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章节目录2015:有鬼,崭露头角
    每本秘籍,尤其是闯出名头的秘籍,或多或少都有独门之处,所以在交换的过程中,一般情况下会把这种特殊点给抹去,单纯的给一本秘籍。

    正是因为如此,诸多武林中人明明修炼的秘籍都名字各不相同,然而却看上去十分雷同,实际上压根就是一个娘胎出来的。

    当然了,像霸刀门这种比较强的门派,在得到这些见不得光的秘籍后,会进行变化,融合,省略等等,结成新的秘籍。

    这样一来不但能改头换面重新显露,若是有弟子以此打出威名,也算对门派名声的一种宣传。

    离云派和霸刀门本有旧怨,然而贸然动干戈只能让其他人捡便宜,所以他们也就以这种方式来决出胜负。

    每当谁家得到较好的,却见不得光的秘籍时,都会带着人马登门挑战。

    反正秘籍自己这边已经抄录,特点也抹去了,就算输掉了也不亏,如果能赢了对方,岂不是赚大了?

    【龙魔渡厄刀】这本秘籍,原名叫【修罗元屠】,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道货色,其实也却是如此,这玩意是一个邪教中的镇派刀法。

    不过邪教自己作死,然后被灭了。

    这本刀法鬼知道是怎么落到离云派手里的,不过它还确实有资格用来赌霸刀门的绝学之一【昊日金刚体】。

    这些事情其实都是上头,也就是掌门这些大人物之间谈妥的,胡越现在才明白过来,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不禁转头看向掌门。

    掌门想了想,指着陈远文说道:“这样吧,老夫也不为难你们,你且留下稍歇几日,派弟子去离云派说明情况,让他们带着秘籍过来赎人,这样事情不就解决了?”

    “……”陈远文无言以对,他从这句话里琢磨出来了,霸刀门现在是不得到的东西不罢休啊。

    他回过神,低头看了看昏迷的弟子:“可是,他的伤势不容耽搁,稍有差池便会影响到以后。”

    胡越翻了个白眼,嘿嘿冷笑:“那就让你的弟子带他回去,你又不懂医理,还是跟其他人一起留下吧。”

    陈远文闻言,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方才将青年交给其他弟子,且暗中嘱咐了几句。

    随后,他将地上的兵刃提起,语气坚定的说道:“此事与他们无干,我留下做人质即可,他们不过是小家伙,何必牵连?”

    胡越语含深意:“我这是为了你好。”

    话虽如此,其实不只是为了陈远文好,更多的确实为了霸刀门。

    因为,保不齐陈远文带来的这些弟子中,有离云派其他人的棋子,一旦他们先一步回去的话,将较量时他暗中偷袭的事情说出,那么陈远文可就陷于被动了。

    一旦陈远文倒霉,对方说不得会放弃交换秘籍,而是直接选择将他抛弃。届时霸刀门啥也没捞到,反倒捡了个麻烦。

    陈远文苦笑一声,轻叹摇头:“算了,有些事瞒不下去的。”

    见他心意已决,胡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陈远文的条件。“有些事不宜太过,那就点到为止吧。”

    “如此,多谢了。”陈远文笑了笑,转过身冲离云派的弟子挥挥手,示意他们先赶回门派。

    蓦得。

    陈远文似有察觉般抬起头,目光越过胡越,落在古青脸上,四目相对间,他却从这个少年人脸上品出了几分促狭与玩味。

    嘲笑自己吗?

    陈远文心生怒意,但不知怎的忽然感到脊背一凉,强忍着震惊错开对方的目光,跟着胡越离开了这里。

    他……猜到了?

    就算背对着古青,但他却仿佛还能感应到对方如实质般的目光,死死的黏在他的后背上,这让陈远文浑身不自在。

    “没错,我猜到了。”

    古青似是知道他脑袋里想什么,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做出几个口型,随后同其他霸刀门弟子一并离去。

    ……

    深夜。

    胡越如约而至,叩响了古青的房门。

    伴随着一阵吱呀声,古青打开门将他迎了进去。

    胡越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笑吟吟望着他:“你忽然找我,还要为师来见你,到底要说什么?”

    古青淡淡的说道:“这不是因为陈远文那厮暂住师父你那里,避免隔墙有耳,还是劳烦师父来一趟为好。”

    “何事?关于他的?”胡越倒是有些好奇了。

    古青坐在他对面,问:“霸刀门较之离云派,实力如何?”

    胡越想了想,谨慎的回答:“伯仲之间。”

    古青眯缝着眼睛:“师父,我如果没记错的话,附近应该还有个门派,纵然不如咱们霸刀门和离云派声名赫赫,但也不容小觑。”

    “玄意门。”胡越沉声道出了这个门派的名字。

    古青挑了挑眉毛,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如果我说……陈远文很可能是玄意门的人,您相信吗?”

    胡越面色逐渐凝重,他清楚古青不是无的放矢的性子,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有论据在手,不禁问:“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他?”

    “不认识,但见过。”

    古青回忆起自己在来霸刀门的路上,经过一城镇看到的一幕。

    当时天色灰暗,他又纵马赶路,只是随意瞥了眼,只以为又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故而未曾太过放在心上。

    可是自当看到陈远文的时候,他就有种熟悉感,就好似见过这个人一样,直到对方拿出那本秘籍后,古青才终于想起来那一幕。

    无他。

    那秘籍的封皮有些特殊,是泛光的金箔做成的。所以就算天色昏暗,他还是因为反光的原因注意到了。

    而后,被胡越一掌打碎的只是里面的内容,外皮却印着手掌印,被打变形而已。

    现在回忆起来,当时那人虽然五官模糊,但身材高大却太有标识性。

    而且与之交易的那人,虽然换的平常布衣,可手中提着的兵刃却极为特殊,却是玄意门的独家兵刃。

    陈远文有鬼!

    他跟玄意门有牵扯。

    秘籍并非离云派,或者陈远文偶然得到的,而是玄意门交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