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疆 >章节目录第五百一十一章 念念不忘
    信王府的后门处,一顶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轿子缓缓被抬了出来,而后消失在黄昏的街道之上。
    一座信王府里从不曾让信王妃靠近的小院门口,信王赵璩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站在那月亮门口,身后则是跟着一脸刻意讨好笑容的张达道。
    “这次不错,本王的道法显然又精进了一步。”信王有些意犹未尽的对张达道说道。
    张达道一边恭喜着信王,一边摇头叹息道:“可惜啊,当初吉祥坊的令娘如今一直没有找到,如若不然,我相信若是换成她跟信王探究道法,想必信王道法比现在还要精进,更是受益无穷啊。”
    随着张达道的话语,信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便浮现出了令娘那让他心醉神迷、魂不守舍的娇俏模样儿来。
    那个女人可谓是让他一见钟情,但自从有人刻意破坏后,这近两年的时间来,他竟然再也没有碰见过那令娘,对于他来说,这不得不说是他道法上无法再进一步的遗憾。
    “难道就一点儿眉目没有吗?”信王语气带着浓浓的遗憾,背着双手开始往后花园里走去。
    “以前是没有眉目,不过……。”张达道跟在身后说道。
    “不过什么?”信王霍然转身,神色之间的春意还未完全消退,双目明亮道:“本王就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的突然之间在本王跟前提及那令娘,是不是现在替本王找到了?”
    张达道苦笑了一声,而后感叹道:“说来真是好笑,其实这令娘一直就在大瓦子,依然还在那吉祥坊,但我们却是忽略了吉祥坊,总以为她是在有意避开信王……。”
    “此话当真?”信王神色之间更加惊喜,看着张达道不疾不徐的语气,急急催问道。
    “当真。”张达道跟着信王继续往前的步伐,神色认真道:“但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是,叶青跟她之间好像也有关系,或者说是令娘如今是背靠皇城司,所以才使得……。”
    “叶青?这件事儿是怎么发现的?你们是怎么找到令娘的?”信王皱眉,听到叶青二字后,就让他立刻失去了所有兴致,一下子整个人都变得阴沉了起来。
    “吕祖简在跟李横搭上线后发现的,后来吕祖简暗中窥探过,才发现那吉祥坊里时不时有皇城司的人出没。大瓦子一带,向来有一些人地痞无赖收取保护费,但后来才发现,这吉祥坊如同那李横的茶铺一样,从来没有人敢去收取保护费,所以吕祖简便开始怀疑,这吉祥坊是不是有皇城司罩着,是不是皇城司在大瓦子打探消息的地方,所以才会没人敢登门。”张达道向信王解释着,吕祖简偶然发现令娘的事情。
    “那令娘平日里依然在吉祥坊不成?”信王走到后花园的门口,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廊亭,脚下突然一顿,而后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是,依然在吉祥坊,但隔三差五的便会离开一两天,因为有皇城司的人陪着,所以就算是吕祖简也不敢过于接近,也就无法知晓,她那几天到底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但每次过了那两天,又会如常的出入吉祥坊。”张达道解释道。
    目光绕过信王,只见在廊亭内,信王妃跟宫女正在那里聊天,而吕祖简在准备往信王这边行来时,不得不在经过廊亭时,向信王妃行礼问候。
    “叶青回来时间不长,这么看来,令娘不该是跟叶青有什么牵扯才对。但她会去哪里呢?李横也不知道?”信王问着目光眺望廊亭的张达道道。
    “此事儿也是刚有眉目,还来不及向李横求证。何况这乃是信王您的秘密,所以我以为,在还不清楚李横到底是否真心……。”张达道犹豫道。
    “不必犹豫了,一会儿你便去找李横问清楚。此人即便是跟本王不是一条心,但自今日朝会之后,也由不得他不跟本王一条心了。”信王一想起令娘的模样儿,心情就变得迫切了起来,所以至于李横到底如何,他此刻并不是很在乎。
    但看着张达道有些迷惑的样子,还是解释道:“今日朝会后,李横已经是皇城司副统领,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叶青也不是傻子,他岂能看不出来,朝廷跟本王父皇突然提拔李横为副统领的意思?所以他们两人,想要再像从前那般称兄道弟是不可能了,若是李横有野心,他唯一的办法就是站在我们这一边。”
    “离间他们二人?”张达道猜测道。
    “这只是其一,自叶青掌皇城司以来,皇城司就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可怕,虎口衙门四字如今就如同给皇城司定做的一样,朝堂臣子忌惮,父皇自然也不愿意看到叶青独大,所以此事儿便交由本王,结交、拉拢李横,以此来打压叶青,甚至是必要的时候,太上皇也很愿意牺牲掉叶青,以李横取而代之。”信王耐心的向张达道解释着。
    之所以如此耐心解释,这并不是他觉得张达道为人迟钝,看不透朝廷打压叶青之策,而是他需要打消张达道心中对皇城司惧怕的疑虑,从而才敢放心大胆的去为他寻那日思夜想的令娘。
    信王在告诉张达道如今李横已经是皇城司副统领的时候,正在向信王妃行礼的吕祖简,在廊亭等候信王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便把今日朝堂之事儿告诉了信王妃。
    之所以今日没去皇宫,除了今日朝会很大之外,便是皇太后跟太上皇有要事儿,所以她今日才难得有时间在这王府的后花园,跟自己的宫女芳菲懒散的消磨时间。
    信王走进廊亭的时候,信王妃也只是抬眼看了一眼,而后便继续静静的坐在桌前喝茶、赏花。
    当着信王妃的面,信王自是不好开口询问令娘一事儿,所以接过芳菲给倒的茶水,在信王妃对面坐下来的信王,看着满面笑容的吕祖简问道:“何事儿如此高兴?”
