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章节目录439.普通人
    “噗!”

    口中瓜子壳吐出。

    方才还在放狠话那人下意识退后一步。

    直至看见那瓜子壳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后,脸上难堪之色一闪而逝,随之化为愤怒看向蓝随。

    “我再问一次!蓝随阁下,你这是决定与东瀛特事室为敌了吗!?”说着间,他的大拇指已经是顶在剑镡处。这是准备随时拔刀的手势。

    “呵~”

    轻笑一声,蓝随把玩着手中的瓜子,看着底下极度紧张的数十人。

    “我只不过是教训了一个想要杀我的人而已。或者说,我没有当场格杀他就算是给你们东瀛特事室面子了。

    只不过断几根肋骨,一生不能动武而已,这算大事吗?”

    “还……”

    那人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

    还不算什么大事吗?

    在这个勉强安定下来的乱世,一生不能动武,只会成为一个废物。他能够靠什么生存,到最后恐怕就是一个尊严尽失,潦倒此生的下场。

    可是至少,这命还是留下来了。

    京内的确动刀了,尽管是以弱攻强。

    弱者似乎就该被同情。

    强者就应该施舍自己的仁慈。

    拜托,凭什么啊!

    强者施展仁慈是自身心善,可是原则不容改变。都杀到自己头上来了,并不会因为没有杀掉而改变这一事实。

    留下这条命已经算仁慈,尽管——这份仁慈算是最大的残忍了。

    他似乎与档案中的有些不一样了。

    眼中神色变换几分,那人收起自己的架势,躬身朝蓝随,说道:“东瀛特事室,机动一队,队长,村正内。向蓝随大人问好。”

    机动一队,直接派出战斗部队出来了啊。

    蓝随笑了笑,看向那对军级顶峰的队长,村正牙。

    在东瀛特事室把东瀛划为四区,二十二县,可以说是安倍晴明釜底抽薪的一招。

    驱散外国势力,已本土势力的对城级为一县管理者,对陆级为一区管理者,尽可能的能够把握住整个东瀛的绝对控制能力。

    分封而治,以前的东瀛是这样做的,现在同样也是。

    而这个时候,冒出来的特事室机动部队,则是属于特事室自己的力量。与分出来的县管理者无关。

    名义上是希望能够帮助县级管理者处理一下来不及处理的小麻烦。

    实际上除开是掌握武装力量的手段,也未尝不是有着监督县级管理者目的。

    而,这只小队蓝随也听说过。

    据说一共九个番队。

    一、三、六、九,四个番队为战斗部队。

    二,部队为刺杀小队。

    四,部队为医疗小队。

    五,七,部队为后勤,包括资料情报收集与机械准备。

    八,部队,据说是科研小队。

    一共九只部队,各有分工,也各有互不干涉,除非遇见需要一同出击的任务时候才聚集在一起。

    今天居然就只来了一支,让蓝随颇为失望。

    席地而坐,也没有去顾忌这山道石板上落得灰尘。反正这衣服也不是自己洗。

    手中拿着瓜子继续磕着,晒着阳光优哉游哉,也不像刚刚差点打死个人的模样。就像是那门口老大爷看着眼熟的后生仔,随口问道:

    “今天来,有啥事啊。”

    他问的叫一个舒心惬意,被问的那人就不是这样想的了。

    东瀛重礼,也认为是一种尊重。

    面前这人,嘴里吃着东西,正眼都不看他。

    如果是亲族长辈也就算了,偏生是一个小年轻,其年纪估计也就自己儿子般大。

    这种态度,已然算得上是侮辱。

    但他敢发作吗?

    不敢!

    先不说蓝随是这兵库县的一县管理者。再说整整高他一个等级的武力值,就让村正内不敢发作了。

    可以说,他就算是被蓝随打死,特事室也可能会忍下这口气。

    所以,只能忍。

    村正内毕恭毕敬行了一礼,后说道:“今日来,只是听闻蓝随大人山上多了些大动静,特前来问候。”

    挑着眉头,瞧了这人一眼,蓝随答道:

    “哦,是这事啊。最近山上正在装修,所以闹出些动静。”

    村正内,问:“装修?”

