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疆 >章节目录第四百一十六章 示警
    随着茶杯在地面上碎裂的声音,张达道跟朱熹心里俱是一震,这么久了,他们还从未见过信王如此失态过,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震怒之下的信王,竟然让人也感受到了一阵的窒息感。
    随着吕祖谦跟吕祖简两兄弟进入厅内,大厅内那凝重的气氛,也随着信王舒展开来的眉头,渐渐变得缓和了下来。
    “是不是又有新的事态发展了?今日是把圣上捧成了太阳,还是又把本王的父皇当成了为他指明方向的当空皓月?”信王赵璩不怒反笑的看着吕氏两兄弟问道。
    “没有,今日……。”吕祖谦沉重的摇了摇头,而后看了一眼吕祖简后说道:“街头巷尾之间开始流传着:金人虽然免除了对我大宋的岁币,但显然他们不愿意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所以要谨防金人谗言佞语,以叶青暗地里已经投靠了金廷为由,来污蔑陷害回到临安的叶青。呼吁大家切莫相信那些叶青投金的流言蜚语。”
    “混账!放肆!这些到底是谁的主意?这些留言到底是如何在临安城流传开来的?”信王赵璩转身,愤怒的双眼通红,看着吕祖简问道。
    “不止这些,而且这些在临安城内的大街小巷流传着的话语,也提到了我大宋的官员,会有人因为嫉妒叶青的功劳,而刻意抹黑、诽谤、诋毁他。总之,这些街头巷尾流传着的话语,都是为了叶青能够如同当初魏杞一般荣耀归来。这些流言蜚语,堵死了所有的可能性。”吕祖简如今乃是大理寺卿,他比在坐的几人更清楚,这些在临安城内的大街小巷如同长了翅膀的流言蜚语,对于叶青的有多大的利处。
    朱熹跟张达道重重的叹了口气,在吕氏兄弟未来之前,他们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以叶青暗中投金为由,来打压以后叶青回到临安的声望。
    但现在看来,又是一次无用功,那些流言蜚语又一次走在了他们的前面,让他们的计谋再次胎死腹中。
    “查!一定要查清楚,一定要尽快查清楚!立刻就查!大理寺去查,这些流言蜚语到底是谁散播出来的,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开始散播的,到底都是哪些人在散播,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绝不能让这样对叶青有利的东西,继续在临安城内飞来飞去,一定要杜绝后患!”信王咬牙切齿的说道。
    “无怪乎两个地方,大瓦子跟武林门外,这两处人流复杂,三教九流、贩夫走卒基本上都齐聚于此,临安城内的大小动静,或者是外面有什么新鲜古怪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从这两处地方率先开始流传的。我已经少量派人暗中查探了,但……。”吕祖简看着信王深沉的目光看着他,叹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信王您也知道,临安城的风吹草动很难逃过如今的皇城司的眼睛,而叶青就是皇城司的统领,还是大理寺的左少卿,若是大理寺动静太大,很有可能给皇城司反过来顺藤摸瓜的机会,到时候臣就怕把信王您也牵扯进来。”
    信王静静的听完吕祖简的分析后,则是再次被吕祖简所说的事实给气笑了,一连串的冷笑过后:“难道他叶青真的就能在临安城只手遮天了不成?难道本王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
    “有,很难。”吕祖简平静的说道。
    信王看着吕祖简,不用想都知道,吕祖简嘴里的很难,跟几乎不可能几乎是同样的意思,所以看着那边沉思的朱熹,问道:“先生可有什么良策?”
