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1054章 三世大结局
    温沁茹刚跨出大门就被白云霆拉住,“夫人等等。”

    温沁茹挣扎,“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儿子。

    我十月怀胎拼死生下来的,你不要,我要。”

    白云霆紧紧地抓着温沁茹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夫人,咱们先回家。”

    “我不回去,我要去找我儿子。

    他离家的时候什么都没带,三天滴水未进,洛儿那边到现在也没有消息,若是他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让我怎么活啊!呜呜呜~”温沁茹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白云霆将人拽进怀里安慰,“夫人,你先别哭,那臭小子虽然离家的时候狼狈了些,可是你想想,洛儿跟那小子的感情这么好,为何知道琛儿失踪的消息,她没有一丝难过?”

    温沁茹正哭的起劲,听到白云霆的话,她突然愣住,抬头看着白云霆,“老爷,你什么意思?”

    白云霆道:“我觉得洛儿应该知道琛儿的下落。”

    温沁茹方才还紧张难过的心,因为白云霆的顿时安定了不少。

    仔细想想,每次洛儿和尘儿过来,从来都没有看到他们有一丝担忧琛儿的样子。

    所以,真的像老爷说的,洛儿应该知道琛儿在哪里?

    愣神间,白云霆解释:“我们白府那次大火后,洛儿和琛儿被贤王府收养,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不比跟我们少。

    琛儿这么多天没有任何消息,难道洛儿真的就没有一丝担忧?

    还有尘儿,就凭尘儿的能力,你觉得这么多日过去了,他会找不到琛儿的踪影?”

    他也暗中让人去找了,可是找了多少天了,根本没有那小子任何消息。

    这说明什么?

    说明有人有意阻拦他找人,能拦他的,除了当今皇上,又能有谁?

    温沁茹回神,细细想来,确实是这个道理。

    她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所以,白云霆,你早就猜到洛儿他们知道琛儿的下落,知道琛儿应该没事是吗?”

    白云霆正欲回答,突然想起不对劲,急忙解释,“夫人,你听我说,我……”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温沁茹怒声冲他吼道:“白云霆,你混蛋!你猜到琛儿没事你不告诉我,你让我一个人天天以泪洗面,为琛儿担心,你看我难过伤心你很痛快是吗?

    白云霆,我温沁茹真的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就嫁给了你了!呜呜呜~”温沁茹越说越难过,抹着眼泪提着裙摆转身往白宅相反的方向走去。

    白云霆疾步追上:“夫人,你这是要去哪?

    你听我解释。”

    温沁茹想要甩开白云霆,“你放开我,我要去皇宫找洛儿,我要找我儿子。”

    白云霆拦住温沁茹,将她强行搂到他怀中:“琛儿若是想见我们,他早就回来了。

    夫人,你先别生气,这件事情咱们回家说好么?”

    见温沁茹不再挣扎,白云霆声音也温柔了下来,“好了夫人,不生气了?

    我们回家,回家我跟你说。”

    说着,揽着温沁茹的腰部往宅子里走去。

    温沁茹吸了吸鼻子,冷哼一声,一脸不悦的跟着白云霆往宅子里走去。

    黄昏,碧海国与天黎国边界,数十营帐驻扎在笃幽山脚下。

    主营里,白慕琛穿着一身铠甲坐在桌前一脸认真的看着地图。

    此时的他,脸上退去了往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痞气,棱角分明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硬朗刚毅,许是这些日子在外面风吹日晒,白皙的脸也比以前黑了几个圈,人也消瘦了几分。

    就在此时,外面一个小兵疾步走了进来。

    白慕琛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开口问道:“辛巴,事情做的如何了?”

    辛巴一脸欣喜,看着白慕琛憨笑:“回将军,小的办事,请将军放心,凤公子今晚一定会很高兴。”

    辛巴是白慕琛刚来这里的时候,正好遇到碧海国的士兵偷袭天黎国边境上的小镇,当时整个镇子的人全都被碧海国的士兵屠杀,唯有辛巴躲在枯井中活了下来。

    正好被他们遇到,就将人救下,辛巴就一直跟着他。

    也是在那时起,白慕琛看到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坚定了他当军人的决心。

    白慕琛听到辛巴的话,摆手示意他退下。

    辛巴离开,白慕琛大步出了营帐,一个人走到山头坐下,他抬头看着那高空中的隐约若现的月亮,心中轻叹了口气。

    没想到,转眼就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他从一个小小的士兵因为屡立战功爬到现在的位置,成为他们的将军,他经历了太多血腥和杀戮。

