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本善良之崛起 >章节目录第826章 救出红樱将军
    楚河带着丁松子冲进来的时候,里面一片血腥,这谍卫还真是厉害,一百多人卫队,竟然攻击着千人军卒,而且现在地下躺着的,都是士兵,虽然占据了上风,但说实在话,楚河并不高兴,因为这些军卒也是属于大夏帝国的力量,在这种杀戮中却是白白消耗了。

    “一字王,并肩王已经闯进去了,你快去帮他----丁松子,你找死!”那剑煞才说着,却是发现了楚河身后的丁松子,她当然一眼就认出,这个丁松子就是外面驻守的几大宗师之一,手中的剑一转,就已经向着丁松子袭去。

    楚河喝道:“剑煞不要乱来,现在丁松子是自己人,丁松子,帮助谍卫挡住这些士兵,如果能不杀人,尽量不要杀人,这些人,也是大夏帝国的力量。”

    “是,一字王。”

    看着丁松子领命之后,朝着挡在前头的士兵而去,剑煞都有些傻眼了,叫道:“一字王,丁松子他是你的人?”

    楚河笑了笑说道:“以前不是,现在是了,好了,我去助青凤一臂之力,这些事,以后再解释。”

    楚河说着,身形一纵之间,就已经跃过了那道高墙,转眼就消失了。

    剑煞看着大杀四方的丁松子,还都想不明白,丁松子分明就是敌人,怎么会突然间变成了自己人,太想不通了,不仅剑煞如此,连那被击得步步后退的兵将,也是一头雾水。

    其中一个将领就已经大叫:“丁前辈,你弄错了,我们才是朋友,前天我们还一起喝酒呢?”

    “花将军,不好意思,本座是一字王的人,只会听从一字王的命令,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本座也不大开杀戒,放下兵器吧,你也知道,就算是软禁了红樱将军,也挡不住女皇回归的路,一旦女皇下令攻城,生灵涂碳,到时候会死很多人,而且死的还是我大夏国人。”

    那将军有些傻眼了,说道:“可是,可是这是霍将军的命令……”

    “什么霍将军,他不过是大夏的一个叛贼而已,花将军有大好前途,不要执迷不悟了……”

    “花将军,不要听这妖道胡说八道,我们现在做的才是正确的,是为了整个大夏的荣耀。”一个副将冲过来,打断了丁松子的劝说,丁松子也不客气,手中的剑,瞬间动了,人如箭般的,就已经冲了前去,嘴里更是叫道:“你这般的人,真是死不足惜。”

    谍卫本来就强,再加上一个宗师相助,这千人军卫还真不是对手,很快的,被击得溃不成军,死伤无数,虽然楚河交待了,能不杀人就不杀人,但在这种场合,你不杀人,人就杀我,实在手下留情不得。

    楚河已经冲进了樱花小榭,这里的确是樱花绽放,随着夜风,花瓣如雨,洒落纷飞,一种樱花的淡然清香,弥漫在这里的每个角落。

    “楚河,快来助我一臂之力。”青凤此刻,正在被两个老妪左右攻击,而在不远处,伫立着一个身形丰腴,脸上带着愤怒神色的女人,虽然一袭长裙带着温情之意,但从她的身上,却是一丝也感受不到温柔。

    楚河身形一纵,突然间就消失了,等他再出现的时候,两个老妪已经惨叫着飞了出去,龙行六意的力量,却是她们的克星,虽然两人没死,但却是已经废了。

    而那愤怒的女人,立刻冲过来,拾起了一柄掉落的剑,两挥而落,把两个老妪当场杀死。

    青凤立刻赶了过去,把女人拉开了,叫道:“红樱,不要激动,冷静一点。”

    女人回身,持剑的手微微的在颤抖,说道:“我的几十近卫,个个与我亲如姐妹,现在却是大半的都死在两人手下,我要将他们挫骨扬灰。”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值守王都的女将红樱,这会儿说着,眼睛腥红,一下子跪倒在了青凤的面前,说道:“并肩王,红樱大罪,辜负了女皇的信任,让王都落入霍思空手中,我现在身体被废,功力皆失,却是帮不了并肩王,等我交出兵符,自会自尽以赎已罪,还请并肩王成全。”

    青凤一惊,手在女人腕处一探,脸色大变,惊叫道:“他们好狠的心,竟然废了你的气海。”

    女人点头,说道:“正是,如若不然,红樱又怎么会被软禁于此,并肩王,时间紧迫,请你随我来。”

    拉着青凤的手,来到了后院,劈开一座被锁起的柴房,里面被绑着数十位女兵,正是红樱的亲卫,见到红樱,一个个痛苦的叫了起来。

    “将军。”

    “大将军。”

    红樱喝道:“不要叫了,并肩王已经来救我等,等下你们协助并肩王,取回兵权,平定叛乱,为死去的姐妹报仇雪恨。”

    红樱手中的剑,割断了女卫们手脚的绳索,恢复了她们的自由。

    然后回到院落一处密室,通过了几个机关,才取回了兵符,跪送到了青凤的手里。

    “并肩王,保重,红樱有愧陛下,有愧大夏帝国,无脸再活,时间紧迫,你们快走吧,尽快赶去大营,结集军力,那霍思空一定已经被惊动了,这会儿定派兵赶来,若是被他们困住,危也。”

    “并肩王,求求宽恕将军吧!”

