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疆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手帕
    燕倾城这几日忙的不可开交,那蜡烛刚刚制好,第二日便被燕鸿渊送进了皇宫,而后到了晚上,宫里那位在西湖分家之时,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中贵人,晚上就来到了燕家。
    不由分说的大手一挥,燕家如今有多少蜡烛,他要全部带进宫里,甚至让燕家在未能满足宫里的需求之前,不可把此蜡烛在临安市场上买卖,得先全部紧着宫里,直到宫里的蜡烛需求不再迫切为止。
    甚至在燕倾城来到燕鸿渊的书房后,王德谦跟那位宫里的采办商议之后,宁愿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价两成,也要让燕家尽可能多的制出这种,不用剪烛、没有异味的蜡烛来。
    燕倾城无奈,本来她跟叶青,特别是苏总管商议的是现在较小规模的作坊,试着制作这叶青给的新蜡烛,所以当初根本就没有抱着会如此受热捧的心思。
    因此压根儿就没有想过扩大规模,只想着凭借着一间小作坊,慢慢来让市场接受,潜移默化的以它替代原有的蜡烛。
    所以谁也不会想到,新制的蜡烛,会被宫里突然间如此迫切的要全部采办,甚至还被要求要加大规模来制作。
    所以从那一天开始,就有些郁闷的燕倾城,此刻正坐在自家小湖的廊亭处,望着那湖面发呆,心中有些后悔,没有听叶青让李横带给自己的话,及时扩大蜡烛的制出。
    而且如今事情迫在眉睫,自己又要过几日马上前往泗州,这蜡烛扩大制作,显然就得让父亲操劳费心了。
    李横从廊桥上快步走过来,看着湖边的燕倾城跟幽儿,急忙先是行礼后说道:“叶青今日乔迁新居,刚才去了一趟,旧宅子已经人去楼空了。”
    “什么?他搬家?搬哪去了?”燕倾城一惊,飞快的回身,眨动着那双动人的眼睛问道。
    “搬到万松坊去住了,我记得给你说过吧?”一只眼带着淤青的李横愣了下,然后喃喃说道。
    燕倾城脑海里瞬间闪过,昨日里李横跟她提及过,只是因为蜡烛的事情,她一时之间,就压根儿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于是又沮丧的回过头,望着那平静的湖面,倒映着她那容颜,喃喃说道:“李大哥,您真的能确定,他让我有多少积攒多少花瓣儿吗?”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燕倾城对于李横的称呼,变成了李大哥,但仔细的琢磨起来后,幽儿感觉,好像是那天小姐收了叶青那九朵玫瑰之后,第二天就改口称这为禁军为李大哥了。
    “千真万确,我记得很清楚,绝不会有错的。原话就是:你告诉她,别老怀疑我的话,好像我要坑她似的,让她敞开了收花瓣儿,有多少要多少,哪怕把燕府那个……什么了,也得收。”李横隐去了那句哪怕把燕府“埋了”两个字,说道。
    燕倾城嘴角含着甜蜜的笑,即便是这话不是叶青亲口所说,而是出自李横之嘴,但只要是学着那家伙的口气说话,她心里就莫名的欢喜的很。
    那九朵已经快要枯萎了的玫瑰,如今依然是被她当作最心爱的宝贝似的放在床头,睡前会紧紧的盯着它,而后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叶青的身影。
    睡梦中自然还是会出现那个坏家伙,那夜里偷偷在桌面下牵着自己的手不松开,以及送自己上马车时,趁无人注意的时候,飞快亲吻自己脸颊的那一刻。
    而每天睡醒后,望着床头的那就朵越来越蔫的玫瑰花,燕倾城第一件事情就是脑海里,开始充斥着叶青那带着随和笑容的脸庞,而后便是指使着幽儿,给那就朵玫瑰花浇些水,别让她枯萎的太快了,失去了该有的瑰丽。
    想着自己心事儿的燕倾城,望着湖面上自己的倒映,好像那夜里被叶青偷偷亲吻过的脸颊,那让她害怕又紧张,紧张又甜蜜的气息还在脸颊上。
    “嗯,那我知道了。”燕倾城淡淡的回答道,而后才站起高挑的身子,看了看李横那带着淤青的那只眼睛,小声问道:“李大哥,您的眼睛没事儿吧?要不要您回去休息几日?反正这两日我也不出府,我父亲也不出去,一切都有苏总管在忙活就够了。”
    “不碍事儿,没事儿的。”李横不自觉的摸了摸有些淤青的眼睛。
    说起这个他就来气,要不是那晚叶青跟他在大瓦子,把他们哥两的未来描绘的太过宏伟跟热血,他自己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就想要早点儿一统大瓦子。
    所以这不,自己一个人按耐不住兴奋劲儿,想试试那大瓦子水到底有多深,于是就青着一只眼睛来燕家当差了。
    “那……那您什么时候还可以见他?”燕倾城扭捏了半天,无奈幽儿这个笨蛋,一直没有明白她的心意,于是只好看着憨憨的李横,自己亲自问出口了。
