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章节目录第90章 你要死了
    “小师傅,这大厅里太乱了,不如咱们去包厢里坐坐,在下倒还有一事相求呢!”易镡训斥了白狐狸一通,却是向着陈一凡这边走了过来,笑道。

    易镡这笑起来倒也和善,完全看不出是泷水县三大黑帮之一三煞帮的老大。

    他刚刚确实是故意的,陈一凡降鬼的速度实在太快了,那会儿他正忙着跟一堆人挤出门儿呢,并没有看到陈一凡是怎么降鬼的。

    他看过来的时候,陈一凡已经在往那被“厉鬼”附身的女人身上挂法器了,所以易镡其实是有些怀疑陈一凡的能力的。

    这才任由白狐狸上前试探,道士虽然并不一定都会打架,但厉害的道士,不缺自保的手段。

    “我没工夫帮你!”陈一凡摇了摇头,易镡身边跟着一群一看就是黑社会混混的家伙,陈一凡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

    更何况,刚刚他手下的人还对自己出手了。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以为你会两招功夫就能横着走了,这不是拍电影,仗着几招功夫就能以一挡百!”易镡身后,另一名小弟却是掏出一把手枪,对着陈一凡威胁道。

    易镡顿了顿,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没有阻止,静观其变,这小子确实有些不识趣了,虽然拳脚厉害,莫非他还真能跟电视里一样躲枪子儿不成。

    对枪械,应该还是会有些顾忌的吧?

    之前他请那老道士给他展示过几招道法,但也说过,其实现在修士的处境还是有些尴尬的。

    捉鬼降妖他们是在行,道法武功也确实存在。

    但这现代社会,一把热武器即使落到普通人手里,也足以对修炼了十几年的修士、武者造成威胁了。

    这大概也是现在道修不显、鬼怪不显的原因之一,这个世界还是普通人的世界,就算是这些高人,也得遵从国家政策呀!

    什么神神鬼鬼的都是封建迷信,捉鬼拿妖,也只能暗地里进行,如果造成了太大的影响,自然会有专人来处理。

    比如某年的坠龙事件,当时的影响范围无疑是极大的,但很快也被淡化处理了。

    人类社会需要安定,就注定那些非常规事件,只能控制在小部分人群当中。

    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陈一凡心里一慌,但脑子里很快传来系统不屑的嗤笑声。

    因为手枪的出现,还没来得及离开夜店的普通人又是一阵惊呼。

    “你要死了。”陈一凡却是忽然抬头,对用枪指着他的那人道。

    这话很平淡,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但却如同宣判,话音刚刚落下的那一刻,原本听到陈一凡的话,还不屑的露出一丝好笑神色的持枪混混忽然脸色一变,抬手捂住自己胸口,瘫倒了下去。

    “彪子!”见到这诡异的一幕,易镡终于忍不住脸色大变,忙蹲下去扶住彪子喊道。

    但此时的彪子已经没了生息,眼睛圆睁,瞳孔放大,易镡颤颤巍巍抬手探了探彪子的鼻息,一下把彪子丢了出去,那手枪落在地上,也没人敢捡。

    易镡瞪大眼惊恐的看向陈一凡,颤抖道:“是……是你,杀了他?”

    易镡作为三煞会的老大,可以说也是双手沾满血腥了,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杀过多少人,但现在,面对如此诡异的手段,他只觉得心里打颤,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陈一凡碰都没碰彪子啊,这岂不是说,他要杀自己,也是同样简单?

    “不,杀人是莽夫所为,我从来不杀人,我只……要命!”陈一凡摇头道,微微勾起的嘴角,带着莫名的邪意。

    增寿不易,减寿易,不到寿限便意外横死的人多了去了,这在地府,叫枉死鬼,要在枉死城等到自己寿限尽的。

    “此人,纵然我不要他的命,他也活不过三天了。”随后,陈一凡又瞥了彪子一眼,摇头道:“不如早早去等着,路上也走得从容。”

    若非如此,陈一凡也不会这么直接要了彪子的命了,除非他开了那一枪。

    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是死嘛,三天,不多。

    “我们走!”说罢,陈一凡回头对张小飞和黄琰道。

    却不知,他刚刚这一番似乎只是在向人解释的话,却莫名的让在场的人全都遍体生寒,包括张小飞。

    什么叫不如早早去等着,也走得从容。

    那可是死啊!又不是去哪里郊游。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把生死说得这般从容!

    过了半晌,张小飞才回过神儿来,背起了被定住的慕浅月,三人往外走去,一路过处,所有男的女的,不管是常泡夜店,桀骜不驯的混子、太妹,还是易镡的小弟,纷纷惊恐的让开路来。

    易镡一时难以回神儿,只定定看着陈一凡三人往外走去。

    只有他旁边的郑家爽,盯着那少年似乎柔弱的背影,目光灼灼。

    力量,从来不是外在表现的,这才是强者!

    而他,无比渴望成为一个强者,他也想拥有那样的力量!

    “轰隆!”一声沉闷巨响,陈一凡在门口停了下来,抬手饶了饶头,回过头来。

    他一回头,注视着他的众人纷纷忍不住后退两步。

    “干嘛?”陈一凡抬起饶头的手一滞,疑惑的看了这些人一眼。

    “那什么,你们有谁带伞了吗?借我用用呗,今天出来的时候一点下雨的意思都没有,我们就没有带伞……”随后,陈一凡饶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解释道。

    不知何时,嘴角那一丝邪气已然消失不见,这阳光腼腆的笑容,竟然让众人不由感受到一丝今夜久违的温暖,甚至有些想要感动得大哭。

    唉呀妈呀,刚太吓人了啊!

    果然,黑夜之后就是黎明吗?

    “我,我这里有一把,太阳伞可以吗?”人群里,有个妹子弱弱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大半夜泡夜店还带太阳伞,陈一凡也不管那么多,上前接了过来,感谢道:“谢谢你啊!你叫什么名字,要不留个电话或者地址吧?赶明儿我给你送回来。”

    “不,不用了!你快走吧!”那妹子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