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 >章节目录第055章 善后,各自算计


    丁夫人心里琢磨着该如何去探一探沈家的口风,一边又写了一封书信给娘家的兄长,把这件事情如实告知,以免将来他们埋怨自己没照顾好侄女。然而丁夫人这边还没打探出什么沈家的意图,京城里一股流言蜚语已经在各大世家之间流传开来。

    丁府里是丁澄先得到了消息,毕竟作为当家理事的公子,他在外面接触到人繁杂。这日他也是跟几位同窗在酒楼小聚,就有一个侍郎家的公子哥儿笑问:“伯安,你那表妹张姑娘真是不可多得的妙人儿啊!她写给沈熹年的那首《唐多令》如今可是这京城里的名曲啊!昨儿我去秋月楼,那里的姑娘们都会唱了。”

    丁澄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了,旁边的一个人忙打圆场:“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一样嚼舌根?这些事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来来,喝酒喝酒……”

    当时的境况丁澄是没办法发作的,只好装作没事跟众人应酬,午后回家,彩琴端了茶送上来,旁边的谢氏刚问了一句:“你今儿可听说沈家有什么消息?”丁澄的火气再也憋不住了,抬手打翻了茶盏,怒道:“沈家沈家!你们满心满眼都是沈家!为了这些破事儿,我丁家的脸都丢到八里地以外去了!”

    彩琴吓得不敢说话,忙退到一旁,谢氏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问:“这是怎么了?”

    丁澄先把进来收拾碎瓷的丫鬟骂出去,又指着谢氏嚷道:“你天天闷在家里怕是还没听到吧?你现在叫人出去打听打听!这满京城的人都在说什么?!”

    谢氏给彩琴使了个眼色,彩琴也默默地退了出去之后,谢氏方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朝廷要判罪也要明正典刑,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发火,也是让人冤屈的很。”

    丁澄敲着桌子喊道:“你的好表妹张姑娘写给沈熹年的词,现而今都成了青楼楚馆的红曲儿了!”

    “什么?!”谢氏的脸登时就白了,一个趔趄坐在榻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在我们家住着,她的一举一动都牵扯我们家的家风,再这么下去,各大世家怎么评论我们?我的两个妹妹将来还嫁不嫁人了?!”丁澄怒声质问。

    谢氏缓了两口气,方沉声叹道:“她是我的表妹,不也是你的表妹吗?留她在家里住是母亲的意思,你只管朝着我喊什么?又不是我撺掇她去思慕人家沈公子的!”

    “唉!”丁澄被谢氏堵了一口,自认无法辩驳,便挫败的叹了口气,转身坐在榻上生闷气。

    谢氏看他这样,便也放软了语气,说:“你也别着急,母亲这昨儿还跟我商量着要跟沈家接亲呢,若是沈熹年肯娶俞颖表妹,等他们婚事定了,这也不算什么丑事了。”

    丁澄冷笑道:“如今流言传成这样,沈家怎么可能上门提亲呢?那沈熹年根本就不喜欢俞颖,沈夫人又对这个独子宠爱有加,请问张家有什么本事能让他们低头来求亲?”

    谢氏细思量丈夫的话也极有道理,再者,如果沈家真的有意结亲,当日沈夫人带着儿子女婿来的时候就应该透露消息了。她什么也不说只一味的赔不是,又带了那么重的礼来,想必就是要把这条路堵死吧。想到这里,谢氏无奈的叹道:“这事儿还要看母亲怎么办了,我们是不能多嘴的。”

    丁澄犹豫了一下,起身说道:“我去跟母亲说,这件事情必须尽早解决,再传下去,我们家的清誉就真的毁了!”

    谢氏起身想要拦住他,但终究还是没出口,看着丁澄出去后方至门口对彩琴说:“你叫两个可靠地人去打听打听,看外面那些流言究竟是怎么说的。”

    与此同时,跟着陈妈妈出门采买的茉莉也急匆匆赶回

    来,躲在忘忧的屋里说着同样的事情。

    忘忧听完之后担忧地问:“你说,夫人听见这些话会怎么想?会怎么办?”

