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宋疆 >章节目录第六百一十八章 资源
    到达临安的完颜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叶青的家里拜访了,甚至是,自从来到临安后,几乎每天都会来叶青的家里拜访,而且每一次都是极为的礼貌,并不会轻易的进入叶家,只是在门口问候,得知叶青还没有回来后,便命人放下礼物,而后才离去。
    这一次同样是如此,站在门口跟墨小宝对视着,当看到叶青出现时,眼神也随之变得明亮了一些,与回头的墨小宝,一同向叶青行礼。
    “学生完颜璟见过先生。”完颜璟比前两年长高了一些,也更加的……俊秀,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一样。
    “没有空手来,不错。”叶青看向完颜璟的身后大小礼盒,笑着点点头说道。
    请完颜璟进来,但完颜璟却是摇了摇头,左右看了看不算是太热闹的巷子,而后道:“临安的冬天跟我们大金的冬天不太一样,有点儿潮湿,屋子里呆不住人,学生陪先生走走吧?”
    叶青点点头,示意墨小宝回去,而完颜璟则是命人放下礼物,也把自己的手下留在了巷子里,便开始跟叶青无目的的往御街的方向走去。
    “虞允文、李域二人已经拿下了大半自杞,罗殿如今已经开始向宋廷不断的递投诚表,愿意用五千匹战马来换。先生,这难道是您最想要的?”沉默了一会儿的完颜璟,率先开口说道。
    “这边打仗不比与你们大金打仗,一旦进入寒冬腊月,两边人都不愿意上战场,自杞、罗殿如同大理一样,四季如春,所以对于宋廷来说,继续打下去当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叶青笑着说道。
    “可这些功劳跟您可是一点儿关系没有。这些时日我一直在临安,不论是赵构还是赵昚,都倾向于把此次出使大理之功,记在韩侂胄跟史弥远身上,而至于您,他们并没有那个意思。”完颜璟说道。
    “正常,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自杞、罗殿覆灭,对大宋有好处,也能让你们警惕一点儿不是?何况……你我如今都走到了御街之上,就算是我想要这出使大理的功劳,怕是暗中的那些眼睛都不愿意。”叶青叹口气说道。
    完颜璟却是笑了,而且笑得极为开心,道:“即便是没有璟儿拉着先生招摇过市,但质疑先生通金、投金的声音,在大宋朝堂之上难道就没有了吗?”
    “那还不都是拜你所赐?”叶青伸手扒拉了下完颜璟的脑袋道。
    完颜璟并未躲避,就如同是当初叶青还在金国时的样子,任由叶青划拉着他的脑袋,而后嘿嘿的笑了几声。
    同样,完颜璟也说的不错,但其中一些一直弹劾、攻讦叶青当年出使金国后,已经投金的声音并没有消退,甚至很大部分都是完颜璟在暗中散布着叶青投金的消息,所以才使得叶青,一直是背着通金、投金之名。
    而叶青当然也知道,临安城内每次眼看着质疑他投金、通金的声音快要消退时,而后便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一番,一直在临安维持着这样的一股,并不是声势很浩大的质疑声。
    而这样的质疑声,自然而然的是完颜璟所赐,也因此一直让生性多疑的赵构,对他始终不能完全的放下心来。
    “先生真的不打算弃暗投明吗?赵构对您可是时刻都提防着、始终不能完全放心。虽说赵昚一直想要委您重任,但只要赵构还活着一天,您怕是很难得到赵昚的重任。皇爷爷说了,只要您愿意投金……当年乞石列志宁的位子就留给您。”完颜璟继续拉拢着叶青道。
    “你觉得我值得你们如此费尽心机的拉拢吗?”叶青笑着问道。
