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医生啊 >章节目录第027章第一次
    寝室内,张凡四人吃完饭,正在闲聊。

    经过一个月的熟悉,大家都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

    毕竟这次筛选的,几乎都是一些才出学校,刚踏入社会的学生。

    这些人心理上还没得到污染,所以心里还有着纯洁的一片,没有看到很多黑暗的东西。

    这就导致他们交往朋友,还和之前的一样,很容易就相信他人。

    当然,这个相信也不是100%的信任,但至少有着80%的信任。

    因为这里没有尔虞我诈的行为,大家都是发自肺腑的真诚交往。

    “白顶,今天你们老师讲的什么啊?”洪正一回到寝室就问白顶。

    因为白顶和他们三人不是一个班,所以他想知道别人班的班主任是不是也是讲的和石定南的内容一样。

    毕竟,今天石定南讲的那些内容,太过匪夷所思,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就讲的那些啊!”白顶面色平淡的回应道,仿佛没有什么让他吃惊的消息。

    洪正看在眼中,心中顿时起了疑惑,这小子这淡定,难道其他班没有讲关于觉醒者,修行者这些事吗?

    “那些是哪些啊?”洪正追问道,同时也是为了解除心中的疑惑。

    “额…那些不就是什么觉醒者那些吗。”白顶有些无语,这洪正怎么什么都要打破砂锅追到底啊。

    “额……”

    这次轮到洪正吃惊了。

    这白顶班上也是讲的这个事,可为毛线,白顶的脸色看起来就那么平静呢?

    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慌,不惊讶,不好奇?

    而自己确实很难接受这个事情,心里慌得一比。

    在反观寝室另外两人,张凡脸色有一定的好奇神色,但却不严重。

    而那长得和锅底灰一般黑的焦黑,和白顶一样,面无表情,仿佛对这个事情很麻木似的。

    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是脸色发黑,一个脸色发白……

    毕竟一个叫白顶,一个叫焦黑,白是荀白的白,黑是觑姬吧黑的黑。(最后一句是本地方言,听不懂找听得懂的人翻译……)

    洪正心中诧异的同时,张凡心中同样有所猜测。

    之前焦黑在食堂说过,他们这一批人来,就不是做普通培训的。

    从那个时候,张凡就开始怀疑焦黑的身份。

    而现在,当石定南讲出所有人都一时间无法接受的觉醒者的事情的时候。

    焦黑看起来像是一个没事的人一样,一点都没有惊讶的表情露出来。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焦黑之前肯定就知道了这些事。

    当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毫无好奇心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个人之前经历过,或者知道这事。

    只有这样,这人才会对这件事一点好奇心都不会有。

    那焦黑以前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张凡只能往焦黑的背景方向去猜测了。

    难道说焦黑的家人就有修行者?或者觉醒者?

    可也不对啊,自己姐姐张欣,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应该也是道元班的修行者之一。

    饶是如此,自己也不知道这些事啊。

    除非……

    张凡没敢继续想下去,因为那种背景太过强大了,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至于白顶,之前白顶自我介绍的时候,焦黑脸色就有些不一样。

    虽然焦黑整张脸漆黑得很,都看不清表情,但焦黑当时的表情的确是停顿了一下。

    从焦黑的表情里,可以看出白顶身份的不一样。

    能让一个有强力家族背景人惊讶别人的身份。

    那么,那一个人的身份背景,定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就好比,假设你有100W,有个看起来穿着很低调的人有1000W,你可能会瞬间惊讶万分,同时心中暗暗道:这特么太低调了吧!

    但如果,假设你有100W,有个看起来穿着很低调的人却只有10W,你可能眼皮都不想抬一下,更别提什么惊讶了。

    这就是心里效应,恒古不变的真理。

    不过…

    对于二人的身份背景,张凡也不想问。

    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室友,有时候,很多事情别人愿意讲,你自然就会知道。

    别人如果不愿意讲,你问了只会徒增尴尬,没有丝毫作用。

    寝室的活跃气氛,正是由于这两人的平淡生态,导致瞬间不再活跃。

    而张凡此时一心想的就是如何加入道元班的问题。

    良久,张凡才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算了,既然暂时无法加入,就不息强求,先好好学好现在的知识,以后必然有用。

    加入道元班的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所以,在出现之前,自己就得好好掌握好各项技能,到时候机会来了才能抓得住。

    不过一想到有神奇的黑药在手,张凡又感觉放松了下来。

    心中暗道:学啥啊?管它什么伤,黑药先摸上去再说,止痛又止痒,还修复神经,还学个啥?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在洪正羡慕、幽怨的目光中睡觉了……

    谁特么让自己不用学习呢?

    正是黑药在手,偷懒我有啊。

    ……

    就在张凡他们几人瞎闹时,京都市,某院落内。

    “喂,我是聂峰!”一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拿着电话道。

    “喂,聂主席,天元市那边,现在已经要求新选拔的那些年轻孩子出发去参加医疗保障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

    “胡闹?新选拔的孩子会什么?谁下的命令?”聂峰语气有些微怒,仿佛在担心孩子们的安全。

    “是……是……”

    “但说无妨!”

    “是易主席……”

    聂风沉默了一下,才道:“行了,这事我会亲自处理。

    你那边务必要照看好孩子们的安全,他们都是第一次,切不可断送了他们的姓名。”

    “我会注意的,上峰。”电话那头再度传来恭敬的声音。

    “行了,就这样吧,一定切记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大家都是第一次,切记!”

    说完,聂峰便挂断了电话,接着拨打了另外一串号码。

    嘟……嘟……

    “喂,聂峰啊,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一道霸道的声音,仿佛对着权威有着绝对的掌控。

    “天行,这事你过了……”

    ……

    培训基地,校长办公室,冷锋望着手中的电话,喃喃自语道:“果然,就连聂副主席也拿易主席没有办法……”

    作为他的角度来讲,是很不情愿让这些心生赶赴遗迹的。

    毕竟每一次遗失的开启,虽然有大量的机遇,但同时有着更多的危机。

    而这些新生又都是第一次,他很担心……