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章节目录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养你啊
    做兼职的这个事儿,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凡是靠着自己能力挣钱的人,都值得被肯定。

    何远不明白的,只是唐朵朵为什么会出来做兼职。

    毕竟,任何事情,都事出有因。

    就比如兼职这个事儿吧。

    一般来说,做这个的人,分为两种情况。

    要不就是需要钱,要不就是需要被肯定。

    钱,唐朵朵应该是不缺的,不谈唐老留下的那笔钱,就说何远每周给的生活费,对她这个年纪的女生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那,就是需要被肯定了?

    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何远不得不沉思,自己这些日子,是不是又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位。

    这么一想,何远突然感觉有点累。

    虽然他以前也知道,当父母的都不容易。

    但当何远自己坐上这个位置时,他才知道有多么不容易。

    以前何远自己是孩子的时候,偶尔也会想,父母不关心我,他们都不了解我,不知道我要什么,他们根本不爱我。但换做父亲的角度后,何远天天都在想,唐朵朵又怎么了,她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她为什么不开心,她为什么不怎么搭理我,是心情不好,还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难。

    有时候,何远也想和唐朵朵坐下,两个人好好聊聊。但,唐朵朵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每次都是他说什么,唐朵朵就“嗯嗯啊啊”的敷衍他,神情之中,都是满不在意的样子。让她自己说吧,她又说自己没什么事情,可是何远看得出来,唐朵朵心里藏着心事。

    所以何远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些父母,喜欢偷看小孩子的日记,甚至在家中装上摄像头,偷偷观察孩子在做什么。

    虽然何远并不提倡这种行为,但何远确实感受到了他们心中的无奈。

    孩子不愿意跟大人交流,做大人的,根本不明白孩子心理在想些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有着堪比心理医生的观察能力,大多数的父母,都只是普通人而已。甚至绝大多数的父母,智商和情商,都仅仅处在中位线——甚至更偏低一点。

    像那种,孩子什么都不用说,父母就能猜中孩子在想什么,并且做的每一件事儿,都恰好做到孩子心里——那种情况,就跟邻居家的孩子一样,都是别人家的父母。

    何远突然觉得,他知道为什么大多数的家庭,都是隔代亲的情况了。

    就像何远的父辈,总觉得何远的爷爷特别严厉,他们跟他不太亲,下意识的怕他一样。何远就觉得,爷爷挺好的啊,他要什么,爷爷就给什么,甚至给的东西,远远超过他想要的。

    以前何远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爷爷奶奶,总是对孙子孙女格外溺爱。现在想想,可能因为中国的传统环境,大多数的人,都是第一次做父母,而中国的传统观念中,父亲要在子女前保持威严,所以他们一边是第一次做父母,一边又要受到传统观念的约束,将他们和子女的关系拉的越来越远。

    等他们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父母,如何保持和子女间的关系时,他们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当然,很多人可能到最后,都没有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父母。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将在子女身上的遗憾,转移到他们的下一代身上去。

    很遗憾,何远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

    他不是“别人家”的父母,所以他不知道唐朵朵在想什么。

    唐朵朵“嗯”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她一直低着头,眼睛注视着脚尖,好像脚上有什么东西一样。

    看她这个模样,何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下去。

    一方面,何远觉得,他们两人这样的状态,有些不正常。有心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但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另一方面,何远又担心,自己要是逼的太紧的话,容易触发唐朵朵的逆反心理。毕竟,青春期的孩子,任意一点刺激,都容易掀起轩然大波。

    或许,是因为自己是男的,和她有一点隔阂吧。

    那,是不是换一个女性跟她交流,会比较好一点?

    何远在心里思考这个可能性。

    说来有些惭愧,虽然何远现在即把唐朵朵当妹妹,又把唐朵朵当孩子。但,实事求是的说,很多时候不是他在照顾唐朵朵,反而是唐朵朵在照顾他。

    何远除了每周按时给唐朵朵“零花钱”外,就是给她提供了一个住宿,剩下的,他真没帮上唐朵朵什么忙。

    学校的那件事儿,和她亲戚的那个事儿不算,那属于特殊情况,不在何远考虑范围内。

    何远甚至觉得,要不是唐朵朵年纪还小,不能出去工作的话,她其实完全可以抛开何远,自己独立在外面生活。

    根本没有何远什么事儿。

    这让何远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个多余的人。

    心里藏着事儿的情况下,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何远在前,唐朵朵在后。

    因为蹲的有些麻木,腿脚还没缓过劲儿来,所以何远走的很慢,很慢。

    而且,何远也有些担心,虽然他刚才在厕所里蹲的够久了,但这一走快了,肚子里怕是又要“咕咕”造反了。

    走了好一会儿,何远总算是缓过劲儿来,小腿终于又有了知觉。他这才停了下来,长长的吐了口气。

    讲实话,刚刚他下半身都麻木了,就好像成了一个植物人一样,体会了一把半身不遂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糟糕。