    “肯定要气死了!事情闹成这样不但张家没脸,连咱们宰相府的清誉也毁了!下个月还是三姑娘四姑娘的及笄礼,你说谁还会上门提亲啊?”茉莉摇头叹道。

    忘忧摇头说:“这倒是不必担心,宰相千金自然是不愁嫁的。只是,夫人为了维护张家的脸面,一定会让表姑娘嫁给沈熹年的吧?”

    茉莉摇了摇头,叹道:“你这话说的真是有意思,那沈家也不是小门小户,沈熹年又是独子,宫里还有沈德妃撑腰,难道这婚姻大事要任凭别人拿捏吗?”

    “你说的没错,可这事儿终究是个什么了局呢?”

    “管那么多作甚?咱们只管当好自己的差事也就罢了。只希望神仙打架可别拿姐姐你当垫背的了。”

    ……

    丁夫人心里也是着急,文人清流最注重家风名誉,可此事若是因为丁家的女儿引起的,她自然会雷厉风行把这这件事情了结,可问题偏偏出在张俞颖身上,虽然这是自己的亲侄女,可毕竟隔着一层,她的父母尚在,自己这个当姑母的根本无权做主她的终身大事。

    张家的回信还没到,中元节先到了。

    因为这些流言蜚语的缘故,丁素云也没再提及去给自己生母梅氏去祭奠的话,只亲手做了一些河灯让人拿出去放。忘忧一直想跟兄长见一面,就悄悄地求了丁素云想跟着一起出去。

    丁素云犹豫了一下,说:“你只悄悄地去,别叫她们知道了又生出事端来。”

    紫萼想了个主意,说:“姑娘放心,咱们就说是茉莉陪着她娘一起出去的,忘忧受了风寒睡在房里。”自从忘忧打了沈熹年,紫萼对她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紫萼佩服有胆识的人,像忘忧这样打了沈熹年还一点事儿都没有的,差不多是个英雄了。

    丁素云点头应允:“嗯,就这样吧。你去叮嘱刘妈妈一定要早些回来,莫要多生事端。”

    忘忧忙答应了,回房去换了衣裳,披了一件深色的斗篷,跟陈妈妈一起出府去。

    近日来张俞颖,沈熹年以及丁府的丫鬟忘忧的事情在坊间传的沸沸扬扬,沐霖早就想见一见忘忧了,中元节这日他猜到忘忧一定会想办法出来放河灯,便早早地在护城河边等着。

    自己至亲之人,即便遮掩地再好也能一眼认出。忘忧下了马车走了不到一箭之地便看见了沐霖。沐霖显然也在等她,兄妹二人只是交换了一个眼神,便一前一后往护城河边上走去。

    陈妈妈拎着篮子走到河边蹲下身去把一盏盏河灯放到水里,默默地念叨着什么。忘忧同样拎着一个篮子在离开她几步远的地方放河灯,沐霖在她另一侧蹲下身去。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忘忧小声问。

    “你怎么样,那些流言蜚语有没有影响你?”

    “他们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理会我?对了,我听熹年说我们家的案卷被丁大人拿走了,是不是他查到什么了?我要不要……”

    “他也是多嘴!”沐霖不等忘忧说完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你什么都不要做,安心待着就好。”

    “可是……”

    “没有可是,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别让我担心,明白吗?”

    忘忧扁了扁嘴巴,低声应道:“我知道了。”

    沐霖心中一软,又低声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若不能保护好你,将来到了地下我也没颜面见列祖列宗和我们的爹娘。”

    “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沐霖话未出口,就听见身后有人喊了一嗓子:“公子,这边……”

    这声音非男非女,听上去很是别扭,沐霖忙起身往后看,果然见赵祯带着一个面白无须的老男子挤开人群走了过来。忘忧心里也是一愣,心想他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陈妈妈放完了河灯,转身看见忘忧跟几个男子在说话,忙凑过来问:“这几位哥儿是?”

