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庭小狱卒 >章节目录第2442章 南域进犯
    惊慌失措地从洞府之中逃出,纳兰省感觉自己的生命,被抽空了大半,没错,曾经的中年人,如今的老年人来自中域或者说整个承天大陆,最顶尖的势力,纳兰部落。

    而且还是现任纳兰部落大祭司纳兰元的胞弟。

    也正因为这样的身份,纳兰省从小到大要承受多于别人几十倍乃至几百倍的压力,可偏偏他的肉身,存在着先天的缺陷,不能炼体,也不能炼气。

    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炼精,走上术炼这条道路。

    然而,在承天大陆,修炼精法则,众所周知的极限是金仙巅峰,而作为承天大陆数一数二的势力,即便真修到金仙巅峰,在纳兰部落也不够看。

    事实也确实如此。

    纳兰省仅用万年,就摸到了天尊的门槛,甚至还成为了天阶术炼师,可是,在纳兰部落的众人眼中,依旧只有纳兰元,没有纳兰省。

    所有人,都觉得,纳兰省已经走到头,再无进步的空间。

    也正因为如此,纳兰省才会负气离开中域,溜达到东域。

    他本以为可以利用这难得的时间洞府,打破众人心里的极限,让族内那些人,特别自己的哥哥,纳兰元刮目相看,然而,现在……

    心有余悸着望着披散而下的白色头发,纳兰省有些心灰意冷。

    很明显,在之前那九九八十一座天阶幻阵破碎之后,洞内的八十一处阵眼发生了变化,以致于他第二次布置出的天阶幻阵,根本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更在不知不觉之中,折损了数万年的寿元。

    此时的纳兰省甚至有一种油尽灯枯之感,如果不能突破到天尊境界,他怕是没有几年可活。

    “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

    纳兰省一阵咬牙切齿。

    同样发现这座洞府的刘浪,从大仙一跃成为金仙,而后飘然离去,而他,非但没有丝毫的进步,反而将自己逼到了悬崖边。

    “左丘悍,都是那个左丘悍!他肯定知道幻阵破碎后,阵眼会随之变换,却偏偏不告诉我……”

    巨大的打击,让纳兰省变得更加偏执,他已经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想到之前,刘浪对于身份的介绍,纳兰省不由得攥起拳头,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

    左丘城。

    已然晋升金仙的刘浪,还在生在闷气。

    生闷气的原因,自然是时间洞府,被纳兰省霸占了,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刘浪知道了纳兰省的名字,毕竟他有真实之眼。

    而在承天大陆,以姓氏判断出身,再简单不过。

    毫无疑问,纳兰省是纳兰部落的人,而且,以其金仙巅峰的修为外加天阶的术炼领悟,妥妥的纳兰部落高层。

    也正因为如此,刘浪才没有轻举妄动。

    否则,以他现如今的战力,再加上同为金仙的沐雪晴,两人分分钟就能把纳兰省剁了。奈何,纳兰省好剁,纳兰部落不好剁。

    就算现在的左丘盟,统一了东域,也没能力和承天大陆数一数二的部落开战,不出意外的话,纳兰部落肯定有天尊大能坐镇,而且不止一位。

    在三界大陆的时候,刘浪就被天尊大能追着到处跑,如今好不容易在承天大陆扎下脚跟,他可不想再过回那样的生活。

    “有命挣也得有命花才行。”权衡再三,决定暂时放弃时间洞府的刘浪,暗暗诅咒起纳兰省。

    时间洞府再好,也有折损双倍寿元的缺点,而且,在刘浪看来,金仙之后,特别是金仙到天尊的跨越,单纯堆砌时间,是没有作用的。

    也许,纳兰省在时间洞府修炼几万年,到最后,还是无法突破那道瓶颈,至少,先前的七千多年,纳兰省是一无所获。

    从这个方向上讲,就算纳兰省将时间洞府,拱手让给刘浪,刘浪用不用还在两说,但是人家不给,和自己不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这也是刘浪生气的根本原因。

    他把布阵的方法,都告诉纳兰省,纳兰省却踢他出局,未免也太孙子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刘浪身上的传音石,忽然震动起来。

    左丘盟一统东域之后,为了方面联系,刘浪以三界传音石为基础,打造出了专供左丘盟使用的传音工具,分发给各个部落。

    不过,能直接联系刘浪手中这块母石的,就只是东域各个部落的大祭司。

    一般来说,不是紧急的事,那些大祭司,都会亲自赶到左丘城,向刘浪汇报,而一旦动用传音石,就意味着出大事了。

    这也是刘浪分发传音石时,定下的规矩。

    他可不想左丘盟的传音石,像三界那样,成为一种娱乐工具。

    翻动传音石上的印记,刘浪发现是南门部落的大祭司南门祥传音,南门部落在东域,属于小型部落,层次上和左丘部落,南宫部落,谷梁部落,慕容部落,这四个部落差不多。

    在左丘盟一举收服端木,长孙,太叔,公羊,司马,这东域排名的前五大部落之后,南门部落主动投诚。

    对于南门部落的大祭司,南门祥,刘浪也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什么事?”接通传音,刘浪沉声问道。

    “盟主大人,南域的司寇部落大举进犯我南门部落,我们已经顶不住了,求盟主大人赶紧派兵支援!”南门祥语气焦急地说道。

    “南域的部落,进犯东域的部落?”刘浪怔了怔。

    东西南北四大边域,有着明确的界限,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极少越界征伐,因为,越界征伐,很容易引起两域之间的大战。

    这什么南域的司寇部落,是脑袋被门挤了吗?不知道东域各个部落已尽归左丘盟统领,招惹东域部落,相当于以一个部落,挑战一域?

    “坚持不住,就暂时后退,尽量避免伤亡,我这就派人过去解南宫部落之围。”刘浪马上对南门祥说道。

    “谢盟主大人。”南门祥激动地差点儿哭了,放下传音石的同时,他也在暗自庆幸,南门部落能及时主动地加入了左丘盟,要不然,这一次面对司寇部落,真就死翘翘了。

    ~~~

    感冒了,头疼。实在写不出第二章了,今天只有一章。抱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