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凌羽话音落,小女孩诡异的清脆的笑声传来,“咯咯咯~凌王,我带你下去玩好不好。”

    话音落,又是那凄冷的笑声。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把刀子,一下没一下的插在玉凌羽心尖。

    玉凌羽浑身已经湿透,他脸色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他抱着脑袋歇斯底里的喊着“来人啊,救命啊!我不想下去,我不想玩。”

    窗外的白影看着蜷缩在床角的那一团,片刻后,转身离开。

    翌日,凌王疯了的消息传遍了京都,自然也传进了凌王府。

    白洛起的比较晚,醒来的时候玉绝尘已经去上早朝了。

    白洛穿好衣裳洗漱完,珍儿和珠儿正好端着饭菜进来。

    白洛坐在桌前一脸期待的盯着盘中食物。

    她拿起筷子卷起衣袖,正准备吃,见珍儿和珠儿站在一旁低着头,白洛提醒她们:“珍儿,珠儿,过来坐,一起吃。”

    两个丫鬟同时摇头,异口同声的道:“奴婢不敢。”

    白洛无语,“我们不是一起吃过吗?

    没事,玉绝尘去上早朝了,他不在府里。

    我们吃完了,他也回不来。”

    珍儿喉咙一紧,看了一眼珠儿,珠儿也有些胆怯。

    上一次陪小姐用膳她们就提心吊胆的,这次实在是不敢了。

    白洛见状,瞥嘴道:“你们不陪我一起吃,我一个人吃着多没意思。”

    珍儿与珠儿犹豫了片刻,两人相视一眼,小步走到桌前,对白洛福了福身,小心翼翼的坐下。

    白洛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开心的笑容,“这就对了嘛。

    快吃,一起吃,这个很好吃,你们尝尝。”

    话音落,将盘子里的菜给珍儿和珠儿碗里夹去。

    两个丫鬟表情紧绷着,小声对白洛道:“谢谢小姐。”

    白洛笑道:“别客气,赶紧吃,不然一会儿王爷回来看见就不好了。”

    果然,白洛话音落,珍儿和珠儿便迅速吃了起来。

    白洛偷笑一声,一脸满足的吃着自己碗里的。

    此时,朝堂上,大臣们一个又一个站出来弹劾凌王。

    玉天麟不安的坐在龙椅上,听到那些大臣职责凌王的话,他偶尔转向看向玉绝尘。

    玉绝尘本就是来看热闹的,所以并未替玉天麟做决定,他给了玉天麟一个眼神,那意思像是在说,“你是皇上,这件事情,该由你自己定夺。”

    只是玉天麟并没有意会玉绝尘的意思,他犹豫了片刻,突然开口:“皇叔,你觉得凌王之事该如何处理?”

    玉绝尘俊眉微挑,问他?

    问他就是给凌王送命。

    众臣都看向玉绝尘这边,玉绝尘顿了片刻,薄唇轻启,“流放!”

    玉天麟愣住,想说,是不是罚的太重了,毕竟八皇叔已经疯了,只是话已经到嘴边,却听到大殿上的大臣们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声:“摄政王英明!”

    玉天麟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偷瞄了一眼玉绝尘的表情,片刻后,他稚嫩的声音道:“众爱卿还有本要奏?”

    见大家不说话,玉天麟提醒:“既然如此,那就退朝吧!”

    大臣们纷纷离开,大殿上就剩下玉绝尘和玉天麟两个人,玉绝尘突然起身冷眸扫向玉天麟,“方才你想为你八皇叔求情?”

    玉天麟急忙解释:“皇叔,八皇叔已经疯了,若是流放的话,他恐怕活不了了。”

    玉绝尘冷冷的道:“活不活得下去,凭他本事。

    若是你不这么做,那些大臣会就此作罢?

    要知道,朝中几位大臣的女儿都被玉凌羽凌辱过,你觉得那几位大臣会服气?”

    玉天麟没有吭声,玉绝尘深邃的凤眸看着他,低沉的声音道:“天麟,做为皇上,你不该感情用事!”

    玉天麟听了玉绝尘的话,眼里一抹失落闪过,低下头应道:“是,皇叔,朕知道了。”

    玉绝尘他这副姿态,又道:“你是皇帝,不该对任何人低头!即便我是你的皇叔。”

    玉天麟猛地抬头,急忙应道:“是,皇叔。”

    声音也比方才坚定洪亮许多。

    玉绝尘告退,玉天麟看着他修长高大的背影愣神。

    他想不明白,以前皇叔对他的态度明明带着几分敌意,甚至很多时候,他总觉得皇叔一直在算计他。

    可是这两日他发现皇叔好像变了。

    虽然比以前凶,但皇叔每次做什么说什么,似乎都是在教他怎么做好皇帝。

    玉天麟回过神,心里莫名多了一丝安全感。

    有皇叔在,他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玉绝尘出了皇宫坐上马车,提醒车夫:“回府。”

    车夫应了一声,正欲赶马车,就见影卫的身影闪现。

    “王爷!”

    玉绝尘听到声音,沉声问道:“何事?”

    “白姑娘的玉佩找到了。”

    影卫的手从马车窗户递了进去。

    玉绝尘看了一眼那玉佩,伸手接过,他冷声问道:“这是从何人身上找到的?”

    “回王爷,是一家当铺,那当铺掌柜的说,当时当这块玉佩的人是个叫花子。”

    玉绝尘听了影卫的话,沉声道:“本王知道了。”

    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羊脂玉佩,它的成色极好,上面的花纹与白洛给他画的那副图上的纹路几乎一样。

    他薄唇微微扬起,想到白洛见到玉佩时激动欢喜的表情,玉绝尘眸底便一抹柔光闪过。

    禹王府,玉慎禹坐在书房书桌前,听到侍卫汇报今日早朝的情况,他冷漠的眼睛变得愈发的暗淡嗜血。

    他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手背青筋暴起。

    压低声音吼道:“玉天麟这个蠢货!”

    心中气急,扫了一眼书桌,直接将书桌掀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