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都市医剑仙 >章节目录第409章 查元凶
    “百岁,你的玄孙如何了?”等周和平离开后,陈风问道。

    “有了师叔的诊治以及赏赐的丹药,早就已经好了。”周百岁感激地道:“我早就想要过来,只是前段时间师叔不在,于是就晚了,恕罪恕罪。”

    “无妨,反正最近也没什么病人上门,悠闲得很,你来了也没事干,正好跟我学一学炼丹术。”陈风微笑道。

    “多谢师叔。”周百岁连忙道谢。

    “不必总是如此。”陈风摆了摆手,叫上周百岁就进了存放各种炼丹材料的库房之内。

    这库房早就有了,只是以前用不上,直到陈风将药罐子招揽到了收下,有着他在外头不断的购买各种炼丹材料,这个库房才逐渐的有了用武之地。

    这库房外面有禁制,里面有阵法,虽然不至于是恒温恒湿什么的但是绝对是天地灵气浓郁。

    这么做自然是最大限度的保留炼丹材料的药性,免得其中的灵气过度流失。

    尤其是比较名贵的炼丹材料,其上甚至都布有禁制。

    周百岁虽然当了大半辈子的医生,见过很多的药材,但是这库房内的许多材料他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此时顿时有了种大开眼界之感。

    陈风教他东西也不会藏私,指着一种种的材料,跟他细致讲解名称,来历,药性,如何使用,若是炼丹时需要注意什么。

    周百岁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好学之心却全然没有减弱,并且好不容易成为了梦寐以求的修炼者,自然是更加努力的把握住每个机会学习和提高。

    此时听的用心,越发觉得获益良多,对陈风也更加感激。

    此后一段时间陈风便很是安逸的待在家中专心教周百岁炼丹,自然也传授了他一些医术,便于他更好的利用自身实力来治病救人。

    周百岁的医术自然是不会差,不过跟着陈风学了之后却发现自己以前的医术跟陈风现在所用的医术真的是迥然不同的东西,前者就只能是治病救人,而后者却完全能够把将死之人从阎王爷手里拉回来。

    这段时间排骨也没有闲着,除了偶尔陪着柳叶玩游戏之外,基本上就是坐在电脑上头忙碌。

    虽然排骨住进了陈氏医馆后并没有天天嚷嚷着要报仇雪恨,但是他却并没有忘记自己被绑架之后囚禁在小木屋内饱受折磨的遭遇,更加不会忘记若非陈风及时赶来出手相救,自己就必死无疑的事情。

    虽然嘴里不说什么,可是排骨却利用新觉醒的异能借助刚买的运算能力强大的电脑在网络上肆意奔驰,拉网似的搜寻所能找到的任何一条线索,力求将与自己被绑架有关的所有势力和个人都给揪出来。

    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况且排骨还是一个既有能力并且还很有恒心毅力的人,自然很快就有了结果。

    于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线索和证据出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便如水落石出般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疯子,你有时间吗?我有些事要跟你说一下。”排骨找到了陈风,满是郑重之色地道。

    “去你屋聊吧。”陈风知道最近在忙什么,现在自然乐意去看一看他辛苦多日的劳动成功。

    “疯子,根据我得来的情报,我被绑架这事并不像表明看起来那么简单。”到了自己屋里,排骨打开了一块平板电脑,道:“他们的目标虽然是我,可是最终的目的却是指向了你。”

    “我早有所料,这次倒是我连累你了。”陈风不好意思地道。

    “别这么说,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连累,因为我同样也不是无辜的。”排骨苦笑着道:“谁叫我以前喜欢作死,并且还信错了人呢。”

    说着,排骨将平板点开,开始展示一些图片,道:“你之前说的没错,我所在的组织的确不值得信赖,其表面看起来并不为牟利而存在,甚至跟国内的一些超凡组织有些联系,可是底子却并不干净。”

    “不会是跟散修联盟有勾结吧?”陈风问道。

    “肯定是有,但不仅仅如此。”排骨咬着牙道:“他们跟境外有联系,并且我都怀疑很有可能背后的金主就来自地球那头。”

    “他们想要通过你们的组织来搜集国内超凡者的情报?”陈风问道。

    “嗯,甚至还会做一些煽风点火,坑害超凡者的事情。”排骨道:“比如这次,我得到了你送的护身符,忍不住在组织内炫耀了一下,随即就被人盯上了。”

    “随后便有人通过网络上的手段,将骗我的那个女人以我喜欢的方式送到了我的面前,让我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什么问题。”

    “直到你送我的护身符被弄走,我才明白过来不对劲,可是绑架就接踵而来。”

