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章节目录2119:抽奖进行时
    很简单,对方列为传承,是不想这玩意烂大街的散布出去,而是要借此获取更大的利益,譬如说与广大武者化敌为友。

    在没有获取方法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如古青这般有问题的武者,不约而同都会采用偏激的方法,虽然对方极为强大,但这毕竟关乎前路,可谓生死之敌。

    但当对方却机智的给出了不止一条获得功法的途径,自然而然的,潜在的敌人便悄然被化解掉,甚至为了获得功法,还会反过来替他们做事。

    一如古青曾经在古墓的算计差不多,对方也是给天下人出了个选择题。

    要么处心积虑去窃取功法,还要面临对方的报复。要么光明正大的换到功法,如此行的正走的直,也没有后患。

    这样一来,不排除还有老头这种心怀不轨的家伙,不过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选项中的一个去做。

    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在看过对方列出的条件后,古青也隐约有些明白,为何明明有正当途径获得功法,老头却依旧执着于夺取。

    原因只有一个——真言枷锁。

    这玩意发明出来就是为了防止有些东西外传,但是经过后来人开发,结果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改变。

    最初的方式是,如果违反真言枷锁,将消息吐露,那么施术者就会得到反馈,然后将泄密者弄死。

    后来人却发现虽然可以将泄密者弄死,不过东西还是泄露了出去,压根起不到防范于未然的作用。

    于是,泄密者神魂崩碎,泄密者魂飞魄散……等等各种各样的变种‘真言枷锁’相继出世,而且下场一个赛一个的毒。

    通过这一点,古青得出一个结论。

    老头夺取功法,很可能不是自己用。

    老头或许是给某个势力,某个人办事,要得到功法上缴。

    老头给自己下了不知后果是什么的真言枷锁,所以……他必须死。

    最终结论:弄死他!

    古青的注意力拉回现实,拿出自己的小本本,工整的用特殊文字写下几行字:首要目标解决身体隐患,次要目标坑死那些掌中世界出来的家伙,最终目标弄死老头。

    端详一番,收起本本,古青打开系统仓库,大致扫了一遍抽奖的成果,脸色蓦得阴沉了下来。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企鹅是坑爹的,充钱是必须的。

    五次抽奖,成果很是残忍。

    【进化之路筛选卷轴·黑铁】*3个

    【进化之路筛选卷轴·青铜】*1个。

    【进化之路筛选卷轴·黄金】*1个。

    “我可以试一试。”古青目光落在卷轴之上,唇角微微翘起:“我想知道碎空境到底多强,真眼枷锁能否跨世界生效。”

    这次仅仅是个试验,他选择一个很低级的世界,嗯……起码在他看来不咋地。

    花费一千点券购买资格。

    【进化之路筛选卷轴·青铜】,使用!

    当初用掉的黄金级别卷轴,时间比例为一比一百,也就是主世界一天,异世界一百天。后来的白银卷轴,比例是一比五十。而现在这个青铜卷轴,比例仅是一比十。

    而他抽到的,最多的黑铁卷轴,恶心人的比例,竟然是一比一,五次抽奖,竟然有三次抽到最低级的。

    简直丧心病狂。

    ——

    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

    古青出现在野外,遥望着村镇零星的灯光:“这个年代,这个地方,这个气氛……恐怖片标配啊。”

    拉出日志瞄了一眼,他随便找了块大青石坐了上去,眉毛缓缓拧了起来。

    恐怖片,其实严格的说是分为两种,可控,不可控。

    前者虽然也是恐怖片,不过设定却不是那么玄乎,对于鬼怪之类的反派也有克制之法,也就是说鬼怪,反派是能被弄死的。

    这种片子,很多时候是用视觉,剧情翻转,音乐,血浆等东西,侧面凸显恐怖之处。

    后者则不同,鬼的设定就是无敌,亦或者伪无敌,无敌很好解释,详情参考伽椰子,不讲道理的无敌。

    而伪无敌就好一点点,即虽然可以杀死鬼怪,但完成条件人类根本完不成,间接程度上也算是无敌。

    说实话,古青对这种片子一向无感,因为片中的主角等等,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作死,死的活该,压根没有代入感。

    而且许多所谓的恐怖片,并非无解,只是主角作死小队中,往往有个沙雕拖油瓶,有个白痴二百五,然后主角还是个圣母表,这才是导致团灭的最主要原因。

    古青轻声嘀咕:“僵尸不怕,鬼怪不怕,只要设定不是无敌,对我而言都不是大事,最不济打不死他也不会被杀。”

    这并非无理由的自信,而是有道理可循的。

    如古青这种非人类,放在这个世界可谓是气血冲天,单单是散溢出的阳气,对鬼物而言都是核辐射,更别提丹田盘踞的死亡煞气。

    就算把他扔《死神来了》这种世界,火车撞他都没卵用,除非启动中大型战略武器强行毁灭。

    这次心悦特权抽取的道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延长三分钟的辣鸡道具,一个延长一小时的道具。

    停留的世界是四天,加起来也不到五天,换算到主世界的流速,顶多半天不到。

    古青为何大半夜坐在这里?