    好像自己成了一个废人。

    什么都不能干,什么都干不了。

    何远觉得,如果自己真的不幸残疾了,他一定会想去死。

    回到小区附近,何远找到了车子,刚准备上车,何远突然看到一旁正在低着头,用脚踢石头的唐朵朵,想了想,对她道:“我刚找了个房子,你要去看看吗?”

    “什么?”唐朵朵抬起头。

    何远也不多做解释,带着唐朵朵,直接往小区走去。

    唐朵朵在后面看着何远,半晌,她还是跟在何远身后,跟了上去。

    何远按照记忆,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地方。

    自从摆脱路痴的状况后,不管去哪里,只要何远去过一次,再去第二次,就一定能找到地方。

    何远进屋后,打开了灯,瞬间,整个房间变得宽敞明亮。

    看着眼前的房间,何远满意的吸了口气。

    不得不说,这种房间虽然很浪费空间……但,感觉真的特别大气。

    瞧这客厅,一眼望去,跟个篮球场似的,一点遮掩都没有。

    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

    哪像以前在北京的时候,住着的房子,基本上都被割断了。

    客厅是不会有客厅的,阳台更不可能有阳台,这两个地方,一定会被房东,或者中间给隔断出来,而且往往面积还不小,跟主卧差不多,甚至比主卧面积还大,一个月至少能租两三千呢,稍微好一点的甚至要四千起。

    在那种地方住久了,何远甚至觉得,没有客厅,没有阳台,才是一件正常的事儿。

    什么?你住的地方有客厅,有阳台?

    那你可真是一个土豪啊,这样的房间,一个月开销怕是不低吧。

    多了不敢说,至少一个月分摊下来,四五千的价格还是有的。

    何远倒不是没有这个钱,只是,怎么说呢。

    他一个单身的男人,又不带妹子回家,住那么好的房间干什么。

    还不如把钱存下来,争取早日存够积蓄,早一点成为房奴。

    唐朵朵也跟着进屋,不过,她没走的很远,就只站在门口。

    何远在屋子里走一圈,指着宽敞的客厅,对唐朵朵道:“你觉得,这个屋子怎么样。”

    似乎怕唐朵朵看不明白,何远又跟她解释起来:“这里一共有两层,这一楼是客厅,旁边有楼梯,可以到上面一层。上面是卧室,都是大开间,整个房间都很通透,都已经装修完了。除了一楼还没什么家具外,二楼已经弄好了,随时可以直接拎包入住,你看看,感觉屋子怎么样。”

    说实话,何远觉得,马荣这手笔有点不小。

    这种大开间似的装修,何远只在那种高档公寓上看到过。

    不提北京,就说成都吧,有个叫阿玛尼的公寓,就是这种风格的装修。价格的话,好像是十万一平,由香港的顶级设计师设计,非常的奢华。

    何远以前也非常喜欢这种类型的房子,总觉得,空间开阔一点,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畅一点。尤其是如果住高层的话,从楼上往下看去,会有一种“会当凌绝顶”的爽快感。

    他以前的梦想,就是挣够钱,然后买一套这样的房子。

    不过,随着自己知道的东西多了之后,何远渐渐了解到,这样的户型,是非常稀少的。

    一般来说,普通民居,不会选择这样的设计,因为太浪费空间。对于刚需来说,他们需要大面积,以及大卧室,这样一家老小才能够居住在一起。这种房子,空间是够大了,但房间明显不足,总不能以后有了小孩,接来父母之后,大家都睡一个屋子吧?

