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章节目录2160:我就猜一猜
    ——

    半晌,古青若有所思的把玩着对方留下的一枚金镶玉的怪异令牌,目光中泛起几分古怪,莫名之色一闪即逝。

    “你这是再逼我啊?”他喃喃着,眼中充满凌厉之色。

    穆云升留下的这玩意,是一枚功勋令,凭此可换穆家的武技,或者天材地宝,或者其他东西,当然这些都是有上限的,换算一下大概是一万两黄金的价值。

    而一万两黄金,则刚好可以换一次机会,进入穆家修习《两仪涅槃法》的机会。

    其实这东西并非穆云升的,而是穆雪莹的,它属于一个奖品,不过穆雪莹没什么用,随手就丢给了穆云升。

    本意是给穆云升留一条路,万一他犯了什么错误,可以拿出这东西抵罪。

    奈何穆雪莹死了,霖海一脉太针对穆云升,言这块功勋令不足以抵消他的罪过,将穆云升发配到西凤城。

    功勋令可是好宝贝,穆雪莹用不上是因为她没必要,在穆家她要啥有啥,但是对于其他人而言,这玩意可遇不可求。

    所以,之前路上追杀穆云升的人,也是为了这块令牌而来。

    穆云升拿不出黄金,于是用此物作为报酬,可功勋令的价值比那点黄金高太多,所以他提出了附加条件——帮他。

    帮穆云升重回穆家,镇压这些针对他的敌人。

    既然古青拿到了功勋令,自然也就代表着他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古青喃喃:“功勋令,看起来很贵,一万黄金,实际上却一般般。按照那老头的境界,随便出手一次都不止万两黄金。

    如果是老头自己需要《两仪涅槃法》的话,那他有的是办法得到。

    所以可以确定,老头是替人办事的,替人拿到《两仪涅槃法》,而那个家伙因为某些原因不好露面,甚至无法露面。”

    他收起此物,余光瞥了眼在屋里忙碌的芸芸:“还有个问题,你到底是因为什么目的靠近我?”

    芸芸真如她所言,尽职尽责的做好了一个侍女该做的事情。

    她这番作态,非但没有让古青放下疑虑,反倒越发警惕了。

    试问,一个懂得做饭,洗衣,裁缝,女红,刺绣,琴棋书画……的女子,怎么可能流落到去卖艺的地步?

    “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古青咕哝着,起身招呼了一声,带着她朝外走去。

    芸芸好奇的问:“公子咱们去哪?”

    “看看矿脉。”

    古青随口应着,目光隐晦的划过远处的府邸:“前段时间,据说此地一条矿脉有垮塌,死了不少人。

    而且身为城主,矿主,罡煞境武者的李文全,却好像毫不在乎一样,只是令人封了那个地方。此等作态,不觉得奇怪吗?”

    “会不会有鬼啊。”芸芸呐呐说道。

    古青笑了笑,意味不明的呢喃:“如果有鬼倒还好,怕就怕在,有人装神弄鬼。”

    就算是鬼王在此,面对一个罡煞境的武者,跑还来不及,哪还敢搞事情。就算是菜鸡神灵,碰见武者也得生怕他们把自己逮住卖了。

    鬼?

    呵呵~

    穆云升急匆匆出门,抬头便看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青,竟然罕见的出门了,不禁心里一喜,问道:“你这是去哪?”

    “看矿。”古青淡淡的说道。

    穆云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你是说,那个塌陷的矿洞?你准备用它做文章?”

    “看看而已,别紧张。”古青没有多说。

    穆云升不再多问,抬脚便跟了上来,俨然是要弄清楚古青到底要怎么做的态度。

    三人踩着渣子破路,晃晃悠悠来到山巅,举目四望,轻易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相对荒凉许多的山头。

    就在这时,李文全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一副惊讶的模样:“哟,少爷您来这腌臜地方,可是有何吩咐?”

    穆云升问:“那矿洞是怎么回事?”

    李文全隐晦的看了古青一眼,连忙回答道:“前段时间塌了一段,砸死几个人,我估摸着也是个支脉,现在都挖的差不多了,索性封了它。”

    “真的挖差不多了?”古青忽然冷不丁冒出一句。

    李文全对穆云升还是做足了礼数,但对古青这个家伙,就没那么客气了,他总觉得古青这厮有些古怪,面对他总有种心里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对古青的态度也不是那么客气,见他虎目一睁,浓眉挑起,散发出一种摄人的威势:“你是?”

    古青微微一笑,随口说道:“我猜,里面有好东西。”

    “呵呵,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问你乃何人?”

