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卿玖喉咙紧了紧,深呼了口气,按耐住自己那砰砰直跳的心,对齐苍道:“表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要不,我帮你瞧瞧?”

    齐苍:“平日里也不见你叫我表哥,现在倒是跟我讲究起来了!可惜,我不是你表哥。”

    凤卿玖干笑:“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齐苍心中苦笑,“确实不好笑。”

    话音落,深深地舒了口气,看着凤卿玖对他道,“陪我喝两杯。”

    凤卿玖:“喝多少杯都没问题。”

    齐苍命人送了酒进来,又叫了几盘菜,两人坐在桌前,齐苍为自己倒满,又给凤卿玖倒了一杯。

    他拿起酒杯对凤卿玖道:“你随意。”

    说着,将杯中酒仰头一饮而尽。

    凤卿玖见状,轻笑一声:“拿起酒杯学着齐苍的样子,一口喝完。”

    齐苍夹了一些菜放进进凤卿玖碗中对他道:“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空腹喝酒对胃不好。”

    凤卿玖抿唇应了一声,听齐苍的话,将自己碗里的菜吃完后又给自己重新添了杯酒。

    酒过三巡,两人都带着几分醉意,凤卿玖看起来比齐苍清醒一些。

    齐苍胃里难受,头也痛的厉害。

    他缓缓起身,刚站起,却又瞬间倒下。

    被身后的椅子绊倒,整个人朝后倒去。

    “砰”的一声响,齐苍瘫坐在地上。

    凤卿玖见状,起身来到齐苍面前,将他搀扶起身:“表哥,你喝多了,我扶你过去休息。”

    齐苍嘲讽一笑:“明明我不是你表哥,为何要改口叫我表哥,卿玖,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不想跟你沾亲带故!”

    凤卿玖当做没有听到,将齐苍搀扶起身,往内室床前走去。

    两人搀扶到床上,为他盖好被子,笑道:“一大早起床就喝倒,真有你的,齐苍。”

    话音刚落,正欲起身出去,谁知齐苍突然拽住他的衣襟猛地朝下拉。

    凤卿玖一个不稳高大的身子压在齐苍消瘦的身上。

    两人身子紧贴在一起,凤卿玖愣住,脑子一片混乱,他看着面前那张有些惨白、轮廓分明的脸,脊背一僵,急忙道:“你好好休息,我帮你关好房门。”

    试图起身,衣襟却被齐苍死死的拽着,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齐苍嘴里小声嘀念着:“阿玖,别走。”

    凤卿玖知道齐苍喝多了,与喝醉了的人无法讲理,所以只能顺着他的意,哄着他。

    “好,我不走,我陪你。

    但,房门总得关上,被人看到不好。”

    齐苍声音有些沙哑,却很软:“嗯,好。”

    说着,缓缓松开凤卿玖。

    凤卿玖瞬间松了口气,缓缓起身,转身去关房门。

    只是转过身的那一瞬间,他脑子里瞬间一阵空白。

    门口,白慕琛脸色铁青,眼神暗淡,眸底水波流转,修长的身子就那么矗立在原地。

    凤卿玖脸上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阿,阿琛,你怎么在这儿?

    你什么时候来的?”

    为何他的心会这么紧张,害怕。

    白慕琛生生挤出一抹笑,声音微微发颤:“没多久,怕被人看到,我帮你们关门。”

    白慕琛话音落,退后两步,将房门朝后猛地一拉,“砰”的一声响,白慕琛大步下了二楼,离开。

    凤卿玖反应过来急忙去追,只是追到一楼,却不见白慕琛人影。

    凤卿玖眉头紧拧,心中暗骂一声,回头看了一眼二楼雅间的方向,叮嘱了店小二几句,一身酒气离开了客栈。

    一路上到处拉着过路人询问白慕琛的行踪,只是问了一路,收到的都是没见过或者摇头。

    凤卿玖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心里想着各种可能。

    最后眸光一闪,心想,或许白慕琛是去找洛儿了呢?

    想到此,那颗紧张的心也就放松了下来。

    只要他找到洛儿和玉大哥,那就定然能找到白慕琛了。

    凤卿玖疾步走在街上寻找白洛和玉绝尘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