    以前他总觉得人生在世就是吃喝玩乐,潇洒自在便好,可是来到这里,经历过一次又一次战争,看到战乱中那些为守护家园拼命的战士,还有努力想要活下来的无辜百姓,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他才明白了活着的意义。

    每次他快倒下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个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少年对他回眸一笑,告诉他,他在等他……白慕琛深吸了口气,目光注视着远方,心中嘀念:今日是你的生辰,很想像往年一样,与洛儿一起为你庆生,只是,今年的生辰,陪不了你了。

    愣了许久,白慕琛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小声道:“放心吧,下一个生辰,白慕琛绝不会缺席!”

    话音落,白慕琛丢下一句“等我”便转身回去了自己的营帐。

    楼兰国,凤府,天色已晚,府中大红灯笼高挂,将整座府邸照的如白昼一般。

    丫鬟三三两两端着食盘往膳厅的方向走去,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今日可是她们公子的生辰,夫人说了,只要公子今日开心了,府里所有下人都一并有赏。

    所以大家干起活来也格外的积极。

    此时,凤卿玖一个人坐在屋里喝闷酒,偶尔会悲凉苦笑。

    他等了白慕琛三个月了,仍旧没有等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

    凤卿玖甚至开始怀疑当时玉绝尘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一阵敲门声传来,凤卿玖转眼看向房门口的方向,开口,声音有些低哑,“什么事?”

    语气中透着几分不耐烦。

    凤母的声音传来,“小玖,是我。”

    凤卿玖将酒坛丢在桌上,缓缓起身。

    酒坛没有放稳,咕噜噜滚到地上,哐当一声闷响,门外,凤母听到动静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急忙退开房门闯了进来。

    见儿子站在桌前摇摇欲坠,她疾步上前搀扶着他,道:“小玖,你怎么天天都喝成这样!你这样下去,让娘怎么办?”

    凤卿玖眯着眼看着凤母,笑了笑:“娘,别担心,我没事。

    就是想喝点酒罢了。”

    “你若是想找琛儿,你就去找他。

    你想他又不愿意去找他,娘派人去找。

    你这整天都抱着酒坛子,你就不怕他回来的时候,嫌弃你成了酒鬼吗?”

    两个月前,凤卿玖就回到了楼兰国,当时的他情绪比现在更遭,凤母也收到了温沁茹的来信,知道了来龙去脉。

    所以很是心疼自己的宝贝儿子。

    本以为儿子和洛儿能有情人终成眷属,结果洛儿嫁给了天黎国皇帝。

    凤母虽然遗憾,但也并未强求。

    感情这事,得孩子们愿意才作数,所以她想着或许儿子的缘分还没来。

    谁成想,儿子喜欢的竟然是琛儿。

    算了,琛儿就琛儿吧,只要儿子开心幸福,她这个做娘的也只有祝福他们。

    可现在这算什么事?

    琛儿离家出走杳无音讯整整三个月,儿子伤心欲绝整日借酒消愁……好不容易盼着他生辰这天将府里弄得热热闹闹的,让他也高兴高兴,结果,儿子还是这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凤母眉头紧皱,对凤卿玖道:“小玖,今日是你的生辰,娘让人做了你喜欢吃的菜,跟娘一起去膳厅。”

    凤卿玖低头看着凤母突然苦笑一声。

    以前他生辰的时候,阿琛和洛儿都会拿着礼物前来祝贺,陪他喝酒。

    今年的生辰,显得格外的孤单。

    凤母见自己的儿子如此神情很是心疼,也是,往年洛儿琛儿都在,府里也比今年热闹很多,洛儿抚琴,琛儿和小玖就会配合着舞剑。

    一家人坐在一起喝着酒吃着饭菜聊着趣事,格外高兴。

    正在愣神,熟悉的声音传来:“凤卿玖!伯母!”

    凤母脊背僵住,凤卿玖猛地抬头看向房门口那个熟悉的身影。

    是洛儿!凤母猛地转身看向门口的人,见是白洛,凤母眼里含着泪上前,笑道:“洛儿怎么来了?”

    凤母看到白洛的那一瞬,打心底高兴。

    白洛眯着眼笑道:“伯母这是不希望我来吗?”