    几十个刚救出来的女卫,全部跪在了楚河的面前,青凤也是为难,回头看了楚河一眼,问道:“楚河,怎么办?”

    楚河扫了那红樱一眼,而红樱也抬头看来,四目相视,楚河说道:“我有办法帮她恢复功力,就看她愿不愿意付出代价。”

    青凤一愣,然后眼睛一亮,似乎想明白了,立刻高兴的说道:“红樱,你不要太过失望,楚河有办法治好你,让你恢复,现在,我们一起赶去军营,只要到了军营,就安全了,京卫军团你才是灵魂,就算是我这个并肩王,也未必有你的命令这么好使。”

    “那太好了,将军,我们一起走了,我们死里逃生,又怎么能放你一人留在这里,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

    “是啊,将军,我们还要为那些死去的姐妹报仇,你一定要活下去。”

    红樱看着楚河,问道:“他就是楚河,并肩王你一直苦苦寻找的楚河?”

    “他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楚河,现在他更是陛下亲封的一字王,飞舞军团的军团长,好了,咱们有什么话,路上再说,你们保护好红樱将军,现在马上赶去都卫军营。”

    虽然有很多话要说,但很显然的,眼下并不是最好的时机,时间太紧了。

    被几个女卫簇拥着,红樱无奈的随着楚河,青凤走出了院落,外面尸横遍野,血气冲天,而剩下的士兵,侧是跪在地下,选择了投降。

    “罪将花花李,参见并肩王,参见一字王。”那将领立刻冲过来,跪倒在了楚河与青凤的面前,把两人吓了一跳。

    那一脸得意的丁松子捏着自己的两抹长须,说道:“花花将军弃暗投明,都是老道的功劳,一字王怎么也要奖励奖励老道吧!”

    楚河无语,身旁的并肩王脸色并不太好,因为红樱的惨状,她也是杀气腾腾,说道:“你们作为帝国将领,无视女皇恩泽,背叛作乱,我如何留你?”

    那花花李将军吓了一跳,说道:“并肩王,我等都是受霍思空之命才来此,他身为上官,我等岂能抗命,未将知道霍思空的兵力布署,相信对并肩王一定有用,请并肩王饶我一命,我愿意戴罪立功,拨乱反正,为陛下效命。”

    一旁的红樱说道:“并肩王,给他一个机会吧,花花李将军总算没有一条路走到黑,此刻悔改,还为时未晚,我们需要有熟悉霍思空兵力布置的人,他正好合适。”

    楚河说道:“既然如此,那就饶他一命,速速带路,我们要去京卫大营。”

    青凤说道:“花花李,你只有一次机会,若能在接下来的王都剿叛中立功,我可以向陛下求情,饶你不死,你也应该知道,叛逆之罪可是要诛九族的。”

    “未将知道,未将一定会全力以赴,并肩王,在红樱将军的樱花小榭四周,霍思空布置了不少的兵马,特别是都卫大营,更是如此,我们不能从官道,只能从小路过去,未将知道一条路,绝对安全。”

    青凤听了,看了楚河一眼,楚河点头,朝着丁松子说道:“老丁,你与花花将军前方探路,我们随后而行,若遇阻拦者,杀!”

    “是,一字王。”

    丁松子,花花李将军率着剩下的军士,前方开路,刚才还是生死之敌,这会儿却是变成了战友,局势一变再变,让人应接不暇。

    “这丁松子是驻守我小榭的五大宗师之一,怎么会变成自己人?”红樱实在忍不住的问道。

    青凤也看了过来,楚河说道:“五人我宰了四个,他投降了,我无人可用,就给他一个机会,这老家伙好像是修武痴人,也是一个挺聪明的人,放心好了,他不会做傻事的,何况,我也不怕他做傻事。”

    “果然不愧是我青凤看中的人,牛。”青凤给了一个赞,立刻说道:“剑煞,你们负责押后,红樱,走吧,等去了都卫大营,我让楚河替你疗伤,他既然说可以救你,就一定可以。”

    一行人走的是小道,小巷穿插,若不是熟悉的人,还真是找不到这样的路,看来留那花花李一命,也是有用处的,是得给那丁松子记一功了。

    都卫大营,并不在主城之中,要知道这可是结集了十万大军的驻营,需要一个很大的面积,所以只能放在郊外,等走出内城,快到外郊的时候,丁松子与花花过来了。

    “一字王,并肩王,前方有霍思空的禁卫千人值卫,我们只能从他们那里闯过去。”

    “他们有重弩,我担心闯不过去,困在这里,一旦发出信号,四周的叛军很快就会过来支援,而且那霍思空现在应该已经到过樱花小榭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向都卫大营而来,据未将所知,他已经劝动了好几个将领,恐怕会对并肩王不利。”

    楚河问道:“离都卫大营还有多远?”

    “三里之地。”

    楚河连想也没有想,就已经说道:“没有多少时间了,闯过去,我替你们开路,无论如何,要尽快到达都卫大营,调动大军平叛,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安全。”

    虽然不想多造杀戮,但如此情况下,不杀人是不行了,楚河也只能染上血腥,打通前方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