    赵祯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副懒得多说的样子。

    忘忧忙在陈妈妈耳边小声说:“妈妈慎言,这位是太子殿下。”

    “啊!”陈妈妈吓了一跳,差点跪在地上。

    赵祯给了陈妈妈一记白眼,接过身边老人手里的竹篮,把里面的河灯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放到河里去,然后双手扣在一起,闭上眼睛默默地祝祷。

    忘忧拉了陈妈妈往一旁躲了躲,赵祯起身发现忘忧躲到沐霖身后去了,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快。

    “公子,时候不早了,您该回去了。”赵祯身边的老人劝道。

    “时候还早,去那边走走。”赵祯说着,又看了忘忧一眼,说:“一起吧。”

    忘忧福了一福,轻声说:“公子恕罪,我们还有事,不敢耽搁,这就要回去了。”

    赵祯的眼神又冷了几分,沐霖忙上前小声劝道:“如今京城里各种流言蜚语……”

    “罢了。”赵祯不等沐霖说完,便转身离去。

    沐霖给忘忧使了个眼色便急匆匆跟上赵祯的脚步。忘忧站在原地,心想兄长什么时候跟太子走得这么近了?不过也不稀奇,刘少奢是刘皇后的娘家侄子,兄长投在刘氏门下,跟太子相熟也是当然的。

    回去的路上,陈妈妈问忘忧怎么认识太子殿下的,忘忧说之前在贤王府的那几天太子也刚好在贤王府养病,有幸遇见过所以认识。紫陈妈妈也没有再多问,想来同在一个府中,遇见也是寻常事。然而通过这次的偶遇,陈妈妈越发打定主意让女儿茉莉跟紧了忘忧——这个忘忧必定不会久居人下,将来的前程不一定比四姑娘差,四姑娘身边有紫萼,自己女儿年纪小也没什么心眼儿,只有跟定了忘忧才会有前程。

    当晚,忘忧回府之后便早早地睡下,为了把“受了风寒”这个借口圆过去,第二天又在自己房里闷了一天。

    张俞颖的母亲收到书信急匆匆赶回京城时已经到了八月。

    关于那些流言蜚语经过半个多月的发酵已经有了很多版本,沈熹年作为出身富贵纨绔成性的美少年自然也颇有一些仰慕者,这些人有事没事茶余饭后就喜欢这些捕风捉影的桃色事件消磨时间,但丁巍作为当时读书人的楷模也有相当一部分忠心耿耿的追随者,这些人多半都书生意气瞧不上那些武夫外戚之流,每逢遇到有人借着张俞颖来议论丁家,他们都会严词怼回去。

    经过这些天的磋磨,丁夫人对此事已经不再是起初的气愤,见着自己娘家嫂子张夫人的时候,也没有很失礼。

    张夫人进门便拉着丁夫人的手道歉:“这孩子真是不懂事,是我没教好,给妹妹惹麻烦了。”

    丁夫人送张夫人入座,并劝道:“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这些话了,还是要商量一下要怎么应对才要紧——毕竟这关系到那丫头后半辈子的日子。”

    丁夫人心里再不情愿,此时也不能跟娘家人翻脸,于是屏退众人跟张夫人两个人细细的商议。

    张夫人的意思自然还是跟沈家接亲,丁夫人如何不知这是破解流言蜚语的最好办法,但是她已经向沈夫人隐约提起过这事儿,但沈夫人完全没有接话的意思,只说沈熹年还不到十八岁,谈论婚嫁尚且太早。

    “咱们要找一个有体面的人去提亲才行啊!”张夫人低声说。

    丁夫人心想我一个在湘夫人还不够体面?难道你还想把皇后娘娘办出来不成?

    “再过几天就是你家四姑娘的十五岁生日了吧?之前你说要把三姑娘的及笄礼跟四姑娘的一起都在这一天办了,这事儿可定下来了?”

