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家大师兄的属性设定搞错了 >章节目录第207章 离别
    也许,这世间的道理,大抵都已经被前人说尽了。

    也许,值此临别之际,再狂说道理过分无趣,实在不那么应景罢。

    杜柯没有再多说什么,初见宋就腰上悬着一大一小两个酒葫,存着几分打趣心思,才会有那般说辞,而后那或多或少“经验之谈”的说法,倒也不排除有着某个层面上的意味罢。

    最后一点余晖也藏了起来,梁河上暖色渐渐褪去,月色底下泛着涟漪,多了几分清冷。

    江风起于远处,裹挟着水气到了这边桥上,打在人身上,还真有几分凛咧刺骨。

    宋就抖了抖肩膀,杜柯见状笑了起来,语重心长道:“酒是个好东西,当然得分时候,伤心的时候,不应该喝酒,很容易就喝成烂酒鬼了。遇着人生快意事,当然喝酒,喝着喝着,不定就成了酒仙了。”杜柯眼里多了一些意味难言的情绪,些许遥思,些许忧郁,也有些许真快意……人生五味杂陈,仿佛一瞬间都在他眼里齐聚了。

    “当然了,人间有言酒壮怂人胆,喝了酒,就敢想不敢想的,敢说不敢说的,敢做不敢做的了……”

    杜柯抿嘴一笑,倒有几分小俏皮,眼里漾开了某种情绪,都快要抑制不住从眼眶里满溢而出。

    只见他转头与宋就说到,“不过啊,古人也有诚欺你我的时候。以后你若是遇着喜欢的姑娘,可不敢学人家酒后吐真言,喜欢小姑娘啊,得正式一点,不管有没有个结果,喜欢这么认真的事情,都不能借着酒劲来说……”

    杜柯略作沉吟,继而道:“要是一不小心你这么干了,那你小子就自谋多福吧。”

    宋就愣愣的待在一边,神情丰富,却不晓得应当如何接话。

    杜柯正色道:“如果你喜欢的姑娘真的不喜欢你……”

    杜柯神色古怪,打断杜柯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说这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话。”

    杜柯讪笑道:“说的是嘞。”

    宋就初见这位南岳正神一脸缅怀,估摸着应该是很久远的事,即使真存在所谓“转生之说”,那位曾经被喜欢的姑娘恐怕也轮转了好几世,哪里还会记得眼前这痴“人”。倒也不排除这家伙成神根由就在此,为了某种“情意”放弃一些东西,杜柯显然是会这么干的那种人。

    宋就抬眼看去,转而不愿再在这件事上说什么,就杜柯这幅嘁嘁模样,八成那姑娘从来就不喜欢他吧。

    难怪会有那一套说辞。

    杜柯不以为意,或者没有看到宋就眼中的同情,自顾自说到:“呸,烂酒鬼,真不要脸……”

    罢了仰天长叹,重复了一句:“烂酒鬼真不要脸呢……”

    一阵清风疾掠,眼前哪还有杜柯身影。

    都是情海浮沉人,道不尽相思苦罢。

    宋就收回视线,扶了扶腰间的酒葫,摇着头抬步过桥。

    入夜,费了一番心思才跃墙而进。

    夜色下的胭脂郡热闹非凡,正如它这个名字一般,入夜之后,满城胭脂。当然也有少数诸如书院学馆一类的圣贤地方,明面上书卷气还能暂时压住那些脂粉气。

    近几日,即使太守府衙前发生的抗议一事,胭脂郡附近驻守的军队有一部分入了城,巡夜的力度也比往常大了很多,但该有的花前月下,软玉温香依旧一如既往,浑然没有受到半分打扰。

    一直在赶工的同知衙门,这会灯火通明,太守府前的抗议倒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同知衙门扰民。

    为了此事,韩晗已经跟王贤明私底下碰过头,该说的倒是都说了,对方表现出的无谓态度,绕是韩晗是个好脾气,也有些想揍人的冲动。

    而后是官面上的打招呼,王同知则是直接不跟过来碰面了。因此堂上点卯,基本只有太守韩晗以及部分跟他有牵扯的官员,至于同知一系的官员,大都托词不来,或者都没个说法。

    韩晗自然很生气,不曾想两家之间已经连面上功夫都懒得做,这就直接撕破脸了。

    这日一早,韩晗顶着黑眼圈上了堂。

    惯常的点卯之后,韩晗摆摆手,打发了众人,独自坐在案几之后,双手托着下巴发呆。

    宋就从堂外走了上来,眉眼间皆是笑意。

    韩晗抬眼见他,脸上堆着满满的笑意,一溜烟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踩着案几直接跳了下来,落在宋就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兄弟我这脑袋都要搬家了。”

    韩晗碎碎念了一阵,将这一久来发生的事情都与宋就说说了一遍。

    宋就安静的听着,到了韩晗说完,他才推开韩晗的手,说到:“我是来告别的。”

    韩晗愣在原地,“你这是闹哪样?就要离开?难不成是我这府上的酒不好喝?”

    宋就摇头,笑到:“我心心念念的到底还是江湖,而非庙堂啊。”

    “江湖很远,庙堂就在眼前啊。”

    宋就道:“我刚才听你说了一些,多少明白一点,你小子就安安稳稳做这个太守,阿大他们好歹有着三境的弟子,只要不碰上江湖上那些所谓的大宗师,你会活的很好的。至于那位同知大人,我相信你能够跟他和睦相处的。”

    宋就顿了顿,“若事不可为,又何必学人家做什么忠臣。大势之下,滚滚如洪水,你我不过是当中被裹挟的二三小鱼虾,跳不出去的,所以保全自己才是最最要紧的事。”

    “山上人本不该牵扯山下事,可这么些年过去,这种话本就是些闲碎言语,都不及某些大佬茶后谈资……事实上,山上山下本就是一个世界,哪里能断得了,往后的路会很难走,韩晗,你也别死脑筋……”

    韩晗怔了怔,叹道:“看来你是真的要走啊。放心,我心里有数。”

    宋就正色道:“至少你请的那顿酒,确实不错的,他日若是有缘再见,换我请你吃酒。”

    韩晗转过身去,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世间事,哪能都如意,我韩晗在这个年纪就已经官居一郡太守,又怎敢再求能当的顺顺当当……”

    堂中一寂,而后各自离去,他日再见,不晓得会是怎样一种光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