    “嗯。”蓝随点了点头。

    村正内低头上瞟了一眼蓝随身后众人,说道:“可这装修工人,蓝随请的恐怕不怎么好。”

    “呵~”

    蓝随轻笑一声,问:“不好吗?”

    村正内目不斜视,面容严肃,回道:“不好。”

    蓝随回头瞟了一眼正笑得妩媚花开的弁天,笑问道:“那里不好?”

    村正内眼神一凝,没有想到自己等人都堵上门来。蓝随也没有藏藏掖掖,把那人摆在自己面前,他还依旧在这里装傻充愣。

    深吸一口气,村正内,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蓝随大人所请的装修工人正是原先京都七福神组织中的弁天与青灯行。”

    瞧着手中只剩余的几颗瓜子,蓝随颇为有些颓然说道:

    “啊,大概就是吧。”

    这算什么回答!

    村正内心中如有大江河水,溃而决堤,冲击着自己那本挺立于心中的那份傲然。

    心中傲气如淘河立柱,被冲击的左右摇摆。愈是支撑,愈是难受。让村正内面庞如墨般漆黑,却又发作不得。

    只能是抓着拳头,指甲入肉而不知。

    吐气如牛,村正内说道:“既然蓝随大人知晓这一人一妖是七福神组织的人,能够交由给东瀛特事室押送到总部。”

    把余下几颗瓜子嗑完,蓝随拍了怕手掌。看着面前这一群众人。

    最高便是村正内这一对军级顶峰,其余着,大多是对人级顶峰和两三个对军级初级。

    这已经是特事室在东瀛,大家族,大宗门的挤兑之下,仅仅能够拿出手来的人物了。但是,还远远不够看的。

    “我肯交,你能拿?”蓝随好笑问道。

    这一人一妖可是对城级人物,更别说现在那弁天手中的风火雷扇,一般般对城人物可拿她不下。

    却不想,村正内直视蓝随,说道:

    “只要蓝随大人肯交,我们自有方法可拿。”

    “哟~”

    蓝随这倒是有些惊讶。

    看来这东瀛特事室还是留有着一些力量在自己手中的。

    不过,这样也好。

    蓝随站起身来,拍打着身上衣服,想必衣服上还有些零碎的瓜子壳。他高居临下看着特事室一众人,问道:

    “如果我不交呢?”

    “哈。”

    长吐一口气,村正内此刻倒是松了一口长气。

    终于该说的都说出来了,该表明的态度也表明了。蓝随既然说出了自己的态度,那么村正内也该执行自己的意志。

    “村正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蓝随大人的意志。不论奸人也好,坏人也罢,还是祸害苍生的妖魔。既然蓝随大人想要收留,那村正也只能认下。”

    说着间,此人跪坐在这坚硬长阶之上,解开上衣,掏出一把肋差来,恭敬放于身前。

    再把身侧的武士刀放于蓝随面前,这是请求蓝随作为这场切腹仪式的介错人。

    “只盼能用村正一腔热血,来提醒蓝随大人,有的人可以收留,有的人却是不能收留。”

    说着间,这人就双手捧起肋差,缓缓拔出。

    清冷的刀锋,反光的刀芒,证明此刀在平时养护极好。并不是只做装饰使用。

    看着面前之人的一言一行,蓝随终于知道,这东瀛特事室为何不派其它人。

    武力高超者不派。

    能言巧辩者不派。

    却是派来这样一人。

    因为,他足够隐忍,也足够狠。

    他这哪里是以死劝诫,分明是要用自己一身污血淋蓝随一身,淋一个臭不可闻。

    可他也太小看蓝随。

    看着村正内挥刀捅入自己的小腹,蓝随不言。

    看着他攥着肋差从左至右划着,红色的鲜血从自己的衣襟流到雪白的台阶上,蓝随依旧保持着笑意,说道:

    “你有家人吗?”

    “啊?”泛白的嘴唇不住的颤抖,村正内不懂蓝随突如其来的疑问。

    可蓝随没有停下,继续问道:

    “你带来的这些手下,有家人吗?”