    “嫂子究竟想说什么,不妨直说罢了。”提起此事,丁夫人心里就窝火,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家的两个女孩儿名声都受损,这及笄礼一定不如之前预想的那般热闹了。

    “宰相大人两位女儿的及笄礼,想来定然有贵客来。不拘哪位王妃或者国公夫人出面,想来那沈夫人总要给些颜面吧。”

    丁夫人原本想着张夫人会接了女儿离开京城去地方上住一阵子,或者直接在外面物色一个有才有貌的公子哥儿定下姻缘,将来琴瑟和鸣未必不是好事。却没想到张夫人一门心思要跟沈家接亲。

    “嫂子可想好了吗?那沈家一门武将,那沈公子又纨绔成性,只怕俞颖嫁过去,日子未必好过。”丁夫人皱眉劝道,“依我看,倒不如找个读书人家,哪怕门第略低一些也无妨,只要那孩子肯读书上进,也不愁将来没有前程。”

    “妹妹这话说的也极是,然而这不就等于承认我们家俞颖倾慕那沈公子而不得吗?若是这样,以后她还如何回京城呢?在诸位官眷面前她也抬不起头来呀!”

    丁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原本锦云和素云两个人的及笄礼上,我是打算请贤王妃来做赞礼官的,可如今有这些流言蜚语,我也不好舔着脸求到贤王府上,就想改请刘夫人。”

    “刘家是皇后的娘家,那刘大人是正经的国舅爷,刘夫人若肯出面,想必沈家也不会拒绝这门亲事了吧。”

    丁夫人心底十分的厌烦,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只问:“可是,皇后娘娘跟沈德妃素来不睦,你觉得这事儿真的能成?”

    “咱们细细地谋划一下,我觉得最好还是贤王妃出面……”张夫人拉着丁夫人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边张夫人跟丁夫人关起门来说话,到了晚上,这些话就传到了忘忧的耳朵里。

    原来春雨刚好过来拿东西,恰好听见了,心里很瞧不上张夫人的做派又不好跟旁人乱讲,想着忘忧是个稳妥的人便跟她说几句发泄一下心里的气愤。

    春雨在忘忧的耳边小声嘀咕道:“想不到她竟然生出这样的心思来——这不等于踩着丁家的门楣往上爬吗?连二位姑娘及笄礼上的宾客都在她的盘算之中。这可真是有些蹬鼻子上脸的意思了,难道这张家夫人就没琢磨出来那些流言蜚语是怎么传遍的吗?还这么硬赶着往上凑,有什么意思”

    “这些话你可别出去说!小心因祸上身。”忘忧提醒了春雨一句,又担心地问:“那沈公子的脾气性格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他都这么明白的拒绝了,若这门亲事在硬生生做成,以他那性子会怎么样?”

    春雨叹了口气手:“还能怎么样?世家公子哥儿就算平日里在胡闹,若牵扯到家族利益,恐怕也不能任性妄为吧?这婚姻大事都是父母做主,难道他爹娘答应了,他还能拒婚不娶吗?”

    十有八九他还真能拒婚不娶,到时候闹起来怕是个鱼死网破的结局。忘忧想到沈熹年那臭脾气,默默地叹了口气。

    “你想什么呢?”春雨推了一下忘忧。

    “没,我只是想,二位姑娘的及笄礼真的能请来贤王妃吗?”

    春雨小声说:“这也不好说,毕竟咱们家主君可是当朝宰相,又是力保太子的人。”

    忘忧笑道:“想不到姐姐对朝政大事也如此清楚?”