    凤母急忙上前拉着白洛的手进了屋,余光瞥见白洛身后那个高大的身影,凤母很客气的跟他打了声招呼,“快请进。”

    玉绝尘抿唇应了一声,跟着一起进了凤卿玖屋内。

    凤母握着白洛的手走到桌前坐下,道:“我怎么会不希望你来,我这天天盼着你能回来看看呢。

    这么多天没见,洛儿脸上有肉了,比以前更有韵味了!果然,嫁了人就是不一样了。”

    白洛娇羞一笑,对凤母道:“尘哥哥天天喂我各种吃的,不胖也说不过去。”

    说完看了一眼凤卿玖,笑道:“知道今天是凤卿玖的生辰,所以我和尘哥哥过来为他庆生。”

    玉绝尘将手里拿着的礼物放在桌上,白洛顺势抱起来递给凤卿玖:“呐,你的礼物,生日快乐,凤卿玖。”

    凤卿玖整个人愣在原地,呆呆的盯着白洛看。

    脑子里却浮现出白慕琛那张白皙俊朗的面孔,冲他笑着,跟他说生辰快乐。

    凤卿玖猛地回过神,接过礼物,对白洛道了一声谢。

    凤母见状,方才还提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她对白洛和玉绝尘道:“饭菜都已经做好了,我们去膳厅,边吃边聊。”

    说完,叫了凤卿玖一声“小玖”凤卿玖会意,对白洛和玉绝尘道:“玉大哥,洛儿,请。”

    白洛与玉绝尘相视一眼,起身,几人一起出了寝室。

    刚到院里,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是门口的守卫,守卫手里拿着一封信递给凤卿玖,“公子,外面有个人丢了一封信过来,特意叮嘱了让您亲自打开。”

    凤卿玖愣住,心里莫名紧张。

    白洛好奇的瞟了一眼凤卿玖手里的纸信,信封上的字,好像有些眼熟。

    凤卿玖好奇的拆开信封,打开信纸,上面只写了四个字,“阿玖,抬头。”

    凤卿玖缓缓抬头,天空中,数百大红色孔明灯缓缓升起,每个孔明灯上都写着龙飞凤舞的大字。

    白洛和玉绝尘见状,同时抬头,凤母也好奇不已,跟着抬头看向天空。

    当看到那些孔明灯时,凤母眼里一抹震惊之色闪过。

    白洛这也是头一次见,那些孔明灯像繁星一般,闪着光缓缓移动,白洛转眼看向玉绝尘,声音有些激动:“尘哥哥,是阿琛的字!”

    玉绝尘自然是看到了。

    他薄唇微抿,应了一声,将白洛揽进自己怀里,紧紧地扣着她的腰部,深邃的凤眸盯着那些孔明灯。

    很快,府里的人都发现了,大家全都站在院里,抬头仰望着,满脸欣喜眼里透着羡慕的光。

    凤卿玖看着上面的字,一个一个的念着:“我”“很”“想”“你”,“啊”“玖”“等”“我”,“生”“日”“快”“乐”。

    还有很多很多要跟凤卿玖说的话,全都写在孔明灯上。

    有的字还未看清楚,孔明灯便已经飞远,凤卿玖急忙上前去追,想要看清楚上面到底写着什么。

    他嘴角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双眼泛着清澈的光。

    死死的盯着满天孔明灯小声道:“他知道我回来了,他知道我在凤府,所以,他一直都在我身边对吗?

    他没有忘记我今日生辰。

    阿琛,我等你,等你回来!等你陪我过下个生辰!”

    话音落,凤卿玖吸了吸鼻子,突然盯着天空傻笑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知道那些孔明灯留下一点点光忽明忽暗,凤卿玖这才收回视线,转眼看向白洛和玉绝尘:“洛儿,玉大哥,我们去膳厅,边吃边聊。”

    说话的语气也比方才明朗了许多。

    凤母见状,急忙笑着点头:“对对对,我们去膳厅,边吃边聊。”

    话音落,见府里那些下人还在看天空,凤母厉声道:“还不赶紧下去准备饭菜,都站在这里做什么!”

    虽然声音大,但并没有生气。

    下人听到凤母的吼声,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急忙退下。

    军营里,白慕琛和衣躺在床上,听到外面突然传来的雷鸣声,他眉头微拧,突然起身走了出去。

    他抬头望着阴沉的天空,心道:变天了,也不知他是否看到了那些孔明灯了!正在愣神,辛巴一脸焦急跑来,“不好了将军!”

