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1058章 向洛儿道歉
    白洛清澈的明眸直视玉绝尘,“直到有一天,家里突然闯进来一群黑衣人,他们似乎在跟爹爹要什么东西,爹爹没给,我回来的时候那些黑衣人刚离开,爹爹被打成了重伤,我当时着急爹爹的情况,所以就去找大夫了。

    后来我问爹爹,爹爹说是他年轻的时候欠了别人的钱,那些人都是追债的。”

    玉绝尘听着白洛的话,眉头微拧。

    沉声问道:“那你为何说你爹被人害死的?”

    白洛抬眼,喉咙哽咽的难受,开口:“我爹爹因为那次被打,身体就不好了,一直咳嗽。

    但大夫说了,好好调息是可以治好的。

    就在前几日,爹爹突然就咳血,一直咳,我送他去医馆,他不让。

    我说要去叫大夫,他也阻拦,他就给了我一块玉佩,告诉我他不是我亲爹,让我拿着玉佩去找爹娘。

    说完他就去世了。”

    白洛说着说着,眼里泛起了泪花,她从小和爹爹相依为命,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但爹爹从来没让她吃过苦受过委屈。

    爹爹临死时跟她说话的眼神她到现在记忆犹新,她甚至看到了他眸底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恐惧之意。

    玉绝尘看到白洛睫毛上的泪珠,心里一颤,喉结滚动,薄唇轻启:“那,你和玉凌羽……”白洛吸了吸鼻子,应声:“我和玉凌羽本来不认识的。

    我爹爹去世的那天夜里,家里突然着火,我拼命的想要将爹爹搬出来,可是我抱不动他。

    是路过我家的玉凌羽,他挺身而出,让人帮我把爹爹搬了出来,还帮我葬了爹爹。”

    “夜里?

    你家住在哪里?

    玉凌羽去那里做什么?”

    玉绝尘觉得玉凌羽的突然出现有些奇怪,这单纯的丫头!白洛鼻尖粉红,应道:“我家住在城外少华山下,是回城必经之路。”

    玉绝尘深不见底的眸子暗了暗,这个恰好经过……白洛见玉绝尘眼神暗淡,周身散发着丝丝寒意,好奇的问:“玉绝尘,你怎么了?”

    玉绝尘回神,“没什么。”

    白洛微微点头,继续说:“他帮我葬了爹爹后,见我无家可归,就带我回去了他府上。

    他对我特别好,每天都让人给我做好吃的,我不开心了他还会说笑话逗我笑。”

    玉绝尘看到白洛提起玉凌羽陪逗她开心时她眸底那抹晶莹的光,他脸色又沉了几分。

    所以,这丫头说喜欢那个玉凌羽?

    “可是这种日子没持续多久我就发现玉凌羽和一开始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就在前天,他突然跟我告白,要我从了他。

    我本来都答应他了,可是夜里却无意看到他和府里的丫鬟在假山后面……”白洛说到这里,脸色突然绯红。

    耳根也微微犯烫。

    玉绝尘眼神冷漠。

    白洛继续道:“他和那丫鬟结束后,就去了偏院找我,要我陪他。

    我拒绝,他就突然发火还打了我,逼迫我与他……”白洛突然哽咽了一声。

    玉绝尘眼神瞬间变得阴沉,如锋利的匕首,寒光骇人。

    他沉声问:“他强迫你了?”

    这个玉凌羽,真该死!白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没有成功,我把他咬了,踢到了他的裆下,他一怒之下就命人打晕了我,将我扔进了蛇窟。”

    玉绝尘听到这里,浑身一震寒凉,就连周围的空气里也透着无尽的冰霜寒雪。

    他难以想象,这么个小丫头被丢进蛇窟,她是怎么活过来的。

    白洛见玉绝尘一脸担忧,笑道:“不过玉凌羽他不知道我懂得御龙之术。

    我醒来后,那些小东西就和我成了好朋友,不过,我发现我身上的玉佩不见了。”

    玉绝尘听了白洛的话,方才揪紧的心瞬间松了口气。

    这傻丫头!真是不知人间险恶,什么人都敢信。

    回神,对白洛道:“所以,你觉得是他把你的玉佩拿走了?”

    白洛点头应声:“肯定是他,他见过我的玉佩,还夸它很好看,他还跟我借过玉佩,说是想让人做一块一模一样的送给我,我拒绝了。

    不是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稀罕那块很普通的玉佩,再说了,就他看过我的玉佩。”

    玉绝尘眸光微凛,看了一眼房门口的方向,问白洛:“我出事后,是外面那些人在这里伺候着?”

    白洛点头应声:“嗯,为首的那个叫凛风,他冷冰冰的,很凶,话很少,但是说话的时候又很吓人。

    他对你一定是真心的。”

    “嗯?

    真心?”

    “哎呀,就是忠心耿耿的意思。

    他不准任何人透漏你受伤的消息,一直在这里守着你。

    还盯着我!”

    白洛不悦努了努嘴。

    玉绝尘见小丫头愤怒又可爱的表情,寒眸转瞬多了一层柔光。

    他提醒白洛:“你让那个叫凛风的进来,我有事问他。”

    白洛应了一声起身,想起什么对玉绝尘道:“对了,你现在是摄政王,说话的时候得有摄政王的样子。”

    玉绝尘饶有意味的盯着白洛:“哦?

    摄政王应该是怎样的?”

    白洛瞥眉:“就是方才我跟你说的啊,不近女色,喜怒无常,冷傲无情。

    对了你不能用“我”要用本王。

    一看你就没有当过王爷~不过,不得不说,你的命真好,眼睛一闭一睁,就成了权倾朝野一人之下的摄政王。”

    嗯,白洛有些嫉妒,不对,是很嫉妒。

    努了努嘴,说完,便转身往房门口的方向走去。

    玉绝尘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忍不出嗤笑一声,说他没有当过王爷?

    若是小丫头知道在他的世界,他是整个世界的统治者,她会不会吓得走不到房门口?

    房门打开,凛风高大的身子突然出现在白洛眼前,白洛抬头,正好撞上凛风冰冷的眸子,她一改方才怯懦的态度,此刻的她就像一只高傲的小孔雀,仰着下颚,轻视面前的人,“你家主子叫你进去。”

    凛风愣了片刻,提醒白洛:“让开。”

    白洛双臂环胸,“不让!你跟我道歉,我就让开。”

    凛风脸色瞬变。

    里面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凛风,向洛儿道歉!”

    玉绝尘知道,小丫头定是在凛风面前吃了亏,受了委屈,所以才会如此,否则,依照她的性子,不招惹她,她不会为难。

    凛风听到自家主子的声音,虽然心里不情愿,但主子的命令不可违抗,所以便开口跟白洛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看在你是为了咱们王爷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那你进去吧!嘻嘻。”

    凛风嘴角抽了抽,一脸迷茫的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