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医生啊 >章节目录第004章不疼了
    虽然心中慌得一比。

    但是,本着稳住,别浪,的经典名次。

    张凡选择了猥琐发育,没有声张。

    心念一动,那瓶在意识里出现的药膏竟然直接出现在了张凡的手中。

    看着手中这瓶药膏,张凡终于相信了刚才那道提示音是真实的。

    想到这里,张凡顿时有些开心起来。

    姐姐留下的遗书里面,可以看出,姐姐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而自己现在竟然有了一个系统。

    系统多厉害张凡不知道,但是小说里面不都是很厉害的?

    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开始触及姐姐那个层次了?

    开始为姐姐分担一点压在她身上的重担了?

    想到这里,系统出现本该有的惊讶顿时不存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兴奋。

    一种可以代替姐姐承受压在她身上压力的那种兴奋。

    ……

    “医生……”

    一声轻呼,将张凡的思绪拉了回来。

    “哦,躺好!别动!”张凡左手拿着口镜,右手拿着探针。

    “啊!疼---”探针刚入嘴,秦美就尖叫起来。

    张凡一脸无赖的望着秦美,悠悠道:“干啥呢?我这不还没进去吗?”

    张凡心中无语到了极点,这都啥跟啥?自己还没放进去呢!

    她就叫疼?

    “没…医生,我怕…”秦美委屈的笑声道。

    没办法,昨晚她疼了一晚,已经有些咋呼了!

    现在轻轻一碰!

    不!

    准确的说,还没碰到呢!

    秦美心里就先出现了疼的感觉!

    就好比你生病了,去医生打针,针屁股。

    怕疼的人,在针没到位,只需要拿手指甲轻轻掐你一下,你就会疼的叫起来。

    这是一个道理,心里太过紧张导致的。

    而秦美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心里极度紧张。

    以至于张凡手上的探针还没进入,她就开始叫疼!

    ……

    “行了,躺好,别怕,我轻轻的!”张凡像哄小孩子一样。

    听到张凡附带磁性、魔力的声音。

    秦美这才慢慢张开她的樱桃小嘴。

    不过小手却是捏得紧紧的,生怕再次出现疼痛。

    手心里面全是汗水。

    全身紧张到了极致。

    没办法,疼啊!

    在秦美紧张兮兮的心情下,张凡将手中的探针缓缓伸入秦美的口中。

    左手用口镜掰开秦美那薄薄的嘴唇。

    顺便用左肘紧紧的箍住秦美的脑袋。

    目的就是想要秦美不能挣扎。

    万一到时候秦美又挣扎,探针又那么尖锐,刺到秦美的口腔可就不好了!

    “啊!臀…”

    张凡刚将探针抵达秦美那颗蛀牙,还没插进去,秦美就大叫起来。

    被张凡用肘子箍紧的脑袋努力的想要横移开来,却被张凡死死勒住,动弹不得。

    “别动!卡住了!”为了让秦美不再挣扎,张凡只得像骗小孩子那样。

    骗秦美,如果秦美再挣扎,针断在里面,可就不好了!

    果然,这话一出口,秦美就不敢动了!

    哪怕这次口腔内,是真的疼!

    不是紧张导致出现的幻觉,秦美也不敢动了!

    只能委屈的忍着疼痛,眼泪啪嗒啪嗒的都流出来,掉到地上。

    样子极为惹人怜爱。

    可即使如此,张凡这个时候也不能心软啊。

    放下探针,张凡将吸口腔液的倒钩放到秦美口中。

    接着拿起电动砂轮。

    秦美这种情况,必须得先将封药的材料用电动砂轮砂掉,打开蛀牙洞,才能观察到里面的情况。

    “吱---”

    电动砂轮刚启动,秦美自然垂摆,紧捏拳头的小手。

    骤然,如同那遭到电击一般弹射而起,抓住张凡的右手,制止张凡的进一步深入。

    口中含混不清道:“臀(疼)…臀…野哼(医生)!”

    幸好在秦美小手弹射起来的那一刻,电动砂轮就被张凡关掉了。

    否则肯定会伤到秦美的口腔、

    “你干什么?我才刚放进去,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这次张凡有点生气。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用手阻止自己的人。

    不知道电动砂轮的厉害性?

    连牙齿都可以给你打磨成渣。

    要是砂到口腔里面的肉,那怎么办?

    不得当场飙血?

    太胡闹了!

    秦美也觉察到张凡的怒气,只得忍着疼痛,委屈道:“人家痛嘛…呜呜~~~”

    说着,说着。

    这小姑娘竟然哭了起来!

    丝毫不按套路出牌!

    见小姑娘一哭,张凡顿时没了主意。

    这咋办?

    按照惯例来讲,平时周扒皮的话,就会打麻药进行了!

    一般补蛀牙,或者根管治疗,都会打麻药!

    可张凡不想!

    张凡虽然不是烂好人!

    但他也有着自己的原则。

    麻药这个东西,对神经有着很大的伤害!

    加上口腔里面距离大脑又是极为近的距离!

    一般都是本着能不打麻药就不打麻药的原则!

    毕竟麻药对神经的伤害太大。

    有些人在补牙齿或者拔牙的时候,打了麻药,甚至会出现晕厥的现象。

    所以张凡之前就给秦美上药,准备先杀死蛀牙的牙神经。

    那样用电动砂轮砂打磨的时候,就算打磨到牙神经。

    也不会痛了!

    可这秦美还没到两周,牙神经还没杀死,就疼得受不了。

    怎么办?

    是打麻药?还是就这么弄?

    看着小姑娘梨花满脸泪的委屈表情,张凡有些不忍心直接这么弄!

    可打麻药,对人体伤害又大。

    正当张凡准备去拿麻药的时候。

    正好看到自己之前放在旁边台子上的那瓶黑糊糊的药膏!

    嗯?

    张凡突然两眼放光!

    这药膏---

    或许可以一试!

    在张凡的印象中,小说里面,凡是系统给的东西,都是精品!

    这药膏定然也不是凡物!

    管他呢!

    总之比打麻药强!

    这幺蛾子系统总不可能给自己一瓶毒药吧?

    从系统给的任务来讲。

    是让自己治疗好一位病人,而不是害死一位病人。

    这系统应该就不是什么坏系统,那这药压定然不是什么毒药!

    既然不是毒药,那就试一试---!

    想着,张凡再次用口镜掰开秦美的口腔,接着用一次性勺子弄了一点药膏出来。

    然后用探针粘上一点。

    之所以不用探针直接去粘药膏。

    那是因为进入口腔的东西,都是一对一的。

    就是为了防止感染病的交叉传染。

    ……

    见张凡再次将探针放入自己口中。

    秦美额头之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小手紧握,心态紧张到了极致。

    叮!

    当探针接触到秦美蛀牙的那一瞬间。

    都做好准备大声尖叫出来的秦美,骤然发现。

    这…

    这次居然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