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章节目录2115:我忍了数十年
    “咦,还不少。”古青眼睁睁看着余额从4297提升到4973,眼中流露几分讶色:“几百点券。”

    远处忽然亮起闪烁的火光,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

    古青眨眨眼,酝酿了一下情绪,大步朝那边赶了过去。

    ——

    片刻后。

    古青被带入宫中,再一次见到了皇帝。

    皇帝让其他人退避,灼灼双目盯着古青,良久方才开口:“你都知道了吧?”

    “啊?”古青闻言抬头,一脸迷茫:“回圣上,不知臣要知道什么?”

    皇帝深深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带过这个话题,沉声问道:“没什么,老三怎么样了?朕听下面人禀报,皇陵似有异象出现?”

    提到这点,古青脸上不由浮现几分古怪,踌躇了好一会儿才斟酌着说道:“如果臣没有看错,好像是忽然出现了一只鸟,似乎是传说中的凤鸟。

    当时我与三皇子激战,被压入下风苦苦支撑,那只鸟却好像是邪祟阴魔的克星,光芒照耀之处,不但三皇子灰飞烟灭,就连那些天空飘落的莲花也都消失了。”

    “凤鸟?”皇帝纵然早有消息,但此番再听到古青这个当事人的话,还是有些迷惑。

    传说中,凤凰不是一体,凤为雄,凰为雌,故有凤求凰一说。但皇陵按理说就算出异象,也该是龙啊。

    无论是当地风水阵势,亦或者埋葬的皇族人员,跟凤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异象?

    “等等……”

    皇帝豁然起身,问道:“你说,有没有可能不是凤鸟,而是凰鸟?凤凰虽是雄雌,但外型却没有太多差别吧?”

    古青挠挠头,有些尴尬:“额……没有吧,臣学识浅薄,不知这些。”

    “如果是凰鸟,那就可以解释了。”皇帝喃喃有声:“皇陵之内,唯一葬的女皇,肯定是她。”

    古青咳嗽一声,打断他的话:“圣上,臣斗胆想问,当初……”

    “你想知道蕴煞境以后的路?”皇帝回过神,笑吟吟的望着他:“朕很欣赏你,现在朝廷正值用人之际,朕真的很想让你留下。”

    古青有些迷惑:“这,似乎不冲突吧?就算突破,臣依旧会在朝廷当差啊。”

    皇帝见状,微微一笑,从桌案上拿起一个漆木盒:“冲不冲突,你看过之后便知晓,不必多说了,朕看得出你的心思,武者当有奋进之心,毕竟活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啊,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古青面露茫然,但心里却有些感触,他算是明白皇帝的心思了,为什么不择手段的活下去,甚至不惜吃掉自己的亲生儿子。

    一切只为一句话,活着才有希望。

    希望是什么?

    答案就在这个盒子里吧。

    古青低头打开漆木盒,里面是一块不知什么材料铸造的令牌,以及一个字条,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皇帝淡淡的说道:“令牌有九个,每当有人拿它成功离开,就会在某地方多出一个,所以从古至今一直有这么多。

    有许多武者很好奇,蕴煞境之上可有前路,朕这就告诉你,前路是有,否则数千年来那么多惊才艳艳的天骄,为何会消失匿迹?

    虽然他们消失的理由很正常,其实不过是有心人散布的谣言而已,真正的情况是,他们都走了,离开了这个世界,去了更广阔的天地。”

    “更广阔的天地?”

    古青看着信上的内容,只觉某些谜团瞬间炸裂,化作一条条细线将纷乱碎杂的线索串联,组合成一个模糊的猜想。

    皇帝冷笑:“你应该发现,高高在上的那些势力,过了数千年依旧繁盛,真的只是经营有道?荒谬之言,无外乎他们有秘密而已。正是依仗这个秘密,他们才能延续至今。”

    “原来如此。”

    古青将信上内容消化,怅然一叹:“此为一个世界,被创造出的小世界,我们的先祖都是被创造者迁移到这里来的。

    数千年的繁衍生息,这些真相早已被人遗忘,但是当初某些势力,还是将事实真相传承了下来,并且给出了离开的方法。”

    皇帝苦笑:“没错,若非朕幼年时机缘巧合,得到这枚刚刚凝聚的令牌,恐怕也不会得知其中真相。但也正因如此,朕受到了伤及本源的重创,寿元大幅缩减。”

    古青点点头,沉声说道:“要是我通过考验,离开此界,然后圣上就会接受到创造者的赏赐,对吧?”