    “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啊!之前三姑娘过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皇后娘娘不是让太子亲自送来一份贺礼吗?这才多久,你就把这事儿忘了。”

    “这倒是。”忘忧心里越发的担心,暗暗地想着必须找个机会出去一趟,把这个消息透给兄长。

    第二日早饭后,忘忧去找紫萼,悄悄地说:“眼看就是姑娘十五岁的生日了,这次生日跟及笄礼一起办,非同小可。我也没什么可孝敬姑娘的,只想配几个别致的香囊,到那日给姑娘佩戴在身上,祝愿姑娘芳华永驻。只是奴婢手中的香料不全,今儿刚好不忙,就想出去一趟挑一些好的回来。”

    “这也难为你一片心意。只是你那针线活计可拿不出手啊!”紫萼笑道。

    忘忧不好意思地笑道:“自然是要姐姐的针线,我只管调制香料。这才是咱们俩一同服侍姑娘的情谊呀。”

    紫萼听了这话立刻点头允了:“既然这样你就速速的去吧,还让茉莉跟你一起。”

    依旧是车夫老常套了车,忘忧带好了银子拉了茉莉上车,两个人开开心心的上街去。

    “姐姐,咱们还是去之前那家药铺吗?”茉莉兴奋地问。

    “是的,我们先去挑些药材,然后去旁边那家香料铺子买些香料,我还需要找一本古书,也不知道翠墨斋里有没有。你若是不愿跟我去买书,就还去上次那家面馆等我。”

    “如今有一种新兴的水粉叫秋露香,听说特别好用,味道也极其清雅,我要去买一盒。”

    “没问题。”忘忧拿出一角银子给茉莉:“你顺便也帮我买两盒,一定要挑好的,我要送紫萼姐姐。”

    茉莉拿了银子非常开心,下了马车就直奔胭脂铺子。忘忧先去药铺,再去香料铺,最后方进了沐霖翠墨书斋。

    书斋的掌柜的余先生是沐霖的心腹,之前也见过忘忧,一见她来,立刻请进里面的雅间并亲自端上一盏香茶。

    寒暄后,忘忧小声问:“先生,兄长近日可有来过?”

    “昨日还来过,说今天有事要出城一趟,差不多两日后回来。”

    忘忧心想这事儿让兄长传话倒不如直接送信给沈熹年更方便,于是悄声问:“我有一封书信要交给沈公子,你可有办法帮我传递?”

    “这个简单,咱们是做古书字画生意的,各大豪门世家也常走动,沈公子有时候也来咱们这里挑字画。姑娘有书信尽管交给我,若沈公子两日内不来,我便想办法送到他府上去。”

    “好,那你取纸笔给我。”忘忧要了纸笔来,匆匆忙忙写了一封信,把张夫人的意思告知沈熹年让他早做打算。

    余先生把书信收进怀里,又找了一本百年前一位制香大家所著的《寻香秘谱》给忘忧,说这是沐霖费尽心思寻来的,原本就说交给忘忧,今日正好带了回去。

    忘忧把香谱收好,又拎着自己买的药材香料从书斋出来去寻茉莉,两个人又找到车夫老常。

    三人汇合后,茉莉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笑嘻嘻地说:“已经午时了,这个时候回家去只怕午饭已经放过了。不如咱们吃了饭再回吧。”

    心中之事办妥,忘忧难得轻松,遂笑道:“难得出来一趟,就吃了饭再回——你们想吃什么,今儿我请。”

    “我想吃陈记的小笼包!”茉莉高兴地说。

    老常笑道:“陈记包子店还有赠送的蛋花汤,味道也很是鲜美。”

    忘忧立刻答应着:“行,那咱们就去陈记。”

    老常赶车带着忘忧和茉莉二人直奔陈记包子铺,至门口,把马车拴好,三个人进了铺子找了个临窗的桌子坐下。茉莉做主要了三笼包子,四个小菜,小二答应着跑了两个来回,最后送上三碗青菜蛋花汤。

    忘忧拿了一个包子咬了一口,赞道:“的确好吃!”

