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疆 >章节目录第一百六十七章 石门巷
    从三婶儿酒馆出来,看着李横护送着刘兰儿回家时,叶青就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那种感觉很奇妙,也或许这就是身为一个狙击手的第六感,或者是对他人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时的敏感而导致。
    所以他能很轻易的就察觉到,仿佛有好几道视线,在黑暗中一直牢牢的注视着自己。
    看着旁边的王伦,叶青不由笑了笑:“您今日这身便服怕是要害苦我了。”
    “魏国公史浩想要成心收拾你?”王伦觉得,这种跟踪不应该是跟自己有关,自己才是被殃及鱼池的那一个倒霉的人。
    “不会吧,史浩要是想整我,不至于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吧?”叶青皱了皱眉头,按理说,即便是史浩想整自己,今日在灵隐寺有的是大把的机会,不至于拖到现在的。
    王伦想了想,点头说道:“也是,魏国公还不至于跟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您这话我真不知道您是抬举我,还是鄙视我。”叶青不满的回头看王伦,余光之中,远处最起码两道黑影飞快的躲进了小巷里头。
    “前面有条巷子是死胡同,叫石门巷。据说以前钱塘江水倒流时,就会从这里走水,而后百姓们便修建了这石门,从此以后,水龙王就在临安城北靠石门,镇压着钱塘江再度走水。久而久之,这临安城就再也没有走过水,原本这石门处还有建盖的一座龙王庙,香火还很盛。现在小庙早破烂不堪了,也没有人来拜水龙王了,渐渐的就成了一条死胡同。”王伦看了一眼叶青,淡淡的讲述着。
    “那进去试试?看看是什么人盯梢咱们?”叶青察觉到王伦的意思后,兴致也颇高的说道。
    “咱家今日是帮你解围,权当是你不收咱家那一千两银子的补偿了。”王伦不动声色的把衣袖往上卷了卷说道。
    一条只有零星几盏,如同鬼火的破灯笼在夜色之下随风摇摆,暗黑的阴影随着灯笼那昏暗的光线来回变化,仿佛一条望不到尽头的小巷子一样,前方就如同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像是要吞噬着所有的一切。
    叶青与王伦刚刚闪身进入巷子,身后的不远处,便出现了四名黑衣人,看着叶青跟王伦身影消失的巷子口,而后便顺着墙角,缓缓地向巷子口靠近。
    在四人的身后,则是五六名若隐若现的黑衣人,更加谨慎的跟在四名黑衣人的后面,看着前方黑衣人的手势,也开始快速的靠拢过来,呈对巷子口的包围之势。
    随着十名黑衣人缓缓靠近巷子口,而后快速的闪身依次进入巷子后,在一处早已经打烊的裁缝铺子门口的廊檐下,一身黑衣的刘蕴古,陪同着一个金人的身影缓缓露了出来。
    “就是他一连杀了我们八个人当中的五个?”金人摸着自己左耳垂上硕大的金色耳环,冷冷的问道。
    “不错,就是他,如今大宋皇城司的副统领叶青。”刘蕴古落后那金人半步说道。
    “另外一个呢?”金人眼含冷笑继续问道。
    “赵构的贴身太监王伦。”刘蕴古的声音很平静。
    “原本你该是皇城司的副统领了,可惜……被这个叶青,以杀了我们的人的捞取了功劳,而后顶替了你的位置,如今他死了,是不是你就能坐上副统领的位置了?”金人扭头看了一眼刘蕴古说道。
    “龙大渊对下官很是看重,这两次的密信都是下官交由他禀奏的,想必到时候叶青一死,不用下官示意,他都会帮下官举荐的。”刘蕴古低着头说道。
    “看来你平日里,没少打点他啊。他是汤思退的人,虽说汤思退向来亲我大金,但也不能让他知道,你是我大金国的臣子才对啊,凡事儿还需小心啊。”金人仰头望向夜空,仿佛耳边已经传来了箭矢的破空声,以及箭头钉入叶青脖子时的声音。
    “多谢大人栽培。”刘蕴古急忙行礼道。
    巷子里头,王伦与叶青各靠近巷子一侧,缓缓的往前走着,而身前身后,仿佛就像是一条长的望不到尽头的隧道一样,给人一种行走在空旷的黑暗空间般的感觉。
    “几个人,能确定吗?”不知道何时,王伦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匕首问道。
    “不下十人。”叶青望了一眼前方不远处那随时可能会熄灭的灯笼一样,闪身躲进了一处暗影中。
    “小子,看你的本事儿了。”王伦嘴上说着话,脚下却不停步,仿佛根本不知道叶青已经躲进了暗影当中。