    皇帝咬牙切齿:“没错,令牌一直被那几个势力把控,偶有流出,就被迅速控制,所以他们能源源不断的输送天才出去,从而得到赏赐,维持自身的地位。”

    古青抬起头:“圣上想要……灭掉他们?”

    皇帝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野望:“只有从他们嘴里得到令牌泛生的地点,他们寻找令牌的方法,只有灭掉他们,才能让朝廷延续下去。”

    古青没有再细问,皇帝既然敢这么说,定然有全权之策,甚至早已部署妥当也不意外,不过对方这么痛快的交代,这就代表计划里还需要古青协助。

    种种念头迅速组合,古青蓦得抬头,一字一顿的说道:“诱敌深入,守株待兔?”

    皇帝缓缓点头:“然也,不过需要你配合。”

    “自当遵循圣命。”古青深深作揖。

    皇帝目露怅然,放声大笑:“朕,等了近乎百年,终于在这个时候窥见希望。朕要江山永固,真正千秋万载。为此牺牲任何都值得,哪怕是……”

    说到最后,皇帝的声音越加微弱,但却清晰几分哽咽。

    古青抬头,却看到他眼睛隐约的晶莹,心里略有触动,不过仅仅只是一丝而已,在刹那间便恢复平静。

    他不是一个感性的人,或者说他从来不站在所谓的感情方面思考,看待任何事情。

    在古青看来,三皇子不想死,所以愤而反抗,苦心谋划,他没有错。

    皇帝为江山延续,不惜各种代价延寿,只为等待一线希望,这也没有错。

    无论站在谁的角度,都没有错,不是吗?

    世上种种事情,往往只有选择权,真正的对错评判,从来都是模糊不清的。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无论选择哪一个,都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后果,因为……这是自己的选择。

    古青自然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之前对付三皇子,是因为‘利’,现在与皇帝一条战线,同样也是因为‘利’。

    如果现在皇帝和他利益冲突,古青同样不介意翻脸掀桌。

    两方合作,源于实力。

    谈判崩盘,在于退路。

    这句话很多人只懂上半句,却不知下半句的意思。

    应用到现在的场面,古青和朝廷实力自然不是一个层次,但古青却拥有一拍两散的资本,所以他没有太多敬畏,忌惮的意思。

    归根结底,古青有退路,自无惧之……

    片刻后,计划敲定,古青悄然出宫。

    皇帝的性格和三皇子差距很大。

    三皇子压力太大,并无失败资本,所以他必须寻求完美,力求丝丝入扣,尽全力增加成功率,这导致他必须时时把控全局。

    奈何人力有时穷,他不可能顾忌,猜测到局内所有人的心思,更不可能把握任何变数的产生,所以产生了矛盾点。

    越细致的计划,越是不堪一击。

    所以仅仅古青这个局外人,机缘巧合打乱了其中一个步骤,这就导致三皇子不得不对后面的计划进行全部调整,于是乎漏洞更大。

    皇帝则恰恰相反,他的计划张弛有度,又紧又松,越是关键点,皇帝的计划就越是简单粗暴。

    比如现在。

    在他看来,古青和三皇子谁胜谁负都没有关系,在他看来胜者才是希望,所以他不介意双方分出生死。

    古青赢了,皇帝不露痕迹的改变方法,知道古青爱财,故而以财诱之,知道古青想出去,所以坦言示诚。

    如果是三皇子赢了,皇帝估计就要打感情牌,玩苦情戏了。

    ——

    回去的路上。

    古青提着箱子,喃喃有声:“两千两黄金,陛下你可真是大方。”

    手探入箱子,选择充值,古青眼睁睁看着余额从4973跳到24973点券,眼中浮现一抹冷意。

    他对系统为何钟情于金银,似乎有些明悟。

    或许因为这个世界金银的特殊性?

    或许因为金银上附带的某些看不见的能量,譬如愿力,信仰之力?

    或许……

    古青忽而轻笑,心里喃喃:“亦或者,这个系统就是界中界的创造者搞出来的,一切皆有可能嘛。”

    抽奖,100*点券一次,抽取四十九次。

    看着转盘指针迅速旋转,偶尔在某些看不起的图标上停顿一下,古青注意力放在道具仓库上。

    清除垃圾45个,留下四个道具,两本武技,一张卡片,一瓶丹药。

    古青一个个看过,在回到住处后,果断关上门,躺在床上选择使用武技。

    【逆血暴气】:一种后患极大的秘法,逆流气血,在短时间内极大程度增加各方面强度,不过持续时间跟肉身强度挂钩。

    【霸龙诀】:一种特殊的防御武技,可极大程度增强自身防御性,且有极强的自愈恢复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