    “我就说吧!”茉莉也高兴地拿了一个包子吃起来。

    “您二位慢慢吃着,我出去看着马车。”老常拿了一笼包子端着那碗汤出去马车上吃。

    “姐姐你尝尝这个。”茉莉把那盘糟鹅掌送到忘忧面前,“这个特别好吃。”

    “你也吃,这也没外人,就别端着架子了。”忘忧笑道。

    两个人正开心地吃着,忽然听见门口有人笑道:“哟,这二位姑娘真是好胃口呀!”

    忘忧抬头看去,见来人是韩枫,于是忙拿了帕子擦了擦嘴巴,起身笑道:“想不到韩公子也会来这样的地方。”

    韩枫走过来落座,凉薄地扫了忘忧一眼,说:“我来这里不奇怪啊!倒是你怎么会跑这里来吃包子?宰相府不要你了?”

    忘忧无奈的问:“韩公子,你这人说话一向都这般刻薄吗?”

    “呵呵,抱歉。”韩枫勾了勾唇角勉强一笑,又说:“斜对面那家的卤味特别好吃,我请你们,算是赔个不是吧!”

    “俗话说,吃人嘴短呢。”忘忧笑着摇头。

    韩枫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放到茉莉面前,“小妹妹,你去帮忙买一些,可好?”

    茉莉犹豫地看忘忧,不敢接那一大锭银子。忘忧笑道:“韩公子使唤我们倒是顺手的很呐。”

    “哎呀,我也不白使唤,你买些卤味够我们三人吃的,剩下的银子算是辛苦费。”

    “谢韩公子。”茉莉一听这话立刻拿起银子起身跑了出去。

    “嘿!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忘忧叹道。

    韩枫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忘忧,问:“你是真不知我的意思,还是装傻?我这是故意把她支出去的。”

    忘忧敛了笑,正色问:“为何?”

    “熹年近日为了你跟家里闹翻了,你该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呢吧?”

    忘忧心里猛然一沉,但面上依旧平静如水,轻声问:“我应该知道什么吗?”

    “沈大人跟沈夫人想要让他尚贤王府的重华郡主为妻,可他说什么都不答应。沈夫人再三追问,他只说心里有喜欢的人呢了,还说跟那个人青梅竹马,此生非她不娶。”韩枫盯着忘忧的眼睛,低声问:“忘忧姑娘,你可知道熹年说的那个人是谁?”

    忘忧心里一阵慌,暗骂沈熹年这混蛋该不会又把自己扯出来做挡箭牌了吧?

    “忘忧姑娘,我知道你对熹年没有任何想法,但是……”韩枫话说到一半被回来的茉莉打断。

    茉莉把一个大大的荷叶包放在桌上,高兴地说:“我买回来了!”

    “这么快?”韩枫无奈的问。

    “就是斜对面呀!一共也没几步。”忘忧一边说一边扯开荷叶,露出里面的卤猪蹄和卤鸡爪,说:“我问过店家了,他们家就这两样卖得最好。你们快尝尝!”

    “好,尝尝。”忘忧用筷子夹了一个鸡爪,又问:“你给常叔送些过去吧,他在外面也是蛮辛苦的。”

    “哦,好。”茉莉撕了一块荷叶,挑了一个猪蹄两个鸡爪包起来给老常送出去。

    忘忧低声叮嘱韩枫:“你若是能见到沈熹年,就让他去一趟翠墨书斋。”

    “翠墨书斋?为什么?”韩枫皱眉问。

    “你能不能别问?”忘忧严肃的看着韩枫。

    韩枫有些抓狂,把手里的筷子一把拍在桌上,低声质问:“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上次在贤王府我看见你跟太子在一起,可你又是丁家的人,熹年偏偏对你……我就弄不明白了,他怎么会跟你这种脚踏几只船的人纠缠到一起?”

    “韩公子,你能冷静一些吗?”忘忧沉声问。

    韩枫低声喝道:“我怎么冷静?你知道这些天熹年是怎么过的吗?!”

    “这事儿说到底怪谁?怪我吗?”忘忧皱眉反问。

    “我没说怪你——我只是想知道其中的原委!”

