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章节目录2040:进不去就不能绕路?
    噼啪~

    长鞭一甩,卷在一根嵌入城墙的弩箭上,随着女子用力一带,她整个人再度升起,如利箭破空,直指上方那层越加浑厚的屏障。

    呖~

    残留不多的甲犀兽,好似受到了命令,尖啸着不要命一样朝女子冲来,试图阻挡她接下来的举动。

    与此同时,城墙上架着的巨弩随着机括运转,在‘咔嚓’‘咔嚓’的闷响中调转方向,冲着对方所在直接以箭雨覆盖。

    窸窸窣窣的破空声接连响起,箭矢钉在铁墙上的咄咄声令人心里发慌,本就布满密密麻麻弩箭的地面,在短短几秒之内再度被铺了一层。

    啪~

    长鞭宛若闪电,拖着瞩目的寒光瞬间抽在屏障之上,鞭子上的倒刺在千钧力道甩动下,余势不减的嵌入仿若肉膜的屏障内,牢牢的卡在里面。

    女子冷喝,干瘦的身体迸发强大的力量,带动长鞭悍然撕扯,卷下大片黑红色好似肉块一样的东西,另一只手陡然洒出数个黑色物什,深深的射进缺口之内。

    轰隆!!

    短暂的一瞬,继而震耳发聩的爆炸声响起,这层屏障好似破布一般被强势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走!”

    女子面露喜色,长鞭绷直宛若长枪,直接刺入屏障,带着她的身体悬在半空,而她另一只手却甩出一根铁线,端部带着倒钩,钉在下方二人脚下。

    早有准备的男子一把扯起赵武源,探手拽住铁线,脚下一点宛若箭矢般踩着铁线朝裂口奔去。

    而他另一只手利刃狂舞,化层叠屏障不断崩开攒射而来的箭矢,所过之处,冲来的甲犀兽尽皆授首,连片刻阻碍都做不到。

    “抓住我。”

    女子朝赵武源伸出手,三人串联,女子抽鞭,在身体下坠的刹那再度甩出,射出裂口钉在屏障上,强悍的力道带着三人的身体迅速朝裂口荡了过去。

    吼!

    就在这时,一阵暴虐的吼声陡然响起,三人勉强钻出屏障的身体,好似受到莫名打击,竟然被生生砸了回来。

    数十米的高度,就算邪王宗这俩人实力非凡,起码也得落个重伤,更别提菜鸡赵武源了,妥妥会被摔成肉饼。

    危急时刻,女子顾不得那么多了,身上的纹路迅速攒动,及其不讲道理的凭空一踏,空气肉眼可见被踩出一个凹陷。

    而她则借此身体微微一滞,顺势踩到了一根射来的弩箭上,由此卸力,三人坠落的速度降低数筹。

    随着男子怒啸,抬手抓住疾驰的弩箭,不顾掌心被摸去的血肉,三人再度被带偏几分,来到墙壁旁,抓着密密麻麻的弩箭悬在半空,总算化解了此次危机。

    “你且呆着。”

    二人对视一眼,朝赵武源喝了一声,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那裂口处,目光凝重,肌肉紧绷,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滋啦……

    似是破布被扯碎的声音,一个巨大而狰狞的脑袋,陡然自屏障外探了进来,浑黄泛着暴虐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下方三个小虫子。

    赵武源楞了一下,随之瞳孔猛地一缩,忍不住骇然失声:“怎么可能?不过是三绝聚煞的地脉风水阵而已,怎么可能有这等怪物?”

    “什么意思?你认识?”二人连忙回头,他们压根没见过这等怪物,但是被这玩意盯着,总有种挥之不去的惊惧。

    “这是地脉之灵……”

    赵武源深吸了几口气缓和着情绪,咬牙切齿的说道:“看来此地的布阵者,不只是改变了地脉风水,还以秘法定住了地脉之灵,将之与阴煞融合,强行把它变成守护灵般的存在。”

    女子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好,她气急败坏的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问道:“别废话,说怎么解决。”

    赵武源拿出罗盘,嘴里念念有词,额头汗珠颗颗滴下,迅速计算着什么。

    片刻后,他忽然面露死灰色,指着前方喃喃:“之前咱们进来的时候,落下两丈厚的百炼铁闸,咱们没有回头路。

    屏障也是阻碍咱们逃离的手段,弩箭是灭杀大部队的机关,碰上的那些甲犀兽同样如此,此乃十死无生之绝地,如果想死中求活,只能进不能退。

    闯过去,就可以活,闯不过去就只能死。上有怪物,这座机关城弩箭连绵不绝,还有那些残存的甲犀兽,为今之计,只能往前。”

    “那就走!”

    女子心知自己这种状态保持不了多久,咬牙冷喝着松开手,长鞭横扫而出,将大片弩箭刮飞,腾出一块空地以便三人立足。

    弩箭虽然还在攒射,但终究是机关,转动的速度很慢。

    借着这片刻的喘息之机,三人索性拔出地上长达两米的弩箭当做长枪,疯狂的朝前方突进。

    “趴下!!”

    待到门前,男子忽然高呼一声,手上甩出几颗黑色的东西,这玩意就跟刚刚女子炸开屏障的东西一模一样。

    伴随着几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漫天碎屑分撒周围。

    不等呛人的烟雾散去,三人便飞快爬起来,浑然不顾碎片溅射在身上留下道道痕迹,全力朝前方冲去。

    果然。

    赵武源开始有几分本事的,虽不知他是怎么用个破罗盘就能算出这么多东西,但无疑这次是搞对了。

    比起后面六米多厚,跟城墙差不多的闸门铁块,前方虽然看似同样坚固,实际上却留下了不少漏洞。

    因为后面是实心的,而前面要运作弩箭机关,是中空的。

    那些类似炸药的玩意,炸不开后面,但足以炸开前面。

    赵武源闷头往前闯,脑袋里疯狂的给古青传达信息。

    如果没有邪王宗的两人,他早就嗝屁了,古青脑子好使,但实力跟他差不了多少,赵武源可不想自己唯一的队友提前送人头。

    然而……

    “门都封死了,我进个屁。”

    古青面无表情的整了整手上的简陋挂钩,扒拉着外面城墙的缝隙,愣是靠着非人的臂力,一点点,一寸寸的沿了过去,压根就他么没进城。

    赵武源嘴角抽搐,眼皮子疯狂打哆嗦,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一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