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当医生那些年 >章节目录第3056章
    两老感慨说现在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在这里扎了根,很难移了。

    他们一直在这边做一些祖传手工编织产品,当地人也很喜欢,大富大贵是不可能,倒也能维持生活,而他们的女儿快三十,做导游,带游客出国游。

    有时候也会接待祖国来的游客,现在经济发展好了,他们也很骄傲。

    正说着,手机响了。

    贺兰婷给我打来。

    问我在哪。

    我问了老夫妻后告诉了她的位置,她说马上派人过去接。

    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微微笑,把通话记录删除,还给了老夫妻。

    这边这个位置其实就是我们所待的城市,只不过是靠西南边的郊外海边,离城市中心点大约有二十多公里的距离。

    那其实也不远。

    吃过饭了之后,黑明珠去洗了碗。

    又和两老夫妻聊了一会儿,他们比较好奇我们的发展,我们那边人的生活习惯等等。

    当接我们的车来到时,两老夫妻送我们出来了外面,贺兰婷和柳智慧都没来,来的是张自和一个司机而已。

    黑明珠过去跟张自拿了一些现金,又去问司机要,然后拿着过来给两老夫妻,两老夫妻死活不愿意,说只是吃了一顿饭,怎么能要钱,还是自己心连心的一家人的钱,我们能遇上就是缘分,怎么能要钱。

    他们把我们都当成了一家人,一个大家的人。

    我们也没有再坚持给,就上了车离开。

    看着两老夫妻的身影,再看到车子开出来外边见到的很多的跟我们境内一模一样的墓地,那一块块刻着中文的墓碑,心里感慨万千。

    黑明珠让张自记住这家人,让人拿钱来包买了他们两夫妻三年间每天所编织的编织品,编织品再低价拿去卖出,这也算是报答他们的一个方式了。

    我问张自我们消失的昨晚,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们的船在台风海中滔天巨浪几经挣扎折腾,终于在半夜靠了岸登陆,全船包括抓来的几个人都在,唯独不见我和黑明珠。

    于是他们在报告给了张自后,张自报告了柳智慧和贺兰婷,贺兰婷让这帮人先去休息,派另外一些人沿海搜寻,因为风浪大不敢出海搜找,只能在岸边短暂搜寻后回去休息,今天风小了后才派人找人找船出海找人。

    一直到我联系上贺兰婷为止,那些人还在海上和海边寻找我和黑明珠。

    回到了别墅区。

    黑明珠回去她自己所住的别墅换洗,我也回到了柳智慧的家。

    贺兰婷和柳智慧都在客厅。

    柳智慧翻看着报纸,看都不看我。

    贺兰婷走了过来,走到了我面前看着我,问道:“没事吧。”

    我说道:“差点没死。”

    一下子把她拉进了怀中,在海上漂泊,我心里想着很多很多人,最担心的是黑明珠,我怕她会死,最思念的就莫过于贺兰婷了。

    贺兰婷在被我抱了一会儿后,轻轻推开我:“去洗澡换一身衣服。”

    我说好。

    柳智慧依旧翻看着着报纸,只是在我说差点没死那话时,手停顿了一下下,接着继续翻看,也不看我。

    我走过去对柳智慧说道:“谢谢你,让你担心了。”

    柳智慧说道:“不用,我没担心过你。”

    我笑了笑,上楼洗漱换衣。

    贺兰婷拿着衣服来给我,我换上了后,说道:“幸好穿着救生衣,也幸好离陆地近,不然真会死掉。”

    她问我道:“怎么会那么不小心掉进海里。”

    我沉默片刻,说道:“当时在船舱里人多,随着船只被风浪掀起,众人在船舱里碰撞,黑明珠就让人散开到各个小的空船舱,我们两到了一个空船舱后,一个风浪把她弄得撞出窗外掉下船边,我出去拉她不起来,后来她被船体甩出外边甩进海里,我当时也什么都不想,跟着跳了下去。”

    听完了我的话后,贺兰婷说道:“疯了你!”

    她有些生气。

    我站起来,抱了贺兰婷,贺兰婷推开我:“我说了你多少次,你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

    我说道:“我很爱惜,当时就是见她下去了,我怕她出事。”

    她说道:“爱惜哪里?你不想想你家人,你父母?”

    我说道:“也不想想你,对吧。”

    她气得要推开我。

    我摸着她的头发,哄着她说道:“好了,别生气别生气。”

    她说道:“你让我怎么不生气,让我怎么不生气?”