    “你也许并不知道,那个女骗子并不是散修联盟的人,也就是说双方既有分工又有合作,如何默契,想必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将我绑走的是谢逊那组人,可是他们的最上头却是所谓的会长。”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排骨有些口渴,喝了几口水,继续滑动了一下平板电脑,道:“通过我搜集的零零碎碎的资料来分析,散修联盟内部共分成了九个分会,分别对应龙之九子,谢逊他们这些人属于睚眦分会,最高的头目被称为会长。”

    “会长是谁?”陈风问道。

    “会长不只是一个,而是有三四个人之多,为的就是不让一人大权独揽,而我找到的睚眦分会的会长至少有三人,有名字在外的一个叫龙眼,一个叫做陶经。”

    “陶经。”陈风念叨了一下这名字道:“谢逊可能就是被这个陶经派来的。”

    “嗯,散修联盟九个公会之中睚眦分会最是狠辣,一贯睚眦必报,犯下的凶案最多,所以情报相对也更全一些。”

    “能查出陶经现在在哪吗?”陈风问道。

    “我还在查,这帮人相当狡猾,行踪不定,并且反侦察的手段很强,想要找到他们需要花一些时间,抱歉。”排骨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没什么,你已经做的很好了。”陈风道。

    “我刚才说了,此事与你有关,其实不只是因为你跟散修联盟有仇,还是因为这个人。”说着,排骨点了一下平板,一张略微有些模糊的图片就弹了出来。

    排骨用手指再次清点了一下,图片逐渐放大并且像素被补充完全,渐渐出现了一男一女两张脸。

    “竟然是他们!?”陈风却是一惊。

    原来这俩人他不仅见过并且还是老相识,男的只有一只眼睛,正是曾经跟着张家混的独眼阎王闫松,而那女的则是曾经跟陈风有仇的张珊。

    当日长松大厦一战后,陈风重创了张珊,下意识的以为她必死无疑,而闫松事后消失不见,他也没有继续追查。

    今天却没想到再次见到了他俩的照片,看样子张珊虽然虚弱,却依旧活着,至于闫松似乎实力更强了。

    “此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陈风问道。

    “若是我的情报没错的话,他俩就是买通了散修联盟来对付你我的元凶。”排骨道。

    “能查出他们现在在哪吗?”陈风眯起眼打量着照片上的闫松以及张珊,心中杀意汹涌。

    现在陈风算是彻底体会到了斩草除根的必要性了,因为放走一个活口就说不定会引出什么乱子来。

    就像这一次,要不是有排骨帮着探察真相,只怕陈风短时间内不会想到这些看起来全然没有什么太大联系的事情竟然与这对男女有关,说不定让他们逍遥到什么时候呢。

    更恶心的是如果不尽早将他们灭杀,谁都不敢保证他们隐藏在暗处会不会再搞出更多的事情来。

    倘若只是冲着陈风来,那陈风是无所畏惧的,可是他们竟是在针对陈风身边的朋友,这就让他无法忍受了,所以此时此刻铁了心的要灭杀他们。

    “可能是在南美的委拉国,至少拍到这张照片时他俩还在,至于现在在哪,我就得再查一下才能够确定。”排骨道。

    “那就查一下。”陈风道:“等我了结了国内的麻烦后,顺便去结果了他们。”

    “你是真牛逼,说这种事跟出去买个菜就回来似的。”排骨朝着陈风翘起拇指道。

    “要不然呢!?这俩也就是暗戳戳的搞点阴谋诡计,真到了我面前就是土鸡瓦狗一般的存在,轻而易举就能灭杀。”陈风淡淡地说道。

    话说的霸气,可是语调却十分平淡,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微不足道的事实似的。

    突然陈风脸色微微一变,都来不及跟排骨打招呼就一个闪身到了屋外。

    “嗡……”一声并不怎么响亮但是却仿若在所有人耳中响起,甚至震得耳根子都在发疼的嗡鸣声突然响起。

    跟着地面就毫无征兆的猛然一颤,远处的山中霍然腾起了一道耀眼夺目的光柱,喷泉一般直冲天际,随即就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沙沙沙……”浓烈的天地灵气化为狂风吹袭而来,所过之处的松柏的枝叶随风摇动,发出阵阵松涛之声。

    陈风的目力极佳,又是站在外头,可以清楚的看到陈氏医馆内的小湖之内涟漪荡漾,许多的金鱼竟是从水中跳出,在空中摇头晃脑,很是惬意的享受着浓郁的天地灵气的洗礼。

    但是也并非所有的金鱼都是如此,还有一些则是在水中痛苦的挣扎片刻后便即一动不动。

    显然这股天地灵气来的太突然也太猛烈,以至于这些本身就没有什么特殊血脉的金鱼承受不住而死,这就是所谓的虚不受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