    至于投资者的话……如果没有刚需做接盘侠,他们买来这种房子,之后又卖给谁呢。

    所以,直接导致的情况就是,这种户型,一般就只有高档公寓才会做。毕竟,住得起这种地方的人,更在乎的是生活品质,而不是那些斤斤计较的需求。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何远可以不在乎公寓只有四十年的产权,也可以不在乎商用水电的高额费用。可惜,房价涨的太快,快到何远用尽全力,也只能堪堪摸到一个尾巴。

    当他意识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凑一个首付的时候,何远就熄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转而开始考虑,在哪个地方,买一套怎样的房子,可以付得起首付,也当得了婚房,还要考虑以后的上班情况,与小孩子的教育问题。

    人终究是要回到现实的。

    马荣这套房子,让何远很满意。

    唯一可惜的是,这套房子不在北上广,也不是一个高层房。

    甚至何远站在窗口往下望去,能够很清楚的看到楼下停着的汽车,还有小区里进进出出的人群。

    一点没有那种“一览众山小”的快感。

    可以说,满意之中,又带着一丝小小的遗憾吧。

    唐朵朵的目光,在房间里一阵扫视,片刻之后,她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还不错。”

    她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何远皱了下眉头,不过很快又舒展开。

    “你上去看看,要是喜欢的话,上面那层就给你做卧室了。”何远道。

    “做卧室?你要赶我走?”唐朵朵不知不觉,站直了身子,两只眼睛盯着何远。

    “不是赶你走,我也要跟着过来。”何远解释了一下。

    听到这句话,唐朵朵的身子稍微放松了一下,不过很快她皱了一下眉头,道:“你要搬家?”

    “嗯。”

    “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家。”

    “你要上学,住在下面,生活啊,出行啊,都不方便。”何远道。

    虽然老宅子附近的公交站,离他们挺近的,每天只要走几分钟。但是,每一班公交的间隔,都非常久,基本上要半小时左右。

    时间久就算了,公交还要绕一个大圈子,要经过很多场子,小区,路途比较长,人员也比较复杂。特别是到了晚上,老宅子附近黑灯瞎火的,人也比较少,虽然不至于发生什么危险,但总的来说还是很不方便。

    虽然对何远来说,这些都不是事儿,但唐朵朵毕竟跟何远不一样。何远觉得,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强求别人跟自己过一样的生活,是一件很不人道的事儿。

    至少在老家这个地方,你跟别人说一下这个路途情况,十个人里面,会有九个人建议到学校附近租房,剩下一个直接提议让住校算了。

    “不用,我觉得住下面挺好的。”唐朵朵拒绝道。

    何远笑了笑,道:“那个房子准备拿出去做民宿,你看,我现在又没有工作,总得挣点外快来养你啊。”

    何远开了个玩笑。

    “如果只是要挣钱的话,那不用换了。”唐朵朵道,“你把租房子得钱省下来,剩下的我养你。”

    何远下意识的看了唐朵朵一眼。

    然后就见到唐朵朵的眼睛盯着他。

    没有闪躲。

    那眼神,就跟何远小时候,母亲跟他开玩笑,说以后老人,没人养时,他回答道“我养你啊”的眼神,一模一样。

    原本要出口的话,瞬间出不去了,何远沉默了一下,道:“那下面的生活,有些太不方便了,搬到这上面的话,不管是居住环境,还是出行生活,都要方便很多。而且,你不喜欢这样的大房子吗?”

    何远换了个思路,用跟成年人对话的方式,跟唐朵朵平等对话。

    他意识到,唐朵朵不是那种满口稚气,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他不忍心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去对待她,那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

    “不喜欢,这里,感觉太冷了。”唐朵朵又看了一眼屋子,然后低头说道。

    太冷了?

    何远顺着唐朵朵的目光,看了一眼空旷的大厅,眼中若有所思。

    这个房子确实很空旷,空间很大,而且装修全是冷色调。

    虽然对何远来说,这是风格,是冷淡风,简约风,但对小孩子来讲,确实显得比较冷清,没有那种暖色调的装修看起来舒服。

    考虑了一下,何远试探道:“要不,我们重新刷一下墙?”

