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书香商女不良婿 >章节目录第218章 换个玉簪(一更)


    那人听到程文暄这样说,火气顿时消了不少,甚至用几分同情的眼神看着他,“那也别大晚上的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对不住啊。”程文暄抱歉地对那人道。

    那人见程文暄还挺有诚意,便走出自己房间,来到岑清江的房门外,抬手敲了下房门,对立面的岑清江道:“这位夫人啊,你要跟你夫君吵架,也等到白天的时候啊,你们两个这样闹,我们可受不了啊,我明天还要赶路呢,这大半夜的被吵得睡不着……”

    话音还未落下,就见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那人见岑清江浑身上下一股冷冽之气,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心道:这女人看着就够厉害的。

    只见那人转头看向程文暄,“夫妻之间有什么话好好说,别闹别扭,闹别扭不好……那什么,你们夫妻两个好好聊,我回去睡觉了。”

    “我跟他不是夫妻。”岑清江终于开口说话。

    那人摇头一笑,显然是不信,他还以为这是岑清江的气话罢了,于是同情地看向程文暄,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之后,便转身回自己房间了。

    他离开之后,岑清江也是转身回房,不过却没关门,程文暄喜滋滋地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清江,你看,你打也打了,就别生我气了行吗?”

    “谁是你夫人?你这瞎话怎么随口就来呢?”

    “现在不是,早晚不都是吗?”

    “再胡说!”岑清江瞪他。

    “我先跟你解释清楚,我去那醉花楼真的不是寻欢作乐的,你可以去问那里的人,我进去之后就只要了一个雅间一个人呆着,没有叫姑娘,很多人都可以给我作证的。”

    岑清江没有说话,她不是不相信程文暄。她是把整件事都想明白了,这是他和秦晔联起手来故意诓自己的,他们在给自己下套!而自己竟然真的上套了。

    见岑清江不说话,程文暄又接着道:“还有啊,那什么……你这么生气是因为你以为我真的去青楼找了姑娘,所以心里不舒服吗?”

    岑清江闻言又是瞪了程文暄一眼,程文暄立刻嘿嘿一笑,“清江,你心里是有我的。”

    这话说得十分笃定,而岑清江竟也没有反驳。

    “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去青楼了,以前是我不知道心仪一个女子是什么感觉,现在我知道了,便断不会再去看别的女子一眼了。我现在只恨我以前曾经那么荒唐过,若是人生能重来一次就好了,我一定会守身如玉,老老实实地等着你。”

    程文暄这番话说得很是真挚,若是搁在以前岑清江是不会相信他的这些话的,但是在跟他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之后,岑清江对他早已经改观,知道他这番话确实出自真心实意。

    “能让我想一想吗?”事到如今,自己的心意是如何,再怎么否认,也是否认不了的。要不然,在听到他去了青楼之后,自己也不至于会大闹了去,这实在不是自己一贯的作风。

    可是自己是岑帮帮主,而他是侯门公子,两个人之间隔着的简直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一个男人一起过度一声,但是如今她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去想这件事了。

    “清江,”程文暄收敛起脸上的笑意,十分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岑清江,“微云和秦晔两个人连生死都能跨过去了,难道我们之间还能难得过他们吗?只要你点头答应,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我不是那种会说空话的人,你要信我。”

    见岑清江沉默不语,程文暄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有得等了。

    “那你休息吧,我先回房去了。”

    程文暄起身往外走,而就在他的手刚搭上门栓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岑清江的声音,“在岑帮这些年,与我结仇之人甚多,而且多是凶狠残戾之人,可能会连累到你,这样也无所谓吗?”

    程文暄闻言,搭在门栓上的手顿时一紧,重要的不是她说的这番话,而是这番话背后的含义。

    程文暄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满是欢喜,“你答应了是吗?”

    岑清江移开目光,略有些不自在地道:“我答应什么了?”

    “清江,你要相信,你想到的这一切,我在你之前早就已经想好了。只要你答应跟我一起,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岑清江搁在桌上的双手悄悄握紧,旋即又松开,随即只淡淡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你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啊?是答应了吧?”自己方才应该没意会错啊。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岑清江起身走到程文暄身边,直接开门将他给推了出去。

    程文暄被推出门外之后刚要转身,就听得房门‘啪’地一声就被岑清江给关上了,他只好隔着房门对立面的岑清江道:“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啊。”

    程文暄在门外站了半晌也没能等到岑清江的回应,只好转身回去自己房间睡觉了。

    不过程文暄这一夜却没怎么睡着,岑清江下手着实不轻,他躺在床上,只觉得浑身哪儿哪儿都疼。心中暗自想着,这以后可不能再惹恼了清江了,不然自己只怕是小命难保。想到这里,他又是高兴起来,以清江那么冷淡的性子,方才她说的那番话已经足以证明她是答应自己了吧?

