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体验派影帝 > 第十章 好小子,你以后就是我老李的徒弟!
    “卡!太棒了!”

    陈剑导演在看到那手跟那香烟,还不断的往前伸,直到最后落下来,溅起了地上的灰。

    这个画面太有感觉了,实在是忍不住叫好。

    超出预期!

    就这一段戏,虽然简简单单,虽然并不是很长,但是,就这么一小段,就塑造了一个非常出彩的角色。

    对了,此时这个三宝,还没人叫他的名字呢。

    这个八路军战士,压根儿就没人喊过他的名字,他就是这样的牺牲了。

    为了得到更多的弹药,为了给咱们独立团的团长拿烟卷。

    这个牺牲值得吗?

    就这段戏来说,原作的小说里可是没有的,这完全是编剧老江给后来加的。

    至于为啥要加这些戏,原因也简单。

    那小说后面也没办法拍呀,当然就得在前面多多的加入剧情了。

    还好,老江挺聪明的,把这个小说改编的相当不错,前面的战斗戏,无论是抗日战争还是跟楚云飞的较量,写的都很出色。

    其实,小说本身偏重于写实,据说不光出版,还在某个网站上发表来着,可惜没人看,那个网站叫什么起点的吧,陈剑估摸着,那就是个没啥名气的小网站。

    那么,就说三宝的这一段戏,到底他的牺牲值还是不值呢?

    陈导当初就这段戏问过编剧老江。

    老江怎么回答呢?

    “你觉得呢?”

    就这样。

    当时把他给气的呀,又灌了老江两杯白酒。

    但是,也正因为这样,老江一直没说原因,陈剑导演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不过,既然人家老江这么写了,咱们就这么拍。

    至于老江这个家伙,他现在应该是跟着《汉武大帝》那边忙活着呢,听说他这个小说还要出版。

    陈导其实憋着口气,等咱爷们把这部《亮剑》拍出来,拍好了,观众们喜欢看,到时候看你老江的脸上红不红。

    他现在不去想老江的事情了,刚刚的这一段戏,就向阳出演的三宝,他这个导演看着,莫名的就想到了问老江这件事。

    好像明白了,但好像又没明白。

    “哎呀!”陈剑忍不住一拍大腿,想到了一件事,自己跟着摄影,两个人是追着拍的三宝,也就是一直在拍着他的后背,至于三宝脸上的表情,还有其他的细节,都没有拍到。

    虽然这样拍,最后很好的拍到了手跟烟卷,就这个镜头已经足够好了,感觉真的很棒。

    但,就是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可想来,就向阳这样的群演,他出演这个根本不重要的小角色三宝,实在是不值得用两台摄影机来拍。

    毕竟咱们这个剧组也就只有两台摄影机。

    一千万的预算,说出来很大,可放在一部戏里,还是这种战争戏,紧吧极了。

    可此时,似乎边上的摄像师看懂了咱们陈导,他呀,微笑着拍了拍陈导,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摄影机。

    这是拍到了什么特别的吗?

    陈导赶紧过来看,没多久,便笑着朝摄影师竖起了大拇指。

    ……

    何老师跟张老师,一个大政委,一个晋绥军358团的团长,他们刚刚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这么盯着看,直到那边导演喊了卡。

    “呵呵呵……”张老师笑了起来,笑的是即像吕奉先,又像楚云飞。

    何老师心中有所想,可听到的笑声,很是奇怪,“老张,你这是笑什么呢?莫非是笑老李?他之后会吹牛说自己是伯乐?”

    张老师听了干脆大笑道:“我怎么会笑这个呢,只是,从老何你的话里能听的出来呀,刚刚也是觉得向阳那小子演的不错?”

    “是这样。”

    “哈,那老何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

    怎么看出来的,还真是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

    因为他们俩的角度,既不是独立团阵地的正面,也不是侧面,因为要躲着镜头嘛,所以,他们是斜侧面在看。

    可这个角度,是几乎没有办法看到三宝也就是向阳的表情的。

    一个人的表演,连表情都看不出来,那能看出个什么呢?

    但,何政君老师还就是觉得,向阳演的不错。

    他聪明,想到了如何回答,笑道:“我几乎可以肯定,向阳刚刚的这一段,比一般的群演要强不少。”

    很巧妙的说法,让谁也很难挑出毛病。

    张老师就有趣了,他是直接一指,“老何,我也感觉到向阳这段演的不错,挺好的。但,我有更简单的法子,你没看到老李吗?他刚刚那个样子,哈哈……”

    老李的样子?

    何老师听了有些尴尬,因为刚刚他被这段戏吸引,注意力几乎全部在三宝的身上,特别是他的手跟手上的烟。

    可不对呀,要说这段戏的主角,那镜头里就只有三宝一个呀,老李顶多是个搭戏的,他还能如何呢?

    张光苝老师笑而不语,但,还有一个人看到了,自然就是梁林林。

    她看到的是,刚刚的独立团团长老李,他在三宝牺牲的那一刻,狠狠的用拳头往那简易工事的土堆上砸。

    难道,李团长也被向阳这小子的表演给带动了吗?