    “当然,扬州的铁炉我已经命人送到了皇爷爷跟前,很是喜欢,甚至还要奖赏您呢,因为您不止让我大金有了更好的取暖之物,同样,一旦在百姓之间流传开来,也是一件有利于百姓的大好事情。难道这样的功劳,还不值得奖赏?”完颜璟嘿嘿笑着道,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两人在御街之上站定,看着依旧是热闹喧哗的御街之上人潮如涌、车来车往的景象,对面则就是三婶儿酒馆。
    “这样的小事情先生我可以信手拈来,若是有我觉得金国能够用的上的,自然是不会吝啬。至于前往金国……还是当年那句话:大宋绝非是我华夏之地未来的一统者,而大金,同样也绝非是我华夏大地的统一者。所以我在宋还是在金,其实都不重要。凭借一己之力想要改天换地,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我叶青也有自知之明,从不认为自己有安天下、定乾坤之能。至于一直留在大宋,完全是情感上的原因,何况……家就在大宋。”叶青一边说,一边往三婶儿酒馆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完颜璟紧紧的跟着叶青,如同当初在武州的情形一模一样,只是那天在武州有雪,临安却是阳光明媚。
    “您就这么认定,草原上那些茹毛饮血的部落,能够在未来完成华夏之一统?”跟在身后的完颜璟,在人群中穿梭着大声问道。
    “大宋无志、大金无力,草原上你眼里的那些茹毛饮血的人,既有志又有力,他们比你想象的要坚韧太多,告诉你皇爷爷,我叶青绝非是危言耸听,若是一直对于草原上的部落乱象不横加干涉,早晚有一天你们首先会自食恶果。”叶青扭头同样是大声说道。
    三婶儿酒馆门口站定,完颜璟上下打量着看不出丝毫档次的酒馆儿,指了指门口道:“就这儿?您经常来此喝酒?”
    “别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叶青一扒拉完颜璟的脑袋,另外一只手顺势掀开三婶酒馆门口那厚厚的门帘,于是完颜璟便被他扒拉进了酒馆里头。
    酒馆里头的三婶儿跟众酒客,显然没有见过像完颜璟这么俊俏的年轻人,一个个看着像是踉跄进来的完颜璟,俱是目光一亮,心头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不过当他们把视线从完颜璟那张迷死女子的脸上移开到服饰上时,瞬间一个个眼中都露出了一股忌惮跟紧张来,而后立刻掉转视线不去看那俊俏的少年郎。
    “三婶儿,照旧。”叶青掀开门帘进来,再次毫不客气的扒拉了下完颜璟的脑袋,而后指了指最靠里面的僻静桌子,示意他坐到那儿去。
    当着众多酒客偷瞄的目光,身为大金金源郡王的完颜璟,丝毫不在乎叶青接二连三的扒拉他脑袋,甚至还回头指着最里面那张桌子向叶青确认着。
    叶青点点头,向着有些惊讶的三婶儿走去,完颜璟则是一脸新奇、听话的走到那张桌子前坐下,时不时打量着酒馆里的酒客,或者是看着跟那酒馆儿老板娘说话的叶青。
    “叶官人啊,你……你这是……你怎么跟金人搅到一起去了啊?你这是不要命了啊?”三婶儿偷瞄了一眼看什么都好奇的完颜璟,而后回头小声的对叶青说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叶青说道,而后嘿嘿笑了下后,打趣着三婶儿道:“这些日子想不想刘叔?估计这些时日也该回来了。”
    “去,净拿我这老太婆打趣,他回来不回来,我这酒馆儿不也还是照开不误。”三婶儿没好气的斥了叶青一句,而后便开始忙活着给叶青打酒。
    跟三婶儿又拉了两句家常后,叶青这才在众酒客奇异的偷瞄目光下,走到了完颜璟对面坐下:“怎么样儿?即便是在金国,怕是你也没有来过这种小酒馆儿吧?”
    “嗯,还是头一次来,要是您不带我来,恐怕这辈子我都不会踏入这样的酒馆儿一步。”完颜璟收回打量的目光说道。
    “那就好好体会体会。”叶青主动给完颜璟倒酒,说道:“江南的酒绵柔,余味悠长,如同江南的人文一样,胜在情味之上,而无论是你们大金的酒,还是草原上的酒,烈性如火、苍凉豪放,适合大碗大口喝。这酒则就适合用这小杯品着喝,别是一番风味儿。尝尝?”