    白慕琛眸光一沉,冷声问道:“是不是孔明灯没有放出去?”

    他脸色很不好。

    辛巴急忙摇头:“不是孔明灯,是,是碧海国,碧海国的人率兵打过来了!”

    这边,白洛和玉绝尘因为天色太晚,所以留在凤府。

    夜里,所有人都睡下,白洛依偎在玉绝尘怀中,搂着他的腰部,睡得香甜。

    窗外一个人影闪过。

    玉绝尘眸光微凛,随即收回视线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小丫头,小心翼翼的起身下了床,出了房间。

    门外,影卫掩嘴在玉绝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玉绝尘压低声音冷冷的道:“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影卫会意,转眼消失在玉绝尘面前。

    翌日一早,白洛睡到日上三竿,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这才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

    玉绝尘见白洛起了,在她额头轻吻,“困了再睡会儿。”

    白洛嘤咛一声,好奇皱眉,“尘哥哥,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吵。”

    玉绝尘应道:“天黎国与碧海过开战了!”

    “什么?”

    白洛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

    “阿琛他……”话还未说出口就被玉绝尘打断,“洛儿放心,阿琛做事自有分寸,相信他。

    嗯?”

    白洛心里仍旧担心白慕琛。

    这些日子玉绝尘也告诉了她不少有关白慕琛在边疆屡立战功之事,可是那都是边界上那些士兵小打小闹,根本不足为惧。

    可是现在是天黎国与碧海国之间的战争。

    白洛正想着,突然看向玉绝尘:“尘哥哥,你是一国之主,两国开战,你不在朝堂,这样也可以吗?”

    玉绝尘笑,将白洛一把揽进自己怀里,看到小丫头可爱的模样,恨不得现在就吃了她。

    “傻丫头,这些日子你以为阿琛为何屡立战功?

    没有战,他哪来的功?”

    白洛不解蹙眉,视线落在玉绝尘身上,只听玉绝尘道:“如今的碧海国,不过是一座空壳,无辜百姓都已经被阿琛转移,那些誓死效忠碧海国皇帝的,也不过是一群困兽,翻不了大浪。

    昨夜听说他们偷袭阿琛的军营,阿琛这小子跟他们唱了一出空城计,来了个瓮中捉鳖。

    现在,阿琛恐怕已经带兵杀进碧海国皇宫了!”

    白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的记忆里,白慕琛就是个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臭小子,没想到,短短数月,他竟然长大了长本事了。

    门外,凤卿玖本打算过来叫两人起床吃早膳的,结果就听到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他眸底透着欣喜,站在一旁心里嘀念着:“所以,现在外面传的那个威猛的白狼将军是阿琛?”

    凤卿玖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他摸了摸自己有些扎手的胡茬,转身大步离开。

    凤府门口,凤卿玖穿着一身朱红色锦袍,背着包袱跳上马背。

    凤母一脸焦急的问道:“小玖,你要做什么去?

    如今战争不断,你别乱跑,就呆在家里。”

    凤卿玖笑道:“娘,你别担心,我去找白狼将军,他会保护我。”

    “他忙着打仗呢,哪有时间保护你,再说,你人家认识你是做什么的?

    你快下来,别让娘担心!再说了,洛儿和天黎国皇上都在呢,你这么跑出去算什么?

    人家是来给你庆生的。”

    凤卿玖道:“洛儿和玉大哥一会儿醒来了你跟他们说一声。”

    “臭小子,你赶紧下下来!”

    凤母怎么觉得自己的儿子过了个生辰,一夜之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你不是喜欢琛儿吗?

    你怎么就对那个白狼将军感兴趣了?”

    凤卿玖邪魅一笑,问道:“娘,你看我现在俊不俊?”

    凤母点头,“俊,真俊!我儿子,岂有不俊之理?

    你快下来。”

    凤卿玖吹了吹额前那缕碎发,“娘,我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我!保重。”

    话音落,凤卿玖骑着马儿扬长而去。

    凤母站在门口大声喊道:“你这个混小子,你给我回来!回来!”