    梁林林真的没想到,向阳这么一个群演,竟然能展现出这样的演技来,把搭戏的老李团长都给带动了。

    而她更不知道的是,这一幕,被摄影师给抓到了。

    她呀,有些埋怨陈导,你怎么向摄影师竖大拇指,不夸夸向阳呢?

    ……

    ……

    向阳,他是隐约的听到了陈剑导演的一句太棒了,当时他的脑子里乱哄哄的。

    手榴弹,子弹,都要交到队伍上,有了这些才能更好的打鬼子。

    烟卷,这个要给团长,让团长看看咱三宝的能耐。

    他是一直想着这些,直到后背传来一下沉重的打击。

    中弹了!

    没完成任务,没能让团长抽上烟卷。。。

    那么,我是牺牲了吗?

    脑子里全是这些东西。

    所以,不光是导演的话有些没听清楚,便是其他人的话,还有大家对他的夸奖,他也没怎么听清楚。

    直到团长过来。

    “你小子怎么啦?还不起来?想要耽误我们继续拍戏?!”

    向阳这才想到,自己不是三宝,自己是个21世纪的农村小伙。

    麻溜的起来。

    这算是出戏了,对吧?

    从角色里出来,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向阳不太确定,还好,听到了一句关键的。

    “你小子歇着去吧,晚上,咱爷俩喝顿酒。”

    老李勾着向阳的脖子,小声说的。

    向阳可算是高兴了起来。

    ……

    要说喝酒,当然得配上菜,光喝酒不吃菜,容易出事儿。

    不过,咱们这蔚州县在美食方面,完全可以借用楚云飞的那句话。

    上不得台面。

    跟晋省,真的是没多大的不同,甚至还多有不如。

    人家晋省怎么说还有刀削面,咱们蔚州县这边,最有名的算是小米。

    可不是有雷布斯最恨的那句话嘛……谁tm买小米儿呀!

    这话真的是在吆喝,真的。

    至于所谓的大菜,八大碗算是有名的,源自于广灵八碗,就隔壁那个县嘛,但可惜,就这八碗菜,实在是一般,听名字便知,清蒸丸子,炒肉,虎皮丸子,酌蒸肉……

    这可就算是婚宴的美食了,平时想吃还不容易呢。

    知名的馆子就更少了。

    还好,老李不太讲究这些,只是叫向阳随便找一家就好。

    于是乎,向阳就在县城里找了一家还算是不坑的,至少价格公道。

    不过,虽然菜上不得台面,但是酒好,还便宜。

    汾酒,懂白酒的都知道,杏花村出的酒,算是顶级好喝那个层次的,只不过,这厂子挺倒霉的,销量越来越不好了。

    向阳跟老李,两人就是两大碗菜,再来个鸡汤豆腐干,一瓶汾酒。

    老李先问了一句,“你小子会不会喝酒?”

    向阳没言语,直接走了一个。

    小盅,没问题。

    “看不出来呀。”

    “啥也不说了,感情深一口闷。”

    “哈哈……果然东北出来的。”

    爷俩就这么的你一杯我一杯的。

    向阳其实留了个心眼儿,他没提拜师那事儿,他呀,是等着老李师傅自己说呢。

    但喝着喝着他就发现,这老李可能也有些不要脸。

    他不提呀。

    那没办法了。

    “师傅……”向阳刚刚把这两个字说了,那边老李就伸手摁住了他。

    “小子,再回答我一个问题。”虽然喝了不少,可老李的眼睛没有半点浑浊,此刻,认认真真,正正经经的盯着向阳。

    “好啊。”向阳不惧。

    只听老李说道:“我问你,三宝这个小战士,他为什么非要给我这个团长拿烟卷?他死的值得吗?他是不是想拍团长马屁?”

    向阳听的清清楚楚,这不是三个问题,是一个,是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但这个问题,他之前就已经琢磨好了。

    于是,向阳笑了一下,迎着老李灼灼的目光,说道:“三宝这个角色,我分析好了。首先我说,值不值。

    值!

    是不是想要拍你李团长的马屁。

    不是!

    为什么非要拿烟卷呢?

    很简单,就是要显示一下三宝的能耐,咱独立团的人,有能耐的兵才能吃肉!

    你这团长教导过我们,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确实,这是为了获得你这个团长的认同。

    但三宝也不光是为了这个认同,他还是为了更重要的东西。

    军人的骄傲!

    仅仅只是杀敌,这不够!

    仅仅只是拿回弹药,这还不够!

    我就非要多拿一包烟回来,因为这样才能显示我的与众不同。

    这才是我们独立团战士应该有的气质!

    三宝只是独立团的普通一个,独立团每一个普通士兵都像这样,额外的多做那么一点,那么,汇聚起来就不止一点。

    正因如此,独立团才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这包烟其实是骄傲,这骄傲能产生勇气,战场上,这比命还要重要!

    所以,便是面对强大的对手,也敢于亮剑!”

    向阳他这嘴就好像泄洪的闸门,打开了就关不住。

    本来还想继续说,他是越说心里越热乎。

    可老李一把将向阳给拉了过来,抱着他的膀子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以后就是咱老李的徒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