    “相信我,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反而更加烦恼。”

    “你竟然跟沈熹年说话一个德行!”韩枫愤愤地站起身来。

    茉莉刚好回来,看见韩枫拍案起身,忙跑过来问:“怎么了?韩公子,我们可没得罪你,你这么凶干什么?”

    “这就凶了?我一介武夫本来就是大嗓门。二位多包涵吧。”韩枫扫了忘忧一眼,转身离去。

    “嗳?这卤味你不吃了?”茉莉看着韩枫急匆匆的背影,莫名其妙地笑道:“这人真是怪啊!”

    忘忧无奈地看着桌上的卤味,摇头说:“不管他,你赶紧的吃饭,吃饱后咱们早些回府吧。”

    “我买了这么多,咱们也吃不完呀!”茉莉心想早知道就少买点了,还能省些银子。

    “吃不完带回去给你阿娘尝尝嘛。”

    “也对。”茉莉不再纠结,埋头开吃。

    忘忧却一点食欲都没有,捏着包子想沈熹年的事儿。茉莉吃了一笼包子喝了一碗汤,抬头看见忘忧傻傻的发愣,手里的包子都捏烂了尚不自知,便担忧地问:“姐姐,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忘忧回神,把手里的包子丢在桌上,“你吃饱了没?”

    “饱了。”茉莉点点头。

    忘忧拿了帕子擦手,又从荷包里拿出一块碎银子放在桌上,起身说:“那我们早些回去吧。”

    “唉——姐姐你等等我!”茉莉忙叫小二,把剩下的包子,卤味一并包起来,又把那块碎银子上秤,等着店家找回一把铜钱,方一并拿着跑了出去。

    上了马车后,茉莉看着忘忧凝重的神色,担心地问:“姐姐,是不是那韩公子欺负你了?”

    忘忧摇头笑道:“你别瞎猜,我就是累了。”

    “姐姐没怎么吃东西,是不是这包子不和胃口?要不一会儿路过香雪斋的时候我去给你买些糕点吧?”

    忘忧只想清净一会儿,便拉了斗篷裹住自己说:“不用了,我睡一会儿,到了记得叫我。”

    回府之后,茉莉抱着一大包吃的去找自己的娘亲,忘忧则拿着自己买回来的东西回自己房中。茉莉见着陈妈妈便把遇见韩枫的事情跟陈妈妈说了,并把自己得的许多铜钱一边交给她,说:“这韩公子真是大方,竟拿一锭银子让我去买卤味,那些东西不过百钱。喏,这些碎银子和铜钱阿娘都帮我收着!”

    陈妈妈纳闷的问:“这好端端怎么又冒出来了一个韩公子?那韩家乃是国公府邸,他家的公子哥儿怎么会认得你们这两个小丫头?”

    “他自然不认识我,但他认识忘忧姐姐呀!也不知道他对忘忧姐姐说了什么,以至于姐姐连饭都吃不下去了,回来的路上也闷闷的,不肯同我讲话。”

    “韩公子?”陈妈妈心中万分狐疑,暗想不是沈公子喜欢忘忧吗?怎么又多了个韩公子?这忘忧不大点儿的小丫头子居然这么招人?

    茉莉见陈妈妈的脸色凝重,忙扯了扯她的袖子叮嘱:“阿娘,这事儿你可别出去乱说,那表姑娘对忘忧姐姐恨之入骨呢,咱们可别再给她惹麻烦了。”

    “你放心,你老娘连这点轻重都不知道吗?”陈妈妈拍了茉莉一巴掌,“快去当差吧,别老腻在我这里!叫人看着没规矩!”