    她就纳闷了,好歹小玖他爹也是个痴情种,怎么就生出小玖这样的花心大萝卜!前些日子还因为琛儿喝的不省人事,昨晚还收下了人家的孔明灯,一早醒来就去找什么白狼将军去了!也难怪白云霆和温沁茹会反对,是她,她也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可靠!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凤府。

    一路上都在想着一会儿怎么跟白洛和玉绝尘解释。

    果然想什么来什么,凤母正在发愁,就在花园小道上撞到了白洛和玉绝尘。

    跟两人解释了半天,只见白洛满脸饶有意味的笑容。

    凤母不解,“洛儿,你怎么也这么开心?”

    白洛收敛笑容,“没什么,伯母,宫里还有事,我和尘哥哥先回去了。

    等过些日子,我们再来看您。”

    白洛和玉绝尘回到天黎国后,顺路去了一趟白宅。

    白洛刚进门,就被温沁茹拽着往寝室里走。

    白云霆与玉绝尘相视一眼,两人一起去了书房的方向。

    “洛儿,你告诉娘,你和尘儿是不是早就知道琛儿的下落?”

    白洛眨了眨眼,“娘,你已经知道了?”

    温沁茹突然失声哭道:“你们都瞒着我,我甜甜的担心琛儿的身体,怕他吃不好,睡不好,怕他生病身边也每个人照顾。”

    白洛拥抱着温沁茹,安慰道:“娘,你别难过了,我们也不是故意瞒着你。

    阿琛和凤卿玖之间的事情我知道你和爹接受不了,可是有些感情,并不是他们和你们能控制的了的。

    再说了,并没有人规定他们不能彼此喜欢不是?

    阿琛也成年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当年我和尘哥哥因为您和爹险些就此错过,娘,难道你们还想让阿琛重蹈我的覆辙吗?”

    温沁茹擦了擦眼泪,摇头:“洛儿,娘对不起你,当初娘就是怕你被宫里那些人算计,是娘和你爹擅作主张让你伤心了。

    琛儿走后娘就想通了,以后他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娘不干涉。

    只要你们兄妹二人好好的,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娘就放心了。”

    顿了顿,道:“还有你爹,你爹明明担心琛儿,明明也都释怀了,嘴上说不认琛儿,心里可惦记着呢。

    晚上做梦,都说梦话,说同意小玖进门!”

    说着说着温沁茹又喜极而泣。

    白洛无声安慰着。

    她看着前方,心道:“阿琛,你成功了!”

    碧海国皇城,白慕琛手里握着长剑一路杀到皇上寝宫,他身上的铠甲沾满了鲜血。

    碧海国皇帝躲在龙椅后直哆嗦,白慕琛一步一步上前,走到龙椅旁,居高临下的瞥了一眼穿着龙袍的男人。

    他手里的剑缓缓落在那皇帝脖颈上,冰冷的声音命令道:“来人!”

    两个卫兵上前,白慕琛:“将人带下去!”

    碧海国皇帝被抓,碧海国皇城上换上了天黎国的国旗。

    白慕琛骑上马带领着将士们往城门口的方向走去,远处,一抹红影落入众人眼中。

    那人骑着骏马,手里拿着长剑朝这边急奔而来。

    白慕琛身后的将士道:“将军,属下去擒他!”

    白慕琛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眸底一抹光闪过,他眸光微凛,缓缓抬手,道:“不必,本将军亲自去擒他!”

    话音落,一声低吼:“驾!”

    马儿扬长而去。

    就在白慕琛的马与前面的骑着马儿的人要撞上的时候,白慕琛突然拉紧缰绳调头,纵身一跃来到对方马背,他坐在他身后,一只手环住他的腰身,另一只手夺走他手里的缰绳。

    往与那些将士们相反的方向而去。

    凤卿玖的心跳的很快,他喉结滚动,良久,唤了一声,“白狼将军?”

    白慕琛嗤笑一声,在他耳边小声道:“阿玖娘子?”

    凤卿玖感觉到耳垂被身后的人咬着,他整个人身子紧绷,小声道,“好久不见,阿琛。”

    白慕琛:“好久不见!阿玖”“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浪迹天涯!你可愿意?”

    凤卿玖顿了片刻应声:“你要去哪儿,我去哪儿。”

    白慕琛脸上露出了这些日子以来,难得看到的笑容。

    “我要去成亲,你也要去?”

    凤卿玖,“去!礼服我都带着呢!”

    “好!”

    这一世大结局。

    小剧场:凤卿玖:“阿琛,我想……吻你”“什么都不能做,到此为止,店掌柜的不允许。

    否则会关小黑屋。

    让孩子们自己想象去吧。”

    “如此,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