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章节目录2045:选择题
    而且赵武源也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论脑子这块,古青确实比他强,强的多。综上所述,将这个问题抛给古青再好不过了。

    古青的回答,出乎预料的言简意赅:“很简单,就当不知道就行,你先试验一下真假再说,这可是好消息。”

    赵武源想了想,觉得古青说的确实不假,毕竟眼下这些都是自己脑补猜测,万一搞错了乐子可就大了。

    而且若是真的,那索性秘而不宣,对他们来说又是一个底牌。由此亦可将双方差距再度缩小一些。

    “只是有所发现,不过还需点时间。”

    赵武源对邪王宗二人说道:“我发现这里的风水阵势,似乎真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其实是两个人布置的,就是不知那个后来者到底抱得什么心思。”

    “嘶……”

    二人隐晦的对视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的放下了让赵武源当探路石的念头。

    这种心思变化,恰恰被古青言中,可谓半点不差。

    无论这些话是赵武源为求自保故意危言耸听也好,亦或者确有其事也罢。他们不敢赌,也不能赌,毕竟赌注可是自己的小命啊。

    看赵武源手里捏着覆地盘,不时走几步,口中念念有词,脸上表情越加难看,二人的心随之也忍不住提了起来。

    看起来,事情似乎不太妙啊。

    果然,过了足足半个时辰,赵武源才一脸严肃的收起罗盘,从包裹中扯出布卷一条放在地上摊开,而后珍而重之拿出龟壳,铜钱等物什。

    一卦:青龙受困。六甲加六戌!

    二卦:火批水地。丙丁入乙宫!

    三卦:金劈木林。庚辛临震巽宫!

    四卦……

    然而,这一卦刚刚掷出,只见龟壳陡然一颤,继而表面迸现几道刺眼的裂痕,铜钱滴溜溜的旋转,其中一枚好巧不巧的滚出布卷,卡在石缝中。

    “噗……”

    赵武源面色一白,随后陡然涨红,张口便喷出一股猩红的血雾,气息霎时降至谷底,萎靡似是随时都会死去。

    “怎么了?”女子忍不住蹲下来,随着赵武源目光所注视的方向,落在那枚卡在石缝中的铜钱上。

    赵武源收起物什,拭去唇边的鲜血,苦笑道:“再一再二不再三,我不但破了此戒,甚至还强行要起第四卦,被反噬了。”

    “方才几卦,卦象何解?”男子回忆了一下,面色阴沉的问,他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赵武源嘴唇开合,面对他们询问的目光,不禁长叹一声,苦笑:“一卦:青龙受困。六甲加六戌,凶!

    二卦:火批水地。丙丁入乙宫,凶!三卦:金劈木林。庚辛临震巽宫,凶!第四卦……死局。”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其实第一卦还好,九死尚有一线生机,不过后面两卦乃是五卦,乃是绝死之局,最后一卦……结果,你们也看到了。”

    女子问:“可解?”

    “无解。”

    赵武源摇摇头,沉重的回答:“我的建议,最好趁现在退去,原路返回尚有生路。一旦唤醒墓主的话,绝是大难临头。”

    半晌,男子咬牙出声:“尽信书不如无书,皆信卦亦是如此。”

    就差临门一脚,岂能因为赵武源不知真假的几句话而退却?

    当然,这也就是他心里安慰而已,瞅瞅赵武源这种惨像,怎么看都不像是装出来的。

    赵武源苦笑着站了起来,指着那棺材:“好吧,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过刚刚我也勉强算了出来,眼下虽是绝境,但也有个好消息。”

    女子精神一震,本来有几分打退堂鼓的心思,瞬间被这句话给打消了,问:“哦?说来听听。”

    “还记得之前地脉之灵吗?我说过杀不死他,因为他跟此地地脉风水紧密相连。”

    赵武源咳嗽一声,吞下一颗丹药,面色红润了几分:“如果这个墓主被唤醒,化为阴魔的他很可能会抽取此地的阴煞来恢复实力。”

    男子面露喜色:“那岂不是说,趁他没有恢复,迅速击杀的话不就可以……”

    “不可。”

    赵武源摆摆手,严肃的说道:“此地阵势被后来者重新布置,一旦你们这么做,墓主死亡将会导致地脉暴动,继而整个风水阵势彻底封死。

    届时,除非能强行破阵而出,否则只会被深埋在这里与墓主陪葬。所以唯一的生路,是等墓主化身阴魔,吞噬此地阴煞。

    当阴煞大量减少,则阵势不攻自破,到时候你们才能动手杀他,这样的话唯一的威胁就是实力大进的阴魔。

    杀死他以后,威能大减的地脉阵势,我就有几分把握破开它,到时候咱们自可自如撤退离开。”

    此言一出,邪王宗二人陷入难以言喻的沉默中。不约而同的,他们脸上都浮现出一种吃了苍蝇的膈应感。

    这他么又不是打游戏,非要等对方准备好,磕好药,加上BUFF才倒数三二一开始战斗。

    面对威胁,自然要尽快,尽力,尽可能的将之抹去。

    而赵武源的话,意思可以理解成这样:“等阴魔出来,你们得等他恢复实力,等阴煞亏空导致阵势失效后,你们才能出手。

    否则的话,就算你们弄死阴魔,之后阵势封死,没有削弱的阵势我破不开,所以面对后面那个地脉之灵,大家最终还是会被熬死在这里。”

    膈应吗?

    恶心吗?

    难受吗?

    但是……你有办法吗?

    问题还是那个问题:甭管赵武源说的真假,关键在于他们两个敢不敢赌?能不能忍住贪欲就此退出?

    答案还是那个答案:不可能!

    理由还是那个理由:差临门一脚,放弃岂不是太亏了?

    ——

    眼睁睁看着二人并肩,一步步朝着前面棺材挪动脚步,赵武源猛然间醒悟了过来,在心里对古青说道:“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暗处的古青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的动了下面皮。

    赵武源有些兴奋:“我懂你为何能算得这么精细,这么精准了,本质根本不是你料事如神。

    因为在事情发生前,你往往都会先发制人抛给他们一个选择题,如此他们就会惯性的陷入这个选择题的选项中,而选择性不去思考其他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