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章节目录第3973章 徇私枉法
    陈阳跟着卢松到了巨剑石雕的下方,只见一座巨大的山谷中,大量宫殿依山而建,鳞次栉比,蔚为壮观。

    而那把巨剑石雕,正是插在山谷的正中央,颇有镇定乾坤的气势。

    卢松带着陈阳,到了一处叫做刑堂的宫殿。

    进去禀报之后,卢松返回,对陈阳道:“陈师弟,还请随我来,去见刑堂长老。”

    长老,在华擎剑门中,就是魄相中期的境界。

    大部分,都是各堂的首席或次席,少部分没有职务。

    只是两名精相境弟子的打斗,居然就让刑堂最大的长老来裁定,这件事其中透着的古怪,让陈阳心头生疑。

    不过,也有两种可能。

    第一,刑堂长老,是要帮何挈;

    第二,何挈在华擎剑门背景深厚,刑堂一般的角色没办法定罪,所以长老亲自出马。

    陈阳想了想,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高。

    不过,这事有些麻烦了,如果对方真的要杀自己,他确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真没办法,能够安全离开华擎剑门。

    陈阳思索了下,对卢松道:“卢师兄,可否告知我,为何两名弟子间的打斗,需要刑堂长老来裁定?”

    卢松看了眼周围,传音道:“陈师弟,你初来乍到,小心为妙,刑堂长老,叫何逑。”

    陈阳明白了,既然是姓何,那么肯定是和何挈有关。

    这一趟,对方和必然会针对自己。

    陈阳撇了撇嘴,传音道:“卢师兄,你这就不厚道了,既然明知道刑堂长老姓何,你为什么还带我来这里?”

    卢松皱了下眉头,无奈道:“我也是秉公办事。”

    陈阳见卢松也没办法,传音道;“既然如此,请卢师兄帮个忙,去给章经纶执事带个话。”

    “这……”

    卢松犹豫了下,似乎觉得对不起陈阳,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让另外一名弟子带陈阳去惩戒殿,卢松则是立刻离开,去给章经纶通报消息。

    陈阳进了惩戒殿,殿堂不大,何挈躺在一张床上,显然已是服用了丹药,面色恢复了许多,但依旧陷入昏迷之中。

    陈阳虽然没有直接杀了何挈,但出手也不轻。

    一时半会,何挈是醒不过来的。

    在殿堂的左右两边,有几名精相境的修者,年龄都比较大,面容威严,一看还真有几分法官的味道。

    殿堂正上方的位置还空着,那位刑堂长老,似乎还没来。

    “先站在这里,等待何长老。”

    给陈阳领路的弟子,告知一句,然后退到旁边,把陈阳一个人,晾在了殿堂的正中央的。

    陈阳也不着急,对方拖的时间越长越好,那样章经纶才能及时赶到。

    不过,若是章经纶赶不及,对方又非得要对付自己,那么他只能搬出杀手锏了。

    但这杀手锏有没有用,他心里还有些没底。

    “拜见何长老。”

    就在陈阳暗自思索的时候,左右两侧的刑堂成员,纷纷起身,对堂后拐角处躬身行礼。

    只见一名面色红润的老者,大步流星地从后堂走进来,一双细长的眼睛,瞥了眼陈阳,便收回目光。

    他看似气势昂然,可给陈阳却是奸官的感觉。

    真是奇了怪,刑堂主持华擎剑门的刑罚,为何却让一个徇私枉法的人来担任长老。

    陈阳暗暗摇头,就华擎剑门现在这样,要想强盛起来。

    难!

    何逑走到堂前坐下,抬手往下压了压,两边其他人,都落座下来。

    他看向陈阳,开口宣布:“陈阳未正式登记,并不算华擎剑门弟子,你嚣张狂妄,将我门中弟子何挈打伤,按照华擎剑门的规矩,理应处死。不过,念在你算是半个门中弟子的份上,我便网开一面,只废掉你的修为。”

    还未调查情况,也没有任何的开场白,何逑便直接给陈阳宣判,让陈阳觉得一阵好笑。

    他看向何逑:“何长老,你这样宣判,为何不直接把我杀了?”

    何逑眼中闪过冷芒,沉声道:“我何逑身为刑堂长老,自然要主持公道,岂能因为被打伤的是我孙儿,就徇私枉法。如果人人如此,那我华擎剑门,不是乱套了。”

    闻言,陈阳这才知道,原来何逑和何挈的关系,居然亲密到这种程度,是爷孙俩。

    陈阳心思一转,对何逑道:“既然何长老要主持公道,那我请问,刚才你宣判的内容,可有剑门法规作证?”

    何逑眼眸一沉,喝道:“大胆陈阳,你这是在质疑老夫吗?”

    “不是质疑。”陈阳摇了摇头,笑道:“是不相信。”

    “顶撞长老,死罪!”

    何逑怒喝一声,当即给陈阳判了死罪。

    在他看到,一个精相前期的修者,年纪轻轻,虽然算得上天赋不错,但这样的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杀了也就杀了。

    整个华擎剑门,没人会为陈阳出头。

    “来人,把他带去雷刑台,处死!”

    何逑命令一下,两侧有三名精相后期修者,越众而出,朝着陈阳合围上来,要把他捉拿。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惩戒殿之外传来:“且慢。”

    只见人影一闪,便出现在陈阳的面前,正是章经纶。

    章经纶依旧是身着儒衫,一副书生打扮,但整个人的气场却很足,丝毫不惧惩戒殿内任何人,目光冷冷地看向要抓陈阳的三名精相境修者,把那三人都震慑得顿住脚步,不敢前进。

    上方的何逑面色一沉,喝道:“章执事,你擅自闯入惩戒殿,阻拦刑堂执法,莫非是想反了华擎剑门?”

    章经纶面色冷峻,对何逑一拱手,问道:“何长老,你对陈阳的惩罚,我觉得有失公允。”

    “你是在质疑我吗?”何逑怒声道。

    章经纶只觉一道恐怖的气势压迫过来,气息都变得粗重,但他还是强撑着,对何逑道:“何长老,你作为何挈的爷爷,并不适合主持这场审判,我建议,由于长老来审判,更为公正。”

    何逑更生气了,腾地站起,喝道:“章执事,你这是看不起我,认为我这个刑堂二把手,比不上一把手于长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