    信王妃钟晴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的听着吕祖简跟信王谈话,不论是两人谈起随着李横被提拔为皇城司副统领后,大理寺是不是应该从中协助朝廷,也给左少卿一些压力一事儿,还是说范念徳一事儿,如今朝廷已经打算就此结案,但白秉忠依然不依不饶一事儿时,信王妃钟晴脸上的平静,则是从来没有变过。
    仿佛就像是在听一件完全跟她毫无关系,甚至是两个世界的事情一样,从头到尾,即便是芳菲时不时的望向钟晴时,钟晴也总是表现的若无其事的样子。
    信王跟吕祖简谈论道最后时,两人的话题便开始转向了令娘,但在两人的嘴里,谁也不曾提及过令娘二字,只是由吕祖简说道:“倒是朱熹发现在凤山书院里,有一个叫王重的孩童,跟她关系让人疑惑。”
    “此事儿本王倒是知道,但一直都没有想到……。”信王赵璩自然是知道,吕祖简嘴里的她是指谁,而有子一事儿,从他第一次看见令娘时就已经知晓了。
    “芳菲,我们回去吧。”钟晴放下手里的茶杯,一剪刀剪断了刚才打理了半天的盆景,看也不看信王跟吕祖简二人一眼,转身便往外走去。
    芳菲急忙向信王行礼,而后才急急追着钟晴的背影离去。
    信王目光复杂、神色阴沉,比起刚才谈笑风生、儒雅自如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
    吕祖简自然是清楚,信王跟信王妃之间的事情,此刻看着信王那目光深沉、脸色铁青的样子,默默站在一旁,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
    其实若不是信王喜好道法双修,也或许信王跟信王妃也会是一对让人羡慕的伉俪,但无奈的是,信王对于道法双修则是情有独钟,多年来宁可跟信王妃名存实亡,也不愿意放弃那道法双修。
    所以吕祖简很难理解,信王为何要放弃信王妃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反而要跟那些为人妇、为人母的女子纠缠在一起,进行那所谓的道法双修!
    张达道、刘广益,还有那刘广益之徒翁葆光,在吕祖简看来,就如同信王的精神食粮一般,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所以才造就了信王跟信王妃彼此之间不可修复的裂痕,还是说,因为他们的存在,让信王在失去信王妃后,找到了精神与肉体上的寄托。
    “令娘之子王重?这么说来,令娘的夫君乃是姓王了?”面目阴沉着的信王,看着钟晴跟宫女彻底消失在后花园后,才开口对低头不语的吕祖简问道。
    “这个怕是旁人无法说清楚,当初令娘在涌金楼时,倒是认识过一个秀才,只是后来秀才不知所踪,兴许是已经死了也说不定,但好像并非是姓王。”吕祖简急忙收敛思绪,对着信王说道。
    “那就奇怪了,为何令娘要让她的孩子姓王呢?朱熹在凤山书院也查不出来吗?”信王蹙眉问道。
    “查不出来,只见过令娘的马车两次,除了车夫就是令娘单独一人,所以很难知晓令娘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儿。”吕祖简斟酌了下言辞后,委婉的说道。深怕因为自己的言语,从而引起信王深深妒意。
    “更不会是叶青,毕竟叶青这么久不曾在临安城,那会是谁呢?此事儿你觉得交由李横如何?还是由大理寺查办?”信王如今满脑子都是令娘,所有的思绪,自然而然的,都是围绕着令娘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