    原因很简单,他在等百鬼夜行。

    异世界的自己其实是个好人,真真正正的大善人,每次出现饥荒都会搭建粥棚,可惜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次饥荒爆发的突然,他自己家都没有足够的米粮,所以没有搭建粥棚,然后那些习惯占便宜的流民就强入宅院,杀人,抢粮……

    他死的不甘,于是浓烈的怨气汇聚,成为厉鬼,趁着清明节鬼门大开之际,从阴冥归来想要复仇。

    时间……就在今天。

    古青看了眼任务,啧啧感叹:“所以说,为什么要做好人呢?好人没好报不知道吗?这倒好,还连累了全家。”

    话落,他面前陡然凝现出一个漩涡,自中渐渐出现一座破烂的木桥,隐隐有各种奇形怪状的鬼物出现,影影绰绰。

    蓦得,伴随着一阵嘶吼,一道黑影拖着长长的阴煞,从漩涡中一跃而出,飘在空中盯着古青。

    他猩红的双眼充满了暴虐与怨毒,但在看到古青后,却渐渐消散,继而凝聚人形朝古青深深作揖:“阁下,可是来助我复仇的?”

    古青歪了歪头,有些好奇的盯着他背后逐渐消失的漩涡,随口道:“张庆是吧?代价是什么,你应该清楚。”

    此言似乎让他又一次想起活着的时候遭遇的一切,面孔彰显几分狰狞,咬牙切齿的道:“清楚,我好心……”

    古青出言打断他的诉苦:“我不管你过往如何,也没兴趣主持什么狗屁公道,这个世道自始至终都没有公道可言,所以我只会做好我该做的事情,拿我该拿的报酬,懂吗?”

    “懂。”张庆抖了抖身子,有些敬畏的低下头。

    在他这个鬼物眼中,古青身上散发着直入穹天的灼眼血光,不仅仅是澎湃的热血阳气,还混杂着让他恐惧的死亡气息。

    这个人,很强,自己连靠近三米内都困难。

    古青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问道:“怎么?你要我怎么帮你?总不能让我帮你杀了这个镇子的人吧?”

    张庆连忙摇头:“自然不是,这等罪孽由我自行承……”

    古青翻了翻白眼:“承担个屁,我是嫌麻烦,一个镇子起码千八百人,就算是一千头猪挨个杀,都累得手疼。”

    张庆楞了一会儿,随即指明方向,说道:“镇子上有一座佛堂,劳烦阁下拖延住那佛堂的和尚。”

    “仅如此?”古青再次确认了一遍。

    张庆面孔狰狞:“足够了,当年就是那和尚坏事,否则我早就报复成功了。”

    “我先走一步,你可以开始了。”古青深深看了他一眼,大步朝镇中走去。

    没错,这次日志压根没规定怎么完成任务。

    古青可以替天行道除掉张庆,保护……那群杀人凶手。同时自然也可以选择助纣为虐,坐视,甚至帮助张庆完成复仇。

    正因如此,张庆一见古青才显得那么紧张,因为只要镇子里还有那和尚坐镇,他就真的无法复仇。

    而忽然出现的一段信息,让别无他法的张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试一试。

    索性,古青是个好人。

    嗯……起码站在张庆这个角度,是这么认为的。

    古青望着这座不大的佛堂,门口的大鼎却插着密密麻麻的香,嘴角微微一撇:“呵~,香火还真是鼎盛。”

    或许是因为张庆此前来过,导致村镇的人心生惶恐,所以本能的寻找能庇护自己的方式,通过上香来获得佛陀的保护。

    笃笃~

    古青扯着铜环敲了敲,略显突兀的闷响,在夜色中传出老远。

    然而,过了好久,大门依旧紧闭。

    “没人?”古青抬脚踹开了沉重的大门,碎裂声咔嚓响起,连带着门框摇摇欲坠,震落一片灰尘。

    举目四望,供桌旁摆放着一个木鱼,还有本被压得十分平整的佛经,地上排着三个蒲团,供桌上水果还带着几滴水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