    忘忧这两日心神不宁,连新的来的制香古谱也看不进去,总是挂念着沈熹年是否又生出什么事情来。

    忽而紫萼亲自找了来同忘忧说:“明儿咱们姑娘要跟着夫人去吃吴王世子的喜酒,你要不要跟着去?”、

    “明儿就是正日子了?这时光过得好快!”忘忧叹道。

    赵承渊一向尊丁巍为恩师,丁巍身为宰相,皇室宗亲的喜事他自然要去捧场,丁夫人原本是打算带着两个女儿并张俞颖一起去吃喜酒的,但如今出了这些事,张俞颖自然是要避避风头的好。丁锦云一直倾慕赵承渊,如今心上人另娶他人你,是她心头之痛,她自然不愿去看。

    “姐姐,我……”忘忧有些犹豫,她的确是很想去,因为只有出去了才有机会见着兄长,但她又怕见到沈熹年,又生出许多事端来无法收拾。

    紫萼自知忘忧的担心,又说:“姑娘说了,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的。再说,沈家大姑娘是新娘子,那沈公子送姐姐出嫁,自然是贵客中的贵客,且有许多人陪着说话吃酒呢,怕也没什么功夫理会旁的。再者,明儿贤王妃一定会到的,说不定还会问起你来呢。”

    忘忧知道最后这一句才是重点,于是点头说:“姐姐说的是,那我就跟着姐姐一起去服侍姑娘。”

    “那你明儿早些起来,也好好地梳妆打扮一下,换一身体面衣裳。”紫萼叮嘱了几句方起身离去。

    忘忧把手里的香谱丢开,起身去打开衣柜挑了半天,最终也只选出一套七成新的葱绿色衣裙来。刚好茉莉进来,见忘忧拿了衣裳,忙问:“姐姐可是要跟着四姑娘去吴王府吃喜酒?”

    “是呀,你来的刚好,若是没什么事情忙就帮我熨一下这套衣裳吧。”

    茉莉自然是愿意的,忙去拿熨斗烧碳炉准备熨衣裳,忘忧心想吴王世子成婚,太子殿下十有八九会来道贺。上次中元节放河灯的时候见了他一面也没说几句话,他一向难以安眠,刚才香谱上有个安神的方子,刚好配了给他拿去放在枕边安神。

    当下,忘忧把现有的香料都找出来,照着古方配了一包,又怕有什么不妥,便把这一包香分成两份,一份留着装香包,另一份则放在钵里研磨成粉末,撒了一点在香炉里焚了。

    片刻,正在熨衣服的茉莉打了个哈欠,问:“姐姐你焚的什么香?味道这般好闻。”

    “这是我新配的安神香,怎么样?”

    “这香好厉害,我真的就要睡着了呢。”

    “的确,这是香囊的配方,同样的比例若是焚烧的话,药力功效是更大一些。”忘忧说着,把香料减半,分别装进颜色不同的香囊里。

    为了确保安全,她把配方认真的写下来,又对比了一回,一同装进了一个淡蓝色的锦文香囊里。

    第二天天不亮忘忧就被紫萼叫醒服侍丁素云梳妆,忘忧端了一盏八宝杏仁茶过去,悄声说:“只怕早饭也不能好好地用了,姑娘先用点杏仁茶吧。”

    丁素云接过杏仁茶时闻到一股极其清雅的香味,因问:“你身上的香味真好闻,是什么香?”

    忘忧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一个烟紫色的如意香囊说:“这是奴婢昨天下午新制的安神香,这个香囊挂在姑娘的帐子上,可保证姑娘夜里安眠。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奴婢昨晚先试用过了,除了睡得香甜之外并无不妥之感。”

    “刚好,我这几日夜里总是睡不好。”丁素云说着,转手把香囊交给紫萼让她挂好。

    丁素云刚梳妆完毕,春燕便过来催,说丁夫人让姑娘早些过去。

    紫萼和忘忧忙各自收拾了随着丁素云往上房来。

    丁夫人看见忘忧,心里有些犹豫,尚未说什么,张夫人倒是先开口了:“这就是她们常说的忘忧吧?果然好标致的模样儿!”

    忘忧只得上前请安,丁素云笑了笑,上前两步说:“舅母说的不错,贤王妃都对忘忧青眼有加呢,说她不但模样长得好,心思也巧妙,是个极难得的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