    我说道:“我保证,我下次不这么干了,真的,我保证。”

    她说道:“你保证?你保证我能相信。我是看透你了,下次如果还有这种事,你依然是毫不犹豫跳下去。你就算心里面不愿意不想跳,真到了那时候,你的大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你的心控制你的行为,她掉出去,你的心跟着掉了出去。”

    我说道:“那不可怜吗?让她一个女子漂泊在海上,万一出现什么万一呢。”

    她说道:“那时候我可不管什么女子弱女子,我只管你。就算你跳下去,你能救得了她吗,你不是白白搭上一条人命。”

    我说道:“那可不是这么说,我至少陪着她,鼓励她,她坚持不住,坚持不下去了,我能给她加油。”

    她说道:“还给她温暖。”

    她盯着我的眼睛。

    我说道:“是,太冷了,没办法。”

    我承认我给她温暖了。

    贺兰婷瞪着我。

    我说道:“我的错,我其实不光是因为冷,我的确心里面。”

    原本想说下去,但柳智慧教了我让我不要说透,很多东西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为什么说透,这不是要贺兰婷难堪吗。

    我说道:“不说这个,好不容易回来,我想吃点好的,我们一起出去吃好吃的。”

    她说道:“我不去,不想去。”

    我说道:“走嘛,陪陪我。”

    她说道:“自己去也不想和你去。”

    我知道她就是嘴硬,和她软磨硬泡了许久,她才答应了。

    和贺兰婷坐在海边一家小饭馆吃着东西。

    看着海面平静的晚风,我感慨道:“海真是个可怕的地方,温柔温暖的时候,让人无限留恋思念向往,发狂发疯冷冰大浪的时候,简直是人间炼狱。”

    她说道:“本来让黑明珠带队过去就好,她也可以让手下自己带过去,为什么非要跟着去,为什么非要亲自去。”

    我问道:“这种问题应该问回你,当时你为什么会老是想着亲自带队?你妈妈出面阻拦,我出面阻拦,你又愿意不去吗?”

    她说道:“我去是为了手下,为了保证成功。”

    我说道:“黑明珠去也是为了保证成功。”

    她问:“那你呢?去是为什么了。”

    我说道:“为了黑明珠。”

    我直言不讳。

    她看了看我,没再说什么。

    我说道:“来,尝一下这个。”

    菠萝盖饭。

    贺兰婷没吃,拿了个椰子,喝椰子汁。

    我说道:“贺总,想想我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走到现在这一步,挺不容易,你说呢。”

    她说道:“被你骗到手了,各种花样欺负我。”

    我说道:“哪有,我把你捧在手心,我多么疼你。”

    她冷冷白我一眼。

    我问道:“对了,想好我们孩子叫什么名字吗。”

    她说道:“贺小婷。”

    我说道:“认真的吗。”

    她说道:“认真。”

    我说道:“我呢?”

    她问我 :“什么你呢。”

    我说道:“姓贺,不姓张?呵呵,这么搞笑的。”

    她说道:“我生的孩子,关你什么事。”

    我说道:“真有道理啊,你生的孩子,关我什么事,没有我,你生啊,你倒是生啊。”

    她说道:“没有你,难道就没有别人了?”

    我说道:“行,你找别人,但这个孩子跟我是有关。”

    她说道:“行,我找别人,你说的。”

    两人斗着嘴,倒是不亦乐乎。

    后面我想了想,张贺倒是挺好听,我说道:“要不就叫张贺吧。”

    她说道:“张贺,男名可以,女名也挺霸气。”

    我说道:“你愿意孩子跟我姓了啊,那我退一步,叫张恋贺,张念贺,张思贺,张爱贺,都行,你觉得怎样。”

    她说道:“这就是你取名字的最高水平吗。”

    我说道:“这名字虽然说并不是很好听好看,也不高端大气上档次,但是有内涵啊,说明我恋你爱你疼你思念你。”

    她说道:“说得真好听,做得就没有说的好听了。”

    我说道:“真的,我觉得挺可以,包含着我对你深深的思念和爱恋。”

    她说道:“我考虑考虑吧,看你听不听话,不听话就撤掉张,就叫贺小婷。”

    我说道:“那如果是个男孩呢,也叫张小婷吗。”

    她说道:“你搞清楚,不是张小婷,是贺小婷,贺兰小婷,男的就用雷霆的霆。”

    我说道:“很好,很好,把我给休了是吧。”

    她扬着脸,一脸的骄傲:“是。早就看不惯你。”

    我捏了捏她可爱的脸庞,笑了:“好吧,那就趁现在,赶紧一纸休书把我休了吧。”

    她说道:“你等着。”

    说着拿出手机编写,我过去一看,三个字开头:休夫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