。

    “皇上那边由哀家去说,你只管放人便是。

    若是有胡闹不愿离开的,就继续关押着吧。”

    尘儿的本意很明显,就是要那些大臣怎么将女儿送进来,就将他们的女儿怎么带回去。

    若有不愿意的,那就继续在刑部待着。

    试问,又有哪个人愿意将自己的宝贝女儿送进那冰冷阴寒的地牢?

    张大人会意,恭敬地应了一声,颔首退了出去。

    夏雨嫣头有些沉,她揉了揉眉心,心道:看来,尘儿这是铁了心要将后宫里的女人全都赶出去!想到碧海国送来的那个郡主,夏雨嫣心想,那丫头与洛儿长得很像,或许尘儿会对那个丫头另眼相待?

    抬眼看了一眼扶柳,道:“碧海国那边说今天会带那个郡主过来,去问问,什么时候能到!”

    “是,太后。”

    扶柳急步离开,夏雨嫣忍不住又深深地舒了口气。

    毕竟她的尘儿是一国之主,虽然她也喜欢洛儿,可是身为一国之主,他总不能这一辈子只娶洛儿一个,往不好了想,万一洛儿将来生不出儿子,那玉氏到了尘儿这里岂不绝后了?

    夏雨嫣不敢往下想,回过神,缓缓起身,命人备了轿往玉绝尘寝宫的方向而去。

    此时,白慕琛和凤卿玖坐在雅间内,四个穿着轻纱的姑娘陪坐在两人身旁。

    她们手里捧着酒壶,一边为白慕琛和凤卿玖添酒,一边说着讨两人欢喜的话。

    凤卿玖不喜女子身上那胭脂味儿,毫无怜香惜玉的对身旁的女子摆了摆手,“一边去!”

    那女子眼里顿时泛起一层水雾,噘着嘴一脸委屈的起身离开。

    白慕琛酒过三巡,有些醉了,见状,对凤卿玖道:“凤兄,你这就不对了啊!人家姑娘陪你喝酒,给你解闷,你就是不喜欢,也得给人姑娘好好说。

    你看你,这么好看的姑娘,就被你给凶走了。”

    说着,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凤卿玖看着白慕琛脸上泛起的潮红之色,见他那双清澈的眼里泛着异样的光,又扫了一眼落在白慕琛胸膛上的那只白皙纤细的手,凤卿玖眸光突然收紧。

    他从身上拿出一沓银票仍在地上,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冷冷提醒:“都滚出去!”

    众女子见状,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急忙起身,仓皇逃离。

    白慕琛正喝的高兴,见美人都走了,顿时不悦,回头望着那些美人的背影,伸出手欲挽留她们,“美人,别走啊!陪公子再喝几杯。”

    凤卿玖拧眉,拿起酒壶为白慕琛添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添了一杯。

    他定定的注视着面前喝醉的傻小子,心思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