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宋家夫人不好惹 > 第143章 给你的聘礼
    宋遇下午到了时间就收拾桌面的文件,拎起衣服准备离开。恰好在这时候,谢咏敲门进来,拿走审批过的文件,顺便提醒:“宋总,晚上和恒海的容总有约。”

    “帮我推了吧。”宋遇穿上大衣,取下眼镜擦拭了一下镜片重新戴上,“好好跟人家说,下次我再请客。”

    谢咏张了张嘴,把即将出口的劝说吞了回去。

    小王秘书说过,该装瞎的时候就装瞎……

    宋遇驱车去了美甲店,那边还没结束工作,仅剩一两个顾客在做美甲,孟渐晚像往常一样,无所事事地靠在沙发上打游戏,跷着二郎腿,面前的茶几上摆着零食和饮料,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宋遇推掉晚上的应酬,是为了请美甲店的员工吃饭。

    中午的休息时间,他发消息问孟渐晚晚上有什么安排,她说因为结婚这件事,店里的员工吵着让她请客。

    宋遇一听,既然要请客,理应由他这个男人来。

    孟渐晚没有拒绝。

    “可能要再等十分钟左右。”陶苒朝宋遇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其余的美甲师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了,陶苒这边还需要一点时间。宋遇说了声没关系,坐在孟渐晚身边,她正好打完了一局游戏,倾身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宋遇趁机把一张清单放她怀里。

    “这什么?”孟渐晚捏着纸张的一角,拿到眼前来看,上面列了很多东西,房子、车子,还有什么古董花瓶。

    “聘礼。”宋遇凑在她耳边,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们结婚太匆忙,没来得及准备这些,这两天我跟爸妈商量了一下,先列张清单给你。”

    孟渐晚大致浏览了一遍,表情由一开始的平静变得越来越惊讶,毕竟她可不是视钱财如粪土的人,相反她很爱钱。

    宋遇:“奶奶早些年就搬到郊外的庄园一个人住,手里也没什么好东西,除了那块祖传的玉牌,另外给你留了几个古董花瓶。你要是喜欢就留着玩,不喜欢就卖了,应该能卖不少钱。爸妈那边划了两处宅子到你名下,过户手续随时可以办……”

    宋遇指着聘礼上的东西一一解释给她听,剩下的那些都是他给她的。

    他知道她爱车,给她订了好几辆限量超跑,目前还没运过来,以后都放入自家的车库里,她想开哪辆就开哪辆。还有一些股份、珠宝首饰、国外的房子等等。

    孟渐晚思绪有点飘:“都是给我的?”

    “嗯,给你一个人的,你可以自由支配,跟孟家没什么关系。”宋遇屈指弹了一下薄薄一张纸,发出一声脆响,“当然,除了这些,我有的都是属于你的。”

    孟渐晚看了看清单,然后看向宋遇那张俊美的脸,没忍住发问:“这是不是属于婚后财产?如果我们将来离婚了,这些还是我的吗?”原谅她不太懂法。

    宋遇仰头叹了口气,气死他对她有什么好处。

    “啊,我终于忙完了!”陶苒送走了最后一位顾客,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扭了扭因长久低头而酸疼的脖子,“老板,宋先生,我们可以出发了。”

    楚檬笑了声:“你怎么还称呼宋先生?”

    “那不然叫什么?”陶苒从储物柜里拿出自己的挎包和外套,“老板对应的是老板娘,我总不能称呼宋先生老板娘吧?怪怪的。”

    身边围着的几个年轻女孩看着宋遇,都忍不住笑了。

    宋遇听见了她们的对话,不甚在意,拎起孟渐晚的羽绒服叮嘱她穿好,然后给她拉上拉链。

    旁边的人看得一脸艳羡,回想起来,好像前段时间宋遇还追着孟渐晚,一眨眼两人就结婚了,这速度说是堪比坐火箭也不为过。

    一拨人分了两辆车到一家高档餐厅,她们都知道宋遇的身份,也就没有客套,各自点了喜欢吃的菜。

    孟渐晚低头看着手机,说:“再加两套餐具,有两个小朋友要过来。”

    服务生应了声,片刻后去而复返,除了两套餐具,还带过来两个人,许久不见的蒋为年和苏清英。

    苏清英面对一大桌人有点不好意思,躲在蒋为年身后,一脸为难,她都说不来了,蒋为年非要拉着她过来吃饭。

    他们两个在附近的图书馆写作业,蒋为年暑假期间在孟渐晚的店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加了他们店的工作群,偶然她们在群里说晚上聚餐的事,他就提出也要过来。

    满桌人她只对孟渐晚熟悉,所以只跟她打了招呼:“姐姐好。”

    孟渐晚微抬下巴,示意对面两个空座:“坐吧,喜欢吃什么自己点。”

    蒋为年把两人的书包放在一旁的沙发上,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饿死我了,一个小时前肚子就在叫。”

    孟渐晚:“你是饿死鬼投胎?”