    “要是今日小姐你不出府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去。刚才本想直接去的,但怕你着急,所以就先跟你说一声。”李横放下摸那只淤青眼睛的手,而后说道。
    “这样啊。”燕倾城故作惊讶,而后装模作样的想了下说道:“那好吧,那就麻烦李大哥再辛苦一趟了,问问他这蜡烛可否扩大生产,宫里如今逼的紧,过些日子宫里又有喜庆之事儿,问问他如此可否妥当。”
    燕倾城终究是女儿家,脸皮还是很薄,所以宽袖口里,那已经被小手已经捏出汗来的手帕,始终无法当面递给李横,让他把那自己亲自绣的手帕,带给叶青。
    所以当李横离去后,又有些气恼自己胆小的燕倾城,看着湖面不由的跺脚直哼唧,恼怒自己的胆小同时,又把那块儿已经被她捏出褶子来的手帕拿出来,急忙想要抚平那些褶皱。
    李横到达叶青的新府邸时,就如同叶青第一次到达的时候一样,盯着巨大的府门,以及那两头巨大的石狮子看了好久,直到有人出来,把他带进府里后,对着那如同城墙似的影壁又是一阵发呆,这才跟着往后院走去。
    李横感觉自己就像是进入了大瓦子一带一样,总觉得自己走了好长好长的路,才从前门走到后门处,而后门处的情形,则更是让他睁大了眼睛,不知道叶青跟一脸惶恐的,坐在地上的道士在对峙什么。
    旁边的白纯、锦瑟跟赵乞儿、泼李三等人,俱是一脸的紧张跟不安,刚才道士那些神通他们可都是亲眼所见,怎么就自己家的老爷一个人不相信,而且还要把那道士扔进河里,让他滚出临安城,以后都不得再入临安城。
    “叶老爷您可要想清楚了,一旦贫道入水之后,那张贴在贵府门上的府邸便会镇压不住那妖孽,有朝一日它要是再活过来……。”三缕须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眼神却多少开始变得有些闪烁。
    白纯无奈,看了看周围众人,除了府里的丫鬟跟下人,就是叶青的两个属下,再有就是私下里,敢跟叶青横上几句的锦瑟,但只要人多处,锦瑟还是恪守其身份跟职责,不敢跟叶青当面顶撞,众人之中,也就只有自己可以勉强劝上他几句了。
    “你真不跳是吧?”叶青没理会白纯拉扯自己的衣袖,继续对三缕须说道。
    “事实就在眼前,你想干什么你。”白纯看着叶青甩开自己的手,只好望着那背影说道。
    “你们真好骗。本来我还想着给你留个吃饭的家伙,但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叶青先是看了一眼白纯以及赵乞儿等人,而后向锦瑟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叶老爷这话贫道不明白,贫道虽然道法浅薄,但也知道一身浅薄之术当该济世救人才对,不然的话,如何对的起……。”道士依然坐在地上,一脸的大义凛然。
    可无奈,叶青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不情不愿走到跟前的锦瑟,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后,就在锦瑟双目半信半疑的看着叶青,小嘴不自觉的问道:“公子您说的可是真的?”
    “试试不就知道了?”叶青看着求证似的锦瑟,耸耸肩膀淡淡说道。
    白纯虽然离得近,但无奈叶青是在锦瑟耳边低语的,所以她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只是看到锦瑟犹豫了下,便拉了一个丫鬟,快步往府里面跑去。
    跟锦瑟说完后的叶青,看着门口有些迷茫的李横,特别是那只带着淤青的眼睛,此刻看来起来有着说不出的滑稽:“你这是怎么了?让人打了?”叶青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着李横问道。
    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叶青身上的白纯,听到叶青说话,于是跟着回头望去,看着李横那带着淤青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噗呲一下笑出了声,使得原本还有些紧张跟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了起来。
    就是连赵乞儿跟泼李三,包括其余的下人跟丫鬟,神色之间也是随着白纯娇美的笑出声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这几个丫鬟之中,倒是有两个人,一直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这府里是否有魑魅魍魉、妖魔鬼怪,跟她们没有一点儿关系,她们不过就是一个看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