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 第五十八章 恶臭
     继念动力、水、火与风的掌控能力之后,宫子梦再一次在楚月生的面前展示了自己操纵冰霜的能力。

     而楚月生这边对于宫子梦那层出不穷的超能力也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力。反正真就是随心所欲呗,或许宫子梦就连凭空造物都能做到呢,在她的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似乎都用不着太奇怪。

     不断扩散的冰环直接将仿生机器人的肌肉冻结,使它们全都变成了一根根身形僵硬的人棍,成片成片的摔倒在地上,失去了继续活动的能力。

     当然,因为冰环只是冻僵了这些仿生机器人的身体,并没有熄灭它们安放在心脏处的反应炉,依靠反应炉提供的热量,这些仿生机器人或许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完成对身体的解冻,重新恢复行动能力。但是那样已经无所谓了,因为那个时候,楚月生和宫子梦应该已经找到了这处厂房中隐藏的真相,结束了对这里的探索。到那时,他们根本就没有继续和这些仿生机器人纠缠的理由,直接离开就是了。

     这些仿生机器人显然并没有读熟兵法,或者说是没有必要?总之,它们并没有再在其他地方设置埋伏,所有的仿生机器人都跑过来围堵楚月生还有宫子梦了,然后被宫子梦一个冰环团灭。得益于仿生机器人们的耿直,楚月生和宫子梦接下来的探索变得极为顺利,并没有再遭到什么阻拦。

     从那散落满地,在楚月生和宫子梦从中间穿过时还打算过来抓他们,但因为身体僵硬而只能不断轻微颤抖的仿生机器人当中穿过之后,宫子梦和楚月生沿着布满了设备的厂房又走了两三分钟的时间,终于停在了一件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铁门前。

     由于全程都是宫子梦在领路,楚月生完全不知道宫子梦在这里停步的理由。

     但是看着宫子梦停在门口之后,二话不说直接一个烈焰冲击把那扇门给炸飞了,他还是忍不住为门后的人默哀。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能惹到宫子梦,估计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吧。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楚月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随着铁门遭到破坏,门后的东西也变得失去了压制。首先,一股刺鼻的烧焦味,伴着爆炸产生的空气,朝着门口的两人席卷而来。楚月生吸了一口这种充满了异味的空气,被熏得差点背过气去。

     伴随着那一股焦臭的味道,周围原本鲜亮的环境开始迅速遭到腐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这个房间中外泄出来,污染了屋外的环境一样,让它们褪去了伪装起来的外表,显露出自己真实的模样。

     既是现实,又不是现实。或者说,应该是曾经发生的现实。

     设备快速腐朽,变黑、大片大片被火烧过的焦黑取代了鲜亮光滑的墙面,被浓烟熏黑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串串带着血的黑脚印,就像是有人在被火烧掉了皮肤之后,依然光着脚在滚烫的地面上跑动一样。当然,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倒在地上变成一具焦尸,就像不远处那堆血肉模糊的肉块一样。

     随着铁门的破坏,被大门封印起来的东西也得以外泄。门外被伪装起来的美好极速崩塌,被着曾经发生过的最骇人的惨相所取代。

     随着环境的替换,门内也传出了一声仿佛几十个人同时发出哀嚎的尖叫声,紧接着,一团巨大的肉球猛烈的撞击在了铁门的边框上,直接将门框从墙上撞了下来。但是很显然,门框的大小根本不足以容那个肉球从内部通过,它只有很少一部分钻了出来,身体的大部分依然被卡在了门后。

     但哪怕是露出门洞的那一点,也已经足够让楚月生看清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无数被粘合在一起的尸体。准确的说,应该是无数被烧焦的仿生机器人的尸体。

     虽然是机器人,但仿生机器人之所以能够和克隆人并列禁忌科学中的两席,就是因为它们和正常的人类实在太像了。除了驱动方式和骨骼构成和人类不一样之外,它们几乎可以和正常的人类画上等号。因此,如果不是有金属头骨露出来,楚月生甚至没有办法辨认出那些尸体到底是普通的人类还是仿生机器人。

     总而言之,这是很吓人的一幕。

     由无数仿生机器人的尸体堆砌起来的拼合灵异在被门洞卡住之后,并没有聪明的选择放弃或是积蓄力量再次撞击,而是好像要把自己从门里硬生生挤出来一样,依然在不停地向前着。甚至那些已经出来的部分也被唤醒了,开始嘶嚎这扭动起了它们扭曲成麻花的身体,趴在地面上不断的向前挠着地面,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很快就连成片的黑乎乎的血污抓痕。

     在这个拼合灵异那股要把自己挤碎掉的冲击下,整个墙壁开始变得摇摇欲坠。一个巨大的凸痕在墙壁上渐渐浮现出来,通过痕迹的轮廓大小,楚月生判断门后的灵异的本体或许要在六米以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

     说也奇怪,这明明是楚月生第一次真正直面灵异,而且这只庞大灵异的外形也足够凶恶,足够有压迫力,但楚月生就是没有那种紧张的感觉。

     明明平时对付一个发狂的猛犬心里都在发慌的,可现在,轮到面对比大型犬还要恐怖无数倍的巨型灵异时,却好像有一个人站在他的背后按着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说“这都不是事,没什么可怕的。”一样。

     或许,是因为正和宫子梦在一起,宫子梦给了他极大的勇气的原因?

     终于,这只巨大的灵异硬生生的挤垮了阻碍它前进的墙壁,在一阵构架崩塌的扭曲撕裂声中,它推开已经无法阻挡它前进的铁皮,终于在楚月生面前露出了自己的全貌。

     抬头看着这只体型硕大的灵异,楚月生感觉自己鼻子里焦臭的味道,已经浓郁到了几乎让他无法呼吸的程度。

     这个大家伙,真的是太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