    这句话说出来,何远感到有些心疼。

    说实话,他觉得这个风格的装修,已经很不错了。

    以他的审美来说,至少能够打八分左右……这已经很高了,他自己翻修的老宅子,也才打了个六分,堪堪及格的分数。

    主要是,何远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但他毕竟是第一次装修,而且也不是学平面设计的。

    脑子里想的是一套,具体装修出来的情况,又是另外一套。

    所以说,术业有专攻,有时候专业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什么事情都想要去插一手,吃力不讨好。

    唐朵朵又不说话了。

    何远看得出来,她心情不太好。

    “……我们先回去吧。”他拍了拍手,对唐朵朵说道。

    关掉灯,从屋子里出来,两人重新找到车子,坐了上去。

    何远开着车,唐朵朵就坐在她旁边。

    一路上,唐朵朵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何远眼睛一直盯着路,偶尔会朝唐朵朵瞟一眼。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闪过很多思绪。

    良久,何远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道:“你……最近是怎么了?”

    唐朵朵好像在发呆,闻言,她抬起头看向何远,眼里有些茫然。

    何远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话语,开口道:“我感觉,你好像有些心事,不想跟我说。如果你遇到了什么事,要直接告诉你,你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情况。”

    唐朵朵听了之后,没有什么反应,她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指甲。好半天,她才低声说了一句:“没,没什么事儿。”

    “说吧,有什么事,就直接说,难道你还不能相信我?”何远尽量放缓语气,以免让唐朵朵以为他在质问她,“是学习上的问题,还是生活上的问题?我看你出来做兼职,是没有钱了吗,你缺钱……是要买什么东西吗?”

    “不缺。”唐朵朵说着,转过头,看向窗外。

    过了一会儿,唐朵朵低声道:“何远,你是不是想甩开我。”

    何远开车的手,顿了顿,他扭头看向唐朵朵,脸上有些惊讶:“甩开你,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如果你不是想甩开我的话,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去外国语学院,为什么又要搬新家。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麻烦,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拖油瓶,是不是觉得……我有人生,没人要,你跟他们一样,你也不想要我。”唐朵朵声音有点嘶哑。

    她额前的刘海落了下来,遮住了眼睛。

    何远这才知道,唐朵朵根据他的行为,竟然做了这么多假想。

    “何远,如果你讨厌我,你就跟我说。你不要一边表现的,对我很好的样子,一边又要赶走我。”唐朵朵抬起头,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浸湿毛衣,“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受不了,我受不了。”

    刺啦。

    何远一撇车头,将车子在路边停下。

    他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

    唐朵朵坐在旁边,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溜了下去。

    细微的声音,通过空气,传到何远耳膜中,让他心里像是堵了一块石头。

    很沉。

    好久,何远摇开车窗,呼吸外面的空气。

    冷风从车窗外吹了进来,冻得他脸颊发红。

    何远掏出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支,眯着眼睛看着出窗外。

    他这个时候,本来应该抱着唐朵朵,安慰她,不,我怎么会这样做呢,我没有嫌弃你,更不会丢下你。

    但何远没有。

    他抽着烟,一口接一口。

    旁边的唐朵朵低着头,眼泪一直往下掉。

    好半天,何远望着窗外,开了口:“你啊,为什么和我这么像。”

    唐朵朵抬起头,看向了何远。

    何远笑着摇了摇头,他转过头看着唐朵朵,尤其是她红着的眼睛,还有她那紧咬下唇,不发一语的倔强表情,脸色更加柔和了。

    “真像啊。”何远伸手,在唐朵朵脑袋上摸了一下。

    在唐朵朵的注视下,何远收回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神看着远处,幽幽道:“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所以,我直接跟你说,我不嫌弃你,也不会丢下你,你心里还是会感到不安吧。”

    “以前我也是这样,比如,如果我跟别人打招呼,别人没有回应,我就在想,他是没有注意到我,还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不喜欢我啊。又或者,我给别人发消息,别人没有马上回复我,我就在想,他是现在在忙,没有注意到,还是对我做事儿不满意,心里有气所以不理我啊。”

    “我小时候被送到亲戚家住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是不是因为我不听话,或者有什么做的不够好,家里人不想要我了。”

    “所以每当有亲戚跟我开玩笑,说家里人把我丢给别人,不要我的时候,我都一边说,我爸不会这样的,一边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所以每次回去的时候,一听到亲戚说我小时候是个哭龙包(爱哭鬼)的时候,我心里都憋得慌,因为我那个时候,真的是觉得他们不要我了,所以才会把我寄养在外面。”

    “你啊,就跟我那个时候一样,内心充满敏感,充满不安。因为,我们都是高敏感型人格啊。”

    何远扭过头,看向唐朵朵,越看,越觉得唐朵朵跟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