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界佳缘系统 > 第98章 闹剧
    “母亲,你还想怎么自圆其说,好,我打电话给李云涛君,让他亲自来到各位面那就再清楚不过了,咦,我的手机呢。”苍树红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俏脸唰地发白。

    “纯一郎,你喜欢这女孩吗?”明泽纯一郎的母亲深深看苍树红母女一眼,然后突然低头对儿子悄声道。

    “喜欢……”明泽纯一郎怯怯道。

    “很好!青木太太,你俩母女是想在我面前演一出好戏给我们看吗?我时间很多,我可以慢慢欣赏你们演完它,不过我现在善意提醒你一下,根据我们当初的约定,若我儿子表示喜欢,你的女儿就必须嫁进明泽家,不嫁也是可以,那请你退掉你兜里的订金,2倍!”明泽纯一郎的母亲强势爆发。

    “优梨子,你听我说,嫁给艺术家是没有未来的,不然你会落得个跟你妈妈以前一样的被人抛弃的下场,明泽纯一郎是非常乖巧,体贴的男生,大学也是就读东京大学,跟你很是般配,嫁入明泽家后,你会幸福快乐,不需要外出工作,在家里相夫教子。”青木太太央求道,“好女儿,听妈的,妈妈不会害你的!”

    “嗨,母亲,你怎么能不询问我的想法,就直接收人家订金呢?我真的很生气……”苍树红有一种被亲生母亲亲手卖掉的悲绝,她站起身,掉头就走。

    要是往常,苍树红也不会有这么激动的举动,因为苍树红是内向乖巧的软妹子,但人能被逼到这份上,被亲人出卖的感觉,真是太伤人了,苍树红此时有那么一刻想看到自己母亲给人赔礼道歉,哭着要赔双倍订金给对方的画面。

    “想走?没那么容易。纯一郎,你马上打电话给你的舅舅,让他带两个警察,把这两个专业骗取别人钱财的嫌疑人带走。”明泽纯一郎的母亲从后一把抓住苍树红的手,拉住苍树红的同时,对儿子喝道。

    “哎……请放手。”苍树红惊慌失措。

    “母亲……不用把警察也叫来吧。”明泽纯一郎犹豫着是否要上前解救苍树红被自己母亲拉着的手,因为现在苍树红的惊慌模样让他看着心疼,只是他平时非常畏惧母亲,因为她可是掌管家里一切的女霸主。

    “明泽太太,这样吧,我把钱赔你。”青木太太改变主意道,说着她从包包里找银行卡,因为以前发生过一些事情,青木太太绝对不想跟警察局有任何的瓜葛。

    “赔钱就完事?那点钱我们明泽家不放在眼里,我现在只要人,不要钱,纯一郎,你拉着青木太太,我们离开这里再计议。”明泽纯一郎的母亲霸道道,她刚刚话音一落,手里感觉一空,然后她吃惊地看着眼前如凭空出现的男人搂着苍树红。

    “云涛,你怎么会在这里。”苍树红惊喜万分在李云涛怀里,抬头看着他。

    “谁,敢在我面前欺负我心爱的女人。明泽家,我听都没听说过,哼。”李云涛阴冷地扫视在场所有人,一下镇住全场,随即他关切怀里的心上人,“小仓鼠,你没事吧?我本来是给你送手机的,却看到了这一幕,还好我来了,你现在哪里不舒服,告诉我,若是对方对手欺负你,我加倍奉还。”

    “没有,我很好。”苍树红萌萌地摇摇头。

    苍树红跟李云涛同居这段时间,自然是知道,李云涛貌似不起眼,实际上,随便一出手,就有可能打死人。

    形意一年打死人,在李云涛这里不是比喻,而是他真的能打死人。

    “小仓鼠……云涛?对了,优梨子,你是《我的AI女友小哀》的作者苍树红,对吗。李云涛,你就是苍树红的男朋友,对吧。”明泽纯一郎突然激动地走到李云涛和苍树红面前,“该死,我早该想到,苍树云涛老师,是一对情侣。”