    霍然抬起头来,村正内眼中尽是不可置信。像是猜中什么,却又不敢去相信。

    但是,蓝随会逼得他不敢不信。

    “你今天死在我这无尘山上,我就敢让你的父母,妻子,儿女,朋友,干净利落的死在这东瀛岛国之上。同时,也会让你今天一同跟来的同事家中,父母,妻子,儿女,朋友一同陪葬。”

    随口说着狠厉的话语,蓝随的却是一般狠厉模样都没有出现。只是平淡的笑着,依旧是那副疲惫的神色站着。

    他身后倒是有一娇小少女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还未说出口来,就被其身边另一女子给拉住。随之闭口不言。

    村正内遍体生寒,他再小看蓝随,他也不敢去赌蓝随会不会这样做。

    因为,这样的赌博是没有意义的。

    如果说,他们所得到的收益只有1,那么失去的可能会达到10,而蓝随所失去的只有1.或者更少的0.5。

    这样的赌博,这样的收益,让村正内只能是停止了腹部上的肋差。

    颤抖着的身躯,头颅重重叩在石阶上,问道:

    “求,蓝随大人指一条明路给小的。”

    从衣兜中掏出一包烟来,手指击打着烟盒盖处,几根烟从烟盒中顶出。用嘴叼住一根,用着打火机点燃。

    “呼~”

    一口青烟吐出。

    蓝随也没去看底下那人流出的鲜血,已经他整个人下半身给染红。

    直至抽了几口,蓝随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们选个日子,选出三人来,与我道观比斗三场,赢两场为胜。”

    弹了弹烟灰,蓝随续道:“你们赢,我交出弁天和青行灯,顺带可以答应你们室长三件事。

    我赢了,弁天和青行灯的事情,你们特事室就不能再追究,如何?”

    村正内颤抖的身子停顿了下来。

    尽管脑中一阵阵的眩晕感正在脑中回荡,他知道这是失血所致。可是在这种时候,他不敢晕倒。

    这样的条件,恐怕是面前这人早已经准备好,只等自己送上门来。

    他为何要这样做,所图又是什么。

    村正内无法预料,现在的状况更是预料不了。

    哈,哈,哈。

    喘着粗粝的气息,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这样的事情,小的做不了主。”

    蓝随摆了摆手,说道:

    “没关系,你回去让能做主的决定吧。可,下次如果你来还是告诉我做不了主的话,那你们也别下山了。我这无尘山虽说不大,但埋几个人的地方还是有的。”

    “这,小的自然晓得。”

    低头行礼,村正内双手捂着腹部伤口,缓缓后退。在洁白石阶上,留下一道道血印,好似在象征着此人过留痕。

    看着那一群人消失在眼前,蓝随看着抽了一半的香烟,刚想着再吸一口便被人抢了去。

    素手把烟扔在脚下,随后一踩,让蓝随看得心疼。

    “我抽烟,又不会得什么病。”

    “一身烟臭味,再继续抽,你看今晚让不让你上床。”

    清冷的女声,让蓝随摸烟的动作陡然一停。

    只能是了无生趣一般,闻着食指与中指处。这里还残留着一些淡淡的焦油味道。

    正要说,准备回去的话语,却是忽闻一女声问道:“蓝君,刚才那人如果真的死在我们面前,你会把其余人的家人全部杀掉吗?”

    陡然响起的询问声,让蓝随的目光也变得悠远了许多。

    熏刚开始是想要拦住身边的静梓问这话的。

    可是,还是没有拦住。

    并且,不知是静梓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其实座敷也好,板月慧也好,或者说道观中除开那没心没肺的米沛儿之外都想要问这个问题。

    只不过,静梓直白的问了出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委婉。

    而,蓝随的回答也很直接,说道:

    “会的。”

    忍不住退后一步,或许她已经知道会是这个答案,可仍旧为这个答案而感觉到害怕。

    她看着站在山道上的蓝随,依旧是如冬日暖阳般和煦的气质。

    不炙热,感觉很温暖。

    然而,低头一看,却是名叫村正内的人留下的大片血迹,染红着整条山道。

    “恶魔,还是圣人?”

    静梓喃喃自语着,她有些分辨不出来了。

    听着这番呢喃,却让蓝随笑了笑,越过熏,来到静梓的面前。

    伸出手来,她下意识的一缩脖子。

    蓝随却还是不由分说地把手按在了她的头上,使劲的揉了揉头,说道:“既不是恶魔,也不是圣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