    “你不知道,高三卷子那么多,太费脑力了,肚子特别容易饿。”蒋为年说着,寻找自己的同盟军,“你说对吧,苏清英。”

    苏清英抿了抿唇,实话实说:“还好。”

    蒋为年:“……”

    全桌人都笑了起来,蒋为年瞪着眼睛看着苏清英,没见过她这么会拆台的人。他不管了,拿起菜单就点了几道菜,然后把菜单递给苏清英。

    苏清英不好意思点菜,看了看又悄悄放了回去,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打量着包厢里的人。

    除了孟渐晚,其他的女生好像都是她店里的员工,蒋为年受伤那次,她去过美甲店,当时略略地扫过几眼。

    孟渐晚身边的男人她是完全不认识的,戴着眼镜、穿着西服,大概是社会精英。

    蒋为年发现她在看宋遇,于是低声跟她介绍:“这位是宋先生,我姐的男朋友,哦不,现在是我姐的老公。”

    苏清英点了点头,轻轻抿了下唇,捧着杯子喝水,小声说:“我都不知道姐姐已经结婚了。”

    蒋为年:“不知道很正常,因为他们结婚没几天。”

    大人们聊着天,两个小朋友头挨着头交流,没过多久,点的菜一一端上来,大家就热热闹闹地开吃了。

    这顿饭吃得时间有点久,将近两个小时才散场,因为都是女孩子,所以没有喝酒,大家自己打车回去。

    孟渐晚撑着车顶,问两个未成年小朋友:“你们怎么回去,用不用开车送?”

    蒋为年刚想答应,苏清英就率先说:“没关系,我们骑自行车回去就行了。”她总是不喜欢麻烦别人。

    蒋为年不吭声了。

    孟渐晚也没有坚持送他们,坐上车后提醒他们注意安全,然后机上安全带,示意宋遇开车。

    宋遇手握着方向盘,笑了笑:“想不到你还是知心大姐姐。”

    孟渐晚闭着眼睛,看在那张聘礼清单的份儿上,暂时不跟他拌嘴。

    车子开远了,苏清英才舒口气,记起来两人的自行车在图书馆那边,只好跟蒋为年往回走。

    “你干嘛不让姐姐送?”蒋为年问。

    “不好意思。”

    “嗐,这有什么,我姐人很好。”

    苏清英“嗯”了声,她知道孟渐晚人很好,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这[澳大小说网 www.aodazw.info]一点,那时她被一帮小混混为难,特别无助,是孟渐晚出手救了她,还让蒋为年送她回家,她很感激。

    苏清英走了一段路,忽然发现自己的书包还在蒋为年那里,他一手拎着一个大书包,扛在肩上。

    两人的书包都装满了厚厚的资料书,重量不轻,平时背着都感觉肩膀要压弯了。

    “书包给我吧。”苏清英说着,要从他肩上拿下自己的书包。

    蒋为年躲了一下,往旁边跳开:“没多重,我帮你拿。”

    “你小心一点,靠边走。”苏清英扯着他的校服袖子,把他往里拉了拉,然后趁他不注意,一把拿走了自己的书包背在背上,“哪里不重了,我书包里有六本资料书,还有错题本什么的。”

    蒋为年无奈,对于女孩子来说是有点重,对男生而言就不算什么。

    “欸,你今晚吃饱了吗?我看你都没吃多少。”蒋为年转移了话题,看着她尖尖的下巴,想起了饭桌她低头默默吃东西的样子。

    “吃饱了。”苏清英说。

    两人吹着冷风,散步一样沿着街边走到图书馆,还不到闭馆时间,里面灯光透出来,被下面的台阶折断,铺在路边。

    还是跟以前一样,蒋为年骑着自行车,苏清英坐在后座,不像第一次那么羞涩,手自然地抓住他腰侧的校服。

    苏清英腾出一只手,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了,脑中不自觉浮现吃完饭宋遇帮孟渐晚穿外套的画面,不禁发出感慨:“宋先生对姐姐真好,他们在一起很久了吗?”

    蒋为年也不清楚这一点,想了想说:“没多久吧,之前宋先生还猛追我姐来着,我姐嫌弃得不行。”

    “是吗?”苏清英笑着说,“听起来像是一对欢喜冤家。”

    “差不多就是这样。”蒋为年玩笑道,“怎么了,你羡慕啊。”

    苏清英在他后背捶了一下,嗔怒道:“你说什么呢。”

    蒋为年蹬着脚踏板,微微弓着背,为后面的人挡去了大半的冷风。苏清英在学校很出名,稳坐理科班第一名的宝座,黑长发披肩,皮肤白皙,带着一点未褪去的婴儿肥,笑起来还有浅浅的梨涡,属于乍一眼看上去不惊艳,却越看越好看的姑娘。蒋为年知道学校里有很多男生喜欢她,光他所在的班级就有两个。

    蒋为年说:“我上次月考进步了。”

    他突然转了话题,苏清英有点没反应过来:“啊?你说什么?”顿了三秒,依稀听到他说成绩,“哦,对了,我知道你这次排名班级第二十。”

    蒋为年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苏清英揪紧了他的衣服,良久,她才慢慢地说:“有次路过你们班,在后门那儿看到贴的成绩单……”

    “我这次数学考了109分!史上最高分!”蒋为年自豪地说完,又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角,“不过,还得归功于你给我补习。”

    苏清英不敢邀功:“是你自己努力。”

    “这学期快结束了,下学期时间那么短,我再努努力,说不定能考上二本,冲刺一把一本也说不定能考上。”蒋为年更用力地蹬着踏板,呼呼的风声从耳边穿过,“反正我肯定是要考本地的大学。”

    “为什么?”苏清英说,“别的地方也有很多好的大学,而且,男孩子不都想要去外面闯一闯。”

    蒋为年脱口而出:“你不是要留在帝都吗?”

    话音落地,两个人都愣住了,蒋为年也没有在解释,抿着嘴唇装哑巴。苏清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红了脸,路边的灯光映在脸上,如果蒋为年此刻回头,应该看得很清楚。

    ------题外话------

    晚晚为了钱决定先凑活过日子,过几天再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