    依然信步前行的王伦,心里默默数着五十步的距离,直到数到四十多步的时候,他突然间才发现,叶青竟然能够在这么黑的情况下,准确无误的算出自己跟那随时会灭的灯笼之间,恰好是五十步的距离。
    而几乎就是王伦默念出五十步的时候,一道破空声自脑后响起,甚至不用回头,都感觉到了一股劲风向自己袭来。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望墙壁上一靠,只见擦着自己鼻尖的一道劲风嗖的一下飞过,随后发出啪的一声,那箭矢钉穿了眼前不远处的门板。上面的灯笼跟着门板震动了几下,显得更加的摇摇欲坠。
    王伦如同得了软骨病一样,猫腰的深度简直让人无法形象,而后闪电般的脚下一蹬,身后的木板便被他一脚踏穿,整个人瞬间就飞了出去,侧头躲避开追上来的黑衣人手中的弓弩,手里的匕首划出一道曼妙的弧线。
    手上的匕首传来实实在在的感觉,王伦冷笑一声,匕首在手里往下一按,竟然在划过黑衣人脖子的同时,被他按进了黑衣人的脖腔里,拽住了他继续往前的下坠的身形。
    黑衣人只感觉脖子一凉,而后一阵刺痛从心底升起,整个人不由的随着脖子上的痛处弯下了腰,落地后的王伦脚下一转,插在黑衣人脖子的匕首拔出,另外一只手拉起黑衣人的肩膀,随后便看见被自己当在面前,已经无力回天的黑衣人胸膛,瞬间被三支箭矢射中。
    叶青从来没有想过王伦下手竟然如此狠辣,短短的一瞬间,虽然只杀了一名黑衣人,但看着被王伦当盾牌挡在面前那,明显断了半边脖子的黑衣人,还是让叶青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难怪能够赵构当贴身太监,还真是狠啊。
    不顾他的手脚也不慢,在王伦走到四十步的时候,恰巧便是前四名黑衣人掠过他躲藏的阴暗地方,紧紧盯着王伦追过去的时候。
    所以在王伦第五十步踏出时,正好从叶青跟前经过的黑衣人,根本不曾发现在那暗影里站在一个人,于是当他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处,多了一只手的同时,浑身的汗毛瞬间就竖立了起来。
    还不等他回头,只感觉后脑勺又多了一只手,于是刚想要回头,就听见咔嚓一声,黑衣人只感觉眼前一个狞笑着的人脸晃过,而后他竟然不可思议的在没有转身的前提下,看见了那原本应该在他身后的巷子口。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曾发出任何声响,甚至就连另外一边谨慎小心的黑衣人,都不曾发现,自己的一个同伴,已经无声无息的软倒在了地上。
    叶青在黑衣人未倒下之前,一只手已经接过了黑衣人手里的弓弩,与上一次在临安城外伏击自己的弓弩一摸一样,握在手里的感觉,就像是再一次拿着一把狙击枪一样。
    王伦的身后响起箭矢破空声音的同时,也是叶青手里弓弩射向离他最远的黑衣人的同时,叶青的身形从阴暗处飞出,街道另外一边终于察觉到的黑衣人,手里的弓弩还来不及转向叶青,叶青则在射出一支箭矢的同时,人已经穿过街道,站在了黑衣人的跟前。
    “晚了。”叶青轻声说道,而后自己那把野战刀便出现在了黑衣人的脖子上,轻轻用力一划,一股温热的鲜血便喷在了他已经躲开的左臂上。
    而与此同时,发现身后异样的其他黑衣人,立刻有两人转过身向身后一通射击,但无奈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叶青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所以当他们看到叶青的身影时,弓弩的箭矢已经射中了他们的胸口处,而另外一头的王伦,靠着自己面前已经死绝的黑衣人做掩护,手里的匕首被他准确无误的扔出,而后整个人又一次的以脚蹬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落在了另外一个射偏的黑衣人跟前。
    五根手指成爪,随着黑衣人的喉咙被他单手扣住一拧,肩膀的匕首的也同样被他一下拔出,那黑衣人便背后连中两箭,整个人瞬间便软趴趴的像地上倒去。
    那被王伦以爪扣住喉结致死的黑衣人,刚才射向王伦的箭矢则是直直射向了明灭不定的灯笼,于是就在王伦再次拖着软趴趴的黑衣人靠向一侧的墙壁时,整个巷子随着灯笼落地熄灭,一下子变得更加的漆黑。
    破空声再次在王伦耳边响起,王伦一个翻身往前窜,不等他手里的匕首刺向黑衣人,黑衣人已然呆滞着眼神,直挺挺的往地上爬去,喉结处漏出一支锋利的箭矢。
    “好小子!够狠!”王伦看着快要倒地的黑衣人,再次翻滚,刚刚停住的地方,瞬间就被钉上了两根锋利的箭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