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四维地狱 >章节目录第二十四章 冲破封禁的楚承
    “传送门究竟在哪?”楚承顿时面露难色,他原以为B-106的‘口袋次元’,仅仅是一处特殊的空间;谁知所谓的‘口袋次元’,对应的竟是‘现实与虚幻夹层’中的一大片区域,这令搜寻难度提升了何止万倍!

    打个比喻,如果将基地所处的‘临界数据对冲空间’比喻成漂浮在无边黑色海洋上的金属盒子……楚承原以为所谓的‘口袋次元’,指的应该是与该盒子连通的另一处盒子。谁知‘口袋次元’对应的,竟是金属盒子周围的一小片海域,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找到空间传送门……

    难!难!难!

    此刻,滑稽幻化出的那半虚半实的人形“替身”,依旧在自顾自地挥着拳,口中发出“欧拉欧拉”的怪叫。

    但相对的,滑稽的身体也承受着巨大的负荷。他的口鼻间逐渐渗出鲜血,半响突然喷出一口血雾,整个人彻底萎靡了下去。

    伴随着滑稽陷入萎靡,由他体内分化出的人形“替身”也瞬间消失。那巨大腐烂人形顿时挣脱了控制,恐怖的脸孔上露出极端愤怒的表情,整个身躯直接钻入了那浩荡的斑斓色彩内。

    “B-106逃走了?”鬼画双拳紧握,目光紧张地扫荡着四周。在他那截鲜红的右臂上,一副恶鬼图画正在缓缓浮现,就仿佛他手臂上那只剩下一半的纹身,正在自动补完一般。

    和滑稽一样,融合了楚承一截小臂的鬼画,似乎也在觉醒着某种……能力!

    也就在这时,数个漆黑的窟窿突然出现在空腔的内壁上,紧接着腐臭的汁液便由外至内灌了进来。

    “这是想用高腐蚀性的浓汁,将所有人淹没吗?”楚承的双眸骤然收缩。此刻,视野中那行距离他爆发的提示,数值已经达到了12%!

    “疫医,放开我的封印,我要尝试驾驭体内的这股力量!”楚承扫了眼已经彻底陷入了萎靡的滑稽,以及周围那些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的特遣队员,随即对着疫医斩钉截铁道。

    “不可能!你根本无法降服自己的心,强行在此刻释放力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疫医尖锐的声音在楚承耳边响彻,语气中毫无退让的可能。

    就在楚承与疫医争执的数秒间,黏稠的黑色腐汁已经快要将整个空腔溢满,特遣队的人奋力躲避,却还是有大半的成员遇难。

    “所有人向我靠拢!”谁知就在这时,鬼画突然大吼了一声,他将滑稽推给一名特遣队员,随即单手握住移植自楚承的那截小臂,大声地嘶吼起来。

    说来也奇怪,伴随着鬼画这么一吼,他手臂上那幅自动补完的恶鬼纹身,轮廓竟陡然变得灵动,须臾间直接脱离了鬼画的手臂,膨胀间犹自立了起来。

    这恶鬼通体赤红,若虚若实,狰狞无比,就这样悬浮在众人头顶。与此同时,一副构造极其复杂,类似奇术法阵的赤红魔法阵列,陡然浮现在那恶鬼的周围。

    「心象领域:刀魂之卡赞!」

    这赤红色魔法阵列刚一出现,便抵挡住了周围腐挤压而来的腐蚀性脓液。但这脓液给人的感觉,却仿佛万钧巨石般沉重,将整个魔法阵列碾压得吱嘎作响,明显是无法久持。

    “喂,你!有什么底牌,就赶快用啊!”鬼画对着楚承大吼一声,强撑维持着魔法阵列,庇护着仅存的特遣队员们。

    谁知,就在鬼画吼出这一句的同时,一只巨大的手臂也从那腐汁内伸了出来,重重拍击在巨大法阵表面。

    “嘭!”笼罩众人的魔法阵列顿时剧烈地颤动了一下,隐隐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呷呷呷……”低沉而狰狞的怪笑声响起,一张高度腐烂的巨大脸孔自腐汁中探出,挥舞着手臂又是一即拍击!

    “噗!”鬼画仰头喷出一大口鲜血,他头顶上那恶鬼的身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暗淡起来……

    眼见所有人的生命危在旦夕,楚承再也安奈不住,直接撕扯向身体表面的黑色衣袍,试图以这种方式冲破疫医的封印。

    谁知身上的衣袍,此刻却仿佛有生命一般,蠕动间疯狂缠绕着楚承的身体,如硕大的茧蛹,试图将楚承包裹其中。

    “楚承,我不会让你现在就释放力量的!深藏在你心中的‘瘟疫’与‘诅咒’,其恐怖远远超乎你的想象!与其在这里将其释放,我宁愿与你一并死在这里!”疫医的声音中蕴含着慑人心神的决绝,缠绕楚承周身的力道陡然暴涨。

    “疫医,难道你宁愿死都不肯相信我吗?”楚承浑身的骨骼吱嘎作响,疫医口中的每一个字,都仿佛万吨重锤,重重凿击在他的神魂上!

    “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你心灵深处的‘诅咒’,很可能会成为世界毁灭的‘楔子’,我绝不容忍这种事发生,毕竟这就是疫医存在的意义!”疫医说话间,一柄锋利的手术刀突然自那蠕动衣袍的下方伸出,竟是想直接杀死楚承!

    “疫医,抱歉了。我敬佩你这份自我牺牲的觉悟,但那是你的‘道’,不是我的‘道’!”手术刀即将临身,但楚承的眼睛却越来越明亮,“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我体内的力量如此忌惮,但对我来说,活下去,才是我唯一的‘道’!”

    意识传音间,楚承已经勾动‘尼伯龙根之戒’,将‘万能钥匙’取了出来。

    所有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下一瞬,楚承的身躯已经在马赛克方块的包裹下,从疫医幻化成的黑色长袍内冲了出来。

    与此同时,楚承也彻底摆脱了疫医的封印!

    “轰!”

    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机以楚承为中心,瞬间笼罩了周围近百万米的范围!

    四周的腐臭浓汁连同外围那由斑斓色彩构成的浩荡波涛,立时在这股气机的笼罩下不安地震颤起来,仿佛是在瑟瑟发抖一般!

    下一秒,一股难以言状的扭曲以楚承为中心陡然爆发开来,然而这股扭曲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疯狂吞噬周围的‘休谟指数’,而是潜移默化地变化着,最终竟化作了若有若无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