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叫唐三葬 >章节目录第九章 唐僧的身世
    (第八章被关小黑屋了,但不影响后面的观看,我尽快改好,申请解禁。)

    回到西游的世界后,唐三藏愁眉苦脸的坐在床上,他在考虑该怎么处理唐僧的灵魂,刚才发生的事,让他意识到唐僧与自己的价值观不同,如果不尽快处理唐僧的灵魂,以后这种事还会经常发生。而小家伙则是,开始盘点自己的收获。

    “哇!怎么这么多?”小家伙看了一眼自己的收获,惊讶的叫了出来。

    本来在想自己事情的唐三藏,听到小家伙的惊呼后,疑惑的看着她:“什么这么多?”

    小家伙听到唐三藏的声音,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的问:“和尚,你刚才该不会是将我标记出来的人全抓完了吧?”

    “恩!”唐三藏点了点头。

    小家伙见唐三藏点头后,再次问道:“和尚,你的速度有多快?”

    “不知道!”唐三藏想了想,回答道。

    “不知道?你没测试过自己的速度吗?”小家伙有些奇怪。

    “我以前测试过自己的速度,但是没有测试出来。”唐三藏老实的回答小家伙。

    “你怎么测试的?”小家伙好奇的问。

    “我从这么高……”唐三藏比了比自己的胸口,“这么高的地方丢下去,然后从金山寺的门口,一直跑到长安的城门,然后在跑回来……”

    小家伙一脸感兴趣的问道:“你一共跑了多少圈?”

    “不知道,我来回跑了一百多圈,那根树枝一点也没有落下,然后我就放弃测试了。”

    “哇,和尚,以后我就靠你了……嗯哪!”小家伙听到唐三藏的回答后,立马兴奋的飞到唐三藏的脸旁边亲了他一口。

    “好啦,你刚才怎么那么兴奋?”本来还为不知道如何处理唐僧灵魂的而些苦恼的唐三藏,被小家伙这么一闹,心里顿时舒畅了许多。

    “没什……”小家伙条件反射的想拒绝唐三藏,可是她突然想到唐三藏的实力,她犹豫了一下,便决定告诉唐三藏。

    “刚才你在那个世界抓了很多的坏人嘛,那个世界给了我很多的本源……”小家伙说到这里,从虚空中掏出一团米粒大小的青色光团:“喏,就是这个。”

    小家伙用手将手里的光团分成两份,然后一脸不舍的将其中一份递给唐三藏:“和尚,这些给你。”

    唐三藏伸手去拿,结果他的手直接穿过光团,根本触摸不到,唐三藏试了几次,发现自己根本拿不了后,就好奇的问小家伙:“这个东西是叫本源?”

    “这个东西全名叫世界本源。”小家伙更正唐三藏对青色光团的称呼。

    “世界本源?”唐三藏听到这东西名字这么高大上,顿时就来了兴趣:“这个世界本源有什么用?”

    “世界本源是一个世界的基础,所以它可以做到任何事,只要你有足够的本源,你甚至可以创造世界。”小家伙给唐三藏解释手里那团世界本源的作用。

    唐三藏听了小家伙的话后,心里大喜,他连忙问道:“那有足够的世界本源,你可以给唐僧创造一个躯体吗?”

    小家伙想了想,便摇头道:“不行,唐僧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黑户了,如果强行创造一个躯体给他,那么他就会遭到天劫,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唐三藏听了小家伙的话,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小家伙看见唐三藏失落的表情,想了想开口道:“其实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行。”

    本来一脸失落的唐三藏听到小家伙的话,眼睛一亮,连忙问道:“有什么办法?”

    “和尚,只要是前往西天取经,完成这次量劫,你就会有大量的功德,你用这些功德与天道做交易,或许天道会允许我们给唐唐僧创造一个躯体。”小家伙将自己想到的办法说了出来。

    唐三藏听了小家伙的话后,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恩,这也算一个办法。”

    小家伙指了指手中的世界本源:“和尚这些本源……”

    “你先帮我收着吧,等我要的时候在找你要。”唐三藏认为自己暂时用不到这个东西,便交给小家伙暂时帮他保管。

    “和尚,我一定会帮你保管好的。”小家伙听到唐三藏的话后,高兴的将手里的本源收了起来。

    唐三藏看到小家伙高兴的样子,突然觉得交给小家伙保管,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笃笃!”

    唐三藏刚想问小家伙一些关于世界本源的问题时,他的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谁呀?”唐三藏问道。

    “玄奘师兄,法明长老要见你。”门外传来一个小沙弥的回答。

    “知道了,我穿好衣服就过去。”

    屋外的小沙弥听到唐三藏的回答,就转身离开了。唐三藏穿好袈裟后,就来到法明的房门外。

    “笃笃!”唐三藏轻轻的敲了敲法明的房门。

    “是玄奘吗?”屋内的传来法明苍老的声音。

    “师傅是我!”唐三藏恭敬的回答。

    “进来吧!”唐三藏听见法明的话,就推门进去。

    唐三藏进入屋内,只见法明盘坐在一个玉圃上念经,他恭敬的走到法明面前:“师傅,您叫我有什么事?”

    “玄奘啊,你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吗?”法明睁开眼睛,看着唐三藏问道。

    唐三藏听到法明这个问题,心里暗想:如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开始怀疑我了?还是刚才离开的时候,被如来知道了?或者是……

    唐三藏心里虽然千头万绪,但脸上还是一副镇定的表情:“徒儿不知!”

    法明听到唐三藏的回答,叹了一口气,递给唐三藏一个锦盒:“哎,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东西。”

    唐三藏接过锦盒,打开来,里面有一封血书和一件汗衫,唐三藏拿着血书,犹豫了一下,便打开来。

    血书内介绍到:唐僧的父亲,江流儿是金科状元“陈萼”(字光蕊),母亲是大唐开国元勋兼宰相的殷开山之女殷温娇。父亲奉命赴任江州州主,在洪江船上被船夫刘洪打死,推入水中,母亲被其霸占;接着刘洪冒名顶替,做了江州之主。一日,殷温娇被南极星君托梦,得知观音菩萨送她一个儿子,产下幼子后,害怕刘洪回来淹杀陈光蕊唯一的骨血,所以趁刘洪公差之际,将幼子放在木板上,留下血书一封,方便以后相认。

    唐三藏虽然早已知道血书的大概内容,但是看完血书后,不知为何,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而且他的头开始隐隐作痛,他知道这是由唐僧剧烈的情绪波动引起的。

    法明看着唐三藏流泪的样子,便一脸悲伤的问:“哎!玄奘,你有什么打算吗?”

    “师傅,我想去看看我的母亲!”唐三藏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要去寻母,可带这血书与汗衫前去,只做化缘,径往江州私衙,才得你母亲相见。”法明说道。

    “多谢师傅!”

    唐三藏朝法明行了一个礼,然后拿着血书和汗衫离开了。法明静静的看着唐三藏离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