    “好。”完颜璟闻着那扑鼻的酒香,端起酒杯先敬了下叶青才开始喝。
    也不知道喝没喝出味道来,一饮而尽后放下杯子的完颜璟,也忘了这不过是一家寻常的普通酒馆儿,张口就口是心非的夸了句好酒。
    看着叶青慢条斯理的品着酒,而后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完颜璟依然还是嘿嘿笑了下,而后替叶青斟满酒后,才认真道:“但不管如何,还请先生相信,无论是璟儿还是皇爷爷,都是真心希望您能够投诚我大金。”
    “说吧,这次又打算怎么给我设套?还是说,已经跟太上皇达成什么协议了?”叶青轻松从容的问道。
    “您就一点儿也不害怕?难道就不怕一直背着通金、投金的罪名,在大宋朝堂之上一直无法得到信任?”完颜璟看着从容不迫的叶青,有些无力的问道。
    “怕要是能解决问题,那我怕死好了。”叶青笑着说道。
    “那就只有逼着您投金了。”完颜璟开诚布公的说道。
    “这么有信心?”叶青心中一动,好奇问道。
    “总得试上一试才知道可行不可行。但也不知道先生是命好还是因缘际会,原本以为您当初刚回到临安时,面对满城风雨的质疑跟弹劾、攻讦,您必然是会走投无路,到时候为了保命,定然会把目光放到求助于我大金身上。但谁能料到,罗马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给了您一个自救的机会。颇黎竟然成了您的救命稻草,还让您又重新获得了赵构的信任,非但是如此,竟然还让赵昚更加看重于您。”完颜璟一边说一边喝酒,语气中参杂着颇多的遗憾。
    “活人岂能让尿给憋死不是?即便是没有罗马人,我依然能够从困境之中走出来,不过就是需要多花费一些时日罢了。”叶青呵呵笑着说道。
    一壶酒很快被两人喝完,已经习惯了完颜璟这个金人存在的三婶儿,神态终于恢复正常,再次给换了一壶酒放在桌面上。
    “所以这一次是又打算故技重施,还是说想出了什么其他有新意的花招儿?”叶青端起酒杯放在嘴边问道。
    完颜璟故弄玄虚的笑了下,嘿嘿道:“三年之内,先生必然是要被升迁的,到时候我岂不就是有机会了?”
    “什么意思?”叶青不动声色的问道,眼底闪过一道凌厉的寒光。
    “先生不妨想一想,若是三年后,宋廷突然委您重任,那么您觉得,以您的资历与背景根基,可否站的稳脚跟?如今您能够在临安城呼风唤雨,那是因为您的背后是赵构在为您撑腰。而您呢……又是能够对赵构投其所好,所以才使得赵构对您即是不放心,但又不得不用您。可若是一旦让您离开皇城司、离开临安,而后又委以您高位,那么您试想下,到时候您会面临的将是一副怎样的困境局面?”完颜璟毫不隐瞒的说道。
    “为什么是三年后呢?”叶青食指开始轻轻的敲击着桌面。
    至于自己到时候会面临什么样儿的困境,叶青不用想都知道,一旦自己这种毫无根基的官员身居高位要职,那么必然是会惹来其他人的眼红嫉妒,加上自己身后又不像是史弥远、韩侂胄那般有着深厚的,可以震慑其他官员的背景,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他人为了上位而攻讦的靶子。
    而这个时候,完颜璟若是再放出自己跟他们眉来眼去的风声,到时候自己就等于是两面受敌,宋廷显然不会轻易的放过给自己治罪的机会,而赵构到时候,如果还活着,或者是快死的话,必然是要拉着自己给他陪葬,以此来灭口自己知道的那些关于北地宗室的事情。
    真到了那时后,唯一能够救自己的,能够给自己提供保护的,也就只剩下了完颜璟一人,而完颜璟,则就可以稳坐钓鱼台的等候着自己来投诚。
    “因为据说您在造一种新的水粉,而这种水粉被您描述的天花乱坠,不光是皇太后,就是连皇后都是天天盼着,天天嘴里念叨着,这个时候赵构自然是不会放您离开临安,哦,对了,还有那被您拖了一年的颇黎,所以才使得……。”完颜璟继续说道。
    “你小子现在越来越不老实了,竟然开始跟我耍心眼儿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何是三年后,但显然,你跟赵构之间达成的协议之中,绝对还有我不知道的,你不肯透露的东西,对不对?”叶青打断完颜璟的话语说道。
    “嘿嘿,其实不说您也能够猜得到吧?”完颜璟反问道。