    李文全冷笑着说道:“之前少爷说,多亏你一路相助护持,方可安全抵达西凤城,我寻摸着少爷现在也没危险,你为何还不离去呢?”

    “你猜猜看~”古青陡然一步踏出,迅速朝那山头掠去。

    李文全目露惊怒,随之追上:“休走!”

    穆云升眉毛拧起,紧随其后的追了过去,他好奇古青在搞什么把戏。

    短距离顷刻即达,古青笑吟吟的抬起手,然后在李文全目眦欲裂的表情中,滚滚罡煞迸发,凝汇宛若利刃一把,迎着那封死的矿洞悍然斩出。

    “住手!”

    声传四野,伴随一股罡风席卷,李文全速度再度拔升,瞬息间来到矿洞前,抬手抽刀横扫而出。

    古青轻笑,翩然而退,施施然望着愤怒的他:“随手施为,你的反应告诉我,这里还真有古怪。”

    “到底怎么回事?”穆云升好奇的问。

    古青随口说道:“之前偶然听到矿工议论,这个矿洞塌陷的有些古怪,因为按理说这个山头不高,而且几乎是纯粹的石头山。

    这通道按理说没个十年八年根本不可能塌陷,怎么刚开凿半年就忽然塌了,且塌的毫无预兆,最主要的是……塌陷的地方有些奇怪。”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山头上方那道细长的裂隙:“如果自然塌陷,不可能会裂成这种样子,这是有人故意震塌的,还有……”

    “住口。”

    李文全暴喝一声,继而转头盯着穆云升:“少爷,这人到底何方神圣?少爷可知,西凤城乃我穆家矿城,从不许外人进入。

    老夫之前念在他救了少爷,有所恩情,故而酌情宽限几日,时至今日,他应该是时候离开了吧?

    如果少爷执意知道这件事的内情,老夫坦言告知便是,只不过这人却必须离开,我穆家之事不予说于外人。”

    古青笑眯眯的,好像压根没听到他的话:“里面有异宝,亦或者其他东西,总之价值很高,所以阁下才会遮遮掩掩,借故将此地封死。”

    李文全握刀的手青筋迸现,死死的盯着穆云升:“少爷。”

    古青再次不识好歹的插嘴:“我若离去,你会带他进去,然后在里面杀了他。本来你就打算这么做对吧?只不过一直在等我离开,再准备实施。”

    穆云升问:“为什么?”

    古青撇撇嘴,淡然说道:“他得到了背后主子的吩咐呗,杀了你,拿到功勋令,然后用这东西去换取一些东西。

    反正这功勋令是穆家独有,无论在哪一脉都可以兑现,当成货物拍卖换钱也不是不行,硬通货嘛。

    他拿着洗白的东西回到霖海城交给主子,这样一来主子就可以用这些东西去打通关系,让其他人支持他坐上之前穆雪莹的位子。

    如此一来,李文全不但可以获得主子的赏赐,还能贪墨掉这里的宝物,可谓两全其美的事情,反正背后有主子背锅。”

    李文全脸色微变,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之前都是猜的,现在看你脸色,倒是可以确定八成没错,可惜~。”古青耸了耸肩,嘿嘿笑道。

    “既如此,那就留不得你了。”李文全面容一凝,突兀的朝古青抽刀砍来,举止间哪还有半点对穆云升的恭敬。

    古青悄然退却半步,掌中罡煞涌动,魔龙嘶吼不休:“穆云升,你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出手。”

    轰隆~

    话落,周围的地面霎时塌陷,伴随着隆隆巨响,两道身影瞬间缠斗一团,嘈杂的碰撞声不绝于耳,空气炸裂的涟漪令人头皮发麻。

    穆云升正待上去帮忙,突闻几道风啸声,西凤城中其余几名穆家的人迅速赶来,二话不说将他包围在内。

    他环顾四周,不禁轻叹:“你说的真是一点不错,看来家中那些家伙,真是迫不及待要把我弄死啊。”

    一女子巧笑嫣然,抛了个媚眼:“少爷,束手就擒吧,起码落个体面。”

    “束手就擒?凭什么?”穆云升迎着她,徐徐拔出兵刃,眉宇间浮现一抹不屑:“就凭你们这些臭鱼烂虾?”

    不消多余废话,打就是了。

    两个战场泾渭分明,古青与李文全的战斗,已经达到了高潮,周围被破坏的狼藉一片,烟雾滚滚升腾,良久不散。

    李文全是罡煞第三步强者,时不时卷起碎石携以罡煞朝古青砸去。

    其掌中长刀更是仿若游龙般嗡嗡作响,时而脱手而出,宛若有无形的手控制,从各个角度偷袭,与其本人形成夹击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