    说着,他甚至直勾勾的看着李云涛,不像是情敌的仇恨,倒是满脸红晕,像是一个基情满满的基友。

    “你想干什么?”李云涛被吓得缩了缩,我不搞基啊,你站这么那么近干嘛,不要用这么炽热的眼神看着我。

    “抱歉,我激动了,我是《我的AI女友小哀》,是你们的忠实粉丝。”明泽纯一郎对李云涛和苍树红来一个45度的深鞠躬,“如果你们是苍树云涛老师的话,我必须要说声对不起,给你们制造困惑了。”

    “嗯,是我们,我们就是《我的AI女友小哀》的组合苍树云涛。”李云涛恍然道,“我李云涛,原作。而苍树红的原画,我们不仅仅是搭档,还是同居在一起,未来我们也是打算结婚的。”

    “十分对不起,差点做了件让我自己终身懊悔的事情,作为粉丝,永远支持你们的作品,支持你们永远在一起!我希望我以后的儿子,也能看到你们的作品长大。我现在跟我母亲先走了。至于你们跟青木太太的意见分歧,你们慢慢谈吧。”明泽纯一郎鞠躬后,目光闪过一抹神采道,说完拉着自己的母亲往咖啡厅外走。

    “纯一郎先生,你的订金。”青木太太伺机还钱。

    “谢谢青木太太。”明泽纯一郎本来不打算收回这订金,想当它是给苍树红和李云涛的结婚红包,但他犹豫了几秒,还是接过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视财如命。

    另外,他也知道,这会给李云涛和苍树红带来困惑的。

    “纯一郎,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是很喜欢这女生吗,就这样放弃……”

    “母亲,我们回家说,你不要再劝我回头,否则我不继承明泽家主的家业……”

    明泽家主的母子就这样像一溜烟消失在众人视线,接下来是李云涛,苍树红,和青木太太在咖啡厅对峙。

    “青木太太,虽然我尊重你的长辈,但你今天这件事,做的不地道!”

    “我为自己的女儿谋求未来的婚姻美满,有什么错?男方的条件你看到了,不仅仅家境好,还有良好的教养和名校学历。我这么做,完全是希望优梨子不再步入我当初的那条错误的婚姻路线。”

    “妈妈,你真的错了!这么多年来,你依然还是对于过去耿耿于怀,永远放不下过去的包袱,也越来越偏激了。人生除了生存之外,更重要的是梦想。李云涛君和我是因为梦想走在一起,妈妈,希望你不要因为自己没有梦想,就摧毁有梦想的我。”苍树红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哪,索性就坐下来,直接在这里跟妈妈讲她今后的人生选择。

    “梦想?梦想能当饭吃吗?吃不上饭的时候,你去哪里哭求,也没人施舍给你一日元。”青木太太恨其不争道,“小时后,你爸爸当初跟我离婚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有留给我们母女,你知道一开始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知道,我经历过比地狱还痛苦的事情吗?你不知道,我一直怕你知道,看不起妈妈!但是……现在,不得不告诉你,优梨子,我对你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你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意识到生活的艰辛!”

    “妈妈,我相信自己的选择,相信李云涛君!不需要选了……这就是我最好的选择!”

    “青木太太,我不知道你是为什么看不起我,但我想你遵守约定诺言——我们能在JUMC上连续五期得第一,我就可以跟苍树红结婚,请不要再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如果刚才不是我出现了,你和你女儿会发生什么危险都不知道,一旦铸成大错,谁也救不了你。”李云涛沉着道。

    “你……我不想跟你说话,梨子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的!妈妈,全部都是为了你啊,为什么不理解妈妈……”青木太太被气的不轻。

    “妈妈……现在是你不理解我……”

    十多分钟后,李云涛跟苍树红上了一辆计程车,离开了涉谷,茶亭羽当。

    刚才跟母亲争吵得累了的苍树红依偎在李云涛的怀里,眼中还带着一丝泪痕。因为……她被母亲今天的做法伤透了心,与此同时,也有点担心跟母亲决裂的话,今后会不会失去仅有的亲情。

    李云涛也很疲累,所以他选择没有说话,温柔滴搂着她的细腰,享受这失而复得的喜悦。没错,差点真的有可能失去她,如果晚了一步,或者没到达现场,后果真的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