    叶青没有回答,想了下后突然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就是平衡韩家的利益跟面子罢了。
    如此一来,自己若是被重用,那么南宋为数不多的几路之中,自己将会被差遣到什么地方,经过简单的排除之后,就只剩下了淮南东路。
    淮南东路如今乃是杨简任安抚使兼知州,自己若是这个时候被差遣到扬州,显然韩家决计不会高兴,毕竟杨简是他的人,到了扬州任差遣不过才一年的时间。
    再者便是,与金国紧邻的除了淮南东、西两路、便只有京西南路、利州路。
    利州路、京西南路完全可以排除,若是圣上打算从这两路北伐,那么必然是不会让自己被差遣到这两路,何况,如此一来,也无法创造出自己跟金人互通的成熟条件来。
    所以也就只剩下了淮南东西两路会成为自己往后被差遣的地方,但具体会不会是淮南东路,叶青现在自然还是无从得知。
    不过,这对于叶青来说,何尝不是他愿意的事情。
    他之所以一直以来,没有去阻止临安城那股散布自己通金、投金的声音,便是一直有意把自己跟金人联系起来,从而使得赵构在对待自己时束手束脚,不得不顾及金人的反应。
    当年秦桧南逃回来的人生轨迹,如今大同小异的被放在了叶青的身上,因为二者同样是把金人,当成了自己的政治资源来利用。
    当年秦桧卖国,为了荣华富贵,为了升官发财,便向被金人打怕了的赵构谏言:如欲天下无事,南自南、北自北。从而开始了苟且偷安的偏安一隅的南宋之国。
    而今叶青却是为了保命,也不得不跟完颜璟保持着师徒之名份,还把用来取暖而打造的铁炉,因为武州煤炭一事儿,送给了金人。
    当然,叶青显然并不会像秦桧那般被金人所控,但若想要有自己的绝对自由,叶青便需要在两者之间小心翼翼的做好平衡,从而才能使自己不至于背上千古骂名,甚至必要时,联合韩侂胄一同抗金,才是他叶青最想要做的事情。
    为了一个叶青,无论是有着小尧舜之称的金国皇帝完颜雍,还是跟叶青有着师徒名义的完颜璟,也算是拿出了足够的诚心来招揽。
    而赵构身为南宋的太上皇,显然也不可能在金人的强求下,直接把叶青送给金人,毕竟,赵构再不济,也还是会想着自己的身后事,想着史书上记载自己时的笔墨。
    所以在与完颜璟,或者是完颜雍授意下的谈判中,才会想出这么一招儿,让天下舆论,或者是集宋廷朝堂官员的攻讦,来迫使叶青不得不投向金国。
    “先生保重,璟儿有信心,几年之后,先生必然是会来到我大金的,到时候,不论璟儿是否还是金源郡王,都会拜先生为师,让先生成为天下人尽皆知的金国太师。”完颜璟站在三婶酒馆的门口,对着叶青行礼,郑重其事的说道。
    “放心,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叶青笑了笑,看着完颜璟说道。
    “先生所言璟儿会谨记在心,回到金国后便会再次禀告皇爷爷,定要严加看管草原上的部落,也算是让先生看到璟儿跟皇爷爷对您的诚意。”完颜璟认真说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若是真有一天草原部落崛起,受害者第一个便是你们,别忘了,金人可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人看过,所以他们心中对你们金人的恨,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叶青继续笑着说道。
    完颜璟再次行礼,惹得从酒馆里出来的酒客一个个惊异的侧目而视,不敢相信一个堂堂金国贵公子,竟然向着一个宋人行如此大礼。
    看着完颜璟从三婶儿酒馆里去,叶青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不过此时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苦涩。
    穿越不好混啊,朝堂之上哪个不是人精,要不然自己岂会混到,竟然快要跟奸臣秦桧走到一条卖国的路上了。
    自己自以为聪明,把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间,但谁能想到,朝堂之上的那些人,也在打着你的主意,甚至就连一心重用你的人,也在用你跟金人交涉着各种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