    司微云对昨天晚上之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也很好奇,一大清早吃了早饭就往客栈去了。

    可不料刚在客栈门口下了马车,就遇到一个熟人。

    那人看见是司微云的时候也愣了一下,随即神情便开始变得有些复杂。

    最终还是司微云先开了口,“展姑娘,真是许久没见了。”

    展筠本是来这附近的一家药铺买药材的,也没想到会遇到司微云。其实在这之前她就已经听说司微云的毒已经解了,性命已是无碍。如今见着司微云脸色不错的样子,更是无需再多说什么了。

    她为自己感到悲哀,本以为就算殿下娶了她也没什么,左右她都是要死的,到最后能陪殿下走过这一生的那个人仍会是自己。可是怎么都没想到,她的毒竟然真的解了。那之前自己做的那一切又算什么?自己为了嫁给殿下,费尽全部的心里去医治那些病人,这‘神医’二字的背后,是自己的日夜不眠,好不容易赢得了这样响亮的好名声,达到了皇上的要求。可是眼下看来,这一切竟都是白费了。

    “微云小姐。”展筠不自在地唤了一声。

    只见司微云淡淡一笑,“如今我已嫁人,展姑娘再这样唤我就不妥了。”

    展筠闻言一滞,难道自己要唤她‘五皇子妃’吗?自己唤不出……

    而司微云却根本没有要跟她继续攀谈的意思,“我还有事,就不跟展姑娘多聊了。”说罢,司微云转身进了客栈。

    展筠站在原地冷愣怔地瞧着她的背影,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司微云进到客栈之后,却先是去敲了程文暄的房门。

    “还在睡?都什么时候了?”司微云瞧他被褥未整的样子,不由纳闷道。

    “睡?我昨晚一整晚都没睡。”程文暄兀自在桌边坐下。

    “怎么着?昨天清江去到醉花楼之后发生什么了?我看你这被她打得应该不轻啊。”脸上都青了一块儿。

    程文暄闻言却反而笑了,“这打倒是没什么,能让我看清清江的心,值得了。”

    “瞧你这高兴的样子,看来是得逞了,清江松口了?”

    “差不多吧。”

    司微云闻言也是一喜,朝着程文暄拱了拱手,“恭喜,恭喜。”

    程文暄朗笑着应了司微云的这声恭喜。

    “先跟你说好啊。清江能作出这样的决定不容易,你若是敢辜负她,就算我们两个一起长大,我也不会偏袒你的。”

    “就清江那一身的功夫,我根本就打不过她,我哪里敢辜负她,若是我真的辜负了她,她还不把我给打死。”昨天晚上就已经那般阵仗了,若是自己真的辜负了她,自己应该会被大卸八块儿吧?

    司微云欣慰地点了点头,“知道就好。以后皮绷紧一点,青楼那种地方可万万别再去了,若是再犯,小心清江把你给剁了。”

    稍顿了一下,司微云接着道:“玩笑归玩笑,不过说真的,侯爷那边只怕不会喜欢清江这么一个儿媳。”

    “他喜不喜欢有什么要紧?反正我以后不打算跟他住在一起。”什么侯府世子,谁想要谁要去吧,自己跟清江两个人在外面单独置个私宅过自己的日子不惬意吗?侯府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都跟自己无关了。

    司微云点了点头,“反正你自己心里有底就行了,以后的事情你要早点打算好。”

    “我知道。”

    离开程文暄房间之后,司微云又去了岑清江那里,她进去之后,先是打量了一下岑清江的脸,继而笑着道:“文暄一夜没睡,难道你也是?”

    岑清江亦是淡淡笑了笑,睇了司微云一眼,“是来问我昨天晚上在那醉花楼里发生的事情吧?”

    “知我者莫若清江也。”

    “这话可不能让五殿下听见,不然他心里可要不高兴了。”

    “如今你也学会打趣我了。”司微云轻笑,“难道是跟文暄学的?”

    “微云……”

    “嗯?”

    “你说我真的可以吗?”

    司微云握住岑清江的手,“你相信文暄吗?若是相信他,其他的就不要再多想了。”

    岑清江闻言低头沉思,司微云见状轻笑道:“好了,先吃早饭吧,等会儿我陪你和文暄一起出去走走。”

    司微云拉着岑清江就要下去吃早饭,可是岑清江却没动,只见她抬眸看向司微云,“先等一下。”

    “怎么了?”

    “我想……换一个发簪。”

    岑清江转身从自己的行李中找出那枚发簪,亲手插入发间,“走吧。”

    程文暄听到敲门声前去开门,房门打开,司微云和岑清江二人站在门外,他正要开口,却陡然注意到岑清江头上的发簪,整个人不由愣了一瞬,随即笑了起来,而且笑意越来越浓,渐渐有收不住的架势。

    “傻了吗?下去吃早饭了。”司微云忍不住失笑摇头,旋即拉着岑清江一起转身下楼,程文暄这才随后跟上。

    司微云已经吃过早饭了,此时坐在这里,不过是偶尔喝口汤陪着。岑清江吃得最专心,一直都没怎么开口,而程文暄则时不时往岑清江发上的玉簪看一眼,眉宇之间皆是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