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苍见状,将药碗递给白慕琛。

    白慕琛接过碗,坐在凤卿玖床边,舀了一口吹了吹送到凤卿玖嘴边。

    齐苍若是以前不知道什么情况,现在也明白了。

    多看了一眼凤卿玖,对两人说了一声:“我先出去了。”

    说着,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留下凤卿玖和白慕琛两人待在屋里。

    白慕琛见凤卿玖盯着自己出神,提醒他,“先喝药。”

    凤卿玖眼睛眨了眨,道:“你是谁?”

    白慕琛愣住,手也僵在半空。

    “你不记得我了?”

    凤卿玖:“……”“凤卿玖,你竟然敢忘了我!卧槽!药别喝了!”

    说着,白慕琛一脸不悦的端着碗起身准备离开。

    凤卿玖见状,急忙叫住:“阿琛!跟你开个玩笑,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白慕琛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想揍人!心里想着他受了重伤,还是为了救保护他,最后深呼了口气,又坐回床前,舀了一勺药递到凤卿玖嘴边:“喝药!”

    声音很冷,透着一丝不悦。

    凤卿玖微微抬眸,偷瞄了一眼白慕琛,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微微张嘴,汤药入口,凤卿玖突然呛得咳嗽了两声。

    头上的伤口抽的疼。

    白慕琛见他脸色都变得煞白,吓得心口揪心,急忙将碗放下,“凤卿玖,你怎么样?

    没事吧?”

    他不敢随便动凤卿玖,毕竟他伤的是脑袋。

    见凤卿玖痛苦的模样,心中焦急,对他道:“我这就去叫齐苍。”

    凤卿玖叫住了白慕琛,“我没事,就是呛到了。”

    白慕琛一脸愧疚,“是我不好,不该这么喂你。”

    话音落,眸光一亮,“你等着,我有办法喂你喝药了。”

    凤卿玖听了白慕琛的话,心里莫名期待,喂药的办法也就两种,要么用勺子喂,要么就动口!心里想着白慕琛一会儿靠近他的时候的情景,凤卿玖心跳突然加快,整个人变得一脸紧张。

    见白慕琛疾步离开,凤卿玖问:“阿琛,你做什么去?”

    白慕琛应道:“你等我一会儿,马上就来。”

    也没有解释,大步出了房间。

    凤卿玖满心期待的等着,越想心里越兴奋,脑袋上的伤也没有那么疼了。

    片刻后,白慕琛赶来,凤卿玖视线落在他身上,直直的注视着他。

    白慕琛几步来到床前坐下,见凤卿玖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太过炽热,他愣住,好奇的问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凤卿玖愣了片刻,应道:“没什么,就觉得你今日有些不太一样。”

    白慕琛叹了口气,“是不太一样,照顾你一晚上没睡,眼圈都黑了。”

    话音落,又道:“先喝药。

    喝完药,我还等着你跟我解释你和齐苍之间的事情。”

    凤卿玖脸上的笑容僵住,反应过来,有些不自在的应了一声,等着白慕琛过来给他喂药喝。

    一会儿解释清楚便好,现在还是先喝药!白慕琛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根竹棒出来,直接插在碗里。

    凤卿玖突然僵住,定睛看着碗里那根竹棒眉头紧拧。

    白慕琛笑道:“看我聪明吧!竹棒,可当吸管用,这样,你自己控制着量,喝进去就不会呛水了。”

    凤卿玖喉咙一紧,喉结滚动,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白慕琛以为凤卿玖这种表情是佩服他的聪明才智。

    他轻叹了口气,将药碗端起,竹棒送到凤卿玖嘴边,“来,试试。”

    凤卿玖回过神,抬眼看着白慕琛,眼里透着一丝不悦。

    白慕琛并未注意,提醒他:“喝吧,趁热喝。”

    凤卿玖暗暗提醒自己不要与白慕琛计较,微微张嘴,叼住那根竹棒,轻吸了一口。

    药入口,很苦!凤卿玖觉得比方才的味道差太多。

    白慕琛见他如此表情,好奇的道:“怎么了?”

    “苦!”

    白慕琛,“苦口良药嘛!你喝,我去给你拿快蜜饯过来,药喝完,吃块蜜饯就不苦了。”

    这边,白洛和玉绝尘在城门口等着白云霆和温沁茹。

    等了快半个时辰,终于等到了两人。

    看着远处马车朝这边缓缓驶来,白洛挽着玉绝尘的胳膊上前相迎。

    温沁茹心里虽有万般不愿意,可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性子,认准的人和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再说,以前也确实是她和白云霆做的不对,他们心中愧疚,这次来,一来是参加女儿的婚事,二来是跟夏雨嫣道歉,求得她原谅。

    温沁茹远远便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她趴在马车窗户前朝外望去,见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急忙提醒车夫:“车夫,快停下。”

    马车缓缓停下,温沁茹提着裙摆俯身欲下马车。

    白云霆一脸关切的提醒,“夫人,你慢点,小心摔着了。”

    温沁茹回头看了一眼白云霆,压低声音提醒他:“你对尘儿态度好点,洛儿就要嫁给尘儿了,将来总归是与尘儿相处的时间多,我们把尘儿当儿子,他才能对我们洛儿好。”

    白云霆皱眉,小声应道:“我知道。

    我也没有对他一副冷漠的态度。

    再说了,人家现在是皇上,一国之君,我也没有资格给人家冷脸。”

    说着,两人便一前一后下了马车。

    刚下马车,白洛便朝这边奔来,她扑进温沁茹怀中,紧抱着她,“娘。”

    温沁茹拍了拍白洛的后背,应了一声,她将白洛松开,从上至下打量了她一边,笑道:“洛儿这些日子好像胖了一些。”

    白洛努嘴撒娇,“哪有胖?”

    “脸蛋圆了,抱着有肉了,比瘦的时候更好看了。”

    话音落,玉绝尘上前跟温沁茹和白云霆打了声招呼。

    “伯父伯母。”

    两人应了一声,白云霆道:“都已经要成婚了,在楼兰国的时候,也算是定过婚的了,该改口了。”

    白云霆说这话,很明显就是对玉绝尘不再有任何意见了。

    白洛转身抬头看着玉绝尘,对他眨了眨眼,“尘哥哥,该叫爹了。”

    说着,对玉绝尘俏皮一笑。

    玉绝尘抿唇点头应了一声,叫了白云霆一声“爹。”

    又改口叫了温沁茹一声“娘。”

    温沁茹和白云霆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答应。

    白洛抱着温沁茹的手臂,脑袋靠在她肩膀,对她道:“娘,你最近有没有想我?”

    温沁茹笑道:“想,特别想我的宝贝女儿。”

    “阿琛呢?

    他怎么没有过来?”

    白洛想着凤卿玖受伤的事,老实交代,“凤卿玖昨晚和阿琛出去喝酒,结果遇到了坏人,两人被打了。

    凤卿玖受伤严重,阿琛皮外伤,他们在客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