    朱熹看着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他时,捋了捋胡须后说道:“或许只有借助朝廷的力量,来杜绝大街小巷的这些留言了,御史、谏官联合在朝堂之上谏言圣上……。”
    “以何理由谏言呢?”信王皱眉问道。
    “谄媚奉承、佞语谗言、鼓惑百姓、愚弄心智,请求圣上把那些词汇列为禁言,如此一来,想必临安城便不会再出现那……把圣上比作太阳、皓月的谗言媚语了吧,而后我们再对那些散播谣言之人加以管束……。”朱熹斟酌着词汇说道。
    “朱先生所言无法行得通。”吕祖简打断了朱熹的话语,继续说道:“临安城关于叶青对圣上跟太上皇的言论,圣上跟太上皇并不认为有什么错,何况……叶青出使之前,也确实单独觐见过太上皇,而且还是连贴身太监王伦都没能在左右侍奉。至于圣上那里,圣上除了只看结果外,对于关于叶青那些比喻,认为是无伤大雅,但也算是说中了圣心,因为圣上对叶青也确实寄予了厚望。所以,朱先生想要把那些话列为禁言,几乎是不可能的。”
    信王闻言,眉头则是皱的更紧了,宫里头的这些消息,他竟然都不知道。
    “这些是你的揣测,还是说你有真凭实据?”赵璩皱眉问吕祖简道。
    “宫里的太监也在议论这些日子以来,临安城里的流言蜚语,自然是从他们嘴里得知,圣上跟太上皇对此事儿依然抱着的是善意的态度。臣的不可能的办法与朱先生差不多,只是需要信王您亲自进宫面见圣上,阐明其中的要害,而后由圣上定夺。至于临安城内,臣也加派人手来彻查,这些事情具体是不是真的有人在背后操纵。”吕祖简沉声说道。
    “如今看来,也只能是如此了。但圣上那里……算了,本王进宫先试探下再说。”信王赵璩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说道。
    随着信王说完,其他人互相望向彼此,心里顿时也随着凉了半截,听信王那毫无信心的半句话,众人也明白,看来圣上跟太上皇,好像还很享受这种被叶青神话的形象。
    就如同叶青来到南宋,接触了朱熹等人之后,他便一直认为,儒家之所以在华夏一直没有真正的走向神坛,没有向西方世界的那几本经书一样,成为人们信仰的精神力量。
    恐怕跟儒家那患得患失的心态有关,或者换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儒家自汉被尊崇以来,在不断的自我演化、完善之中,一直都带着一种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患得患失的心态。
    相比较于西方的那些被推向神坛、成为神权,成为人们精神力量的经书,以及欧洲立国当皇帝、国王,都需要那个教宗来加冕的时代,汉儒则是一直游走在人与神之间,即便是经过历代帝王的各种封神拜圣的举措,但其本质,依然是带着一股小家子气,少了那勇往直前敢于以死证道、成神的魄力,如同烂泥扶不上墙一般。
    所以当叶青在为了自己的小命,不得不开始神话皇权,神话赵构跟赵昚时,把二人当成了自己的精神力量,如同神祇一样的存在时,朱熹依然是没有得到一丝的启发。
    自然,更是想不到有效的办法,来阻止叶青利用民间来神话赵构跟赵昚,而且还让赵构跟赵昚如今极为受用,根本不想制止这股风潮,甚至恨不得这股风潮继续刮下去,最好是能够抹去他对金人求和懦弱的一面。
    梁兴跟墨小宝一左一右的坐在车辕上,从大瓦子内刚刚走上御街之上不久,身后便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随着梁兴稳重的把马车赶向路边让道时,从他们身后驶过来马车,也在追上他们之后,减缓了速度。
    马夫看了一眼墨小宝,而后又皱眉看了看梁兴,向来机警的墨小宝,立刻跟梁兴互换了位置,拱手对那马夫行礼道:“在下墨小宝,皇城司都头,不知车夫大哥有何赐教?”
    马车里的燕倾城跟白纯听的莫名其妙,这墨小宝最近是不是在外面疯惯了,怎么什么人都愿意上前招呼两声?
    只是不等她们二人掀开车帘望向外面时,却听见“车夫”的声音响起:“我记得你,叶青在临安时,你一直跟随在左右,你能跟你家大人联系上吗?”
    “小的见过……。”墨小宝看着旁边的马车车帘掀起,露出了信王妃那漂亮精致的面孔时,吓得差点儿从车辕上摔下去。
    被梁兴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还来不及给信王妃行礼,就被信王妃摇头制止了。
    马车里的燕倾城跟白纯则是面面相觑,墨小宝刚刚称呼车夫大哥,而后却是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燕倾城第一时间就想要掀开车帘看个清楚,但白纯却是拉住了燕倾城的手,微微摇头示意先听完了再说。
    “您请吩咐。”墨小宝此时还有些不敢相信,竟然是信王妃主动找到了大人的马车。
    “若是能够联系的到,就告诉他,因为这些天临安城里的那些关于他的事情,有人因此要对付他,包括大理寺,已经着手开始彻查,这些流言蜚语到底是从何人何处开始在临安城流传开的。”钟晴美目流转,静静的看着墨小宝说道。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这些天那些流言蜚语,别人或许是不了解,但她却从第一天就猜到了,这肯定是出自那个无赖之人的手里。
    就如同他那调戏自己时那句以身相许一模一样儿,这临安城的流言蜚语中,也同样有着太多,那无赖在自己面前时,流露出来的无耻样子。
    所以钟晴心里很清楚,临安城内即便是没有了叶青本尊在此,但那无赖依然是能够在临安呼风唤雨,搅得的临安城这些日子是好不热闹,特别是让那些说书的可谓是狠狠的赚了一笔。
    自然,她也很清楚,墨小宝跟叶青之间肯定保持着联系,所以她找上门来,并不是为了让墨小宝替她提醒叶青,而是为了警告墨小宝,他们也被人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